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肥茄子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近身狂婿-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莊園主人的憤怒!看書

小說推薦 – 近身狂婿 – 近身狂婿 “为了这个小家伙?” 长者抬手,很不客气地指了指楚云:“楚中堂,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愚蠢了?他做什么事儿,都有人给他撑腰,他也师出有名。你呢?你做任何事儿,都必须慎之又慎。而且还会遭来非议。” 长者用近乎训斥地口吻指责楚云:“你难道活到现在,还没搞清楚这些事儿?” 楚中堂没有开口。 他只是缓缓坐在了沙发上。 但从他的坐姿来看,他对长者是非常尊敬的。 而且看长者对他的态度,包括说辞。也非常的上心。 楚云不确定此人究竟是什么人。 又跟二叔有什么关系。 但只要他是为二叔好,哪怕当面戳自己脊梁骨,也无所谓。 冷妾多娇:王爷尽折腰 梓素 前妻不认账 林希 他不会在意。 逍遥小邪仙 超级奶爸 也不会因此而动怒。 事实上。 此刻的楚云还沉浸在开棺验尸这件事上。 并没有太多的心思理会这个老人家。 “长老会对你们楚家的这次行为,非常不满。”长者深深看了楚中堂一眼。“李北牧这次回来,也让红墙内的格局,发生了极大的变化。许多老家伙的风向标,也发生了改变。” “未来。这小家伙的路会愈发难走。”长者沉声说道。“这一切,都归功于你们干的这件蠢事。” “路是自己选的。我们会慢慢走。”楚中堂抿唇说道。“我不后悔。他也不会。” 这个他,说的是楚云。 楚中堂了解自己的侄子。 更了解侄子的承受能力。 这么多年来,他一步步看着楚云走到今天。 从某种角度来说,他不得不承认萧如是的既定方针。 如今的楚云,是内心强大的。 也是足够有魄力的。 把楚家交给这样一个优秀的楚家后人。 楚中堂没有任何不放心。 甚至就连楚中堂自己,也非常欣赏这个小家伙。 一个从小就承担了那么多,却依旧积极向上的小家伙。 “楚云。叫杨爷爷。”楚中堂抬眸看了楚云一眼。用近乎命令地口吻说道。 “杨爷爷好。”楚云很尊重楚中堂的态度。当场也就表态了。 “我要是有你这么个孙子,我得少活十年。”杨老冷冷扫视了楚云一眼。“胆大妄为,无法无天!” 楚云耸肩道:“您教训的是。” “红墙内部对你的态度,非常暧昧。你这次搞开棺验尸的离经叛道之事。也引起了很多人的反感。尤其是和你爷爷走的很近的人。都非常生气。” “接下来。”杨老淡漠地说道。“你该考虑如何才能站稳脚跟,和李谪仙继续往下斗。” “我会努力的。”楚云点头说道。 杨老只是喝了一杯茶。 数落了这对叔侄几句。 既没有说的太多。 也没有做的太过分。 但他过来,就是一种态度。 一种对楚家的态度。 一种做给外人看的态度。 而杨老。也曾是楚家老爷子最亲密的战友。最忠诚的朋友。 […]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近身狂婿笔趣-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薛神醫的答案!讀書

小說推薦 – 近身狂婿 – 近身狂婿 京城轰动了。 红墙内的大人物,也有点坐不住了。 当然,京城轰动,纯粹是不理解楚家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决定。 为什么要开先人的棺材。 而红墙内大人物坐不住,则是嗅到了契机。 找到了楚家颇有些金刚不坏之身的破绽。 楚家为何开棺? 而且是以楚云楚中堂叔侄二人的名义开棺? 根据外面透露的消息,之所以开棺,是楚家怀疑棺材里躺着的,楚家长子楚殇的尸体。 楚家人这么做,是为了证明这一切。 可如果是楚殇的尸体, 又会如何? 楚家叔侄,必定身败名裂! 舆论也必定会给与其极大的压力。 并将其的脊梁骨给戳断! 当然,光靠外界的舆论,是肯定不够的。 楚家也有足够的能量去应付外界的流言蜚语。 可如果楚家的敌人,那群高高在上的红墙大人物也出手呢?也推波助澜呢? 谁能想象,楚家将面临怎样的攻势? 京城内外,一片轰动。 楚家叔侄所面临的压力,远非常人所能想象。 这日清晨,天才蒙蒙亮。 几辆轿车便缓缓从楚家驶向公墓。 头车内,坐着楚云,坐着楚中堂,还坐着薛神医。 副车内,则是楚少怀等人。 这是一件大事。 甚至引起官方乃至于媒体关注的大事儿。 楚家要开先人的棺。 这种离经叛道的事儿,是舆论是民俗所无法接受的。 但楚家人却执意为之。 薛神医表情复杂地看了楚家叔侄一眼,口吻迟疑道:“这件事,有通知萧老板吗?” “有的。”楚云微微点头。“薛神医,您不必有任何负担。整件事,都是我和我二叔决定的。您只需要提供技术支持就可以。别的,不会牵连到您身上。” 薛神医吐出口浊气,摇头说道:“我倒不是怕牵连。我只是觉得,这么做太突然了。也太冒险了。甚至,会给楚家的敌人可趁之机。” 还有一句话,薛神医没说出口。 现在总会有消息传出,楚殇或许还没死。 甚至有消息称,有人在海外见过楚殇本人。 至于真假,暂且不论。 至少对于楚殇的生死,还留有一定的悬念。 可一旦开棺了。 一旦确定棺材里躺着的,就是楚殇的尸体。 那所有的幻想,都将化作泡影。 楚家将被摁死。 楚家叔侄,也必将承受巨大的压力和谴责。 这从任何角度来说,都是一件百害无一利的好事儿。 楚云要做,薛神医可以理解。 可楚中堂为什么会支持他。甚至和他联手一起开楚殇的棺? 难道连楚老怪,也老糊涂了吗? 薛神医心中叹息。却无法继续开口。 这毕竟是楚家的家事。 他一个外人,又能说什么呢? […]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近身狂婿 起點-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開棺驗屍!讀書

小說推薦 – 近身狂婿 – 近身狂婿 面对楚中堂凌厉之极的质问。 楚云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 在普通人的世界。 如果谁敢开自己老子的棺材验明正身。 势必会被亲朋好友视作异端。不论是长辈还是晚辈,也都会将其视作怪物看待。 Choice 绿野浮云 楚云不是普通人。 所生存的环境,也不是普通人的世界。 他若敢开楚殇的棺,必定会身败名裂。会遭天下人的唾弃。 到那时,他还如何在红墙内竞争? 还如何得到众人的支持和力挺? 道德,从来不是生存的底线。 但道德,却足以毁灭一个人。 楚云这么干,就是离经叛道。 “我只是想知道真相。”楚云抿唇说道。“难道您不想知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吗?” “如果我答应你。如果棺材里躺着的,真是你的父亲。你该如何?”楚中堂质问道。“你将如何面对外界的质疑?你又如何才能挽回自己的声誉?红墙之争,你放弃了?你母亲给你布置的任务,你也不去执行了?” 愤怒,是一时的。 真正让楚中堂顾虑的,却是开棺之后的后遗症。 楚云在京城有多少敌人。不必楚中堂提醒,楚云心中就有数。 他若敢开了楚殇的棺。 会有多少人拿此事攻击楚云?甚至将其的声誉彻底摧毁! 这对楚云的漫长人生来说,将会是致命的伤害。 会是无法承受的灾难。 正如楚中堂所言,楚云因为这么一点流言蜚语,就要开棺。 将来若收到更惊悚的消息呢? 他又会干出什么事儿来? 这样的事儿,一旦有了开始,会有结束的那一天吗? 楚中堂不得不为楚云把好关。 也不想让楚云陷入黑暗的深渊,不可自拔! “我没想那么多。”楚云摇摇头。 “你应该想。”楚中堂冷冷说道。“而且要仔细想。” 腹黑小宝:废女娘亲太抢手 思之千里 楚云张了张嘴,无言以对。 二叔不开口,不点头。 楚云不可能绕过二叔去开棺。 他是长辈,更是楚家的当家人。 当然,他也从没有因为二叔血脉里流淌的不是楚家鲜血。 就质疑二叔和父亲的兄弟之情。 他迫切地想要查明真相。 但与此同时,他也不得不尊重二叔的选择。 如果二叔不答应。 楚云这个计划,将会胎死腹中。 楚中堂说罢,站起身,朝二楼的书房走去。 他让楚云仔细想。 而他,则上楼给萧如是打了一通电话。 “你儿子要开棺验尸。” 电话刚一接通。 楚中堂便目光沉稳地说道:“你同意吗?” […]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近身狂婿-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你想要身敗名裂嗎?鑒賞

小說推薦 – 近身狂婿 – 近身狂婿 听完李药师的述说,楚云微微皱眉,神情略显古怪地问道:“你这话的意思是什么?知道我父亲生死真相的人,只有李北牧一人?可他什么都没说,但我父亲死讯的消息却传的满天飞?” “是的。”李药师点头。“这其中,透着古怪。” 楚云的大脑疯狂思索着整件事。 良久后,他主动开口问道:“你是想说,我父亲的生死,只有李北牧知道?但他从没提过这件事?” “这只是其一。”李药师说道。“真正知道你父亲生死真相的人,应该有两个。” “还有一个是谁?”楚云好奇问道。 “你的爷爷。”李药师说道。“当初,是你爷爷亲自处理的整件事。除了他,没有任何人见过你父亲的遗体。” 楚云眉头深锁道:“如果我父亲没死,我爷爷为什么要隐瞒这件事?” “我没有说你父亲一定死了,或者一定还活着。”李药师说道。“我只是想告诉你,知道你父亲死亡真相的人,有两个。” 楚云抿唇说道:“你站在你的个人角度看整件事呢?你觉得,我父亲活着的可能性更大。还是死了的可能性更大?” 噬魂天书 逆 蒼天 “我至今都没有认为你父亲已经死了。”李药师说道。“只不过,我拿不出任何证据证明这件事而已。但你,或许有机会证明这一切。” 楚云的内心,陡然变得狂热起来。 但很快,他又让自己保持足够的冷静。 父亲活着的内幕八卦,一直存在着。 这并不是楚云第一次听说。 相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如果每一次他都提心吊胆,七上八下。他的人生将变得极其糟糕。这也不是楚云想发生的事儿。 他必须保持冷静。 也必须理性地对待这一切流言蜚语。 不论真假,他都需要平常心对待。 不是他对父亲不关心。 而是他还有许多重要的事儿去处理。 比如成为红墙第一人。 比如,打败李北牧这个杀父仇人! 即便父亲真的还活着。 他与李北牧的恩怨,也不会就此罢休。 退一万步来说,假如将来某一天,父亲突然出现。 他是否就可以原谅李北牧呢? 不可以。 没有李北牧当年制造的杀局。父亲会“被死亡”三十多年吗? 他楚云会缺失这段没有父亲的人生吗? 不论父亲死活,都无法改变他与李北牧的恩怨情仇。 “我如何才能证明这一切?”楚云努力让自己的情绪保持稳定。皱眉说道。“去找李北牧,让他亲口告诉我这一切?” “站在医学的角度,我有一个更方便,也更离经叛道的方式来证明这一切。”李药师说道。 “什么方式?”楚云的心情再度变得紧张起来。 “开棺。”李药师斩钉截铁地说道。 说的话,却是连心脏强大如楚云,一时间也怔愣万分。难以自持。 开棺验尸? 走最科学的DNA手段来证明棺材内躺着的,是否是自己的父亲? 可三十年过去,还有可能鉴定DNA吗? “我记得,你父亲不喜欢火。他生前也说过,死后绝不会火化。”李药师抿唇说道。“只要开棺后取出一根头发。就能够证明你父亲是否真的已经死亡了。而这,就是不需要通过任何人,单靠你自己,就能证明的事儿。” 除了楚云。 这世上谁敢开楚殇的棺材? 楚中堂第一个会将其挫骨扬灰! 而放眼燕京城,乃至于整个华夏。 敢招惹楚中堂的,本就屈指可数。 敢开楚殇棺的,更是一个都没有。 […]

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近身狂婿》-第一千四百十四章 見面地點!分享

小說推薦 – 近身狂婿 – 近身狂婿 餐桌上的气氛,变得微妙起来。 杜长峰甚至被楚云凌厉的眼神看得有些不自在。 他笑了笑。端起酒杯抿了两口,掩饰了一下不太自然的表情。缓缓说道:“为什么觉得我在撒谎?” “我和你的老板,是敌人。”楚云说道。“为了看戏,你甚至要帮助你的敌人。这是不符合逻辑的。” “仅仅靠这判断?”杜长峰问道。 “当然不仅仅靠这。”楚云说道。“你的眼神告诉我,你只是随便找了一个理由。” “看来我的演技还不够精湛。”杜长峰笑了笑,耸肩说道。“的确,我给你建议的理由,不仅仅是因为这个。” “那是因为什么?”楚云好奇问道。“我和你的老板有仇。你没道理帮我。” “我也并不是为了帮你。”杜长峰摇头。 “哦?”楚云来了兴趣。 “你的死活,理论上来说,我的确没什么兴趣。可能就连古堡一号,暂时也没什么兴趣。但你活着,红墙内的这场斗争,才会持续下去。而我作为杜家长子,也能为家族争取到一些东西。”杜长峰笑了笑。“当然,我老板对我的一些小心思,也肯定是理解的。他不会因此而怪我。” “原来也是一场买卖。”楚云笑的合情合理。 杜长峰耸肩道:“这世界的一切,不都是买卖吗?” “那倒是。” 楚云微微点头。 手机忽然传来响动。 是陈生传来的一条消息。 楚云看了一眼,内容很简单,却也让楚云有些兴奋。 李谪仙动身前往李景秀所居住的别墅。 在此时此刻前往李景秀的别墅,是为了一道上路去见古堡一号吗? 能掌握到这个消息,楚云越发有把握今晚就能够见到李北牧。 “收到什么消息了?”杜长峰很随意地问道。 似乎对今晚所将发生的事儿,他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也并没有因为楚云只是口头接受,而有所沮丧。 事实上,楚云能否见到大老板。 又或者是否会跟大老板不欢而散。杜长峰并不是特别在意。 哪怕楚云过早的结束那场红墙内斗。杜长峰也只是会觉得有些惋惜。而不会真的上升到他个人乃至于家族的利益。 对整件事,杜长峰都是以旁观者的角度在看待,并没有升级到个人利益。 “李谪仙去找李景秀了。”楚云说道。“我想,他们很快就要去见李北牧了。” “难怪你的脸上有着难以言喻的兴奋。”杜长峰打趣道。“看来我们这个饭局,应该持续不了太久了,对吗?” “还能喝两杯。”楚云举杯道。“不管如何,我今晚肯定是要尽地主之谊的。” 杜长峰笑了笑:“其实我在燕京城居住的时间,可比你要长的多。真要说地主之谊,当初你和妻子回燕京城的时候,我就应该招待你。” “那时候的我,只不过是无名小辈而已。”楚云说道。 “从你出生的那一刻开始,你就注定不会是无名小辈。”杜长峰很郑重地说道。“萧如是和楚殇的儿子,也绝不可能是无名小辈。” 楚云耸肩道:“那也只是沾了我爹妈的光。”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你想要摆脱这样的光环?”杜长峰问道。 “那倒不至于。我的胸襟也没那么狭隘。”楚云说道。“我只是想做我觉得应该去做的事儿。而不是仅仅做大家希望我做的事儿。” 杜长峰闻言,沉默了片刻。 良久之后,他抬眸看了楚云一眼:“你或许会走一条大家都想不到的道路。也会走一条大家都想象得到,却不觉得你会成功的道路。” “我不喜欢这种看起来很深奥的说辞。”楚云摇头。“但不论如何,你我不是敌人。至少暂时不是,不是吗?” 他对杜长峰,并不讨厌。 甚至愿意和这个有内涵,有衣着品味的中年男人聊天。 他很坦率,也很直接。 最重要的是,他对自己没有恶意。 哪怕他是李北牧高薪聘请的军师,他依旧可以肆无忌惮地和自己聊天。 这至少证明了一点,杜长峰的内心,是纯粹的,也是干净的。他整个人,都是光明磊落的。 楚云喜欢杜长峰这样的男人。 尽管他年龄比楚云大了不少。 “我想我们这辈子也不太可能成为敌人。”杜长峰微笑道。“我只是为古堡工作,并不是为李北牧卖命。” “那就好。”楚云端起酒杯道。“来,走一个。喝完我就该撤了。我不想把见面留到没有任何时间节点的下一次。” […]

精华都市小说 近身狂婿 線上看-第一千四百十二章 古堡一號現身日!展示

小說推薦 – 近身狂婿 – 近身狂婿 楚云微微点头,问道:“那以你对李北牧的了解。你俩之间能够几几开?” “不清楚。”老和尚摇头。“只有真正打过,才知道。而且,我对他实力的判断,是三十多年前。现在他究竟有多强大。成长是否比我快,我也不清楚。” “看来,你并没有把握打败他。”楚云叹了口气。似乎颇有些失望。 老和尚笑了笑。似乎也看出了楚云的心思。抿唇道:“他也未必能够打败我。” 老和尚虽然不是一个情商太高的武道强者。 可他也不是一个愚昧之人。 他知道楚云在激将自己。 而他也顺了楚云的心意,给出了答案。 他的确没把握打败李北牧。 但李北牧要打败他,也并不容易。 只有真正打过,才有结论。 “我二叔呢?”楚云非常好奇地说道。“他和李北牧比起来,如何?” “不好说。”老和尚摇头。 “不好说是什么意思。”楚云咧嘴问道。 “楚中堂的实力,也是非常强悍的。”老和尚说道。“就算在你父亲武道巅峰状态之下。你二叔在他面前,也并不是暗淡无光。但他太过低调。也从未展露出自己的真正实力。” 顿了顿,老和尚说道:“我的建议是,你与其想这些没有实际证据支撑的猜测。倒不如想点更实在的。” “什么才是更实在的?”楚云挑眉道。“重新回到你吹嘘李北牧的主题上来?” 葵花大师兄 “我没有吹嘘他。他也不需要任何人吹嘘。”老和尚抿唇说道。“我只是帮你还原李北牧的真实形象。” “我听来听去。老妈让你给我传递的消息就是,我现在还不够强大。最好是不要去招惹他。对不对?”楚云问道。 老和尚闻言,却是愣了愣。 良久之后,点头说道:“你这么说,好像也没错。” “我口头上,会尊重她的建议。”楚云说道。“但我不想错过这次机会。” “明白。”老和尚点头,也没强迫楚云非得作出什么承诺。 小姐没亲自说,仅仅只是让自己口传。这足以证明就算是小姐,也没把握说服楚云。或者摁住楚云。 他想做什么,没人拦得住。 萧如是也不行。 “老妈还让你说什么了吗?”楚云问道。 老和尚闻言,却是抿了一口酒,吃了几口涮羊肉。说道:“小姐让你多发一些英雄的生活视频给她。她闲来无事的时候,想看。” 楚云点头道:“我会让明月发给她。” “小姐还说,你应该把重心放在红墙。而不是过早的着眼于李北牧。”老和尚说道。“以你现在的实力,远不及和李北牧去抗衡。你要知道,现在的你和当年你父母的实力比起来。还差了一大截。就连他们,当年都没能斗过李北牧。现在,你更加不行。” 楚云闻言,虽然心中不太痛快。 却也知道老和尚在阐述一个事实。 没实力去无脑冲,那是莽夫。是自寻死路。 卧薪尝胆,蓄势而发。才是复仇的最佳出路。 这也算是萧如是对他的忠告。 楚云可以按照这个计划去执行。 但见一见李北牧。是他目前最迫切想去做的。 他也不想遥遥无期地去等待。 至少,让他看到一点希望。 吃完火锅。 楚云亲自送老和尚回他在燕京城的小别院。 一路上,老和尚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简单聊了几个生活中的小话题。言语中,也透露出了老妈在庄园的生活很滋润。甚至可以用幸福美满来形容。 “三十多年前的儿童乐园,现在的儿童乐园。庄园内都有。”老和尚忽然开口说道。“你每一年的生日礼物。小姐都帮你准备好了。等什么时候有空,你去庄园做客。收一下礼物,看一看小姐为你准备的儿童乐园。我看过,很漂亮。也充满童趣。”老和尚抿唇说道。 楚云内心有些动容。 但他没有表态。 这大概就是萧如是和他的相处模式。也是萧如是想要的生活状态。 明明什么都做了。却既不邀功,也不表态。 仿佛两个没有任何瓜葛的母子。 送老和尚回家后。 […]

熱門言情小說 《近身狂婿》-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斷子絕孫!鑒賞

小說推薦 – 近身狂婿 – 近身狂婿 楚云听完女强者对自己人生的描述。 他没有反驳,甚至没有任何异议。 他对完全不了解的事儿,不想做过多的发言。 他来这儿见女强者的目的,只有一个。 那就是通过女强者,见古堡一号一面。 这并不是过分的要求。 因为他父亲的死,和古堡一号有直接关系。 甚至就是古堡一号亲手策划的。 作为儿子,想见一见杀父仇人,有什么问题吗? “不论如何,我现在还活着。而我父亲的仇,还没有解决。”楚云说道。“等我见到他。他再让我变成一具尸体,也还不晚。” “他对现在的你,没有任何兴趣。”女强者深深看了楚云一眼。“或许在别人眼里,你楚云已经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年轻人。甚至能在红墙内,和两名年轻才俊争锋相对。” “但在他眼中。你一文不值。”女强者说道。“他不想见你,你这辈子也不可能见到他。” “难道我的杀父之仇,要让我忍受一辈子?”楚云微微眯起眸子。目光冰冷地说道。 “如果你有能力打败他。你总会见到他。”女强者说道。“但现在,他对你毫无兴趣。” 女强者说罢。闭上了嘴巴。 似乎不想再和楚云说任何废话。 对于楚云的到来,她早就有所预料。 哪怕李谪仙再低调。但这世上,岂有不透风的墙? 她住在这儿的消息,总会传出去。 也总会有人亲自登门。 在楚云面前,她如铁板一块。密不透风。根本不给楚云找到任何破绽。 直至楚云离开。女强者也没有挪动半寸。 她一直坐着。 似乎在沉思什么。 又似乎,在等待什么。 “堂堂厄难大师。怎么也像年轻人一样偷偷摸摸?这不像你的风格。”女强者开口说道。 双眸,却直勾勾地盯着别墅门口。 很快。 一道身影缓缓出现。 不是别人,正是刚从庄园回国的老和尚。 他来了。 出现在了女强者的面前。 他穿着便装。眉宇间,也没什么特别复杂的情绪。 就仿佛是见一位故人,态度十分的随和。 “听说。李牧北要回来了?”老和尚很随意地坐下。 仿佛这里是他自己的家一样。一点也没跟女强者客气。 無限 強化 “怎么,你也想见他?”女强者饶有兴趣地问道。 她看不上楚云。 也自我判断了古堡一号对楚云没有任何兴趣。 但对于老和尚。她有兴趣,她相信李牧北也会有兴趣。 但何时才能与之见面,那不是女强者能够决定的。 任何人,都无法去左右古堡一号李牧北的决定。 老和尚摇摇头:“暂时还不想。” “你知道。他不会见你,对吗?”女强者问道。 “他想不想见我。是他的事儿。”老和尚说道。“我这次回国,是看看局势的走向。也是替小姐看看楚云。” “在你来之前,他已经来过了。”女强者说道。 “我知道。”老和尚点头。“他想见李牧北。想报杀父之仇。” “所以你打算帮他吗?”女强者问道。 […]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近身狂婿討論-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我殺了你!看書

小說推薦 – 近身狂婿 – 近身狂婿 在提及古堡一号的时候。 李谪仙有注意到。师父的眼中,是带光的。 而且是那种敬畏到了极致,将其视作神的姿态。 仿佛只要是古堡一号下达指令,哪怕让她立马去死,她也不会有丝毫地迟疑。 而师父的强大,李谪仙同样清楚。 她已经是武道世界罕见的顶级强者。 可对于古堡一号来说,她依旧保持着绝对的服从和敬畏。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对师父来说,古堡一号,就是天神一般的存在。 “这就是您让我去见他的原因?”李谪仙问道。 “你可以拒绝。”师父平静地说道。“但下一次什么时候才有机会见他。我也没有任何把握。他不会轻易露面,这一次,是难得的机会。” “他知道这件事吗?”李谪仙问道。 “哪件事?”师父问道。 溺宠特工甜妻 “我见他这件事。”李谪仙说道。 “我和他提过。他同意了。”师父点头。 李谪仙闻言,陷入了漫长地沉默。 墙壁上的挂钟,发出滴答的声音。 在现如今的高科技时代。挂钟早已经被时代所抛弃。 但师父的生活习性,还停留在二十年前,乃至于三十年前。 穿越七三之小小媳妇 她不习惯用手机,也习惯了看时间要抬眸看墙壁。 终于,李谪仙吐出口浊气道:“好的。我陪您去见他。” “嗯。”师父淡淡点头。“收拾一下回家吧。今天的事儿,你只需要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就可以。不要和李家发生任何碰撞或者争执。这对你来说,没有任何好处。” 将门倾后 李谪仙闻言,微微点头。并没有拒绝师父。 可与此同时,他又生出了一个更大的疑惑:“李家在我这一代,为什么只有我一个?我父母——他们为什么没有孩子?” 他已经知道那不是他的父母。 虽然师父没有明说。但却给了他一个天大的暗号。 他和古堡一号,是一家人。 古堡一号可以给予他一切,也可以摧毁他的一切。 这暗示,已经足够明显了。 李谪仙不傻,更不愚蠢。 他知道师父这番话意味着什么。 也知道。自己和古堡,和古堡一号,必将有着再也脱不了身的联系。 “因为他不允许。”师父言简意赅地一番话。 却透露出一股霸道到近乎残忍的气势。 因为古堡一号不允许。 所以李家,只能有他一个后代。 不论他是谁的种,是谁的血脉。 他都是李家唯一的后代。 那父母,为什么会听从古堡一号的呢? 他们,是登峰造极的红墙顶级豪门。 而古堡一号,却常年流亡海外,连回国的机会都没有。 他哪来这么大的底气? 又如何让李家对他言听计从? 李谪仙对古堡一号的好奇心,已然达到了极致。 达到了恨不得立刻就去见他的高度。 但他忍住了。 他知道。自己还需要等待一周时间。 […]

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近身狂婿討論-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神童楚英雄!讀書

小說推薦 – 近身狂婿 – 近身狂婿 段阿姨深深凝视着楚云。 并仔细掂量着楚云这番话。 规则,是人创造的。 这的确是一句非常通俗易懂,也没有任何破绽的话。 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会有多难? 华夏红墙的规则,岂会是说改变就改变的? 说能创造,就能创造的? 段阿姨很清楚。 以楚云的雄心壮志,若要做他的官方代言人。那势必就将在红墙内登顶。 而且,是真正意义上的登顶。 可如此结局,不论是瘸腿的卢庆之还是身为一介女流的段阿姨,都不是很合适。 真要说楚云的人才储备中,谁最合适。当属唐庆。 作为楚云年少时的好兄弟,楚云选择他当官方代表,统率自己的力量,才是最佳的选择。 也是最合适的。 其一,他底子干净而且硬。其二,他形象好,又本是京圈内的当红大少。 其三,他对楚云的忠诚度,是绝对没有任何问题的。 选择唐庆当他的代表,本应该是最佳人选。 可如今,楚云却选择了段阿姨。 为什么? 段阿姨想知道答案。 “我的考虑是多方面的。”楚云抿了一口茶,微笑道。“其一,就是年龄上的问题。我不想真的用我后半生去做这么一件事。一件从本质上来说,我并不喜欢的事儿。” 唐庆要进红墙。 所花费的时间太多,战线拉的太长。都不合时宜。 真要等唐庆登顶。楚云已经年过半百,精气神估摸着都已经耗尽了。 但段阿姨就不同了。 如果一切顺利。如果楚云的所有安排与计划,都能够有效的实施。楚云甚至可以在中年时期,也就是十年后,就能够基本完成自己的计划。 而这,才是楚云迫在眉睫的问题。 其二。 既然已经决定挑战不可能。 那又何必拘泥于男女之限? 男人可以登顶。女人为什么不可以? 芙蓉 帳 楚云早就知道,段阿姨对此事始终耿耿于怀。 “在第二个问题来说。我和段阿姨是有相同观念的。凭什么男人可以,女人却不行?”楚云微微眯起眸子。“我相信,段阿姨一定可以做到。男人能做到的,你也绝对不会差。” 段阿姨微微颔首,陷入了沉思。 她不确定楚云的内心真实想法。 但有一点,她很肯定。 楚云的确有为她一展抱负的心思。而且很强烈。 “还有第三吗?”段阿姨抿唇问道。 “如果说有,那还的确是有。”楚云慢条斯理地说道。“第三,就是在我认识的人当中。在我有交情,信得过的人当中。段阿姨您的确是最有实力也最接近红墙的。除了您,我别无他选。” 段阿姨笑了笑。点头说道:“我答应你。我做你的官方代表。” 楚云微笑点头:“那我的人生规划,就算是成功了第一步。” “这件事,开头并不难。难的是如何展开后续。”段阿姨说道。 “所以我需要段阿姨帮我统筹大局。”楚云微笑道。 “你打算当甩手掌柜?”段阿姨皱眉,颇有些不满。 特战神医 “不是我想当,而是我没能力干预太深。”楚云微笑道。“段阿姨您是知道的。我并不擅长权谋。有您亲自操刀,我只需要无条件服从即可。” “别忘了,我才是给你打工的。”段阿姨说道。 “不重要。” […]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近身狂婿討論-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嫉妒他?推薦

小說推薦 – 近身狂婿 – 近身狂婿 楚云闻言,唇角微微上翘。 反问道:“你刚刚练功完毕就和我切磋。岂不是很吃亏?” “不吃亏。”洪十三微微一笑,说道。“就当热身了。” 楚云点点头。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缓缓站起身:“那来吧。我也想知道你这个手下败将在经过这些年的卧薪尝胆之后,究竟有没有进步。” 洪十三丝毫没因为楚云的嘲讽而生气。 相反,他唇角含笑道:“试试不就知道了?” 说罢。 绝世双修 他倏然出手。 看似轻描淡写,实则雷霆一击。 当初,二人的交锋是你死我活的。是必杀的。 但如今,他们是真的在切磋。而且是毫无保留地切磋。 不怕暴露自己压箱绝学的切磋。 洪十三轻飘飘地出手。 对楚云造成的压迫感,却是极大的。 砰! 楚云以蛮力扒开了洪十三的这一击。反手便朝他面门攻击而去。 啪地一声响。 洪十三的手段如鬼魅一般,只是眨眼间,便卸掉了楚云的全部攻势。 二人你来我往。 楚云都明显能够感受到,洪十三并没有出全力。 至少,他是有所保留的。 但这也在楚云的预料之中。 若出全力,那就是不是切磋了。而是死战。 仙界网络直播间 这二人,是不会死战的。 楚云是他唯一的挚友。而洪十三,更是楚英雄的师父。 他们的关系,可是非常亲近的。 将近三分钟的切磋之后。 楚云吐出口浊气,松开双手道:“不打了。” “怎么了?”洪十三问道。 “说说你的看法。”楚云席地而坐,抬眸扫视了洪十三一眼。“我大概是什么水准?” “你不出全力,我无法判断。”洪十三摇头。 “你不出全力,我怎么出全力?”楚云撇嘴道。“你每一次出手都有所保留。我要出全力了。岂不是胜之不武?” “你出全力,也未必能胜。”洪十三唇角微翘,十分自信地说道。 “自大之极。狂妄之极。”楚云耸了耸肩。却没把洪十三的话放在心上。 打不过洪十三。 是楚云完全能够接受的现实。 尽管很残酷。 尽管洪十三曾是他的手下败将。 但人家在武道之路上付出了多少心血。 而自己,又付出了多少? 如果这世界连付出都没有回报。那这世界就真的太不公了。 洪十三笑了笑。再一次坐在了楚云的面前。 “我还是那句话。”洪十三很笃定地说道。“我不认为这世上有任何强者,可以轻易地打败你。甚至是打败你这件事,本身就很困难。” 楚云撇嘴道:“你越来越会拍马屁了。” 豪门俏妻:情挑冷面首席 金鑫 “我说的是实话。”洪十三说道。“你也不必妄自菲薄。我的确比你拥有更高的武道天赋。这是不争的事实。同样,我也比你更努力,更精于钻研。” “但你对我而言,最大的优势是你拥有足够丰富的战斗经验。你甚至在面对任何强者时,都可以轻而易举地去应对。都可以摆正平常心。”洪十三斩钉截铁地说道。“但这对我而言,却是非常困难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