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無限生存系統

woj0g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無限生存系統笔趣-第四十八章屠戮展示-zbefr

小說推薦 – 無限生存系統 – 无限生存系统 看着冲上来的光头大汉们,指挥官大声喊道“停车!准备战斗!” 嘎吱吱吱! 前进的车队很快停了下来,李寒也从车上一跃而下,凝神看着死锯底层战士锈锯和那个站在后边缓缓走上来的女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现在还有生存者,难道不仅仅是希望市一个城市,还有别的城市,也对,很有可能,毕竟还有那么多避难所被发掘出来! 如此的话! 这可能还不是这次灾难世界的所有生存者! 当然现在想那么多也没有用,由于距离并不遥远,很快那些光头大汉就距离李寒他们很近。 哒哒哒哒! 散弹枪的子弹和不要钱一样飞射而出,本来看着拿着近身武器冲上来的锈锯,指挥官和手下众女还觉得信心满满! 深宫宠爱:小丫头,给本王暖脚 梨魄 但是,很快现实却告诉她们,沼泽领地是如何被轻松攻破的。 铛铛铛! 斜陽 所有射向这些光头壮汉的子弹,全部被他们身上的一层淡蓝色的能量光膜给挡住了,根本难以给他们造成分毫损伤。 “怪,怪物!” 惊恐的喊叫声从李寒的身旁传来,李寒却是眯着眼睛看着这些快要冲到跟前的狰狞光头。 又是这种抵挡远程攻击的防护罩,这一次死锯真是大手笔,虽然不知道灾难空间里这种东西价值几何,但是,完全免疫远程攻击,想来绝对不会便宜! 微微的活动了手腕,看着惊恐想要退后,重新填装弹药的指挥官和众女,李寒不退反进,轻点脚尖,猛地向那些锈锯冲了过去。 哒哒哒! 只是几个奔跑,李寒就与光头们遭遇到一起,而那些锈锯看着李寒孤身一人跑到他们面前,纷纷举起锈迹斑斑的锯子,狞笑的就往李寒身上招呼。 在他们的思维里,就一个普通的生存者,岂能在这种攻击下活命? 但是,实事往往就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只听的铛的一声,最先攻击李寒的锯子被他左手毫发无伤的挡住。 然后他迅速抽身而回,又是轻轻将左拳送出,嘭的一声,最先攻击他的那个人胸腹爆出一个大洞,血肉瞬间飚散而出,飞溅到别的光头的脸上。 噗通! 连吭都没吭一声,这个光头倒在了地上,没了声息! 而别的锈锯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下意识冲向李寒,而李寒嘴角却带起一丝狞笑。 这些人可真是不长记性,上一次被我单杀一队人马,这次有主动送死! 嘭! 李寒脚底下再次加速,那如岳如山的磅礴气势,犹如猛虎下山一样冲进了这些飚形壮汉的队伍里,掀起了漫天的鲜血以及恐慌。 而在旁边看的指挥官和众女以及另一边的沼泽护卫,全部都看傻了,这简直就不是战斗,而是单方面的屠杀。 李寒矫捷的身影在光头队伍里不断挪移,而那快速的身法往往光头们的攻击才落下,就被他轻松的用左臂挡住。 他们的攻击很难奏效,而往往李寒的回击却只有一下,一下子就打的这些光头胸腹爆开,肠穿肚烂,鲜血暴散! “不!不!这是魔鬼,怎么可能这么厉害!” “魔鬼!魔鬼啊!” 几声惊恐的尖叫从场上传了过来,看着被鲜血残尸环绕的李寒,最后两名光头再也遏制不住心中的恐惧,不断的向后退着。 然后突然一声呐喊,两个人转身就向回跑去! 只是,他们还没有跑出几步,就噗通一身倒在地上,眼睛睁大,竟然已经气绝身亡! 而他们的脖颈这时咔嚓一声,居然整个断裂开来,猛烈的血液瞬间从断裂处飚射而出! 李寒微微喘了两口气,皱着眉头看向两具尸体后边,一个短发容颜俏丽的女人正在缓缓走来,她的神情平淡,嘴角带着一丝不屑。 “哼!废物,下级废物果然令人厌恶!” 跨过那两具无头死尸,俏丽女人连停都没有停下,继续向前走着,那两手持着的短锯正滴落着一滴滴殷红的鲜血。 “他们不是你的同伴吗?” 抹了一把溅射在脸上的鲜血,李寒直视着诡魅的眼睛,那平淡好似没有波动的眼睛,让他有些心寒。 想到111号避难所那些死锯的作为,难道这死锯的人都是这么的冷血? 似乎是不屑回答李寒的问题,诡魅撇了撇嘴,缓缓吐出几个字“只不过是没有利用价值的废物罢了!” “你们死锯果然都是一个德行!” 缓缓活动了一下左手腕,这个女人很明显要强很多,可能和那个什么冥虎一样,而且看起双持短锯,应该速度很快! “死锯?你!”诡魅的眼睛忽然一暗,她想到了那个失踪的冥虎,难道? 不可能的吧! […]

phi5y優秀小說 無限生存系統 ptt-第四十二章油罐車鑒賞-mj5ln

小說推薦 – 無限生存系統 – 无限生存系统 “啊?”李寒突如其来的一抓,让指挥官楞了一下,然后奇怪的回答道“肯定是满的啊!交易又没有完成!” “你想干嘛?快点纹啊,他们拖不了多长时间的!那个艾伦现在根本不会顾及三大势力的面子!” 重生1990之官运亨通 大肥羊 说到这,指挥官的眼神有些黯淡“尤其是我们沼泽势力!” “不!不用纹!我去那里躲着就行!”李寒挡开了尖刀,目光灼灼的看着油罐车。 “啊?”指挥官有些不可思议回转身体,看着高大的油罐车以及后边拖拽的大油罐“你要躲进去?可是这是满的呀,你怎么可能不呼吸一直躲在里边?” “就算一切顺利,从这里出去最少也要数十分钟,你特么早就成尸体了!” 指挥官像看着疯子一样看着李寒,突然怀疑李寒所说的一切是不是都是他臆想出来的。 这种疯子怎么可能有药? “不!我有这个!”李寒又是一阵在背包里掏拿,居然直接取出了一个呼吸器,而呼吸器的另一头连接着一个小氧气瓶。 指挥官瞬间瞪大眼睛,莫名其妙的指着呼吸器“这是什么?” 等等,我刚才不是已经检查过了吗,刚才有这个东西吗? 不理会指挥官,李寒三下五除二的拖去了身上多余的衣物,几下攀爬到油罐上方,当打开油罐的灌入闸门时,一个一人大的洞口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而里边是黑得有些耀眼的石油! 很好! 鬼 醫 郡 王妃 李寒微微点头,然后看着站在下边的指挥官,戴上了呼吸器,堵住耳朵“接下来就看你的了,不要太刻意!敲七下,我就出来!” 噗通! 深海不知天的蓝 落满林 说完,李寒就闭上眼睛拿着背包钻进了油罐车里,静静的再也没有出声了。 而站在下边的指挥官只觉得今天就和做梦一样,这家伙不是自杀爱好者吧! 只是很快,前边喧吵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指挥官知道现在不是发愣的时候,外边的那些打手随时会进来,既然这个男人有把握,那她也只能赌一赌。 “去,告诉前边,让他们检查!” 当沼泽众女将打手们放进来以后,指挥官见到了阴沉着脸,虎视眈眈看着她们的希望镇镇长艾伦。 “哼!艾伦镇长真是好大的威风,现在是已经完全不将我们三大势力放在眼里了吗?” 指挥官此时穿戴整齐,站在洋房门口,无不讽刺的说道。 “哼!”艾伦只是阴沉着脸,也不接话,只是将视线从指挥官的脸上逐个的从沼泽众女一一看过。 不多不少,正好30个人,与进来人数一样,且没有脸面没有任何变化。 似乎不是她们在搞事? 那是谁,是古老人,还是不死乔治? 艾伦又将视线挪移到背后搜查房间的打手们,只是很快,嚣狼走了出来,对着艾伦摇了摇头。 艾伦嘴角抽了抽,居然真的不是她们,他想起之前猎狗拿回来的那个灰色罐子,居然能释放令人流泪、咳嗽的气体。 这是他没有见过,是三大势力新发掘的武器,还是一个新的未知的势力? 不管是谁,敢破坏我的生意,老子一定要让他死! 艾伦咬牙切齿想着,而对面指挥官却是心下暗急,不知道李寒还能撑多久。 “艾伦镇长,检查完了吗?那么我们的交易可以进行了吗?” “交易?”你大爷的交易,货基本全部报废,哪来的交易,艾伦阴晴不定的看着指挥官,这个女人是专门来戳他的肺的吧! “怎么,艾伦镇长,你忘了我们的目的了吗?我们允许你检查这里,就是为了这次交易,不要告诉我,你要反悔!” 指挥官眼睛轻眯,她当然知道货已经全部完了,这艾伦根本拿不出货物,交易也根本交易不成。 “反悔!哼!”强忍着想要破口大骂的想法,艾伦深深吸了一口气,现在还不是彻底和三大势力翻脸的时候。 “我艾伦从不反悔,货我自会给你备齐,只是现在出了点状况,没法立刻给你们进行交易!” “什么?”指挥官面皮不断抽动,眼睛瞪圆,银牙紧要,那瞬间暴怒的神态恨不能一口吞了艾伦。 “你这是想要坐地起价吗?是什么给了你,能够戏耍三大势力的勇气?” “哼!我说之后会补给你们,就是会补给你们,现在不行就是不行!”艾伦也是瞬间暴怒,货物消失已经令他头疼万分,这沼泽娘们还以为自己会像以前怕她们吗? 而且是你们求我,又不是我求你们! […]

p3386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無限生存系統 愛下-第三十六章煙霧-2fxuo

小說推薦 – 無限生存系統“啊!”想起艾伦大人的可怕,打手们集体打了个寒颤,相比于艾伦恐怖的手段,眼前这些动也不动的白骨似乎也就没那么可怕了。 “哼!追!”手一挥,猎狗二话不说当先走进乱葬岗,其他人对视一眼,无可奈何的只能跟着进去了。 当李寒一脚深一脚浅的深入黑漆漆的乱葬时候,那些追击者的喧哗声似乎离他越来越近了。 李寒停下脚步回头望去,乱糟糟的灯线胡乱照射着,竟在这片漆黑的空间尤为醒目,看这距离,再过个几分钟说不定就能追上他了。 看来这些人是不追上他誓不罢休了,李寒略微皱眉通过夜视仪环绕了一圈四周的环境。 虽然地形略有起伏,但是,却是无遮无掩,既没有树木的阻挡也没有墓碑的存在。 这让他一下子面对几十把枪支的袭击,他想反杀无疑是做梦! 啧! 不过一直这样跑也不是个事,得反杀一波,不能让他们这么畅通无阻、无所顾忌的追击! 李寒略微一思考,忽然灵光一闪,迅速的取出了数罐干净的水,然后又取出储物腰带中的崔泪弹,这是之前在7号避难所剩余的,他全部带走了,不多,只有几枚。 拔出衣服上的数根线头,扭一扭,撮一撮,最后将水罐绑在了崔泪弹的激发针上。 一个简易的激发装置就成功了,他连忙将崔泪弹埋在稍浅的地面上,然后上边放上干净的水罐,粗粗一埋,大概有三四个。 凤月无边 福爾摩斯探案集 柯南·道爾 此时,那些嘈杂的人声越来越近,李寒也不敢在逗留了,看了一眼那些水罐,头也不回就向后跑去。 至于这些装置能起到多大作用,只有看天意了! 很快猎狗一行就抵达了李寒之前所处的位置,猎狗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他的眼睛忽然睁大“有血的味道,是那个凶手,继续给老子追,他就在前边!” 只是他刚想向前,忽然旁边手下传来一声惊呼,他赶忙举起手上的猎枪“什么事?” “大人,这里,这里发现一罐水!”顺着手下的声音,猎狗看见一个手下脚底下正平躺着一罐水,那铁罐子里传来的晃动声,不是水又是什么。 什么意思,凶手掉下来的? 这罐水有点眼熟,好像是艾伦大人要交易的那批货里…沃槽,虎爆个白痴,这么重要的事情不说,这哪是什么给熊狗报仇,这明明是货物丢了! 槽,想到艾伦的恐怖,这要是被大人知道了,脱层皮都是轻的,猎狗的额头瞬间浸湿了一层冷汗凶手追不回来最多是个办事不利,这要是货物不追回来,可就是生死难测了! 猎狗快步走了过去,弯腰要将东西捡起来,只不过长久以来敏锐的直觉告诉他,那个小偷不可能这么不小心,有问题! 果然,当他把罐子稍稍拨动几下,他发现这个铁罐子上边还绑着一个细细的棉绳,而绳子的另一头却是在下边插着不易察觉的一颗灰色的铁罐子。 虽然不知道那个东西是什么,但是,能做的和陷阱一样,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霸道龍君快放手 还好! 真是狡猾的猎物,不过,也不过如此,猎狗抽出大刀,刚想一刀割断那个棉绳,但是,旁边又有手下大喊“猎狗老大,快看我找了什么!” 槽!还有? “不要!”猎狗刚想出声阻止,但是,就听得手下大喊“该死这是什么?啊!我的眼睛,咳咳咳咳咳!” 嗤嗤嗤嗤! 好像是空气吹动的声音,一阵阵浓烈的烟雾忽然从地上不断排放出来,那烟雾呈灰白色,不仅瞬间充斥了整个地下空间,而且带有强烈刺鼻的味道。 完美四少的各自小甜心 现场顿时陷入一片混乱,猎狗在第一时间就远离遮蔽了口鼻,但是,其他手下就没有这么好运,他们不小心吸入这种雾气,竟是瞬间咳嗽不断,鼻涕眼泪横流,呛的他们倒在地上不断的咳嗽着。 雨季不再来 “救我!大人,救我!咳咳咳!” “该死,这是,咳咳咳,什么,咳咳咳!” 猎狗面皮抽动着看着白色的武器还在不断向外扩散,再看看被雾气笼罩倒地的手下,这是什么武器,这前边的到底是什么人。 他神色凝重的不得不挥手大喊“全部撤退,撤退,给我…” 话音还未落下,就听见雾气的那一头忽然传来数声轻微的破空声,在这嘈杂的人声中是那么的微小,却令猎狗心中警铃大作。 嘭嘭嘭嘭嘭! 几声剧烈的爆碎声传来,夹杂着土石飞溅的爆炸声,猎狗顿时心中一惊,瞬间趴卧到地上,口中惊慌的大喊“趴下,趴下,是子弹,子弹!” “槽!该死的!槽!槽!” 猎狗一边破口大骂,一边努力抬头向着雾气之中看去,就着灯光,他却只是模糊的在雾气中看见了满地的鲜血以及说不清碎成块的东西。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他的脸色有些苍白,他的潜意识已经告诉他那堆碎肉就是他的手下。 但是,这让他无法理解,大威力的武器他见过,但是把人一瞬间变成一滩碎肉的武器,他闻所未闻。 这要打在了他的身上? 恐惧令他再也无法安然趴在地上,恰在此时,又是几声破空声传来,猎狗的瞳孔已经缩小了一圈。 他再也顾不得老大的形象,惊恐的爬起来就向后跑去“跑啊!快跑啊!” 其他手下此时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比猎狗更加害怕,看见老大都跑了,哪还敢逗留,连崔泪瓦斯里边倒地的同伴也不顾了,踩着森森白骨就纷纷向回跑去。 有的人不小心踩空扭了脚腕,连痛都不敢喊,竟是趴跪着,四肢用劲向外爬去。 而当猎狗他们跑出了乱葬岗,才惊魂未定清点人数,这么一数下来,竟是缺了十几个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