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迪巴拉爵士

优美都市小说 《大唐掃把星》-第670章 苦不苦,想想囂張跋扈李義府分享

小說推薦 – 大唐掃把星 – 大唐扫把星 晚些,这番话被传到了李治那里。 “国家,民族……” 李治淡淡的道:“有趣。” 他沉吟了一下,“让太子来。” 他低头处置政事,听到脚步声后抬头。 “阿耶!” 李治笑道:“今日听闻武阳侯给你说了一番国家民族的道理,你且给朕说说。” 对于太子的教育他很上心…… 是这个? 李弘说道:“阿耶,武阳侯说国家只是一个认同,不过却需要帝王把国家治理的很好,百姓以国家为荣,这才是国家。” “善!” 李治的嘴角带着笑意。 朕的儿子果然是见识不凡。 “民族呢?” 李治觉得这个问题太深了些,“你随口作答就是了。” “阿耶此言差矣!”李弘板着小脸,“这等问题岂可随口作答?” 这个儿子……小大人般的让李治想笑,但觉得不严肃,就忍了。 “阿耶,民族就是……” 李弘有些麻爪了。 大唐悍卒 染血的羽毛 李治冷着脸,双手抱臂,故作严肃的看儿子的笑话。 “阿耶,国家要百姓认同,那……那便是认同大唐?” 李治心中一动,就点头。 李弘心中一松,“那民族便是对这些人的认同……譬如说我觉着长安的人都是同族,这便是民族。” 李治心中欢喜,“那大唐的人呢?” 李弘说道:“当然要认同他们是同族。” 晚些李弘告退,李治走出殿外,负手看着他被人簇拥而去。 他回身低头,声音低不可闻:“国家……民族……认同。” …… 国家这个概念好一些,但民族这个概念目前很难让人接受。 贾平安施施然的出去。 “兄长。” 李敬业和几个千牛备身出来,一脸得意。 “去何处?” 李敬业甩甩屁股。 贾平安翻个白眼,觉得这货迟早有一日会把屁股甩没了。 “兄长,平康坊新来了一个女妓,啧啧!那屁股……” “滚!” 李敬业呼啸而去。 “武阳侯!” 邵鹏追了出来,近前低声道:“太子先前夸赞了你,李义府说你所学的皆是些旁门左道,太子生气就和他辩驳……可,你知晓的,太子年少,你没看到,太子当时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咱没告诉皇后,告诉了也是徒增烦恼。” 李义府如今红得发紫,堪称是帝后跟前的第一忠犬,四处撕咬。武媚就算是知晓了也只会暗自压下,咱们骑驴看样本——走着瞧! 所以人得意不能忘形就是这个道理。 记得李义府当初也曾踌躇满志,所谓李猫,说的是他做监察御史时弹劾人的事儿,那时候的李义府堪称是朝气蓬勃。 可后续他的宦途停滞不前,后来更是被长孙无忌盯上,若非及时支持废后,这会儿他应当还在下面的某个州县厮混。 大概就是这次屈膝打通了李义府的奇经八脉,随后此人的节操就成了肥皂,一次次的弯腰低头,做事儿也越来越不靠谱。 “上天欲使人灭亡啊!” 贾平安去东市买了一只小鸟。 昨夜小棉袄临睡前说听到了鸟叫,很欢喜,让阿耶把鸟儿抓来陪她睡觉。 […]

人氣都市异能 大唐掃把星 愛下-第666章 以本傷人推薦

小說推薦 – 大唐掃把星 – 大唐扫把星 长安的茶叶市场乱了。 “郎君,贾家依旧跟了。” 乔盛一拍案几,“再加,断了他的货!” 可贾家却毫不犹豫的继续跟进。 那些茶叶商人激动了。 翻倍涨价之后再涨,这是要让我等发财不成? 消息反馈到了茶叶产地,旋即茶叶‘出厂价’也应声而涨。 “涨价有许多理由,你要说什么成本高涨……这也有,可这个叫做炒!” 贾平安笑吟吟的看着茶叶市场风云变幻,自家心不甘情不愿的去了兵部。 “武阳侯!” 大伙儿见到他分外的亲热。 “陈进法。”进了值房,贾平安发现窗明几亮,而且看来不是一夕之功,“这是每日都打扫了?” “是。” 陈进法得意的道:“如今好些人想来这边,还是我的运气好。” “为何想来这边?” 贾平安坐下,拿起文书看。 “说是跟着武阳侯学兵法。” 陈进法两眼放光,恨不能贾平安马上拿出一卷书,上面写着四个大字:贾氏兵法。 “兵法兵法,你就算是学了去,也只是纸上谈兵,误人误己。” 兵法这玩意儿……你没经历过战阵,上去只是送人头。 陈进法被贾平安看的心头发毛,“武阳侯,可是不妥吗?” 贾平安幽幽的道:“我只是在想,你这般的去了沙场,被一刀剁了脑袋会是什么样的。” 陈进法嗖的一下就消失了。 贾平安摇摇头。 “武阳侯!” 包东来了。 “那些密谍有些意思了。” “去看看。” 数十密谍站在校场上,贾平安看了一眼,很是满意,“至少气质对了。” 一番操练后,贾平安有些不满意,“差强人意,还得操练。” 包东苦笑道:“时日短了些。” 这个却是没办法。 “来了兵部,可觉着不自在?” 贾平安问道。 “自在。” 包东笑道。 他原先在百骑就是个打酱油的,身手不错,可百骑里身手不错的人多了去,凭什么你出头? 贾平安到了百骑后,包东开始只是冷眼旁观,可渐渐的,他发现这个少年的手段高超,竟然是不平凡之相,于是他便紧紧跟在贾平安的身边,遇到事儿第一个上…… 人便是这般,当你一开始就靠拢了这个人之后,自然而然就成了他的心腹。 如今包东回到百骑,那些兄弟都艳羡不已。 按照明静的说法,包东和雷洪去了兵部是好事,算是脱离了百骑的限制,以后若是有机会,六部都可去得。 这便是脱胎换骨了。 而始作俑者便是贾平安。 包东感激的道,“武阳侯,下衙……要不去平康坊?” “算了吧,你那点钱粮留给妻儿,在外面糟蹋算是什么事?” 贾平安还在旁观这场茶叶大战。 包东和雷洪回到了值房。 雷洪拿出一个小竹罐,心痛的弄了些出来,“包东,你手艺好,给我煮煮。” 包东皱眉,“你特娘的抠门的不像话,这点茶叶如何煮茶?” “你是不知道如今这茶叶的价钱多离谱。”雷洪没好气的道:“如今的茶叶价钱涨了一倍多,冲着两倍去了。” […]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662章 福星展示

小說推薦 – 大唐掃把星 – 大唐扫把星 “捷报!” 一队骑兵冲进了长安城。 “哪的捷报?” 有人问道。 可骑兵的速度太快,没回答。 但他们在前面就喊了出来。 “突厥大败,阿史那贺鲁仅以身免。” 那些百姓愣住了。 “突厥……败了?” 阿史那贺鲁不是打不死的小强吗? 大唐出征几次了,每一次都能让他损失惨重,但却无法灭掉他的根本。 一个老人挑着柴火进城卖,他欢喜的道:“阿史那贺鲁败了?等卖了柴火,打一壶酒回家喝去!” …… “……长安的粮食岌岌可危了。”唐临的眉头皱的苦大仇深,“移民有些用处,但还是不够,臣以为至少要移民十万人以上,此后每年移民一万到两万……” 李治一听就有些习惯性的空虚。 作为都城,长安地区就是他的基本盘,他的大本营。 大本营的人口自然越多越好,最好大唐的人口一半就在长安。 这个想法不现实,但不断削弱长安也不现实吧。 “长安人口不断缩减也不是好事。”李治先定调子,“一旦出现些急事……” 比如说有叛逆逼近长安,这时候人口就是妥妥的战斗力! “咳咳!” 长孙无忌起身道:“陛下,若是真到了那等时候,老臣以为,长安的人口再多也无济于事。” “长孙相公说得好。”韩瑗起身,“当叛军兵临长安时,大唐怕是……” 都火烧眉毛了再去说人口多寡有意思? 李勣淡淡的道:“大唐如今君明臣贤,陛下多虑了。” 这话还有个潜台词:若是君不明臣不贤,长安就算是聚集了亿兆人口也只是等闲。 唐临说道:“陛下,长安及周边每年新增人口不少,若是不管,缺粮会越演越烈,最后只能迁都。” “大胆!” 李义府起身呵斥,“迁都何等事,也能拿出来说吗?” 这个小人! 唐临冷笑道:“为何不能说?你可知从洛阳调运粮食进来有多难?三门峡两岸夹水,壁立千仞,水流湍急。河中心有两块巨石,把水分为三股,直冲而下,下面更有砥柱阻拦,人称中流砥柱……” “水经注有云:自砥柱以下五户以上,其间百二十里,河中竦石桀出……合有一十九滩,水流峻急,势同三峡,破害舟船,自古所患。” 唐临自然不是在这些人的面前掉书袋,而是想告诉他们从洛阳转运粮食到长安有多难。 “人口越多,漕运就需要的越多,可三门峡天险之地,奈何?” 李义府笑眯眯的道:“可绕道。” “绕道要损耗多少粮食李相可知晓?” 唐临觉得李义府这是酷吏作风。 李义府冷笑,“老夫如何不知?可长安要等粮食下锅,难道因为损耗就不运了?” 这货…… 众人都听明白了。 李治不想削减人口,唐临据理力争,说不削减人口就得想办法治理三门峡…… 可三门峡哪有那么好治理?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所以李义府把苦难直接丢给百姓。 征发民夫运送粮食就是了。 你要说什么损耗民力,耗费粮食……关我屁事? 唐临怒道:“李猫,无耻之尤!” 长孙无忌暗赞。 果然,唐临就是唐临。 李义府冷冷的道:“唐尚书这是对老夫不满?” […]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660章 熱情的讓人不敢置信的布失畢

小說推薦 – 大唐掃把星 – 大唐扫把星 贾平安先安顿了下来。 沐浴更衣,随后吃了一顿饭。 “兄长,直接把那人弄出来吧,谁敢炸毛,直接弄死。” 李敬业觉得没啥可以纠结的,直接徇私舞弊就是了。 贾平安摇摇头,“此事不能简单粗暴,否则移民和当地人会对立,越演越烈。” 这等事儿……咋说呢,别说是此刻,就算是后世,你若是把一群人空投到异国去居住,顺带把当地的官吏全数换成他们的人…… 不闹才见鬼了。 “包东!” 贾平安叫来包东,“你和雷洪跟着我来过这里,去查查,看看此事的根由。” 李敬业诧异,“兄长,难道你还怀疑此事有鬼?” 贾平安皱眉道:“你要知晓……移民是板上钉钉之事,谁敢阻拦?就算是发牢骚或是袭扰……数百人一起动手,你以为那些人很闲?” 是哈! 李敬业磨磨蹭蹭的起身,“兄长,我也去。” 贾平安点头。 晚些他去了牢中。 “周虎!” 正在不安的周虎喊道:“咋?” 这一声‘咋’,非关中子弟喊不出来这等斩钉截铁,铿锵有力。 狱卒来了。 身后跟着个年轻人。 周虎有些不安。 “我是贾平安。”贾平安看着他,“听闻你也是郑县的?那我们还算是乡亲。” “武阳侯?” 郑县谁不知道家乡出了个扫把星……不,是出了个武阳侯。 “见过武阳侯!” “那事你给我说说。” 周虎便说了那日的事,贾平安不时追问…… “你一膝就顶死了他?” 这个也太猛了吧? 贾平安来此也是想看看是否有人诬陷。 周虎纠结的道:“是。” 关中大汉啊! 贾平安起身,“你家人安好,在此安心等着。” 周虎抓着围栏,“武阳侯,我有罪……只求妻儿平安。” “你有罪没罪,你说了不算。” 贾平安回身,狱卒赶紧弯腰。 “看好他,若是他在牢中出了事,不管是鼻青脸肿还是缺胳膊少腿,我都会算在你等的身上。” “是。” 狱卒把贾平安送出去,回过身对周虎说道,“你果然是好运气。” 贾平安出了监牢,就在城中转了转。 这里管理松散,那些商铺开的到处都是。 他买了不少特产,等回去送人。 家人好办,无需纠结,但阿姐和太子送什么? 贾平安最后买了个犀牛角弄的碗,又买了犀牛角弄的梳子。 “齐活!” “可怜的犀牛!” 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贾平安正在唏嘘,前方有个胡人店铺。 “上好的胡女啊!从上万里之外运来的,皮肤白的和羊乳似的,大腿柔软的就像是泥土……” 噗! […]

優秀都市异能 大唐掃把星 txt-第647章 街溜子分享

小說推薦 – 大唐掃把星 – 大唐扫把星 狄家乃是官宦世家,可从祖父之后,狄家就走了下坡路。 狄仁杰只是默默读书。 父亲的宦途不顺遂,曾笑着说自己没法给他谋个萌荫。 狄仁杰说可以考科举。 父亲当时只是笑了笑。 狄仁杰埋首苦读,最终过了科举。 他自问自己从未走过捷径,每一步都是踏踏实实的。 他也想踏踏实实的往前走,不走歪路,就这么凭着良心尽力。 可为何就那么难呢? 甫一出仕,他就因为刚直不阿的性子得罪了同僚,随后被诬陷。 他困惑! 为何宦海是这样的? 但阎立本却拨开了迷雾,亲手为他洗清冤屈,随后呵斥了辛吉。 这便是恩怨的开端吧! 可…… 斗战神 恋青衣 狄仁杰抬头,眼中几欲喷火,“我只求秉公……” 周围的人都笑了。 “竟然是个痴人,走了走了!” 从古至今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秉公。 辛吉淡淡的道:“你污蔑老夫陷害你,此事自然有公道给你。” 他微微颔首,出了吏部。 一个判佐竟敢冲着刺史叫嚣,谁给他的胆子? 众人摇头。 “什么叫做公道?” 一个声音从侧面传来。 贾平安来了。 狄仁杰苦笑,“武阳侯……你何苦。” 我等你许久了…… 你要这么说我还真不走了,辛吉回身。 贾平安知晓他为何不走。 此刻和他辩驳,在长孙无忌那里就会加分。 辛吉淡淡的道:“狄仁杰乃是老夫的属官,武阳侯,你何故伸手?” 谁的官吏谁管! 这个是官场潜规则,否则长孙无忌也能去尚书省插个手,李勣也能去门下省哔哔几句……那日子没发过了,乱套了。 贾平安笑了笑,“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贾师傅以德报怨的名声许久没人提及了。 “那一日贾某路过,正好见到你为了讨好吏部的小吏,竟然呵斥狄判佐。为官者呵斥属官自然无碍,可呵斥是呵斥,用属官的前程来铺垫你的宦途,你不嫌这台阶上都是血吗?” 辛吉冷笑:“信口胡言!” 贾平安淡淡的道:“来人!” 独眼龙陈冬上前,“郎君!” “我那日不说,便是不想揭穿你,可时至今日你依旧咄咄逼人,如此,莫要怪贾某不留情面。” 贾师傅很是悲天悯人的叹息一声。 但旋即他就冷冷的道:“问那门子!” 那日的门子出来,辛吉冷笑。 谁会愿意承认收了钱? 门子看了辛吉一眼,突然嚎哭道:“我有罪,我在吏部把门,前后收了五千余钱的好处……那日便是收了一角银子……那位狄判佐发现了,我便狡辩,随后叫了掌固来……把那银子塞给了他们。” 辛吉的身体摇晃了一下! “你!” […]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大唐掃把星-第645章 風繼續吹看書

小說推薦 – 大唐掃把星 – 大唐扫把星 十余大汉握着短刀,目光冰冷,带着杀气! 酒肆里,伙计浑身颤抖,“诸位……” “滚!” 国字脸大汉喝骂。 伙计一个哆嗦就从后面走了。 掌柜正在门帘后面听动静,被他这么撞了一下,吓得惨叫一声,旋即劈手一巴掌,眼睛通红的道:“为何不劝?” 伙计捂着脸,“那王蝶怕是要杀人呢!再不走……怕是就走不了了。” “无用!” 掌柜掀开一点门帘往里看。 国字脸大汉冷冷的道:“我叫王蝶,先前你便在这里窥听耶耶的话,如今再来,可是禀告了官府?” 边上的大汉骂道:“兄长,这厮一身的官气。” 王蝶盯着曹英雄,“官气说不清,道不明。我等游侠儿在市井自得其乐,洒脱不羁,一眼便能分辨出来。而官吏平日里面对上官谄媚不堪,回过头对百姓却横眉冷眼…… 游侠儿装百姓装不了,只因我辈满腹英雄气。官吏装百姓也装不了,只因从骨子里散发出的那股子不屑……嗨!不屑!” 那大汉喝道:“只是把百姓当做是牛马的不屑!” 曹英雄觉得这事儿从开始就错了。 他心中生出退意。 呯! 一个大汉进来,反手把门关了。 “别想掌柜会救你,他知晓耶耶的手段。”王蝶笑了起来。 我这是进了虎穴? 曹英雄脊背发寒。 “伏击武阳侯……竟然被你听到了,那此刻外面定然是密布了武阳侯的鹰犬,而你,便是走狗!” 王蝶劈手抓来。 曹英雄下意识的格挡。 “哈哈哈哈!” 王蝶反手一巴掌抽的曹英雄头晕眼花,然后把他丢在身前。 曹英雄刚想爬起来了,两个大汉扣住了他,按着他的脑袋在地上。 脸颊摩擦在地面生痛,曹英雄喊道:“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王蝶淡淡的道:“耶耶在长安城长大,十七岁杀人,杀的乃是无恶不作之辈,不良人都知晓。” 是个英雄? 曹英雄心中暗喜,“那你既然如此英雄,为何要伏击武阳侯?” “那武阳侯耶耶也听闻过,文采风流,青楼的女子以能为他侍寝为荣。他也曾四处厮杀,威名赫赫,可他为何羞辱我等游侠儿?” “不曾羞辱啊!” 曹英雄觉得真的挺冤枉的,“兄长只是说兼爱非攻……而且……这话谁传出来的?” “读书人中都已经传遍了。” 王蝶一拍案几,双目圆瞪,“我辈游侠儿拜的便是墨子,他贾平安敢诋毁墨子,便是羞辱耶耶的祖宗,来人!” 两个大汉架起曹英雄。 “别啊!”曹英雄心慌,“武阳侯压根就没羞辱过什么墨子,他还赞许墨家的节省啊!哎哎哎!” 王蝶拔出短刀,狞笑道:“说,贾平安带着人到了何处?” “没人!”曹英雄欲哭无泪,“武阳侯只是让我来劝说一番,告诉你等这只是个误会!” “官吏会来和我等解释?他们只会直接动手!” 王蝶走过去,短刀就在曹英雄的眼前,纹丝不动。 从第一次杀人后,王蝶握刀的手就稳如泰山,哪怕前方是无敌大将,他持刀的手也不会晃动一下。 “耶耶能一刀穿了你的眼,把你的眼球给挖出来,保证圆滚滚的。看过羊眼吗?耶耶最喜吃羊眼!” “说!” 曹英雄浑身哆嗦,“绝没有!” “嘴硬?” 短刀闪电般的下去。 “啊!” 曹英雄刚开始叫喊,就被堵住了嘴。 […]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 迪巴拉爵士-第644章 聽聞你等想伏擊武陽侯閲讀

小說推薦 – 大唐掃把星 – 大唐扫把星 彭颖觉得挤兑走曹英雄不算事,第一日他只是观察,并试探,发现曹英雄就是个棒槌。 学识棒槌。 如此直接用学识来碾压他就好了。 何须大费周章。 但…… 贾平安就像是神兵天降般的出现了。 蒋林遵站在外面,微微一笑,“武阳侯来此何意?殿下还在上课。” 这不是你的地方,按照我们的规矩来。 彭颖矜持一笑。 赵二娘觉得自己好像犯错了。 一直没吭声的李弘突然说道:“武阳侯为何才来。” 瞬间。 蒋林遵的笑容凝固。 彭颖的矜持变得有些僵硬。 赵二娘起身,“武阳侯。” 她笑了起来。 贾平安进来,看了曹英雄一眼,“殿下多大?五岁!让你为太子侍读,不但要陪侍太子读书,更是要看好太子。” “是。” 曹英雄热泪盈眶。 贾平安问道:“此人教授了什么?” 彭颖看着矜持,逼格满满,贾平安却从他的长处入手。 曹英雄说道:“他教授的是儒学,后来我质疑,他便教授了墨家……” 有问题? 彭颖微笑。 “墨家的什么?” 曹英雄说道:“什么兼爱非攻……” 曹英雄的眼中全是信赖。 贾平安捂额。 “兼爱非攻。” 这特娘的分明就是个书溜子! “殿下听懂了吗?” 彭颖只是个棒槌,首要是大外甥别受影响。 “说是爱人人……” 爱你妹! 贾平安看着彭颖,从进来到现在第一次正经看着此人,问道:“墨家可取之处很多,你可给殿下说了节用?” 彭颖淡淡的道:“殿下还年少,在下以为不着急。” 这话进可攻,退可守。 蒋林遵也觉得这个回答堪称是无懈可击。 赵二娘欲言又止。 “百家之学,你可懂天文地理?你可懂格物之道?”贾平安淡淡问道。 彭颖微微一笑,“下官懂百家之学。” “可懂纵横?” 所谓纵横,便是外交纵横之道。 贾平安讥诮的道:“贾某曾出使辽东三国,为大唐收获颇丰。你可敢点个头?若是敢,回头贾某就建言让你出使突厥!” 彭颖淡淡的道:“突厥乃是大唐的敌人,高丽暂且不是。” “贾某曾一人说服一个突厥部族内附,你觉着这是什么?” 贾平安不屑的道:“本事全靠吹嘘,你这等溜子也配教授殿下?殿下要学什么也是你能置喙的?” 你一个小小的太子正字,这些也是你能干涉的? 彭颖面色微变,“武阳侯说这话何意?给殿下教授旁的学问,陛下是点了头的。” “为何不不教授节用?” […]

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 線上看-第641章 我覺得還能再搶救一下相伴

小說推薦 – 大唐掃把星 – 大唐扫把星 “无商不富。” 带着这话,武媚回到了宫中。 “这是什么话?” 李治觉得这纯属是梦呓,“大唐的财富来自于田地,商税……这些年收的商税几可不计。” 他笑了笑,“贾平安这是觉得茶叶能挣大钱?对了,他还和程知节等人弄了些什么生意,鬼鬼祟祟的,不过程知节提及这个生意红光满面,看来不错。” 武媚说了些朝中的事儿,李治起身,“出去转转。” 王忠良赶紧扶了一边,李治觉得今日眼睛不错,就摇头,“无需搀扶。” “陛下的身子看来不错,可喜可贺!” 武媚笑吟吟的。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朝中的重臣不是善茬。”李治知晓她独木难支,但在病体未好的情况下,也只能让她顶上。 “那茶水真的好喝?” “好喝的不得了,如今城中的名妓都用茶水来招待客人,谁煮茶谁就是土包子……” 两个内侍在外面说话。 “那个……”李治也喜欢喝茶,听闻这话就有些不满,“什么茶?” 武媚笑道:“平安弄了新花样,茶不用煮,用泡,幽香阵阵……” 李治来了兴趣,“茶叶在哪?” 呃! 王忠良看了武媚一眼,见她恍若未闻,就知晓自己的锅来了。 当初他一大碗人参酒下去,弄了个中毒的笑话,让贾平安灰头土脸的。 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他要是强行去索要也行,但会惹怒了皇后。 “陛下,奴婢去问问。” 王忠良这一去就直接去了东市。 “王中官为何不去寻武阳侯要茶叶?” “上次那个酒之事,王中官错怪了武阳侯,羞刀难入鞘,去了丢人,所以就去东市自家采买。” 到了东市。 “那个……叫做什么?” 王忠良回身问道。 随从内侍说道:“说是叫做涤烦茶屋。” 王忠良问了路人,“郎君且住。” 路人拱手,礼仪达人附体,“郎君有事?” 遇到礼仪达人总是让人心情愉悦,王忠良问道:“敢问那涤烦茶屋在何处?” 路人的脸上多了惆怅,“往前走……” “多谢。”王忠良再问:“往前走……在何处?” 你难道不该告诉我涤烦茶屋的具体位置吗? 礼仪达人不该是这般表现。 路人笑道:“只管往前去!” 说着他拱手走了。 “世风日下……”内侍不满的道:“上次咱在西市还有人带着咱去寻地方呢!到了地方连引路钱都不要,热情的……转身就跑,生怕咱给他钱似的。” 王忠良看看身上的衣裳…… 娘的! 内侍的名声啥时候那么臭了? “那就去看看。” 往前走了一阵子。 前方一家店铺外面人山人海啊! “不要挤!” “退后!” 市令满头大汗的在维持秩序。 若是这些人拥挤导致什么踩踏事件,他的宦途就到顶了,弄不好还会被流放。 “退后!” […]

精华玄幻小說 大唐掃把星 迪巴拉爵士-第626章 我想讓大唐的陌刀橫掃當世推薦

小說推薦 – 大唐掃把星 – 大唐扫把星 夜色降临。 十余新罗军士被安排在一起吃饭。 驿馆中,驿长和带队的官员在低声说话,不时看他们一眼。 驿长的眼中多了厉色,“这等畜生也配?放心。” 晚些,厨子接到了指令。 “那些都是畜生。” 厨子心领神会。 “咳咳咳……tui!” “把臭掉的那块羊肉拿来整治了。” “就怕吃坏肚子呢!” “叫你拿来就拿来!” “咦!” 帮厨的见到厨子把那些菜丢地上,刚想去捡起来,就被骂了。 “别多事。” 厨子随手捡起来,洗也不洗,就胡乱加在一起煮了。 晚些,厨子说道:“差些意思……” 帮厨目瞪口呆…… …… “竟然有羊肉?” 一群自觉死里逃生的新罗人不禁暗爽不已。 “味道好重。” “这才是美味。” “……” 吃了晚饭,十余人被安排睡大通铺。 “不洗脚吗?” “没听说。” “长途赶路不洗脚难受。” “睡觉!” 外面传来了告诫的声音。 两个官吏在嘀咕,“洗脚,回头到了西南,有你们的好果子吃。” 夜色渐渐深沉。 大通铺里鼾声如雷。 人就是这样,哪怕面临绝境,当睡着后,依旧会浑身放松。 这便是人体的自我保护机制。 因为是驿站,所以连门都是虚掩着。 门轻轻开了些。 外面的风缓缓吹过,接着被堵住。 一个男子进来看了一眼,回身招手。 另一个男子进来。 二人拎着罐子,缓缓把里面的东西倾倒在那些新罗人的身上。 晚些,其中一人出去弄了一阵子,回来低声道:“好了。” 另外一人点燃了一个火把,随手丢在大通铺上,转身冲出去。 二人在院子里喊道:“走水了!” 轰! 大通铺里,火焰骤然窜了起来。 驿站里的人被惊动,冲出来后,见状不禁惊呼。 “救火!” “啊!” 里面的惨叫声让人头皮发麻,门被打开,一个火人冲了出来。 他张牙舞爪的往外跑,可才将跑了几步,就软倒在地上。 […]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大唐掃把星 txt-第610章 殺將展示

小說推薦 – 大唐掃把星 – 大唐扫把星 初夏的天空中阴云密布,几只鸟儿在拼命的扇动翅膀,一阵风吹过,吹乱了它们之间的队形。 噗! 大旗被风吹动,猎猎作响。 一望无际的大军在行进。 骑兵在左右夹着步卒。前方,一队队斥候不断往来,有人浑身浴血,有人伏在马背上生死不知。 大牌狂妃:嚣张五小姐 月倚西窗 瘦削的脸,鼻子高挺,握住马缰的手稳如山岳,达赛看着这一切神色如常。 斥候从侧面疾驰而来,“大玛本,前方有吐谷浑游骑阻拦,五百余……” ——大玛本:统军主帅。 达赛把目光投向天空,冷冷的道:“吐谷浑大半丢失,仅存树敦城和西海一带,决战便是此刻,令全军压上,我要让诺曷钵胆寒,先声夺人!” 牛角号呜咽,大军骤然加快了速度。 前方,数百吐谷浑骑兵正在和吐蕃游骑绞杀。 双方皆悍不畏死,吐谷浑人疯狂冲杀,有人喊道:“去看看他们来了多少人?” 有人从侧面绕了过去,吐蕃人竟然并未阻拦。 吐谷浑将领大喜,“杀啊!” “他们来了!” 有人在尖叫。 将领抬头,就看到了一片…… “撤!撤!” 将领疯狂召唤着麾下。 吐谷浑人疯狂脱离战场,但那些吐蕃人却非常有经验的缠住了他们,另一部分人绕过去…… 包抄了! 吐谷浑将领喊道:“走!” 有人回头看了一眼,“无数人!” 吐谷浑将领无需回头就能感受到那巨大的动静。 他嘶喊道:“走!走了一个算一个,告诉可汗,吐蕃大军来了。” 远方,达赛皱眉看着这一场小型战斗,眉头微微皱起,轻哼一声。 马上有人喊道:“令他们结束!” 一队吐蕃骑兵冲到了前方,他们在疾驰的马背上轻松的用双腿控马,张弓搭箭…… “快跑!” 吐蕃人的包抄被击穿了一条缝隙,吐谷浑将领带着三百余人冲了出去。 “快啊!” 他回头看了一眼,眸子一缩。 一队吐蕃骑兵正飞快的冲来。他们的马都异常神骏,在疾驰中依旧能最大限度的保持稳定性。 他们从中间穿过,箭矢飞舞,那些吐谷浑骑兵纷纷落马。 他们迅速追了上来,吐谷浑将领深吸一口气,“这是达赛身边的精锐,留下一百人跟着我!” 他带着一百骑迎了上去。 只是一刀,他就感受到对手那强大的实力。 “可汗!” 喊声在风中飘荡。 将领落马。 马蹄不断从他的身上踩过。 “无需追击那些溃兵。” 达赛看了地上那堆血肉一眼,被踩扁的头盔证明了主人的身份。 “大玛本。” 那一队骑兵回来了,神色轻松的仿佛是去打了个猎! 达赛看了他们一眼,“慢了些!” 领军的将领低头,“是。” 肃杀之气瞬间弥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