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漱夢實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笔趣-第362章 “緒方老兄要去做遊女嗎?”【7300字】鑒賞

小說推薦 –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江户,绪方等人所居住的旅馆。 呼——! 回到旅店的牧村和浅井一把将他们这帮男人所居住的那大房间的纸拉门给拉开。 在将门拉开后,二人赫然瞧见浅井正在榻榻米上呆坐着,至于间宫则不知所踪。 “浅井。”牧村问,“间宫呢?” “间宫他刚刚去小解了。”浅井淡淡道。 “主公和绪方老兄他们呢?” “他们还没回来。” “那也就是说现在只有咱们4个回旅店了吗……”牧村一边嘟囔着,一边随意地找了个地儿盘膝坐下。 “啊……好累……”岛田发出低低的抱怨后,也直接大大咧咧地在榻榻米上坐下。 岛田的屁股刚挨到脚下的榻榻米,坐在岛田身前的浅井便突然挑了下眉: “嗯?岛田,你腰间怎么多了一柄胁差啊?你多出来的那柄胁差是怎么回事?” 此时此刻,岛田左腰间竟插着3柄刀——1柄打刀与2柄胁差。 “啊?哦,这个啊。” 岛田将腰间的其中一柄胁差解下。 “是我今天买来的。” “今天买来的?” 岛田一五一十地将这把刀的来历告知给了浅井。 据岛田所说——这柄胁差是他今日随同牧村外出收集情报时,偶然路过了一间当铺,然后在那间当铺内买来的。 这柄胁差当时就摆在这当铺的柜台上,岛田一眼就相中了这柄胁差,而且价格也并不是很贵,唯一的缺点就是刀镡和刀刃明显不配,刀镡的洞口比刀茎要小上一些。 但岛田在权衡再三后,觉得刀镡和刀刃不配只是一个瑕不掩瑜的小问题,于是将这柄胁差买了回来。 浅井现在恰好正处于无事可干、闲得慌的状态。 得知岛田腰间的这柄胁差是他新买来的刀后,浅井的兴致大起,让岛田把他买来的这柄新刀抽出来,大家一起品鉴一下。 同样也是不知接下来该干什么的岛田欣然同意了浅井的这个建议,把胁差递给了浅井。 而浅井刚从岛田的手中接过这柄胁差,房间的大门便再次被拉开。 此次拉开房门的,是小解归来的间宫。 见间宫回来了,浅井立马说道: “间宫,你回来地正好。鉴刀这种事,还得由你来啊。” “什么鉴刀?”间宫一头雾水。 浅井等人用尽量简略的语句向间宫解释都发生何事了。 “哦哦!岛田买的新刀吗?”间宫扬了扬眉,脸上也浮现出了淡淡的感兴趣之色,“那就一起来看看吧,恰好能打发些时间。” 说罢,间宫盘膝坐在了浅井的身前。 在间宫于榻榻米上坐定后,浅井将岛田的这柄胁差递给了间宫。 间宫刚将岛田的这柄胁差接过手,一旁的岛田便疑惑道: “嗯?间宫前辈,你原来还会鉴刀吗?” 间宫刚想启唇说些什么时,牧村便抢先一步用戏谑的语气说道: “岛田,你去年才刚加入我们,所以对葫芦屋的方方面面还不像我们这样熟悉。” “等你在葫芦屋待久后,你就能发现——很难碰到间宫他不会的事情。” 对于牧村的这句玩笑,间宫一笑置之。 从浅井的手中接过这柄胁差后,间宫并没有急着将刀拔出,而是先把刀放置于膝前的榻榻米上,然后从怀里抽出一条手帕。 “有没有人身上有带着手帕或是纸张的?”间宫朝身前的牧村3人问道,“借我一下。” “我有手帕。”间宫的话音刚落,浅井便点了点头,然后从自个的怀里抽出一条手帕,递给间宫。 “谢谢。待会你们记得不要说话,呼吸也要放轻一下,不要让唾沫喷到刀刃上了。” 因为已经回到旅店内的缘故,所以已不需要再做伪装,在回到房间之前,间宫的鼻梁上就已重新架好了他的眼镜。 这般叮嘱了牧村3人一句后,间宫先是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然后将他自个的那条手帕叠成四四方方的方形,将其置于唇下,用牙齿咬住。 用手帕堵住自己的嘴后,间宫才把胁差从鞘中拔出,接着用熟练的手法把用来固定刀柄与刀条的目钉取住。 随后将刀柄、刀镡、刀条这些部件全部分离出来。 因为刀镡的尺寸不合的缘故,间宫费了好大一番力气才把刀镡取下。 将这柄胁差的各个部件分离后,间宫用浅井借给他的那条手帕抓住刀刃底部的刀茎,将这柄胁差的刀条提起,开始认真地上下查看刀条的各个部位。 武士刀的刀条可以粗略地分成2个部位:下方那套于刀鞘中的刀茎,以及上方的刀刃。 […]

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愛下-第357章 東日本“任俠世界”最高權力者【6000字】閲讀

小說推薦 –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江户,西南方,某座因位于偏僻地区而显得并不起眼的3层宅邸。 江户从来不缺达官贵人。 和那些达官贵人的那些大宅子相比,这栋宅邸显得是那么地不起眼。 但是对这栋宅邸的主人的身份稍微有些了解的人,都知道这栋宅邸的主人,论权势并不比江户的那些达官贵人们要差。 此时此刻,琳和源一就正待在这座宅邸内的某间房内。 二人的打刀都已解下,放在自己身体右侧的榻榻米上。 琳以标准至极的姿势,恭敬地跪坐在榻榻米上,腰板挺直,闭着双眼,闭目养神中。 相比起琳,源一的坐姿就随意许多了。 源一就这么大大咧咧地盘膝坐在榻榻米上,时不时地打出几个大大的哈欠。 二人已经进入这座房间挺长一段时间了。 他们在等。 等一个人的到来。 在等了不知多久后,这座房间的纸拉门终于被拉开。 拉开纸拉门的,是一名单膝跪坐在门侧的青年。 “木下小姐。”青年恭声道,“东城大人来了。” 听到这名青年的这番话,刚刚一直在闭目养神的琳缓缓睁开双目。 随着这名青年的通报声落下,门外走廊处响起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脚步声自遥远的地方移动到了门口处——一名身材雄壮至极的中年人现身于被拉开的纸拉门门外。 这名中年人虽然穿着一件黑色的和服,但和服的上衣却是完全拉开的,露出了自己那布满宛如岩石般坚硬的肌肉的上身。 在露出上身的肌肉的同时,也露出了那近乎纹满他整个上身的狰狞刺青。 这名中年人先用平静的目光打量了下房内的琳和源一。 在看到正随意地盘膝坐着的源一后,这名中年人的眼中闪现出了微不可察的奇异光芒。 收回打量着琳和源一二人的目光后,中年人缓步走入房内,最后在琳和源一的身前盘膝坐下。 在这名中年人进入房间内后,那名刚才负责向琳通报“东城大人到来”的青年便将纸拉门轻轻关上。 纸拉门将房外的光线重新遮蔽,令这座房间重新变回了一座密室。 只不过这间密室此时除了琳和源一二人之外,多了刚刚进房的那名中年人。 “……好久不见了。”琳率先朝这名中年人说道,“东城大人。您可真是让我和我伯公好等啊。” “上午来找您,结果都直到下午了,才终于见到您的人影了。” “的确是很久没见了。”被琳唤作东城的这名中年人笑了笑,“木下小姐,上次我们见面是什么时候来着?我都忘了,你这次竟然还把木下大人也带来了啊。” “请您见谅啊,木下小姐,我在今天上午和勘定奉行有一场绝对不能取消的见面。让你们二位等了这么久,真的是非常不好意思。” “无妨。反正我也不是很急。”琳轻声道,“东城大人,现在我伯公也在场,所以为了方便称呼,你叫我‘琳’就可以了。” “直呼你的名字吗?”东城耸了耸肩,然后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道,“那礼尚往来,你也直接喊我的名字‘大吾’好了,相比起姓氏,我倒更喜欢让我的熟人们喊我的名字呢。” “和姓氏‘东城’相比,我一直觉得还是我的名字‘大吾’更好听些呢。” 用戏谑的语气说了一番俏皮话后,东城将身子稍稍坐直,然后换上了一副和刚才相比要更严肃些的表情: “木下……啊,不,琳小姐,我知道你是一个喜欢开门见山的人。” “而我也同样喜欢开门见山,不喜说太多无关紧要的问候。” “所以寒暄什么的,我们就暂且略过吧。” “直接告诉我你们的来意吧。” “琳你竟然把木下大人也一并带来了江户,肯定不是来卖米的吧?” “东城大人。我希望你能动员你的部下们,帮我去找找不知火里的新根据地位于江户的何处。” 见东城十分爽快地表示要开门见山,琳也不再多说废话,直接进入了她的正题。 虽然东城刚才跟琳说直呼他名字就可以了,但毕竟“东城大人”这称呼已经喊了这么长时间了,琳一时之间也改不过来,于是索性不改了,仍旧照旧喊这名中年人为“东城大人”。 “不知火里?”东城的眉头微微皱起。 “东城大人。你应该是知道不知火里和幕府合作,并把他们的新根据地搬迁到江户的消息吧?” “喂喂喂,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啊。” “知道就好。”琳轻轻地点了点头。 “我比较好奇的是——你找不知火里的根据地位置做什么?” “……我们葫芦屋和不知火里的关系一直相当不好。” 琳没有直接说明她找不知火里的根据地做什么,而是像意有所指一般,讲了似乎和东城刚才问出的这个问题毫不相关的一句话。 不过——虽然没有直接正面回答东城刚才的这个问题,但琳刚才的这句话还是让东城瞬间意识到了什么,猛地挑了下眉。 […]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笔趣-第353章 “在我的攻擊範圍內不要如此囂張”【7300字】鑒賞

小說推薦 –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抱歉……你们几个去吃晚饭吧……我就不去了……回来的时候帮我买些吃的就行……”躺在床铺上的阿町用虚弱的语气朝绪方这般说道。 此时此刻,绪方等人正身处一间还算气派的旅馆内。 据绪方的估算,现在应该已是晚上的19点左右。 他们一行人仍未吃晚饭,本来的原计划就是先找到一间落脚的旅店,然后再去随便吃些东西。 只不过从现在的这情况来看,他们的这计划得做些小小的改变了。 即使已经离开大海、登上陆地好一段时间了,阿町的晕船症状仍旧残余着。 还是感到有些难受的她没有那个力气与心情再外出吃饭,只想躺平休息。 不仅仅是阿町是这般,琳也是这样。仍旧感到有些头晕、恶心的琳也只想在旅店里躺平休息。 见二人都没有心力再外出,绪方等人只能让二人留在旅店内休息,而他们这帮男人先外出随便吃些东西,然后再带点吃的回来给阿町和琳。 “那我去去就回。”绪方朝躺在被褥中的阿町说道,“你先睡会吧。” “嗯……唔……为什么都登上陆地这么长时间了,还是感觉这么恶心啊……” “你先好好睡一觉吧,睡一晚后,明天应该就能好转了。” “知道了……你快去吧……” “你有什么想吃的吗?” “……甜的东西。” “嗯。我很快就会回来。” 说罢,绪方拿起放置在一旁榻榻米上的大释天,朝房外走去。 类似的景象,在隔壁房间内也上演着。 隔壁房是琳的房间。 此时此刻,琳的房间内只有2人——琳本人与间宫。 间宫此时正跪坐在琳的被褥旁,朝正躺在被褥内、紧闭着双眼的琳正色道: “主公,我们去去就回,你有什么想吃的吗?” “……凉的东西。” “我知道了,我们很快就回。” 说罢,间宫便拿起了他的佩刀、起身、朝房外走去。 然而——就在间宫距离房门仅剩2步左右的距离时,他突然被琳给叫住了。 “……九郎。” “怎么了?”见琳呼唤他,间宫顿住脚步,转身看向身后的琳。 脸色仍旧不怎么好看的琳抬起手抚向自己的脸。 “……你脸上的这伪装……靠谱吗?能让你家族里的那些人认不出你吗?” 听到琳的这问题,间宫抿了抿嘴唇。 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后,间宫轻声道: “……自我离开我的家族、加入葫芦屋至今,已有4年之久。” “这么长的时间,我的容貌和以往相比,已有了不小的变化。” “再加上我现在把脸涂黑成这样,我家族里的那些人应该是认不出我来的。” 说到这,间宫停顿了下,似乎是在整理自己的措辞。 在顿了好一会后,间宫才用带着几分玩笑意味的语气接着说道: “再说了——主公你也知道,我们家族一向不受江户人的欢迎。” “因为不受人欢迎,我家族里的那些人一向都是深居简出,所以我在路上碰到他们的概率相当地低。” “相比起碰上我家族里的那些人,还是被官吏们认出我是‘流光八幡’间宫九郎的几率更大啊。” 琳将原本半睁着的双眼微微睁大了些。 就这么直直地看着九郎好一会后—— “……九郎。你有想过回你的家族吗?” “未曾想过。”间宫不假思索地用坚定的语气说道,“我已经……不想再为德川幕府做事了。” 听到间宫的这回答,淡淡的笑意在琳的脸上浮现。 将原本半睁着的双眼重新闭紧后,琳接着说道: “记得早点回来,不要买那种很烫的食物。” “是。”间宫露出微笑,“我们去去就回。” …… …… […]

优美玄幻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討論-第352章 源一的異樣熱推

小說推薦 –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嗯?小琳?”源一挑了挑眉,“你怎么出来了?” “嗯,今天的头没那么晕,所以打算出来走走,吹吹风、晒晒太阳,这些时间一直待在房内,闷得我都快受不了了。” 大大咧咧地坐在源一的身旁,琳接着说道。 “我还以为你们几个聚在一些,肯定都是在聊些有的没的呢,没想到你们竟然在聊不知火里的‘夜叉境地’这种这么严肃的事情啊。” “截止到刚才为止,我们其实都在聊些有的没的。”源一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道,“只不过在你过来的时候,我们刚好聊到了严肃的事情而已。” “我们聊到了绪方老兄在京都二条城的那一战。”牧村接话道,“聊着聊着,就聊到不知火里的‘夜叉境地’上了。” “这样啊……”琳轻声呢喃着,“……我倒很想亲眼看看这能抗衡‘无我境界’的‘夜叉境地’呢……” “‘夜叉境地’和‘无我境界’有很大的差别。”绪方在一旁补充着,“‘夜叉境地’似乎就只是单纯地大幅提高人的力量、速度等各项能力。” 在听完绪方的这番补充后,琳沉默了下来。 媳妇,我们结婚吧 许小妖 在沉默了好一会后,琳突然冷不丁地朝绪方问道: “……绪方一刀斋。你当时在京都二条城,是怎么进‘无我境界’的?” “嗯?”因为琳的这问题问得实在是有些突然,所以绪方在听到琳的这问题后,先是愣了会。 在看到琳向他投来严肃的目光、意识到琳是在以一副很认真的态度问他这个问题后,绪方思考了一会、组织了一下措辞后,正色道: “我那时之所以能进‘无我境界’……应该只能算是单纯的运气好而已。” “使用着源之呼吸、敌人那嚣张的态度让我火大、我一心想着要胜利……然后就进‘无我境界’了。” 绪方一五一十地把自己当时进“无我境界”的情况向琳阐明。 在认真听完绪方的这番讲述后,琳只面无表情地轻轻地点了点头:“这样啊……” 虽然琳已经很好地掩饰了,但她的眼中还是闪过了几分淡淡的失落。 “……小琳。”一旁的源一突然插话道,“你不需感到心急。” “你在源之呼吸的修炼上还是有天赋的。” “只要你接着努力修炼下去,总有一天也能进入‘无我境界’的。” “以你的天赋,达到源之呼吸的第2道境界,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第2道境界?”绪方的脸上浮现出疑惑。 “哦哦,对喔。我好像没跟绪方君你讲过这个呢。虽然这也不是什么多么重要的事情。” 源一将身子稍稍坐直了些。 “我将我将源之呼吸修炼到巅峰的这一过程中,自己所进入过的状态分成了3道境界。” “我24岁开创了源之呼吸及无我二刀流。” “这个时期的我,在使用源之呼吸后能否进入‘无我境界’……简单来说,只能随缘,根本不能靠自我的意志来掌控。” “我把这个时期的源之呼吸命名为第1道境界。” “就这样修炼了3年的时间,到了我27岁的时候,总算是成功将源之呼吸练到了新的境界。” “这个时期的我,维持源之呼吸的状态差不多1刻钟不到的时间后,便能自动进入‘无我境界’。” “我把这个时期的源之呼吸命名为第2道境界。” “接着我继续修炼。” “一直……修炼了足足27年,直到我10年前,也就是我54岁的时候,才总算将源之呼吸练到了第3道境界,也就是最高境界——可自由进入‘无我境界’。” “你们如果想要达到这能自由进入‘无我境界’的最高境界,那肯定也要把我走过的这路再走一遍。” “这是条很艰辛的路啊。” 说到这,源一发出了几声轻笑。 “从第1道境界到第2道境界,我花了3年的时间。” “而从第2道境界到最高境界,我花了足足27年的时间。” 绪方一直静静地听着源一的这番讲述。 待源一的这番讲述落下后,绪方在心中暗道着: ——源一大人他所说的这3道境界,分别对应初级到高级、大师级、宗师级呢…… 源一刚才所讲述的这源之呼吸的3重境界,和系统所划定的等级完全对得上。 不能靠自我的意志来控制的第1道境界,对应源之呼吸的初级到高级。 需要花上10分钟左右的时间才能进入“无我境界”的第2道境界,对应源之呼吸的大师级。 可自由进入“无我境界”的第3道境界,就对应源之呼吸的宗师级。 “小琳,绪方君!你们两个好好努力吧!” “你们能否达到源之呼吸的最高境界得看机缘,但以你们的天赋,达到第2道境界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

优美玄幻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愛下-第346章 等級刷起來與可燃烏龍茶!

小說推薦 –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升级了吗! 系统音落下后,绪方便一边将地上的岛田拉起,一边迫不及待地将他的个人系统界面点开,准备加点。 绪方打算在动身前往江户之前,完成2个小目标。 第1个小目标:将无我二刀流中的流转升至“大师级”。 第2个小目标:将无我二刀流练至10段,靠着升级所获得的6点专属技能点和2点技能,将源之呼吸升至“宗师级”。 在个人系统界面中,点开流转这项武技后面的那个小问号后,能显示掌握“大师级”的流转,所必须达成的三个先决条件: 一:掌握“大师级”的刃反。 二:力量达14点。 三:敏捷达12点。 第一点绪方已经达到了,此时的他已经掌握了“大师级”的刃反。 只有第二点与第三点仍未达到。 绪方的力量还差2点,敏捷还差1点。 所以——为了能早日习得“大师级”流转,绪方在点开自己的个人系统界面后,便毫不犹豫地将“不知火流忍术”升级后所获得的2点技能点统统加到了力量上,将自己的力量从12点提高到了14点。 【叮!力量+2】 【目前力量值:14点】 【目前剩余技能点:0点】 随着这番系统音的落下,绪方感到力量从身体的各处涌现,身上各块肌肉所蕴藏的力量被瞬间拔高。 抓握了下双手,简单地感受了一下身体这变得更加充盈的力量后,绪方开始着手处理那3点“不知火流忍术专属技能点”。 这3点中的2点要拿来升级最实用的“不知火流柔术”——这毋庸置疑。 但另外1点是要拿来让“不知火流潜行术”升级,还是解锁“不知火流屏息术”——这就让绪方有些犯难了。 不知火流屏息术,顾名思义就是通过各种各样的技巧来掩盖自己的气息,让自己在潜入某地时,不容易让人发现。 这技能对于像阿町那样需要频繁潜入某地的忍者来说或许是一项很有用的技能。 但对于绪方这种武士来说,这屏息术就有些偏鸡肋了。 所以在几番犹豫后,绪方决定将这点专属技能点用于提升“不知火流潜行术”,将潜行术从“初级”升为“中级”。 和屏息术相比,还是潜行术对绪方来说更实用一些。 潜行术的掌握及提高,能提升绪方在各种地形移动的能力。比如:在房子的屋顶上、在天花板顶上。 之前在京都,已多次验证了“不知火流潜行术”的有用性。 ——用2点专属技能点将“不知火流柔术”升为高级! ——用1点专属技能点将“不知火流潜行术”升为中级! 绪方心中的话音刚落,一道道系统音立即在他脑海中响起: 【叮!消耗2点专属技能点,不知火流忍术武技·不知火流柔术晋级为“高级”技能】 【叮!消耗2点专属技能点,不知火流忍术武技·不知火流潜行术晋级为“中级”技能】 【目前剩余技能点:0点】 待系统音落下后,绪方活动了下双肩的筋骨,随后朝刚从地上爬起身来的岛田说道: “岛田,来。我们继续。” 绪方打算稍微实验一下升到“高级”的不知火流柔术的威力。 “嗯!好!绪方大人,小心了!刚才的那2场切磋,已经让我意识到了我在唐手的使用上的一些问题,我现在已经变得比刚才强了!” 听到岛田的这句话,绪方不禁莞尔。 “变得比刚才强了吗……那来吧,让我看看你和刚才相比,变强了多少吧。” 绪方和岛田再次拉开架势。 仍旧是岛田率先发动了攻击。 这一次,岛田选择对绪方使用踢技。 岛田的腿宛如一条黑鞭般,朝绪方袭来。 望着岛田踢来的腿,绪方眉头一挑。 绪方发现岛田刚才的那句“我现在已经变得比刚才强了”竟不是乱说的。 和刚才相比,岛田的重心调配上要好了那么一点。 当然,也只是好了那么一点而已,他仍有相当大的改进空间。 不费吹灰之力地闪开了岛田的这记攻击,绪方抱住岛田的双肩,然后用比前3次切磋都要犀利地多、凌厉地多的技巧,将岛田重重摔在地上。 把岛田摔在地上后,绪方立即暗叫了一声“不好”。 九龙夺嫡 […]

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ptt-第5卷後記(下)

小說推薦 –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ノ゙嗨!多磨! 重生之公主归来 魅冬 这里是最近一直在调养身体的业余小说家——漱梦实。 第5卷《京都夏之阵》终于完结了呢。 总字数和我在第4卷完结时预期的一样呢——约30万字。 本卷的第288到第333的这足足45章,都是在讲【一个晚上】所发生的故事,总字数约为23万字左右。 真·绪方人生中最长的一夜。(笑) 本卷的灵感,来源自我在查找资料时,看到了“天明大火”的百科词条。 在得知公元1788年,京都竟发生了这样恐怖的大火后,源源不断的灵感和想法便开始自我的脑海中冒出。 我将这些想法整合,创作出了本卷。 本卷刚开始连载时,有很多书友都猜测——天明大火是不是人为的。 到最后,谜底终于揭晓——天明大火不是人为的。 但这么大的损害,却是人为的。 本卷中也登场了不少史实人物啊。 尾张藩大名【德川宗睦】、京都所司代【户田忠宽】、寺社奉行【太田资爱】、大坂城代【堀田正顺】、天然理心流创始人【近藤内藏助】,以上的这帮人,全都是史实人物。 虽说我对这些史实人物都进行了一定程度的魔改(笑)。 历史上,户田忠宽在京都所司代的任期为1784年-1789年。 在户田忠宽卸任后,便由太田资爱接任京都所司代的职位,太田资爱的任期为1789年-1792年。 也就是按史实来编排剧情的话,绪方他们现在所处的时间线(1790年),京都所司代应该是太田资爱才对。 但我最终还是决定让户田忠宽多做1年的京都所司代(笑)。 那小子真帅2 原因很简单——户田忠宽这角色特别适合用来魔改。 户田忠宽在卸任京都所司代后,都去干什么了——我完全查不到。 这种不知之后都去干什么了的人,最适合拿来进行魔改(笑)。 第5卷的连载,说实话——非常地艰难。 倒不是说第5卷多么地难写,而是在连载第5卷时,作者君这边的现实情况状况频出。 先是在一月底的时候,要捣鼓实习材料。 好不容易搞完了实习材料,又突然不知是因熬夜过度还是什么原因而身体不适。 好不容易才将身体稍微调得好些了,又碰上了番外活动。 写番外的那3天着实难顶,在保证正文的更新不会断的情况下,还要写一篇3万字的大番外。 在成功赶完番外后,作者君成功地又要开始从零调整身体状态(豹头痛哭)。 但总的来说,第5卷还是十分顺利地圆满完结了。 “描写绪方他们的故事的同时,也展现出那个时候的京都百态”——我是抱着这样的念头来攥写本卷。 所以你在本卷中能看到:受天明大火的影响而家破人亡但仍坚强生活的糕婆婆、期待着“山鉾巡行”的普通京都百姓们、居住在“秽原”的那些“大众们看不见的人”、参加祇园祭的唯一方式就是看烟花的岛原游女们、家园迟迟无法重建的烧毁区的居民们、觉得被欺负是理所应当的秽多们、欺上瞒下的官僚、被迫执行自己并不想执行的任务的官差…… 所说连载本卷的总体心理感受,是痛并快乐着的了,但在看到本卷终于成型,并顺利完结后,还是有种欣慰的感觉。 总之——十分感谢大家的支持! 从明天开始,就要开始连载第6卷《江户城御前试合》了。 希望大家都能准时订阅~~ 想不出来还有什么想说的话了,所以这一次的卷后记就到此为止吧。 向所有支持本书的人献上最深的谢意! boss 轻撩:呆萌小老婆 …… …… 漱梦实 2021年2月7日

熱門言情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笔趣-第341章 【天然理心流】誕生!鑒賞

小說推薦 –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据那个平太郎所说——在他们受命前来京都执行‘守卫二条城’的任务时,他们只是刚收到幕府‘迁移据点到江户’的要求而已。” “具体要迁移到江户的哪儿,即使是他们的首领炎魔那时也不清楚。” “因为那时还没定下据点要迁到江户的具体何处,所以他们的首领炎魔跟他们说:执行完任务后,就直接去江户,到了江户后直接去江户的奉行所,江户的南北町奉行会告诉他们不知火里的新据点在具体何处。” “……平太郎的这番话可信吗?”阿町沉声道。 “应该是可信的。”浅井道,“他都已经说出他们不知火里的据点迁移到江户了,没理由再接着隐瞒他们不知火里的具体位置在哪。” “他应该是真不知道他们不知火里的新据点在江户的哪儿。” “不过不论如何——只需知道他们不知火里的新据点在江户就够了。” 浅井抬眸,上下打量了绪方数遍。 “一刀斋,容我冒昧一问——你身上的伤如何了?” “好很多了。” “可以进行长途移动了吗?” “应该没问题。” “那好。”浅井轻轻地点了点头后,接着正色道,“我们主公打算在3天之后,就启程离开京都。” “先回一趟尾张,在尾张休整一番。” “在尾张休整完毕后,走水路前往江户。与不知火里会猎于江户。” “所以主公想要确认你现在的身体能否适应之后回尾张的长途跋涉。” “我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绪方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我觉得相比起我,你们应该更关心一下牧村啊。” 绪方换上半开玩笑的语气。 “我觉得牧村身上的伤看上去比我的还要重啊。” “他那家伙没什么长处。”浅井轻笑了几声,“最大的长处应该就只是恢复力惊人了。牧村现在都可以下床随意乱跑了。” “那么——一刀斋,3天后启程离开京都,先返尾张,再去江户与不知火里决一死战,你对于主公这样的计划安排有什么建议或疑问吗?” 绪方没有立即回答浅井的这个问题,而是先偏过头,朝阿町投去询问的目光。 “阿町,你觉得呢?” “我觉得没有问题。” “那么——”绪方将目光投回浅井的身上,“你回去转告一声木下小姐吧。我和阿町对她的这计划安排没有任何的意见。” “好。”浅井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放在右侧榻榻米上的打刀,缓缓站起身来,“那么——在下就先行告退了。” 绪方和阿町将浅井送到了门口。 站在门口处,目送着浅井他那渐渐变小的背影,绪方在心中暗道着: ——他们回尾张一趟,大概是为了去接间宫和源一大人吧…… 据绪方所知——间宫和源一并没有来京都,而是留守于尾张的根据地中。 木下琳已决定和不知火里彻底撕破脸皮、彻底解决掉不知火里这个隐患,甚至不惜拉上绪方和阿町这2个盟友。 从中也足以看出木下琳“彻底解决不知火里的隐患”的决心。 既然已决定与不知火里彻底撕破脸皮,那么为了保证胜率,自然会将所有能派出的战力全都派上。 所以不难推断出——琳他们之所以回葫芦屋一趟,大概就是为了拉上间宫和源一,然后全员出动,一起前往江户。 在浅井的背影彻底消失后,阿町发出小小的叹息: “3天后离开吗……” “得跟风魔大人他好好地做道别呢。”绪方在一旁附和着。 “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启齿呢……”阿町苦笑着,“风魔大人他前些天才刚经历过分别呢……” 听到阿町的这句话,绪方也抿紧了嘴唇,沉默了起来。 在10年前,风魔解散了他的风魔之里,让风魔之里彻底成了历史。 风魔之里解散后,风魔原先麾下的那些部下们也都分道扬镳,各奔东西。 或许是缘分使然吧,就在前些日,风魔原先的这些老部下一起回来看望风魔了。 绪方和阿町也得以一睹风魔的这些老部下们的面容,并认识了风魔的这些老部下。 风魔的那些老部下们回来的那2天,大概是风魔最开心的日子吧。 在那2天,风魔的脸上一直堆满着笑容。 那2天应该也是风魔的家最拥挤的时候,在已经有绪方和阿町二人入住的情况下,又入住了风魔的这些老部下们。 只可惜风魔的这些老部下们来得突然,走得也快。 毕竟在风魔之里解散后,他们也开始了各自不同的崭新人生,所以他们仅在京都这逗留了2天,陪伴了风魔2天后,便再次像10年前那样各奔东西了。 也正因如此,阿町才会说出“不知道该怎么启齿”的话。 毕竟风魔前些天才刚经历过与老部下们的再次分别。 […]

優秀玄幻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第334章 罪名變得更重了的緒方看書

小說推薦 –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绪方老弟!你醒了啊!”仍旧抓着绪方的袴的风魔朝绪方兴奋道。 “……风魔大人,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一些人,他们和其他寻常人相比有些特别,他们喜欢性别和自己相同的人。不知你……” 绪方的话还没有说完,风魔便没好奇地朝绪方说道: “你放心!我才不喜欢男人!我只是在给你上药而已!” 都市混沌神帝 “你的两条腿上也有不少的伤,我把你的袴脱了,方便我上药而已!” 绪方也知道风魔帮自己脱袴,肯定是为了帮自己上药,他刚才之所以这么问,只是单纯地跟风魔开个无伤大雅的小玩笑而已。 毕竟绪方也看到了自己的上身涂满了颜色各异的药粉、药膏。 ——嗯? 望着自己几近沾满自己整个上身的这些药粉、药膏,绪方挑了挑眉,陡然意识到了什么。 “风魔大人……刚才是不是你在给我的上身涂药?” “嗯?对啊,是我。” 风魔将绪方的袴完全脱下,一边给绪方的下身上着药,一边跟绪方接着说道。 “你身上的伤虽然都不是致命伤,但数量可不少呢,从钝伤到割伤,什么样的伤都有呢,所以要换不同的药来治你身上的伤。” “我擦得手指都酸了呢……嗯?绪方老弟,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奇怪?” “没什么……” ——所以我刚才感觉滑滑的、在我身上滑来滑去很舒服的东西是…… 思绪到这,绪方便再也想不下去了…… 稍微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后,绪方开始认真地打量起自己周围的环境。 “风魔大人,这里是?” “我家。”风魔言简意赅地回答道,“你已经睡了3天2夜了。” 重修之无敌天尊 绪方偏过头,看了一眼身侧的窗户。 身侧的窗户敞开着,透过敞开的窗户能看到晴朗的蓝天。 望着这晴朗的蓝天,绪方竟有着种“久违了”的感觉。 虽说据风魔刚才所说,他已经睡了3天2夜,但对于绪方来说,卷入“掘墓人”摧毁京都的风波之中、以及攻入二条城的“二条城天守阁之战”等一系列的事情,都只是昨夜所发生的事情。 “绪方老弟。”风魔冲绪方露出一抹无奈的苦笑,“你现在在京都成了一个大名人了啊。” 风魔向绪方介绍着在他昏迷过去的这短短的3天2夜的时间里,京都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首先——京都所司代户田忠宽被关了紧闭。 二条城被入侵,本丸御殿的天守阁被直接焚毁——这对于江户幕府来说,应该算是自开幕以来前所未有的巨大丑闻了。 身为“幕府于京都的代表”——京都所司代户田忠宽,自然是背负着毋庸置疑的第一责任。 在尾张藩大名德川宗睦的暗示下,户田十分自觉地把自己紧闭在家,等待幕府之后的处罚。 户田进行自我紧闭,主持京都大局的这一重要任务,自然而然地就落到了神山的头上。 神山接过主持京都目前大局的重任后,在长谷川的从旁协助下,所展开的第一项工作就是——满城追捕“掘墓人”中的漏网之鱼。 3天前的山鉾巡行中,在长谷川等人的指挥下,在山鉾巡行的现场抓了不少的“掘墓人”的成员。 对这些被抓来的“掘墓人”成员一番刑讯逼供后,这些人就立即吐出了他们于京都布置的其余小据点、哪些地方还有他们的成员、以及他们的“毁灭京都”的计划中的另外一些无关紧要的细节内容。 百万英镑 MarkTwain 虽说绪方成功将那些潜伏在六大剑馆中的“掘墓人”成员干掉大半,但还有小半人因为士气崩溃的缘故,赶在被绪方干掉之前逃出了二条城。 光是这些漏网之鱼,就足够京都府的众人花上一番功夫去抓了。 因从这些“掘墓人”成员中获取到了确凿的证据,神山便于昨天向全京都宣布:绪方一刀斋是冤枉的。 于京都城内连杀45人的杀人凶手并非绪方一刀斋。 六大剑馆的馆主与大量弟子被屠的惨案,也和绪方一刀斋毫无关系。 而是一伙打算破坏京都的疯子们所折腾出来的疯狂戏码。 那伙之前积聚在二向町,扬言要绪方出来对质,最后又被绪方一刀斋打了个溃不成军的六大剑馆的“弟子”,就是那帮混入六大剑馆中的疯子们。 六大剑馆的馆主和大量弟子就是被那些混入剑馆中的疯子们所杀。 只不过……虽说绪方身上的这在京都滥杀无辜的黑锅是被摘掉了,但绪方却背上了一个更大的污名。 这更大的污名就是——攻打二条城,便在二条城内纵火。 当时冲进二条城内围杀绪方的,还有那些见钱眼开、盯上绪方那颗值钱得不行的脑袋的赏金猎人们。 而这些赏金猎人也是最快士气崩溃、从二条城内逃出来的那批人。 […]

精华玄幻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第324章 風魔小太郎與不知火裡的忍者們閲讀

小說推薦 –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就在牧村的这通咆哮刚落下时,一直静静地坐在一旁的绪方的眉毛突然猛地一挑。 绪方猛地起身,快步走到了光头身侧的榻榻米旁,然后俯下了身。 绪方的这过于突然及奇怪的举动,引起了周围所有人的疑惑。 “绪方老兄。”牧村问道,“怎么了?” 绪方没有回应牧村的这句话,而是拿过放置在一旁、这座房间内唯一的一根照明用的蜡烛往身前的榻榻米一照。 绪方身前的这块榻榻米,有着一块约拇指大小的红色斑点。 是血。 而且是刚刚滴落下来的非常新鲜的血。 绪方随后又将烛光投到房间的大门——房间大门处的榻榻米上,也有着一滴如成人拇指般大的血迹。 现在是漆黑的夜晚。 而绪方一行人唯一的照明工具,就是那根蜡烛。 而血的颜色在昏暗的环境中并不显眼。 因此绪方直到现在,才发现了地板上的血迹。 绪方移动手中的蜡烛,将烛光投射到房间的大门处。 将烛光照到房间的大门处后,绪方赫然发现在大门处的榻榻米上也同样有着一块如成人拇指般大的血块。 意识到了什么的绪方立即起身揪住那光头,然后查看起了光头的全身。 最终——绪方在光头的右手掌心发现了一条不长也不短的伤口。 伤不深,需要用力挤压才能滴出血来,所以光头的右手才没有被鲜血染红。 只要将手一拢,就能将这伤口盖住,外人根本看不出这光头的右手掌有伤。 而在被绑在这纸拉门上时,光头从头至尾地牢牢拢着自己的右手掌,所以绪方一行人迟迟没有发现光头的右手掌上有着这一道伤。 “你这家伙……!”绪方沉声道,“你把血从你们据点那一路撒了过来吗?” 垂钓诸天 听到绪方的这句话,在场众人的脸色纷纷一变。 见事情败露了,光头虽满面恐惧,但也强行挤出了一抹得意的笑,道: “没错。在被你们抓住后,我就偷偷在右手掌弄出了一道伤口,然后每隔一段距离,就偷偷地挤出血珠撒到地上。把血从据点那一路撒到了这里。” “幸好今晚的夜色也足够黑,你们又只有一根蜡烛可供照明。没让你们给发现了。” “我的同伴应该很快就可以循着我留下的血迹找过来了。” 光头的话音刚落,绪方的瞳孔猛地一缩,随后赶忙转头看向房间内那唯一的一扇窗户。 回身看向不远处的窗户的同时,绪方迅速掏出了怀中的霞凪。 在刚才,绪方听见窗户外有异响。 而几乎是在绪方转身看向窗户的同一瞬间,原本紧闭着的窗户被从外面打开。 透过被打开的窗户,可以清楚地看到——窗户外面多出了一个人。 因为光线昏暗,所以看不清此人的样貌。 但却能清楚地看到此人的动作——此人用左手抓住窗沿,避免自己掉下去的同时,右手紧抓着一个方形的物体。 因为提前听到窗外有异响的缘故,在此人打开窗户的近乎同一瞬间,绪方将霞凪的枪口对准了正趴在窗外的这个家伙。 仅一眼,绪方便看清了此人手中正抓着的那方形物体是什么玩意——和牧村手上仍旧抓着的那颗半成品爆弹长得一模一样…… 而这家伙手中的那颗爆弹的引线已经是处于被点燃的状态…… 在看到窗外的这家伙手中正抓着颗引线已经点燃的爆弹,并做出一副要将这颗爆弹扔进房间的姿态后,绪方没做任何的犹豫—— 砰砰砰砰! 绪方一口气将霞凪的枪膛内所装着的4枚弹丸全数打光。 因为这敌人来得实在突然,绪方没有充足的时间去好好瞄准,所以绪方是乱打一气。 所幸的是——彼此的距离并不远,目标也很大,即使乱打一气,这4枚子弹中的其中1枚还是成功命中了对方。 这唯一一枚命中的子弹应该是击中了他的左肩。 此人在发出一声低低的痛呼的同时,将手中的爆弹掷出。 但因为左肩中弹的缘故,原本应该扔到绪方一行人中间的爆弹扔偏了。 爆弹划过一条歪歪的抛物线,滚到了牧村的脚边。 而在这枚爆弹滚到牧村脚边时,这枚爆弹的引线只剩和成人尾指指头等长的长度。 牧村的反应也很快。 这颗爆弹刚滚到牧村的脚边,牧村便立即将这颗爆弹捞起,然后朝窗外掷出。 在将这颗爆弹扔回去的同时,牧村大吼一声: […]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討論-第320章 風雲突變!看書

小說推薦 –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绪方一边调整着自己有些紊乱的呼吸,一边将大自在刀刃上所沾着的血擦干净,然后收刀回鞘。 牧村以及顺利地使用铁锤将那名敌人的脑袋给锤爆的长谷川肩并肩朝绪方走来。 看着呼吸有些紊乱的绪方,牧村朝绪方问道: “绪方老兄,有受伤吗?” “受伤倒没有。”绪方微微一笑,“只是消耗了些体力而已。这种穿着厚重铠甲的敌人,应付起来果然是很麻烦啊……” 将人摔倒在地上,以及将穿着重甲的人摔倒在地上——这是两种难度。 铠甲——尤其是南蛮胴,说白了就是一大块铁。 将包着这么一大块铁的人摔在地上要耗费多大的气力自不必说。 使用柔术连续对付10名身着重甲的敌人,即使是绪方,呼吸也不由得有些紊乱了起来。 “绪方老兄,你怎么在这?”牧村问道,“我不是让因心居士安排你躲起来了吗?”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绪方抬起头,朝头顶的天花板望去,“我还想问你们两个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呢,先搜索完这栋小楼再跟你们慢慢解释我为什么会在这吧。” 这12名身着南蛮胴的敌人,似乎便是这栋小楼最后的防御力量了。 将这12名身穿南蛮胴的敌人悉数荡平后,绪方一行人再没有看到任何敌人朝他们杀来。 但不论是绪方,还是牧村、长谷川都没有因此放松警惕。 绪方将他的大释天缓缓拔出。 牧村将他的大太刀捡了回来。 至于长谷川则左手握着那柄铁锤,右手将他的刀重新拔出。 三人以谨慎的态度小心翼翼地登上了三楼——三楼仍旧没有看到任何的敌人。 刚踏上三楼,一道女声便陡然自三楼的某座房间内响起: “阿逸!我在这!” 听到这道女声,绪方他那原本紧绷着的神经和肌肉缓缓放松了下来。 缓步走到那座房间前并拉开房门后,绪方、牧村一行人便看到阿町正坐在一名已经被五花大绑、嘴里被塞了一块破布的光头身上。 “阿町,干得不赖。”绪方笑道。 牧村在看到这名被阿町坐在屁股下的光头,眉头一挑,嘴角一扯,露出一抹冷笑: “喂,光头,没想到我们两个又这么快见面了吧?” 望着牧村他那眼熟至极的高大体型,冷汗从光头的脑门处飙出。 “绪方一刀斋,这女人是你的同伴吗?”并不认识阿町的长谷川朝绪方这般问道。 绪方还没来得及做回应,阿町便率先朝长谷川说道: “晚上好~~我叫阿町。” “晚上好。”长谷川朝阿町恭敬地行了一礼,“敝姓长谷川。长谷川平藏。” “哎呀……”阿町面露惊讶,抬手捂住自己的小嘴,“碰上了一位名人呢……” “我负责正面进攻这座小楼,阿町负责爬上3楼进行奇袭。”一旁的绪方此时将他与阿町拟定的作战计划跟牧村、长谷川说出,“看样子,阿町你的战果颇丰嘛,似乎逮到了一条大鱼啊。” “长谷川大人,你和阿町小姐看住这光头。”牧村此时说道,“我和绪方老兄检查一下这座小楼内有没有漏网之鱼。” 牧村的这条建议得到了在场所有人的默许,于是4人分成2队,长谷川和阿町留在这房间内看守这光头,绪方和牧村则去搜查这栋小楼内其余的房间。 绪方与牧村各拿着一根照明用的烛火,并肩走在3楼的某条走廊上。 绪方侧过视线打量了一下牧村此时的神色。 望着牧村脸上那掩藏不了的疲态,绪方轻声道: “……牧村,看你的样子,你为了找到这儿来,似乎费了不少力气啊。” “绪方老兄,你也差不多啊。”牧村苦笑了下,“你脸上也是尽显疲态啊。” “有吗……?”绪方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从今天傍晚开始,我就跑了京都不少的地方啊……”牧村轻声道,“如果还能精神百倍的话,那反倒还奇怪了……” “巧了……从今天傍晚开始,我也是连着跑了京都不少的地方……” 绪方和牧村二人就这样一边闲聊着,一边逐间拉开三楼的每座房间。 每间房间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每拉开一间房间,朝里面匆匆打量了几眼,没发现什么特别的之后,绪方和牧村便朝下一座房间进发。 哗! 在又将3楼的某座房间的大门给拉开后,一股异味陡然自这座房间内窜出。 虽然因这房间内没有点灯的缘故,看不清房间内的具体景象,但能隐约感知出这是一座还算宽敞的房间。 源源不断的异味自这房内飘出。 闻着这异味,绪方和牧村二人的眉头双双皱紧。 “这是……”绪方沉声道,“火药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