Tag Archives: 領銜主演祕方

3s5mq都市言情 魂之泰斗 起點-第412章 摩羯大帝又來了鑒賞-h3t00

小說推薦 – 魂之泰斗 – 魂之泰斗 “来人。” 摩羯大帝从宝座上站了起来,高喊了一声。 两名鬼面人同时幻身而现,单膝跪地:“大帝有何吩咐?” 天阙风云 香烟的味道 “去玉面冷姬所在的房间,把她带到通往十三号密室的通道。”摩羯大帝说着,走下台阶,向大殿之外走去。 这个时候,灵氿和鬼面总舵主已经先行一步朝第十三号密室走来,摩羯大帝和玉面冷姬比灵氿他们慢了一步,也朝第十三号密室慢慢逼近。 然而,到目前为止,宇岢虽然得出了观察怪门的结论,却没有参透如何逃出升天的法门。 “宇岢,你到底想到进哪扇门了吗?就这么直直地看着,要看到什么时候?”杨振远焦急难耐地喊道。 全世界都在逼我做女神 琏歌 宇岢没有理会杨振远,而是专注地思考着,不断地观察着每一扇门的变化。 这时,宇岢突然注意到另一个微妙的变化——每一扇门在转移或者变换位置的时候都会在同一个地方停留一瞬间,而后又迅速消失,转换到其他位置。 宋 欽宗 由于木门的变幻的速度太快,数量显得很多,所以一开始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也属正常,现在有了这个发现,让宇岢的信心更加十足。 突然,宇岢和杨振远背后的石墙上其中一块大石发出了一阵怪异的声音。 他二人循声望去,那块大石突然灵光一闪,变幻成一个透明的,如镜子一般的东西,换句话说,大石上呈现出了画面,画面里出现了两个人。 杨振远触目之际,骇然一惊:“是灵氿和鬼面总舵主?” 宇岢愕然道:“这块大石竟然能呈现出外面的画面,难道说这是一道暗门?” 生死爱恋2 醉我 杨振远表面上虽然惊异,心中却在暗想:只要不是摩羯大帝就好,灵氿来了,我也就能出去了。 最简初心 神咒 这时,宇岢突然爆出一千万级的战魂灵力,他运足气力,反手一掌,猛然击向那块大石。 宇岢本想击碎大石,也许能打出一道条出路,奈何这块大石坚硬无比,纵然他爆出千万级的战魂灵力,大石非但纹丝不动,反而将它反弹了回来。 宇岢踉跄后退,愕然叹道:“好硬的石头!” 突然,杨振远大惊失色,尖叫起来,宇岢瞪向杨振远,愤然道:“你叫什么?” 单身母亲 杨振远指着对面的大石,颤声道:“摩……摩羯大帝,他也来了,还……还有那个臭娘们儿……” 宇岢望向大石,骇然道:“玉面冷姬?她怎么也在这,她居然还活着?” 杨振远瞪着宇岢,惶恐不安地道:“宇岢老弟,对你而言灵氿还好对付,但是摩羯大帝却是所有人的噩梦啊,快想办法吧,不然你我都得死无葬生之地。” 宇岢再向变幻莫测的木门望去,试图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答案。 “看,木门每次变换位置的时候都会在那个地方停留一秒钟。”宇岢说着,抬手指向右手边,上方四十五度角的位置。 “是的,果然在那里听了一下,那又怎样?”杨振远费解道。 宇岢又指向左手上方四十五度角的位置,继续道:“你再仔细看木门上的花纹,每扇木门都会在那个地方变幻成同一种花纹。” “你说了半天,到底是什么意思?”杨振远全然不解。 宇岢深吸了一口气,道:“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这两个点就是最关键之处,换句话说,当木门停留在这两个点上是,就是可以进入的时候,关键问题是,进哪一个是正确的。” “说了半天,等于没说。”杨振远焦急难耐,惶恐不安地道。 宇岢坚定自己的猜测,他道:“最起码,我们可以在两个目标当中二选其一。” 就在这时,灵氿的话音突然传来:“臭小子,你果然聪敏。” 灵氿说着,和鬼面总舵主从那块透明的大石之中幻闪而现。 杨振远骇然一惊:“二护法,你们居然可以轻而易举的进来!” 异域纵横记 鬼面总舵主一见杨振远,莫名其妙,厉声道:“你是什么人,怎么穿着我鬼面人的战袍?” 杨振远心中暗道:糟糕,忘记变回鬼面人的模样了,就算不变回鬼面人的模样,也应该把衣服变回来,我真是太大意了…… 灵氿心中也在暗道:杨振远这个蠢蛋,果然也被困在这里,现在被鬼面总舵主发现了,以后的计划定然会出现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鬼面总舵主虽然对杨振远诧异之至,但他最关注的是宇岢,他上前一步,冲着宇岢冷声道:“宇岢,你竟然能摆脱摩羯大帝设下的魔光圈,而且还复原了胸口处的伤痛,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宇岢闷哼了一声,道:“在你眼里,摩羯大帝也许是无所不能,可怕至极的大圣人,但是在我宇岢眼中,他只不过是一个披着邪魔外衣的小丑而已。” […]

y5fy1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魂之泰斗 txt-第411章 密室中的怪門閲讀-6jwu4

小說推薦 – 魂之泰斗 – 魂之泰斗 看到眼前的情形,杨振远虽然惊骇,但更多的是失落:“我以为……我以为只要除掉这冰墙就能出去,没想到……” 嫡女若水 沉欢 宇岢上前一步,看着眼前的一切,不可思议地道:“没想到这座魔宫里竟有这么多玄机!” “你还有心思感叹,费了半天劲,我们还是无法出去。”杨振远急声道。 宇岢不以为然地道:“那可不一定——” 网游之邪灵法师 这个十三号密室是整个魔之窟众多密室中最为诡异的一间。 之前这里是被一层坚如钢铁,硬如岩石的冰墙包围着,冰墙被宇岢化为了洪流,最后利用玄水神力吸入体内,现在,呈现在他二人面前是四面古铜色的石墙,每一面墙壁上都有一扇木门。 地下皇帝 白话大王 然而,最为怪异的是,木门若隐若现,甚为虚幻,换句话说,眨眼之前你看到的门在这个位置,眨眼之后,你先前看到的那扇门已然幻闪到其他地方,可谓虚实变幻,毫无秩序可言。 杨振远指着那些变幻无序的木门,不可思议地道:“你是意思是从那些门里出去?” 宇岢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那些门,反问道:“难道你还想撞墙出去?” 杨振远白了宇岢一眼,没有开口,也开始观察起门的位置变化。 这时,宇岢突然注意到了一个细节,他心中惊异之极,暗声道:这些门看似一模一样,而且变幻不定,其实它们也有一定的区别,仔细看,每扇木门的花纹都有细微的区别,但是当它们转换到另一个地方,木门上的花纹又完全一致…… 等待的尽头 想到这,宇岢思绪中似乎有了一个初步的结论,他心中暗想:其实这些门都是在有规律的变幻,这样的变幻说明什么?是不是说明这些门在一定的位置上可以通往相同的地方,而转换到另一个位置时,当花纹不同的时候,每扇门又都可以通往不同的地方…… 在有了这个结论之后,宇岢的心中仿佛泛起波澜,让他兴奋起来,他继续思索,继续观察着,希望能找到一个可以证实自己结论的证据。 …… 这个时候,密室之外的世界早已被黑夜笼罩,魔宫的夜晚鬼气森森,不时的会有一种无法用言语表达怪异的声音从某个角落传出。 宫墙之上,灵氿独自徘徊着,心中暗道:杨振远那个家伙到底去了什么地方,为什么我追踪不到那颗丹药的位置?难道……他把丹药逼出了体外?不可能,他还没有那个本事。他也不可能离开魔之窟,因为那颗丹药只要在人体之内,我就可以利用灵力察觉到,除非……他去了一个更诡异的地方,会是什么地方呢? 灵氿正这么想着,这时,鬼面总舵主突然走了过来,道:“二护法,您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吹冷风?阴霾的夜空,既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不知二护法……” 重生之一路向北 路苔生 灵氿不待鬼面总舵主把话说完,便陡然开口:“老弟,你是不是把宇岢那个臭小子关进了第十三号密室?” 鬼面总舵主莫名地点了点头,道:“是啊,这是摩羯大帝吩咐的,怎么了?” 灵氿听后,神思若往,心中暗道:当时,发现宇岢的时候,杨振远也在场,他既然能和宇岢一同出现……莫非,他也在第十三号密室? 妖弓 明月夜色 鬼面总舵主见灵氿神情异样,想事想得出神,莫名问道:“二护法,你在想什么,这么出神?” 漫 威 里 的 德 鲁 伊 灵氿回过神来,“啊”了一声,才道:“没,没想什么,对了,摩羯大帝后来有没有说要如何处置宇岢?” 鬼面总舵主先是摇了摇头,又淡笑了一下,道:“摩羯大帝的圣意岂是你我能猜透的。” 灵氿轻点了点头,没再开口,只是转过身去,继续冥想。 鬼面总舵主又道:“二护法,我是特意来找你的,想跟你说点事,你怎么精神恍惚,心事重重的。” “噢,什么事?”灵氿转过身来,看向鬼面总舵主。 鬼面总舵主迟疑了一下,才道:“都说第十三号密室是整座魔宫最隐秘而且最诡异的地方,现在看来,此言非虚啊。” 灵氿疑惑地看着鬼面总舵主,道:“你的意思是?” 鬼面总舵主的神情也变得紧张起来,他道:“我奉摩羯大帝之命,将宇岢关进密室之后,一刻也没敢在里面停留,生怕会瞬间被冻成冰雕,所以很快就出来了,但是……当我退出密室之后,我突然感觉到有一种隐隐的震动的感觉。” 灵氿愕然:“震动?哪里有震动?” 鬼面总舵主摇了摇头,道:“说不好,无法确定那震动是从哪里传来的,一开始,像是从地下,可是没过多久,又像是从墙壁里,总之情形怪异至极。” 咱俩不熟 红九 […]

obmm8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魂之泰斗討論-第409章 賭一把分享-05775

小說推薦 – 魂之泰斗分析到这,宇岢的思绪中渐渐的有了一些概念——利用泰斗灵魄的灵力催动无极圣水,化解这里的坚冰,从而让真实与幻境泾渭分明,至于最后两句,“有舍才有得”,究竟有什么含义,他一时间还不得要领…… 其实,这两句话若从字面上来看倒是不难理解,就是当你舍去一些东西的同时,也会得到另一种东西。 换句话说,就是让宇岢在自有的东西中舍去某一样,同时也会有一个全新的事物出现。 精靈降臨世紀 崎航 然而,到底该舍去的是什么?又该如何舍弃呢?这一点让宇岢一头雾水。 这个时候,宇岢的思绪开始有些混乱,与此同时,毫无收获的杨振远也已经被这里的寒气冻得难以坚持了,他不得不爆出战魂灵力,运功抗寒,然而,持续性的输出灵力是对体力极大的消耗。 杨振远坐在一边盘膝而坐,运功御寒,嘴里不时地发出瑟瑟的声音:“宇岢老弟,你到底想到办法没有?在不离开这里,我就快要被冻死了。看你一动不动的,也没有爆出战魂灵力,难道你不冷吗?” “冷?是啊,我一点也没有觉得冷,我知道这是一个冰洞,是一个极其寒冷的地方,但是从进来到现在,我却没有感到丝毫的寒意……”宇岢这么想着,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开始分析起来。 “不错,我没有感到冷意是因为我体内有无极圣水,和玄火神力,玄火神力是战魂灵力的一种,是蕴藏在先天灵气中的一种力量,可以说先天而存,又在后天的机缘中激发出来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它是一种先天存在的东西,然而无极圣水却是后天而得,并非先天存在。” “倘若从这个一点继续联想下去,会不会是……无极圣水就是‘舍得’中的那个该舍去的东西。也就是说,要舍去的是体内的无极圣水……” 宇岢是这样理解的,他又道:“可是,我现在根本不能动弹,稍一用力,就会心痛难当,哪里能施展出泰斗灵魄?等一下,我记得李亚宁在赠予泰斗灵魄时曾说过,泰斗灵魄能攻守兼备,并可以在一定的情况下被激发而出,所以,只要有一定程度的险情,也就就可以做到。” 宇岢这么想着,他不能确定这个思路对不对,然而此时此刻,除了这个思路,他一时间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了。 “可是,该怎么有险情呢?自己不能动,哪里会有险情?”他说着,望向一旁的杨振远,继续自言道:“除非有这个家伙的帮忙……” “喂,杨振狗。”宇岢朝杨振远喊了一声:“以你的战魂灵力,这点寒冷还不至于把你冻僵,过来一下,我需要你的帮忙。” “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不准再叫我杨振狗,这是对我最大的侮辱,也是对你人格的贬低,明白吗,年轻人?”杨振远一边说着,一边收回灵力,向宇岢走来。 宇岢淡笑了一下,道:“你的口才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好。” “一直就是这么好,不过我没有想到你居然也有求我的时候,说吧,需要我做什么?”杨振远道。 “喂,我这可不算求,逃出这里是咱俩的事,让你帮我自然也是能够顺利逃出这里的行动之一。”宇岢辩解道。 “好好好,这个时候我不跟你争这个,快说,让我怎么做?我冷,冷得不想动。”杨振远道。 宇岢迟疑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吐了出来,才道:“攻击我,使出你的全力攻击我,最好不要手下留情。” 霞光梦影 “什么,你说什么?”杨振远诧异之至,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又问了一遍:“你再说一遍,你让我干什么?” 宇岢再道:“攻击我,我让你使出全力,攻击我。” 杨振远匪夷所思地看着宇岢,莫名其妙地道:“老弟,你的脑子是不是进水了?我攻击你?是你不想活了还是我不想活了,我攻击你?” “你哪来那么多废话,让你攻击你就攻击,快。”宇岢急声道。 杨振远苦笑了一下,道:“哎,老弟,难道你忘了刚才我想杀你,我自己反而被震飞出去的事了吗?我可不敢再碰你了,你不想活了,我还不想死呢。” 宇岢焦急道:“难道我不想活?让你攻击自有我的道理,你可以不必近身肉搏,用你阴阳碎魂钉远程攻击,快。” 杨振远心中暗道:这小子在跟我玩什么猫腻?居然让我攻击他,哼,你以为不想杀你吗?我做梦都想让你死,既然你提出来了,我就不客气了…… “别磨蹭了,快动手。”宇岢喊道。 “好,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可别怪我,这可是你主动让我攻击你的。”杨振远说着,向后空翻一跃,跳到距离宇岢约一丈远的地方,随即爆出了战魂灵力。 宇岢心中暗想:但愿这个办法可行…… “宇岢,看我的阴阳碎魂钉……”杨振远高声一喝,一股强烈的气旋自他体内瞬间爆散而出,只见他回身一转,双臂一挥,双手一并散出了百枚幻闪着黑色灵光钢钉。 不死神凰 写字板 这一次,杨振远使出的力道之猛比之以前都强了数倍不止,这也是因为他对宇岢的妒恨之深,由心而发。 百枚钢钉好似机枪扫射,在空气中划出无数火光,火光在消散之前有如激光一般,仿佛能穿透一切。 杨振远注视着宇岢,心中暗道:宇岢,你到了阴间,可别怪我…… 宇岢注视着极速飞来的阴阳碎魂钉,阴阳碎魂钉在映射在他炯炯的明眸中,这时,他突然感到体内涌起一团气流,气流仿佛变成了湍流的岩浆,在他每一条血管里急流,让他周身好似被烈火焚烧一般。 这种感觉越发强烈,突然,宇岢不由自主地发出了排山倒海的呐喊:“泰斗灵魄爆幻而出……” 义龙传 钟义龙 伴着宇岢的呐喊,一道金光自他体内爆幻而出,与此同时,束缚在他体表的魔光圈瞬间被震成了碎末,消失无踪。 金光刺眼,让一丈之外的杨振远难以睁开眼睛,与此同时,金光瞬间变成了一个人形灵魂,在宇岢面前疯狂武动,将近在咫尺的百枚阴阳碎魂钉尽数抓在了手中,随即双手合十,一阵发力之后,百枚阴阳碎魂瞬间灰飞烟灭。 宫女心计:太子殿下,别乱来! 那金光所变的灵魂转眼之间又回到宇岢的体内,在他的心口一阵徘徊,他心口的痛感顿时消失。 这一切是在一片璀璨耀眼的金光的笼罩下完成的,速度之快几乎在眨眼之间,等到杨振远可以睁开眼睛的时候,周围已然恢复了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