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紅葉南園

0p227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當芒果愛上稻穀討論-第62章 滾吧讀書-d0urj

小說推薦 – 當芒果愛上稻穀人在接受一件事物的时候,会在潜意识里把它往自己想的方向发展。 安寒接过夏舒芒递过来的抹茶蛋糕,没反应过来他什么意思。夏舒芒没有多做停留,放下蛋糕扬长而去。 做到这份上,没有哪个女孩子不会懂他什么意思。 夏舒芒回到主厅,谷雨不在,叶梦心也不在。 他做回原位,问一旁的李香,“她们俩人呢?” 李香想了想说:“刚刚看到她们一起出去了。” 夏舒芒等了一会,谷雨才来。 “有信心吗?”他问,“一会的问答。” 谷雨轻轻叹口气: “有。” “和叶梦心出去干什么去了?” 谷雨温柔着说: “叶姐想去找安寒。”这是两人单独聊完后发生的事情。 在叶梦心的世界里,她讨厌麻烦的事情。 为了保护风浪,她做了很多牺牲。被一个小姑娘把事给搅乱了,她能想到最快解决的方法—— 当面对质。 无论用什么方式,比如,威逼利诱什么的,能达到效果,就行。 凤凰涅槃之一世情缘 夏舒芒轻轻“嗯”了下: “然后呢?” “然后她看到你给了安寒一块抹茶蛋糕。就走了。” 谷雨的语气很平淡,和平时说话没什么太大差异,“就是啊……早上出门的时候,我还没吃东西呢!” 她越说越怪异: “也不知道门口的蛋糕好不好吃……” 她偷偷看了他一眼,又很快转回去。 夏舒芒被她十分没有攻击性的眼神电击了一下,伸手摸摸脑袋,从身侧拿出一块天鹅丝绒蛋糕,捧到她面前。 他侧过头到她耳朵旁,“抹茶蛋糕是买这个送的。” 谷雨一听,嘴唇不自觉扬起。 又过了一会,现场开始提问。 杨老坐到台上的主席座中央,抬了一下眼睛上的老花镜。 底下有很多不认识杨老的人,职业特殊,现在的年轻人对这方面的注意力远没有小鲜肉们多。 底下有人讨论。 “台上的专家是真的吗?不会随随便便问几个问题就过了吧?”有一个参赛选手说。 “杨老你都不知道?玉兔系列就是他送上去的。” 七煞侍魂 对方惊讶到下巴托在了地上。 杨老两鬓斑白,年迈的纹路在脸上清晰可见,他咳了几声,众人全部安静了下来。 “我刚刚听了这个谷同学的演讲。”众人聚精会神的听。 “和他们组交上来的报告材料——”杨老说话很慢,又讲到了最关键的地方,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 杨老不紧不慢的说: “完全不一样。” 乌泱泱众人开始了嘀咕。 完全不一样? 难道还有抄袭的现象? “咳咳。” 现场迅速安静下来,“她交上来的报告完全是按照最严谨最科学的思维方式写的,但是她刚刚的演讲,完全是以诙谐幽默的风格演绎。其中还提到到了苏格拉底的‘产婆术’,韩邦庆的《海上花列传》……” “让我比较惊讶的是,她竟然能巧妙的把一个教育家和文学作家的一些观念用到讲解飞行器原理的讲解上。” “我认为,这个提问没有什么存在的价值。而且——” 杨老为难的看着手里的材料,最后还是说出了一刀止血的话: “在座能参加比赛的人,都是高校的大学生,这个理论知识恕我直言实在是太简单了!” ? ?? 听到这话的所有人脑袋上都不约而同出现了三个大问号! […]

fuf4v優秀都市异能 當芒果愛上稻穀-第59章 還很得勁閲讀-91rpt

小說推薦 – 當芒果愛上稻穀这几天,夏舒芒一直呆在谷雨的房间里。 白天,他给谷雨讲飞行器原理。晚上,两个人窝在被窝看电影。 他们会拥抱,亲吻。随时随地。 像是发泄,也像是劫后余生的拥有。 夏舒芒的身体很暖,像个行走的小火炉。 这天,刚刚结束最后一个知识点的讲解,谷雨听完他的最后一句话,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 她蔫哒哒的把脸拍在床上,“终于听懂了……” 夏舒芒趴在她身旁,放下笔,一只手撑着头,“嗯,听懂就好。” 谷雨嘟嘟囔囔道,“夏舒芒,你的脑袋里是怎么记住那么多公式、数字和英文字母的?” “不知道,学着学着就记住了。” 谷雨从万千头发丝里露出一只凶巴巴的眼神,“过分!” 夏舒芒笑了笑。 她对数字不敏感,很多东西都听不明白,夏舒芒从最基础的知识点开始讲,她才能懂。 谷雨把头发捋到后面,露出半张脸,“你是不是马上就要走了?” “嗯,两列航班。” “能赶在决赛之前回来吗?” “我尽量。” 航班有太多不确定性,南方梅雨季节要来临,每到这个时候,因为天气原因会取消很多航班。 谷雨软软的说: “好……” 她欲言又止的样子让夏舒芒心里一紧。他捞过谷雨到自己怀里,下巴抵在她的头顶,“放心,我没事。” 谷雨不着痕迹的点点头,小爪子从他的衣服里伸进去。 夏舒芒没动,他感到谷雨软乎乎的小手撩起他的衣服,顺着腰线向上。 英雄帖 接着,她的小爪子越过腰线,摸到了他的腹肌。 一点星芒一点寒 硬邦邦的,戳一戳又是软的。 手感很好。 寂静的房间里谷雨听到她说: “夏舒芒,你的腹肌能搓衣服吗?” 她的话刚说完,本来明亮的房间瞬间漆黑一片,眼前的人被埋没在黑暗里。 地上和马里奥谈心的阿黄被停电突如其来的黑暗吓到狗生疑惑,撒着蹄子跳到了床上。 谷雨: “停电了?” “嗯。” 阿黄跳上床,隔着被子趴在她身上。一横一竖。 谷雨的爪还在夏舒芒腹肌上来回游移,身上的阿黄一动不动,和夏舒芒一样。 “阿黄怎么没声了?”谷雨问。 自从阿黄回到迪海后,一反常态,耷拉着脑袋没什么心情。 和在济南完全是两条狗。 夏舒芒也疑惑,“可能生病了。决赛完后,我带它去看看医生。” 停了电,空调也不能用了。 这个季节正好处在似暖非暖的时期,空调一关,气温在半个小时后骤降。 夏舒芒睡在被子上,阿黄还有一身纯天然非卖纯手工制作的狗毛,他什么也没有。 谷雨摸着他的腹肌,提议道,“你要不进来?” 他答应的很快,“行。” 阿黄也赶到了冷,他跳下床,找自己的窝去了。 手离开他的身体,谷雨还没摸够。 他的腹肌又光滑又细腻,她不知不觉摸了半小时。 爱如尘埃 一股凉意袭来,接着这团冷空气环绕过她,死死把她圈住。 “冷吗?” 谷雨诚实的说,“有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