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优美都市小说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ptt-第四百二十一章 援救和失陷分享

小說推薦 –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 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有神鸟的轻啼声响起,巨大无比的阴影遮天蔽日——师北海! 却是天庭的众人,已经是强行撕开了空间出现在了战场上。 “看来,巫族已经是放弃了军阵体系,重新走上了他们原本的法阵之路。”而在万寿山之外,一路赶到此间的师北海和三清道人,看着那被割裂出去的一片虚无,也不由得满目的凝重。 虽然巫族放弃了他们快要登临巅峰的军阵体系本该是一件值得天庭庆幸的事,但看着此刻十二祖巫所割裂了天地的法阵,师北海他们的心头却没有丝毫的欣然。 因为此刻,拦在众人面前的,十二祖巫所形成法阵,其威能,可谓是远远的超出了众人的预料。 巫族的法阵,在场的众位神圣们之前都是见过的,毕竟第一次众人踏出紫霄宫的时候,被十二祖巫堵在紫霄宫大门之前的经历,是每一位神圣们都无法遗忘的过往。 虽然那一次十二祖巫因为这法阵还不够完善的原因,被东皇太一的舍身一击撕开了一条缝隙,但那法阵的威能,已然是毋庸置疑。 而在此时,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法阵,比之于他们曾经所见到的,更是完全不在同一个层次上。 众位太乙道君们看得分明,这法阵分明是将一部分天宇从这洪荒天地之间给割裂了出去,这种行为,无异于是在损耗整个洪荒天地的元气和底蕴——按常理而言,这种行为,必然会受到这洪荒天地的反噬,但此刻,这些太乙道君们却是清清楚楚的看到,在十二祖巫割裂了万寿山的存在之后,这洪荒天地非但是不曾对十二祖巫的行径发生反噬,反倒是因为那法阵的存在,正在一点一点的剥离那万寿山和洪荒天地之间的联系,就好像是此刻要割裂那万寿山的,不是十二祖巫,而是这洪荒天地自发的行为一般。 “以我意代天意——巫族的法阵,其威能已经是强大到了这般的地步吗?” 看着面前那被无数的混蒙气息所笼罩起来的法阵,法阵之外,云中君以及师北海等人接连对那法阵发起了攻势,也都难以撼动那法阵的存在,更不要提破开这法阵救出法阵当中的太真道人了。 而云中君则是默不作声的看着面前那被无穷混蒙气机所笼罩起来的法阵。 此刻,展现在云中君面前的这法阵,终于是展现出了十二都天神煞阵所应该具有的威能——那混蒙的气机笼盖之下,就算是云中君以望气术,都看不出这法阵之内的虚实,法阵当中所有人的气运,不知道是被这法阵给遮掩了起来,还是被这法阵给彻底的截断。 “云道友,该怎么办?”看着这一幕,白泽道君和师北海心头也不由得浮现出一抹后悔的神色——若是在云中君找到他们的那一刹那,他们便是听从云中君的话,直接展开举世无双的极速拦下太真道人,那么此时的太真道人,也不会陷落于十二祖巫的手上。 “去周山!”云中君的神色变幻着,阴晴不定,片刻之后,便是有了决意。 十二祖巫此刻是施展出来的十二都天神煞阵,乃是传说当中这天地之间最为极致的三大法阵之一。 十二祖巫的实力,丝毫不下于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人,而此刻十二祖巫更是施展出了这绝阵,以他们当前的实力,是绝对不可能破开这法阵,将法阵当中的太真道人给救出来的。 “去周山!”云中君神色冷厉,“通往九幽之界的门户,就在周山之下,我们从周山之下杀进九幽之界当中,我倒要看看,十二祖巫是想要太真道友手上的五行金之权柄,还是要他们的九幽之界!” “只能如此了!”众位太乙道君们都是相互对视一眼。 云中君的这决策,虽然显得不近人情,但却已经是当前的局面下最优的选择了——他们的力量,不足以破开这十二都天神煞阵,继续在此间消磨下去,也不过是浪费时间,反而是令太真道人陨落的可能性变得更大。 “既然如此,那我们现在就动身去往九幽之界,各位道友先行一步,我自回天庭当中点齐士卒——这一次,定然是要在那九幽之界当中扎下根来。”云中君高声的道。 豪門 童養媳 “就按云道友你说的办。”云中君的声音当中,师北海等人同样也是心领神会,高声的回应道,然后伴随着神鸟的啼唱,遮天蔽日的阴影过后,一众太乙道君们的身影,都已经是从那十二都天神煞阵之外消散。 …… “怎么办?”十二都天神煞阵当中的几位祖巫,对阵法之外那些师北海等人的声音自然也都是听在耳中。 一时之间,十二祖巫也都是纠结起来,不知道是继续是在这万寿山中扑杀太真道人和镇元子,还是应该先舍了两人回援周山和九幽之界。 若是错过这一次的机会,他们下一次想要抓到太真道人他们的痕迹,想要从太真道人他们的身上强夺那五行权柄,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更有甚至,从此以后,他们再也找不到这样的机会。 但若是非要将面前的两位太乙道君给斩杀的时候,天庭的诸位太乙道君们杀进九幽之界给巫族的士气所带来的打击,堪称是无可估量——十二祖巫好不容易,才是以那周山朝圣之举,将巫族的心气给拉了起来,若是为此又被天庭的诸位太乙道君们给打压下去的话,那十二祖巫想要继续将巫族的心气给拉起来,只怕是再也没有机会。 最 佳 女婿 線上 看 一方面,是自己等人的实力,另一方面,则是整个巫族的士气,这两者之间的斟酌,实在是叫十二位祖巫难以决断。 “帝江,依你之见,我们要攻破万寿山的防御,还需要多久?”刹那之后,烛阴便是问道。 “万寿山上的两件先天灵宝,那勾连土之权柄的,乃是一件专精于防卫的先天灵宝,而太真道人的昆仑镜,也有诺转时空之效,我们之前略有犹疑,便是被他们两人察觉到了变故,如今他们两人已经是彻底的转入了守势,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想要撕开那两件先天灵宝的防御,就算是动用最后的底牌,也需要十二个刹那以上的时间。”帝江计算了一下。 “十二个刹那——以师北海的脚程,这十二个刹那的时间,只怕是足够他出现在周山了。”烛阴快速的出声,“罢了,这最后的底牌,乃是为了太一而准备的,若是为了镇元子和太真两人便暴露出来的话,实在是太过浪费。”烛阴迅速拍板道。 “这样,我们兵分两路,帝江你带其他人回援周山,我和共工他们继续守在这万寿山中——他们给我们选择,那我也给他们一个选择,是要在周山和你们纠缠等着太真道人陨落于我等围杀之下,还是要舍弃周山前来此处救援太真道人。” “他们若是放弃太真道人也就罢了,若是他们回返的话,你们便也同样折返,我等也舍了太真道人,重新结成十二都天神煞阵,将他们所有人都笼盖于十二都天神煞阵当中。”烛阴同样也是足智多谋之辈,对于云中君给他们的困局,立刻就做出了对应的决策来。 ——这一战当中,云中君他们想要救援太真道人,想要在九幽之界当中撕开缺口,而烛阴却是反过来,想要将云中君,将师北海,将三清道人等这些天庭当中的元老,都给一网打尽! …… “不出云道友所料,十二祖巫果然是选择了分兵。”当万寿山之外,巫族的十二都天神煞阵发生了新的变化,同时也出现了些许的破绽之后,和云中君一起借着师北海离去的动作而隐于此间的三清道人,也是点了点头。 “现在,以我们的能力,已经可以撼动巫族的这法阵了。”上清道人观察着因为少了几位祖巫而出现破绽的法阵,目光当中满满都是跃跃欲试的模样。 “万万记得云道友的嘱咐,不可恋战,救出太真道友之后便速速离开。” “若不然的话,我们来救太真道友的局面,变成天庭众神来就我们的局面,不知道要被人笑上多少万年。”玉清道人按住了上清道人的肩膀,又提醒了一句,对他喜好颜面的他而言,若是碰到这样的局面,无数万年被人当成笑料,还不如是死了来的清净。 “我知晓了。”上清道人也是神色凝重——去往周山的几位祖巫随时有可能回援,和留在万寿山的几位祖巫联手重新结成阵势,将他们封锁于其间的这种可能,云中君在和师北海他们一起离开的时候,自然也是对三清道人他们提起过。 沉下思绪的同时,上清道人的意识,便已经是落入了腰间的长剑上,而在他的身边,玉清道人以及太清道人同样也是将自己的气机和法力勾连起来,与上清道人融为一体。 两仪,三才,四象,以及初始,造化,灭绝——三种不同的力量,于此之时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平衡。 整个天地的生灭造化,都在其中流淌。 […]

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第四百零六章 飛昇之策展示

小說推薦 –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 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我想问一个太一陛下和伏羲道君一个问题——要庇佑无间组织,就必须要和无间组织会合对不对,可为什么是我们要强行撕开巫族的封锁去和无间组织的修行者会合,而不是无间组织的修行者们来到我们的领域和我们会合呢?”云中君看着东皇太一和伏羲道君。 “云道君,你没开玩笑吧?”伏羲道君看着云中君的模样,待得他确认了云中君的言语乃是由心而发,并不是开玩笑之后,才是一脸疑惑的望着云中君——若是无间组织的人有能力突破巫族对洪荒大地的封锁和天庭会合的话,他们又如何还需要得到天庭的庇佑? 那个时候,就算是他们和天庭合流,也是以一种合作者的姿态加入到天庭当中,而不是如同伏羲道君等人所预想当中那般,由天庭来全盘执掌无间组织的力量。 “这样的事,我怎么会开玩笑?”云中君脸上有深思的神色——或许是因为久经战争的缘故,又或许是直观气运,看待问题的角度,往往都是一针见血异于常人的原因,总之,在梦貘一族的修行者说出了除非是天庭有能力庇护那些后辈之后,才愿意加入天庭的说法之后,云中君最先考虑的,便是要如何令两者的力量会合起来。 所为山不来就我,我便去就山——云中君在确信了天庭当前的力量不可能轻轻松松的踏足于洪荒大地之后,便立刻是扭转了思路,不在想着要如何是令天庭的力量和无间组织形成配合,而是想着,要如何令这无间组织的人安然出现在天庭当中。 当思路扭转过来之后,灵感爆发出来,云中君对这个问题,便立刻是有了答案。 那就是,飞升! 在云中君所知晓的另外一段神话当中,这天地被一分为三,是为天地人——地界,便是那九幽之界所化,是一切亡者的归宿,是一切天地万灵的轮回之所。 天界,亦被称之为仙界,乃是这星空之界变幻而成,是一切修行者的道途之所在,是一切修行有成之人的聚居之地。 而人界,亦被称之为凡间,乃是那洪荒大地所化,是为天地之间所有的凡俗生灵诞生之所,修行之三境,凡,仙,道——所谓的凡间,便是那些凡境的未成长生的生灵们的故里。 而在天地人三分之后,凡间人界当中,每一位修行者在登临长生之后,都会有一道劫数,渡过了这一道劫数之后,这些修行者们便会登临长生之境,然后离开凡界人间,去往天界——这个过程,便是被称之为飞升。 腹黑王爷修罗妃 叶汐紫 “太一陛下和伏羲道君,皆是这天地之间少有的能谋善断之辈,关于那无间组织的事,我有一个想法想要和你们一起参详一二。”云中君组织了一下自己的言语,然后便是将他对‘飞升’的想法,一一的讲述了出来。 “飞升?”等到云中君细细的讲述了一番之后,伏羲道君才是以一种诡异无比的目光望着云中君。 易 安 居士 “云道君你们这般的能征惯战之人,思路都是这般的迥异于常人吗?”伏羲道君开玩笑一般笑了一句——如果说这天地之间有一座奇高无比,险峻无比的山岭,而天地之间每一位生灵的目标,都是登上这山巅的话,那其他人为之所作出的选择,便是付出坚持不懈的努力,竭尽所能的攻克这攀登过程当中一切的艰难险阻,最后登上山巅,而云中君的提议,却形如是他直接的提了一柄铲子,从山脚下开始挖——当那山岭当中,山巅之下所有的地方都被云中君挖开之后,那他不需要前进一步,他所在的地方,便是这山岭至高的山巅。 等闲之人,又如何会有这样奇诡的心思? 笑过之后,伏羲道君才是沉下心思,开始推演起了云中君所说的飞升之法的可行性。 云中君看着面前的两人,心头也是少有的惴惴——这飞升的想法,是他来到这洪荒天地之后,极其少有的一件没有什么把握的事。 在他上一世的神话当中,这飞升的规则,乃是天人两分之后,那些纵横无敌的圣人合力所定下来的,但如今这天地当中,除开鸿钧道祖之外,最强的修行者东皇太一,也不过只是生之境的修行者而言,连太乙道君之境的巅峰,都还是遥遥无期。 以他们当前的实力,到底能不能定下这般近似于天地权柄一般的法度,而这样的法度,又能否经得起巫族的冲击,这一点,云中君的心头,可谓是一点底也没有——是以,在准备这飞升之策的时候,他也已经做好了再度踏足战场的准备。 无论如何,那无间组织都是他们天庭所不能放弃的力量,若是那飞升之策不行的话,那他也只能是以征伐调度之功,强行的在东海之畔撕开一条口子,贯通洪荒大地,从而是和无间组织的修行者们搭上线,将无间组织收归于他们的羽翼之下。 “飞升……”云中君的面前,伏羲道君的目光当中,有幽幽的光华浮现出来,那光华当中,混沌便在其中分合,时空,命运等等,皆是在伏羲道君的指尖搅动,而东皇太一同样是引动了星空的权柄,驾驭着漫天的星辰,以那无穷星辰的力量映照天地之间一切的法度和变幻,以此作为伏羲道君推演时候的参照。 良久之后,伏羲道君才是疲惫无比的睁开了双眼。 “不太好办啊。”伏羲道君看着东皇太一和云中君。 “这飞升之策想要顺利施行的话,那就必须要在天地之间嵌入一道权柄,一道法度,以此监测天地之间每一个生灵的修行进境,然后将达到了标准的修行者接引进入星空,且不提这事的难度本身,光是巫族的存在,就是我们必须要面对的一个问题。” “那些巫族同样也是修行者,若是修行者的实力达到了一定的水平之后便要飞升到这星空当中,那巫族的修行者们,要不要飞升呢?” “若是他们要飞升的话,十二祖巫是会直接出手阻止我们将这全新的权柄法度嵌入天地之间,还是会借机带着所有的巫族直接杀进天庭?” 伏羲道君沉吟着,手指在虚空当中虚扣,有玄妙无比的道韵在他的指尖凝结成棋子,然后在他食指扣下的时候,被他嵌入天地当中。 “正是如此。”东皇太一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为难的神色——这飞升之策,看起来固然是美妙无比,能够将天地之间所有的力量都纳入天庭的掌控当中,到了那个地步,他这位天帝,才算是真正的名副其实。 但若是一个不妙的话,这飞升之策,便立刻是成为开门揖盗的行径,会使得巫族以举族飞升的方式,直接杀进天庭腹心之地。 这还只是其一——其二,这天地之间几乎是绝大多数的修行者,都不是孤身一人,几乎是所有的修行者都其他的生灵有着千丝万缕的瓜葛,或是欠了别人的人情,又或是别人欠了他的恩惠,种种恩怨情仇,难以尽说。 而若是这飞升之策顺利执行开来,那些修行者一旦修行有成便立刻是要飞升到星空天庭的话,那他们在洪荒天地之间的羁绊,又该如何处置?总不能一切都归于虚无吧?这样的修行者,就算是入了天庭,那对于天庭而言,这样的修行者也只是代表着天庭的隐患,而不是意味着天庭的根本。 “陛下,以我之见,此策只怕还得要与众位帝君,众位道君们共同商议一番才是。”伏羲道君看着东皇太一,一脸的认真。 “不,此策不能令众位帝君们知晓。”东皇太一摇了摇头,“天庭当中,无论是众位帝君,亦或是众位道君,他们每个人的性格都各有不同,若是知晓了这个计策,尤其是当他们知晓了我们为此举棋不定的时候,难免就会去斟酌其中的利害——而有的人,看到的是这计策所带来的利,也有的人所看到的,会是这计策所带来的害。” “到时候双方各执一词,有各自都有着自己的道理,谁也说服不了谁,那才是真正的天大的麻烦!”东皇太一神色肃然的看着云中君和伏羲道君,“此策,出得云道君之口,入得我与伏羲道君之耳,在我做出最终的决定之前,此策决不能为第四位太乙道君所知晓。” “遵陛下之令。”云中君和伏羲道君对视了一眼之后,才是朝着东皇太一一礼,然后起身联袂而去。 …… “对了,之前受云道君言语所震慑,我倒是忘了问——云道君说已经和无间组织,和梦貘一族联系上,可云道君从未离开过这星空一步,却不知,是如何于梦貘一族的人联系上的?”太阳星之外,伏羲道君如同是闲聊一般,向云中君问道。 他终究还是没能忍住——就如同是云中君之前所察觉到的那般,伏羲道君对于将天庭的触角深入到洪荒天地之间这件事,有着超乎想象的急切。 “说起来,还真的是一个巧合。”云中君也是面带笑意,然后朝着身边的伏羲道君摇了摇衣袖当中那七彩梦幻的刀光。 “不瞒伏羲道君,之前的时候,我因为无间组织和梦貘一族的事与先天神圣梦神君打过交道——梦神君陨落之后,他所遗留的神兵却不曾溃散,而是落到了我的手中,而后我将这神兵置于天河当中无数万载,以天河本身的玄异和那时空之力锤炼,总算是将那神兵当中属于梦神君的气机给彻底的抹去,最后以梦神君的七彩琉璃刀为根本,重铸出了这一柄森罗万象刀。” “许是因为这神兵材质的愿意,神刀铸成之后,便能够映照世间万般种种,那梦境之权柄,更是不在话下。” “而梦貘一族,是诞生于梦境当中的种族,天生便能够勾连梦境,执掌梦境的权柄,我联系梦貘一族的时候,正是以这森罗万象刀所引动的梦境之权柄为勾连,随风入夜,然后和梦貘一族联系上。” “巫族执掌十二种权柄,囊括洪荒天地之变,但独独有一点,就是巫族的元神与肉身融为一体,永远都不会做梦,更不会有什么梦境。” “是以,巫族永远都不可能参悟出那属于梦境之间的变化,更不可能感悟出这梦境的权柄——也正是如此,以这梦境之前的根源和梦貘一族联系,正是最好的,也是最安全的办法。” “梦神君所遗留的神兵?”伏羲道君看了一眼云中君衣袖当中那七彩迤逦的刀光,目光也不由得一凌——“云道君,你当真确定梦神君已经陨落了吗?” […]

超棒的言情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線上看-第四百零一章 踏破重關推薦

小說推薦 –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 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来人却是云中君的旧识,明庚道人。 长庚太白,乃是这星空无数星辰当中最为接近太阳星的星辰。 东皇太一率领众神归入星空当中以后,便是长庚太白星君明庚道人代表东皇太一在星空之上迎来送往,洪荒天地之间南北两处海域之间的太乙道君们出入这星空拜访东皇太一麾下的众位帝君以及太乙道君们,都是由明庚道人负责接待以及扫清最后的首尾,使得那些太乙道君和先天神圣们不至于以光明正大的手段在这星空当中留下痕迹。 “长庚星君。”明庚道人身形显化出来的时候,众位星君们都是朝着他一礼,作为东皇太一的代表,这星空之上除了几位在东海之战当中脱颖而出的帝君之外,所有的星辰便是以长庚太白为首。 “见过诸位帝君,见过诸位星君。”明庚道人也是朝着众位星君们回礼,然后才是转身朝着云中君一伸手。 “撵车已经备好,云道君请。” 星辰的光华跳动起来,然后有华丽无比的车撵踏碎空间而来,撵车的最前面,拉车的九头龙兽在云中君的面前伏下头颅,而在这车撵上,坐在驭手位置的,赫然便是岁星和镇星两人。 云中君麾下的大军,都是以龙族的战士为主,而这些龙族的战士们在来到这星空当中,亦是在这星空当中繁衍生息,算上云中君之前闭关的十数万年,以及他登临太乙道君的九万年,至如今,星空当中已经是多出了星辰龙族一脉。 而因为这些星辰龙族一脉皆是云中君麾下的原因,星空一脉的神圣们对于这些星辰龙族也是异常的亲善,这些星辰一脉的龙族活动的区域,也都是以星辰一脉神圣所统御的星辰为主,作为这些星辰们之上的守卫者。 也不是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些星辰一脉的龙族在繁衍生息的时候,偶尔便会诞生出一些完全没有灵智,与那些凶兽没有区别的后裔——而这些后裔,则是被称为龙兽,便是此刻在云中君面前驾车的龙兽。 “道君,请。”岁星和镇星都是朝着云中君道。 …… 星光所凝结而成的车架去往星空神宫的道路,并非是沿着直线往前,而是按照一条玄妙无比的轨迹,从这天河出发,沿途经过了星空当中每一颗已经是复苏了的星辰,最后才是出现在了星空正中间的那一座神宫之前。 而那一座神宫当中,星空当中的众位星君们以及从洪荒大地受邀而来的太乙道君,以及先天神圣们,早已是等候于此。 车架停在神宫的大门面前。 神宫的最前面,有七彩的瑞霞凝结做一步一步的台阶,越过这台阶,便是神宫当中的宴会。 车架停下的时候,其间的云中君看着那台阶上的流光溢彩,不由得沉吟了起来。 在其他的先天神圣以及星君们的眼中,这只是一条寻常的灵气盎然的台阶,但在云中君这般的太乙道君的眼中,这一条台阶上的每一步上,都有属于太乙道君的道韵充斥于其间。 感受到了云中君的气机之后,那台阶之上的时空都是扭曲了起来,那些太乙道君们所残留的道韵,立刻便是得了那些太乙道君们的气机,在其中显化出了灵性,在时空的层面上幻化出了一众太乙道君们的化身,镇守在通往神宫的每一步台阶之上。 “这是这些先一步登临太乙道君之境的先行者们,想要称量一番我的实力?”撵车上的云中君伸手将撵车上的帘子稍稍拉开一条缝,看着那一条台阶在时空的层面上所显化出来的太乙道君的身影,然后下令让驾车的岁星和镇星驾驭着撵车继续往前。 狂乱之想 佛系码字 “太乙道君级别的论道吗?”云中君的撵车经过第一步台阶的时候,神宫之内等着云中君入场的修行者们,除了那些太乙道君们以外,已经是有接触到了太乙道君玄妙的先天神圣们,隐隐约约之间看出了那台阶上的隐秘,一个个的都是振奋了精神,不声不响的将提紧了心神,各自动用了瞳术目法,全神贯注的看着面前那一步又一步的台阶,等着那台阶上将要发生的太乙道君级别的碰撞。 “来了!”当云中君的车架碾上台阶的时候,神宫当中的太乙道君们也同样是提起了心神。 “是彭云道君?”踏上那台阶的刹那,云中君便是察觉到了属于这台阶上的那位太乙道君的气机——正是东皇太一麾下,征伐一系的彭云道君。 “无双道君,请了。”撵车前进的节奏,丝毫不变,而在常人所不见的层面上,彭云道君已经是顺着那时空的线条朝着云中君杀了过来,当头中平一枪,便是笔直的朝着云中君的心神刺了过来。 这一枪之间,时空都是随之扭曲起来,朝着那枪尖所在的地方倾塌,如同是要形成一个吞噬一切的黑洞一般,然后偶飞快的朝着云中君的撵车卷了过去。 “请了。”云中君端坐于撵车上不动,朝着杀过来的彭云道君虚虚一礼,他指尖微微一勾,一抹无形无光的刀光便也同样是循着那时空的线条朝着彭云道君的化身斩落下去——刀光过后,这时空当中的一切,便都是划归为虚无,彭云道君的化身也好,以及那时空倾塌而形成的黑洞,也都是随之湮灭。 混杂了太乙道君玄妙的天地元气,从这台阶上逸散开来,在整个星空当中回荡着,涤荡着星空当中每一位修行者的经络血肉。 “彭云道君败了。”第一步台阶上的天地元气溃散的时候,宫殿当中的太乙道君们不由得都是对视了一眼,目光当中都有些许的慎重。 在云中君和彭云道君的交锋之后,那台阶上的时空本根就不曾出现任何的波动,这足以证明,云中君在一边和彭云道君交手的同时,一边还另有余力能够维系着那台阶上时空的稳定,维系着他们这一次的交锋的真实,不被他人所察觉。 当撵车踏过第二步台阶,依旧是纹丝不动的时候,众位太乙道君们目光当中的慎重,却是更甚一分……一直到这撵车波澜不惊的驶入神宫当中,然后云中君缓缓的从撵车当中踏出来的时候,神宫当中所有的太乙道君们,神色都是变得凝重无比。 作为先天神圣,宫殿当中的众位太乙道君们在在面对着云中君这位以后天之身踏入太乙道君之境的强者的时候,态度都是复杂无比的。 不管是作为东皇太一的麾下,还是作为这天地之间少之又少的太乙道君,他们对于一位新的‘同道’的出现,都是持欢迎态度的。 但作为先天神圣,这些太乙道君看着云中君以一己之力压下了这天地之间绝大多数的先天神圣的时候,这些太乙道君们,对云中君又有着隐隐约约的敌意——也正是如此,这一场庆典的开端,才是在洪荒天地当中那些还不曾归入东皇太一麾下的那些太乙道君们的串联之下,变成了对云中君的一场‘考教’,想要以这种方式,看看云中君这位后天道君的成色,顺便也是叫云中君知晓,就算是他登临了太乙道君之尊,他也依旧只是一位后天生灵,和他们这些承道而生的先天神圣,有着本质的区别。 然而,这一场试探的结果,却是超出了所有的太乙道君们的预料——虽然看起来只是出入太乙道君的境界,也不曾在紫霄宫中经历无数万载的时光来稳定自己的修行,但云中君的实力,却完全没有任何的漂浮,就如同是他才一登临太乙道君之境的时候,就已经是彻底的掌控了自己身上那太乙道君级别的力量,完全不需要经过时间的熬炼一般。 鬼王盛宠:纨绔医妃有点野 而且若是抛开其他的东西,只是纯粹的以对时空的掌控来论断的话,云中君虽然才刚刚成就太乙道君之境,但却已经是丝毫不在已经登临灭之境巅峰的太乙道君们之下了。 “数万年蛰伏不动,引动天地风云变幻,圃一出世,便是以一己之力横压天地,踏着众位太乙道君们的脸面登临绝巅——这一遭之后,云道君的威势只怕是不会被这些太乙道君们给压下去,反而是会更加的无法令人直视了。” 而在这神宫当中,那些前来参加庆典的先天神圣以及一种星君们,就算是看出了那台阶玄妙的,此时也已经是顾不得这一场太乙道君之间论道的胜负了——在东皇太一他们刻意的准备之下,当云中君一口气踏破九十九重台阶之后,那些太乙道君们为了‘考验’云中君而留在那台阶之上的道韵,便是一口气爆发出来,在这宫殿当中翻涌起来。 时间,空间,命运,因果等等,所有的玄妙,都是混杂于这宫殿当中,宫殿当中的每一位修行者,不管他们是否有参悟这其间玄妙的资格,都是不顾一切的沉下了心神,竭尽全力的参悟这其间的玄妙。 甚至是有一些极端的修行者,更是直接显化出了自己的道身,想要强行将这宫殿当中回荡的道韵给铭刻于自己的道身之上,哪怕是以他们此时的境界,还根本就无法承受这道韵的反噬,以至于这道韵没在这些先天神圣们的身上落下一笔,这些先天神圣们的道身上都会留下一道几乎是无法愈合的伤痕。 但此刻,这些先天神圣们却是谁都顾不得这些了——太乙道君,乃是这天地之间规则和法度的掌控者,天地之间每多出一位太乙道君,这天地之间的规则和法度,也就越发的严密一分。 在天地之间还没有这么多的太乙道君的时候,这天地之间还有不少的玄妙之地会显化出时空的痕迹,使得这些修行者们有机会参悟出时空之类的玄妙,又或者是那些空间通道运转的时候,一众修行者们也有机会在其间参悟出属于属于那太乙道君的玄妙。 不过如今,一位又一位的太乙道君出现在天地之间,使得这天地之间的法度越发森严,这些修行者们想要参悟太乙道君玄妙的机会,也是越发的难得——不要说是那些暗藏道韵的玄妙之地,便是在那最容易引动空间变化的时空通道的周围,那些不朽金仙们也几乎是察觉不到那时空的玄妙了。 这种情况,东皇太一等人可谓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但偏偏对于这种情况,他们却是谁都找不到解决的办法——也正是如此,在南北两处海域的太乙道君串联着要代表先天神圣们压制一番云中君的气势,以此换取更多先天神圣支持的时候,东皇太一和三清白泽等人,商量了一番之后,便是顺水推舟,在这神宫当中留下了手段,等着那些太乙道君们施为,并且令星空当中的太乙道君们也都加入了其中。 于是这一刻,在众位太乙道君们的合力以及东皇太一他们提前准备的手段之下,以云中君的存在作为引子,所有的太乙道君们所修行的大道,以及他们各自所参悟的玄妙,都在这一刻彻彻底底的爆发出来,展现在这无数的修行者面前,成为了这星空当中,无数的不朽金仙们的饕餮盛宴,并且为他们登临太乙道君的道路,奠定了坚实的一步。 …… “此次庆典,得蒙无双道君以及一众道君们好意,以自身之权柄勾连天地,令诸位得见太乙道君之玄妙,朕谨代表星空上所有的星君们,向无双道君和众位道君们致谢。”待得这神宫当中宣泄的道韵逐渐的平复下来,东皇太一的声音才是在这宫殿当中响起。 […]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第三百八十一章 學不會的防守推薦

小說推薦 –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 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而接下来的局势,就如同是云中君所预料的那般,东海之滨的巫族大军,再如何的蠢蠢欲动,也依旧是被后土祖巫给牢牢的压制着,在云中君的主持之下,东海之滨的大军每一次的轮换和调动,都是无比的及时。 那些远道而来的援军,无论是他们被巫族的军势给吓住,又或是他们在见巫族之事虚张声势而生出来的一些骄狂——每一次,云中君都能够紧紧的卡住这时机,令这些士卒们在心绪变动的前一刻,就被云中君给调到战场的后方,让他们重新的冷静下来。 “可惜,明舒道君不曾说得四海归一,若不然的话,趁着此时巫族防守的重心皆在这东海之畔的时候,西海,北海以及南海的大军齐齐而动,便是能够重新踏足洪荒大地,在洪荒大地之间扎下根基,而后徐徐图谋洪荒大地。”军寨当中,因为要及时调整大军轮换的关系,就算是此时并不担心巫族的进攻,但云中君也依旧是不曾如同之前那般闭关,而是一直都关注着这东海之滨局势的变幻,自然的,在这过程之间,他难免就会与太真道人讨论一番这天地之间的局势。 “看来,云神君还是没有放弃要对巫族发起进攻的想法啊。”听着云中君的话,太真道人也不由得抿嘴一笑。 这一段时间以来,在她和云中君的交流当中,云中君已经是不止一次的展露出锋芒毕露的姿态来了。 奈何,如今的东海,还没有攒够图谋洪荒大地的底蕴,是以每一次提及这洪荒大地,云中君都只能是无奈的‘望洋兴叹’。 “对了,云神君,你觉得巫族什么时候会对东海发起进攻?”太真道人又问道——就和云中君展露自己的锋芒一般,太真道人的这个问题,也已经问过了很多次。 “不好说。”云中君摇了摇头,“若我是巫族的统帅,那么我会在南北两处战场的巫族就位之前,先对东海之滨动手,就算是不能攻破东海之滨,也要给东海之滨造成足够的压力,以此牵制南北两处战场那些统帅们的目光。” “待得那些统帅们分心的时候,便是南北两处战场大举而动的时候。”云中君笑着道,“不过这也只是一家之言,谁能保证,巫族会不会为竟全功,而选择三个方向同时对东海发动进攻呢?” “不过,推算这些其实没有什么意义——在这一场战争当中,我们最好的应对,便是以不变应万变,把握好自己的节奏,不要被巫族所影响。” 云中君第一次回应了太真道人的这个问题——东海和巫族的战争当中,东海始终都是处于守势的一方,而在战争当中,处于守势的一方,便意味着放弃了战争的主动权,只能是被动的对巫族的战略做出应对,又或者,是坚定自己一开始的战略,令其不至于被巫族的战略所影响。 ——战争当中的双方,当一方的战略因为另一方战略的变化而不得不被动的做出改变的时候,往往都意味着这一方正在从劣势,走向败势。 “难怪云神君你坐镇于东海之滨以后,虽然偶尔会关注南北两处战场的局势,但却从来不曾与南北两处战场的统帅们有过什么联系,原来你是不想因为南北两处战场的局势影响了自己的节奏,可笑我还以为你这是因为东海所有的太乙道君们都不同意你主动进攻的决策,以至于不愿意和这些统帅们交流战局。”太真道人面带笑意——这一段时间一来,她和云中君的交流相当之频繁,两人的关系,也是变得相当的熟稔,是以太真道人面对着云中君的时候,态度也是变得比以前放松了不少,言辞更是少了很多的忌讳。 “原来我在太真陛下的眼里,就是这么一个气量狭小的模样。”闻言,云中君也不由得苦笑起来。 我的重生不是梦 之前在汤谷商议东海战局的时候,云中君不止一次的提过,就算是目前东海尚无余力进驻洪荒天地,但也应该表现出足够的锋芒,表现出对巫族的威胁,使得巫族在进攻东海的时候,也要担心他们自己的洪荒大地会不会受到东海的威胁——不过云中君的提议,理所应当的是被东皇太一以及众位太乙道君们给否定。 原因也很简单,以东海目前的兵力,光是防守就已经是有些捉襟见肘的味道,又如何还能够在防守巫族的同时,再抽出其他的兵力来进攻洪荒大地? 但实际上,云中君和东皇太一麾下的一众太乙道君们保持距离,却是因为另外的原因。 逆天狂脉 ——和如今的东海,未来的妖族的‘高层’保持相当的距离,这是云中君在加入东皇太一麾下之前,就已经定好的决策,自然不会因为任何情况而有所改变。 就算是眼前大战在即,也不会对云中君既定的决策有什么影响。 …… 又三十年之后,东海之滨的大军,终于是朝着云中君麾下的大军发起了进攻,大军当中,祖巫后土居中调度,策应进攻,而火之祖巫祝融以及力量之祖巫强良,则是作为大军的锋头。 战争爆发的时候,云中君亦是在那点将台上端坐起来,意识顺着点将台之间的联系,以这军气为引,在这战场上流淌着。 这是一场阵战,而非是混战,在作为守势的情况下,云中君只需要是看着巫族大军当中气运的流向及时作出调动,便已经足够——对他而言,这一场战争的难度,比起他之前在蓬莱岛和五天君的决战,反而是还要来得轻松一些。 男色 撩 人 “祝融!”点将台上,云中君神色从容,但目光当中却有些许的阴翳。 在这一场战争当中,作为守势的一方,在面对巫族进攻的时候,云中君并没有太多的选择——什么避实击虚,什么诱敌深入等等,在这一场防守的战争当中,除了令自身的防线松动之外,没有任何的用处。 是以,云中君唯一的应对方式,便是以一种最强硬的姿态面对巫族的进攻。 如果说将巫族的攻势比作潮水,那么云中君麾下的大军,便是那永不磨灭的堤坝一般——每一次巫族大军所凝结而来的潮水涌动过来的时候,都会有一支东海的大军如同是礁石,如同是堤坝一般挡在他们的面前,将他们进攻的势头给生生的按下去。 而以云中君对大军状况的把握,在每一次面对巫族的守军将要崩溃,或者说将要力竭的时候,便立刻是会有另一支大军出现在这一支大军的背后,在战场上与一支大军形成换防。 但就算是这样,云中君麾下这一支大军在战场上的伤亡,也是远远的超出了云中君的预料。 ——而对他麾下大军造成最大的伤亡的,正是火之祖巫祝融,以及他麾下的祝融部的士卒。 这位若是深入了汪洋之后,必然会在这汪洋的影响之下而实力大减的火焰之祖巫,在这东海之滨上所展露出来的实力,却是令人无比的心惊胆战,或者说,他在这东海之滨所展现出来的实力,比起他在洪荒大地上所展现出来的实力,还要更加的可怕! 在东海之滨的汪洋之上,每一次祝融部的大军冲击防线的时候,那滔天的火焰都会将这东海之滨给化作一片火海,将那传说当中的焚天煮海的情况,真真切切的展现在东海每一个士卒的眼前。 那火焰之下,万物成灰,就算是云中君极力的调度轮换,也依旧是避免不了他麾下的守军在祝融部的冲击之下,死伤惨重。 不过这所谓的‘死伤惨重’只是云中君个人的看法而已——在其他人的眼里,云中君在面对着巫族大军冲击的时候,他的表现只能是用不可思议来形容。 “云神君对大军的调动,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难怪云神君你有信心以一己之力守得东海之滨不失。”点将台边,太真道人借着云中君调度大军的间隙,在云中君的面前感慨着。 虽然云中君不曾于南北两处战场的守军相互沟通,但作为太乙道君的太真道人,和诸位太乙道君们之间的沟通,却从来不曾停止过。 是以,虽然她端坐于云中君的军寨当中从未离开过,但对于东海上,南北两处战场的战局的发展,却可以说是了如指掌。 以她对战争的了解,她暂时还看不出来南北两处战局的走向,但对于南北两处战场和东海之滨这一处战场上伤亡的对比,她却还是看得出来的。 从巫族发起全面的战争至今,已经过了二十年,这二十年间,云中君麾下的大军,在云中君的调度之下,伤亡不过十亿之众,而巫族的伤亡,丝毫不在云中君麾下大军的伤亡之下——这个数字,看起来庞大无比,但相对于南北两处战场上东海一方的伤亡,云中君麾下这大军的伤亡,只能是用微乎其微来形容! 在南北两处战场上,巫族的伤亡是多少,不得而知,但这两处战场上,每一处战场上东海一方的伤亡,都已经是臻至了百亿之众——这是足足十倍于云中君麾下伤亡的数量。 而东海往南北两处战场所调集的第二拨援军,也已经是在出发的路上。 如此对比之下,太真道人再如何的不通晓战事,也同样是能够看得出来,云中君和其他的太乙道君们在战阵的调度把控之上的差距。 就算是将每一位太乙道君的防线,都换成一个单独的战场,那这些太乙道君们所把控的战场的大小,远逊色于云中君,而他们在战场上所面对的巫族的数量,亦是远远的少于云中君所面对的巫族大军,但他们在战场上的伤亡,却是远远的超出了云中君在东海之滨这战场上的伤亡。 “云神君,你到底是如何做到这一切的?”太真道人看着面前的云中君,好奇无比的问道。 “简单。”云中君不在意的出声,对于自己把控战场的技巧,没有做丝毫的隐瞒。“这其间的玄妙,就在于调度。” […]

精华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txt-第三百七十九章 陟罰臧否,評斷得失

小說推薦 –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 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云中君上一世的记忆,是源自于那末法的时代——但也正是因为那末法的时代,那时代当中,无数的生灵们肆意的宣泄着自己的灵感以及想象力,种种玄奇无比的修行之道,被那些完全不知晓何为修行的生灵们,给阐述得头头是道。 而在那无数的修行之道当中,有一种修行之道,是从筑基,结丹,元婴,化神步步而上…… 而那结丹,又因为引子的不同而分为不同的品级——一些天资纵横之辈,为了结出高品的金丹,便压制自己的修为不做突破,以打熬法力,等待机缘,但再如何的天资横绝,越阶而战,也依旧是难之有难,而且这种天资横绝却又强压修为不曾突破的人,正是敌人最好的目标。 为了令这些天资纵横之辈,在不曾结丹之前,就有着结丹的实力,以保证他们不会中途夭折,那所谓的外丹之术,便是应时而出。 摘取他人所凝结的金丹,而后洗刷其中的意志,只留下最为纯粹的力量,然后将之赐予自家后辈,而自家的后辈,则能够驾驭那金丹的力量,从而以结丹之下的修为展现出结丹境界的实力来——那被当做外物的金丹,便是那所谓的外丹。 而此刻,在云中君的感受当中,他麾下的这一支定止军,便如同是化作了他的‘外丹’一般,他能够轻而易举的调动这外丹的力量,甚至于短暂的将这外丹与自己的法力相合,化作自己的力量,从而展现出完全不输于他这个境界的力量。 “可惜,没有一个对手能够令我试一试,我将这定止军的力量化入自己的法力当中的这十个呼吸,我的实力到底能够臻至什么地步。”大军的力量从云中君的指尖散去之后,虚弱无比的感觉,便是在一瞬之间将云中君给彻底的吞噬,良久之后,云中君才是在经络当中法力的浸润之下,重新察觉到了力量的存在。 然后他将意识沉入到了自己的经络当中,这才发现,自己的经络当中已经是出现了无数的缝隙,随着他体内法力的流淌,经络上的这些缝隙,亦是在缓缓的弥合着。 ——云中君之所以只能纳入那军气入体不到十个呼吸,根子就在于这。 逍遥真仙的三步,真身,道身,以及二者合一,而云中君则是直接斩落了自己的真身,抛开了真身的修持,以‘灵’一般的状态,完成了对道身的修持,然后将道身化作自己的真身。 这种修行的方法,能够最大限度的避免修行者因为自己的本体的极限而造成的拖累,能够令修行者最大限度的施展出自己的天资,但同样的,这种修行方式,亦是有着相当大的弊端——那就是肉身的强横程度,远远无法和正统的修行者相媲美。 不过云中君所走的路子,本就不是依仗肉身的强横和力量的浩大为胜的路子,是以,在之前的时候,他的这种修行方式对他而言只有好处,没有害处。 不过到了眼前,在云中君察觉到了神庭军气体系新的发展方向,在他将神庭的军气体系从最巅峰的状态当中,再度推演出新的半步之后,他肉身上的不足,也便终于是成为了拦在他面前的天堑——定止军当中的每一个士卒,都不会排斥云中君对他们力量的抽取,甚至会主动的配合云中君对他们力量的抽取,但云中君的肉身,却完全承受不了这一支定止军那庞大无比的力量。 十个呼吸,便是他的极限,一旦超过了这个极限,他的经络,乃至于他的道身,都有可能在这定止军的力量冲击之下出现致命的损伤——这对于云中君而言,可以说是得不偿失之事。 ——云中君可以确定,在将这军阵的变幻从巅峰状态当中再度推进一步,将这一支定止军的力量都化入自己的法力当中之后,自己所掌控的力量,绝对是真真正正的,属于太乙道君级别的力量,若非是如此的话,他的天河水祖之身,绝对不可能承载不了这样的力量。 “若是这定止军的规模小上一些就好了!”端坐于营帐当中,云中君愣了片刻,脑海当中才是忽的又浮现出这样一个想法来。 “军气的变幻,应该不止于此——如同巫族一般,抽取大军的力量化为己身之用,这算是收,所谓收放自如,有收,自然也该有放,收的变幻,能够令我踏破不朽金仙和太乙道君之间的壁障,那放的变幻,又该如何体现?”军寨当中,云中君的念头,再度转动起来,他的头顶上,青色的气运燃烧成熊熊的火焰,火焰当中,无数的灵感化作灿烂无比的灵光,将云中君脑海当中所有的迷茫都尽数驱散,除此之外,还有那丝丝缕缕的紫色,从那燃烧的气运之火当中浮现出来。 紫运! 将军气化入法力当中的那十个呼吸的时间,云中君便切切实实的拥有着太乙道君级别的实力——虽然因为找不到对手的原因,不能令他宣泄出自己的实力来,但这不代表他不能用太乙道君的实力做一切其他的事。 比如说,将他身上的青运,炼化成为紫运——太乙道君的命格,本就是紫运的命格。 …… 云中君还在营帐当中推演军气体系更高一重的变化的时候,在他营寨当中作为守护者的太真道人,则同样是将自己的目光落到了那被封闭起来的营帐当中。 “这位云道友,越发的看不透了。”感受着时不时的从那营帐当中一闪而过的,切切实实属于太乙道君这个层次的力量,太真道人的目光当中也是充满了好奇。 她不由得又想起了之前在那西昆仑和云中君联手抵抗共工,然后将共工避退的那一战——在她登临太乙道君之前,她真的以为是共工对她有所忌惮,这才选择了退避,但在她真正的登临太乙道君之境,实实在在的掌控了太乙道君这个层次的力量之后,她以太乙道君的视角重新推算之前的那一战,她才是陡然之间察觉,当时她与共工的一战,就算是她再如何的竭尽全力,也最多只能对共工造成一些微乎其微的麻烦而已。 在那一战当中,共工所表现出来的忌惮,根本就不是对于自己的忌惮,而是对于云中君,对于这位从未出现在人前的弱水之神的忌惮。 “到底是怎样的力量才能够另一位太乙道君深觉忌惮,然后借势退走呢?”太真道人想着——从她登临太乙道君之后,她就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可惜一直到现在,她都不曾得出一个确切的答案。 “只是三衰的时候,云道友真正的底牌便能够另一位太乙道君无比的忌惮,如今他成就天人,又实实在在的掌控了太乙道君这个层次的力量——这位云道友的天资,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来的恐怖啊。”太真道人思索着——当然了,最令她震撼的,还不是云中君的天资,而是云中君的心性。 有着这样的底牌,有着这样的力量,云中君却是一直都将之藏得严严实实,从来不示之于人,若不是她曾经和云中君并肩而战,此时又在这军寨当中,近距离的感受到了云中君那军帐当中时隐时现的气机,她同样也察觉不到云中君真正的实力。 赝 太子 “后天第一神君——真算起来,他应该是的太乙之下第一神君才是吧!”太真道人心头感慨了一声,只觉得在云中君的面前,这天地之间似乎是绝大多数的先天神圣们,都是相形见绌。 而在她心头感慨的时候,一道流光直接划破空间而来。 ——却是汤谷给云中君的传讯。 网游之暴戾雪山 俊逸江南 但在这营寨当中军气的阻隔之下,那一抹流光,却只能是无奈无比的在云中君营帐的周遭飞舞不停,完全无法遁入那营帐当中。 尖刺,太真道人也不由的是摇了摇头,屈指一弹,触动了笼盖于云中君军帐之外的军气,将云中君从闭关的状态当中惊醒过来。 …… 营帐之外的军气散开的时候,那一道流光便是直接落入了军帐之内云中君的手上,然后云中君亦是踏出了军帐。 “见过太真陛下。”云中君朝着面前的太真道人一礼——他坐镇于东海之滨的这一段时间以来,若非是有太真道人端坐于此,替他关注着东海之滨的战局,保证若是有朝一日,和巫族的战争爆发开来,能够及时的将他从闭关的状态当中唤醒的话,云中君未必是敢于如此心无旁骛的推演那军气更上一层的变幻。 “职责之内,何以演谢?而且我与云神君你联手,也不是第一次了。”太真道人目光平视着云中君,这一刻,她是真正的将云中君当成一个与她平等的存在。 “对了,东皇陛下传讯,可是南北两处的局势有了什么变故?”不等云中君继续客套,太真道人便已经是再次出声问道。 迷糊萌妻:亲亲老公抱不够 “算是一件好事吧。”云中君将面前的流光摊开,令其间的信息浮现出来——其间所记载的,却是南北两处战场的战况。 在荣成道君他们于北海战场上大举进攻,将防线从东海要塞直接推进到北海要塞之后,南海的一众太乙道君们在接到了北海传讯后,亦是有样学样,趁着对面松散的西海大军尚不曾回过神来之前,主动求战,同样也将防线从东海要塞推进到了南海要塞当中——南北两处战场,巫族,或者说西海的哪一方,最大的短板,在于他们当中没有太乙道君坐镇,是以,他们收到军情的消息,比之东海一方,要滞后不少。 “那云神君以为,此次战果于大局而言,是好是坏?”看着这传书上大胜的信息,太真道人的脸上,却不见有什么欣喜之意——这并非是她对东海没有什么归属,而是她并不看到南北两处战场上,东海大军依托南北两处要塞和巫族的战局。 首先,是那要塞的坚固程度——东海要塞,从云中君率领大军定鼎东海的时候,就已经在开始修建经营,数十万年以来,从未被攻破过,在这数十万年的经营之间,其坚固的程度,其防备的完善,可想而知。 但南海和北海的要塞,在星空之界暴露之前,就已经被东海大军攻破占领过一次,虽然因为要和谈的缘故,东海大军又从那要塞当中退了回来,但南海二海在那要塞当中的经营防卫,却已经是被东海大军给尽数毁去。 借着和谈的时机,南北二海有重新修补了要塞,但这修补之后的要塞,又如何能与东海边上那经营了数十万年的要塞相媲美? 更何况,两方要塞所针对的敌人完全不同,其内外的防御,更是截然相反——东海的要塞,面对的是南白二海的敌人,巫族从南北二海而来,自然便是一头撞在东海要塞最为坚固的那一面。 […]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txt-第三百七十六章 西海軍至,進退兩難讀書

小說推薦 –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 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四海水眼当中,因为有龙城镇压的缘故,东海水眼之下的‘罪犯’,无论是数量还是实力,都是四海水眼之首。 再加上龙族分别退守四海水眼的时候,九龙子的麾下各自都有一支定止军——西海,南海,以及北海,每一个水眼当中,都有三位龙子带了三支定止军作为核心,而这三支足以牵制太乙道君的定止军,在不朽金仙的这个层面上,便是无敌的存在。 是以,相对于东海水眼的情况而言,西海,南海以及北海三个水眼的情况,可谓是非常的好,在躲进水眼的时候,九位龙子就分别带着麾下的大军四处征伐,早早的就将水眼给平定,若不是四海当中的先天神圣们齐齐反叛龙族神庭,将四海水眼都一一的封镇起来,说不得此时,四海早就重新落入了龙族的掌控。 …… “战争,开始了!”东海之滨,大营当中的云中君缓缓睁开双眼。 四海龙族的底蕴尽归东海的时候,从西海分南北两路而来的巫族前锋大军,同样也出现在了东海的边缘,然后和东海的大军厮杀在一起。 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 东海的边上,南海以及北海的大军,早已是在各位太乙道君的诏令之下收缩起来,而从西海而来的大军,一出现在南海和北海的边缘,便是直接接手了南海以及北海所修筑的防线——虽然在东海之军进入南海和北海以后,南海和北海所修筑的防线都被东海的大军给捣毁,但再怎么样,南海和北海所打下的底子却还是在的,西海之人在这些底子上重新修筑防线,可谓是事半功倍。 傅少的秘宠娇妻 “看来,巫族这是打定主意要让西海的士卒先消耗我们的兵力和精力了。”东海与北海的交界处,荣成道君看着西海的大军一边和东海厮杀,一面修补北海所留下的防线,目光当中也不由得浮现出一抹阴郁的神色来。 荣成道君麾下的士卒,多是以虎豹熊狼的血脉为主——而在荣成道君的对面,那些正在朝着东海发动进攻的士卒士卒,其血海几乎是和荣程道君麾下那些士卒的血脉同出一源。 这即是说,在这战场上,无论荣成道君麾下士卒在面对西海大军的时候,胜负如何,都等同于是在同族相残——这对于荣成道君麾下大军士气的打击,可想而知。 “巫族好恶毒的心思。”荣成道君一边关注着战局的发展,一边调整着自己的防线各族大军的位置,使得他麾下每一个部族的大军所面对的,都不是自己的同族。 和之前与南北二海的战争不一样,这一次东海与巫族,与西海的战争,却是拳拳到肉,刀刀见血。 战争的双方,并不曾经历什么试探和调度,西海的大军一到,便是直接的发动了对东海的战争,鲜血,将东海和北海的交界处,都染成了一片嫣红。 “神君,那些巫族根本就没把我们当自己人!”战争持续一个月之后,西海的大军当中,无数的怨言,终于是压制不住。 作为巫族进攻东海的前锋,西海的每一支大军当中,都有一位不朽金仙级别的巫人作为‘监军’,而在征伐之间,这些‘监军’的命令,甚至是比西海一众统帅的命令还要来的有效——当一军统帅认为应该退兵休整的时候,巫族的监军们,却强令他们必须要继续进攻,以保证后方的防线能够顺利的修筑,以保证巫族的大军到达战场后,有一个落脚之地。 在这样无休无止的战争当中,自西海远道而来的大军的伤亡,可想而知——他们一路跋涉而来,连休整都的机会都没有,便是在巫族的命令之下,被扔进了这汪洋上的血肉磨盘。 不得不说,东海的一众太乙道君们,在南北二海上生生营造出来的那些风高浪急,撕裂一切的‘绝地’,对于巫族的行军,造成了相当大的麻烦,当然了,在经历了这些麻烦之后,巫族的大军也察觉到了在这汪洋的战场当中,落脚之地的重要性。 “你说的这些,我难道不知晓?”看着面前这位在巫族的监军离开之后才敢抱怨的副将,西海大军的统帅,神色也是难看无比。 西海之王佴僧道君选择投入巫族麾下之后,西海的一众太乙道君们纷纷选择了出走,是以,自西海而来的大军,都是有那些不朽金仙们所统帅——而这些不朽金仙们对大军的掌控,又如何能够与东海那些太乙道君们对大军的掌控相媲美? 战争从一开始,就彻底的脱离了西海一众不朽神君们的掌控,大战当中,无论是伤亡的扩大程度,还是士气的跌落程度,都是远远地超出西海这一众不朽神君们的预料。 到现在,就连大军的军心都有了脱离他们掌控的趋势。 “可光是抱怨有什么用?谁让我们头顶没有太乙道君替我们撑腰呢?”这位统帅看了一眼对面东海那整齐无比的军容,然后急忙朝着自己的副将摆了摆手,令其赶快离开——另一个方向上,巫族派出来的监军,正在往他的军帐而来。 “缘何退兵不进?”这位巫族的监军闯进军帐之后,便是直接出声训斥道。 “殿下,大军远道而来,困顿乏力,实在不是东海大军的对手。”这统帅神色一僵,强压住心头的不耐,勉强在脸上挂出讨好的笑容,“再厮杀下去的话,只会白白的损失兵力而已。” “说的休整一番你们就会是东海大军的对手一般。”那巫族的不朽金仙冷冷出声——巫族当中,有谁指望过这西海的大军能够胜过东海的大军? 在这巫族的不朽金仙看来,这西海的大军最大的用处,无非就是牵制一番东海大军的兵力,在巫族的大军到来之前,多消耗几分东海大军的精力而已——至于说这依靠这些西海的大军取得什么战果,在东海的大军面前占到什么便宜之类的,这些监军根本是想都没想过。 说白了,在巫族看来,这些西海的大军就只是一个工具,一个消耗品而已。 佴僧道君的不战而降,连带着整个西海都被巫族所看不起。 “殿下,战者,勇气也,若是任由我西海之军人困马乏的厮杀下去,叫那些东海之军占够了便宜,说不得他们心气一上来,战斗力便是比之前更强三分,待得巫族大军前来,想要击败这东海之军,必然是要多费几分力气,也要多一些伤亡。”那西海的统帅绞尽脑汁的分说着,想要在这巫族的监军面前,为自己麾下的士卒多争取一些喘息的机会。 “你之所言,倒也不是没有道理,这样好了,我就许你们三日休整的时间,三日之后,再对东海之军发起攻势。”巫族的监军退了一步。 天 阿 “三日?”那西海的统帅不由得一愣,三日的时间够什么用?他们麾下的士卒,连扎下营盘的时间都不够!甚至,那些钉在最前面的大军,退回到后方所需要的时间,都不止三日了! 咫尺 之 間 “三日还不够?”听着这统帅僵硬的言语,巫族的监军神色也是一沉,“休要得寸进尺,你们真以为要你们西海之军前来,是要你们在战场上里什么功勋吗?” “若不是担心你们在西海生事,有想要用你们来测试东海大军的实力,谁稀罕带着你们这些不战而降之徒?” “还有,三日的时间就算是休整,也不得少了上缴的精元之珠。” 巫族修行血气,乃是精气神当中的精之一道,对于血气和精元的需求极大——正是如此,巫族才是一直都在猎杀那些凶兽,猎杀天地万族以为自己的血池,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吞食这些生灵身上的精元血气,以加速自己的修行。 西海投降之后,按照巫族那些士卒的打算,原本是打算将西海万族都屠戮一空,将西海各族都当做自己的血食,如此一来,在这大战之前,他们的实力必然会有一个飞*跃,甚至一些大巫借着那庞大无比的精元血气,破开障碍登临太乙道君之境,也不是没有可能。 虽然因为共工的压制,使得巫族的大军不曾在西海当中展开屠戮,不曾直接将西海各族当成口中的血食,但那些巫族对西海各族的压迫,却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在巫族的要求之下,西海的每一个修行者,都需要定期吞吐元气,损耗自己的精元血气凝结成精元之珠,上交到巫族的手里。 此举,既能够不影响这些巫族的修行,又能够压制西海各族的实力和发展,同时还不违反祖巫所定下的不得屠戮的禁令,是以,镇守于西海各处的巫族们,纷纷都是依样画葫芦,要求各大海域当中的修行者定期上交精元之珠——就算是大军当中的那些士卒,也不例外! …… “赢了!”当西海的大军丢盔弃甲的往后方撤退的时候,东海的一众士卒们,也不由得都是欢呼起来——藏锋一千多载,如今一试锋芒,便是大获全胜,这又如何不令这东海的大军欣喜? “不过只是胜了西海之人而已,算不得什么大事,传令下去,令各部原地休整,不要放松警惕,更不要为这一时之小胜而生出骄矜之气来,这西海大军背后的巫族,才是真正的大敌!”战场上,诸位太乙道君们都是如此吩咐着各自麾下的将领。 “是!”那些还在欣喜当中的将领心头也不由得一阵凛然,各自警醒起来。 若是他们麾下的士卒因为这一场小小的胜利而认为他们接下来要面对的敌人,都只是这般‘弱小’的话,那当他们真正面对巫族的时候,一定会吃大亏——若真的是到了那一步,说不得大军的士气都会随之崩盘,进而引得连锁反应,令大军的防线都随之崩溃。 […]

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討論-第三百七十三章 道君酌利害,共工踏西海看書

小說推薦 –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 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若非是这星空之界已经彻底的被我等所掌控,师道友又如何能毫无顾忌的巡游于星空当中?”明舒道君高声的道,越是言语,他的气势便是越盛,他面前的樽坊道君,便越是沉默,越是黯然——樽坊道君的身后,听着两人沟通的一众太乙道君们,亦是如此。 “天上天已经被彻底的统治?怎么可能!”混乱的北海神宫当中,一众太乙道君们听着明舒道君和樽坊道君的交谈,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东海已经彻底攻占天上天的言论,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被明舒道君给传开来,不过那个时候,一众太乙道君们都认为明舒道君是故意在散播假消息,其目的就是为了想要造成一种假象——那就是一众太乙道君们想要进入那天上天,就只能选择归于东皇太一的麾下,他想要以这种方式促成四海之间的合流。 但此时,在被师北海以逸待劳的攻伐一轮,将他们千年苦功毁于一旦之后,这些太乙道君们,却不得不相信明舒道君的言论——那天上天,真的已经被东皇太一彻底的攻占。 “可这怎么可能!” “就算东皇太一早早的就登临了不朽之尊,但他再强,他对于天上天而言,也始终只是一个外来者,天上天的生灵,怎么可能容许他如此轻易的就攻取了天上天?” 此刻,造舒道君的脸上,再也看不到有任何的从容之色,只有无与伦比的挫败之意——从一开始,他就错了! “天若星之海。”在一众太乙道君们无与伦比的迷茫之间,樽坊道君的面前,明舒道君已经是从容无比的说起了星空之界当中的种种,他很清楚,自己在樽坊道君面前所说的每一个字,都会准确无误的传回三海所有的太乙道君们的耳边。 “四海之间,无穷汪洋,又有无数岛屿点缀其间,令无穷生灵得以栖身。” “星空之上,寂寥而又广阔,那无穷无尽的星辰,便如这四海之间的岛屿——当然,其面积之广袤,当然是远远超过这些岛屿。” “主星三百六十五颗,每一颗主星的大小,都不下于任何一个海域。” “每一颗星辰之上,皆有一位星君,执掌星辰之权柄,统御星辰之上的无量众生。”樽坊道君的面前,明舒道君一边言语,一边信手一引,便立刻是有一束星光从遥远无比的穹天之上落下,照入樽坊道君的神殿当中,星光之下,樽坊道君很清楚的察觉到,面前的明舒道君的气机,有了一个小小的提升。 阿 彩 作品 “星辰之权柄,非同一般,即是地域之权柄,亦是概念之权柄,洪荒天地之间,但凡星光之所及,便皆是星辰权柄所笼盖之地!” “而今那星空之上,便是不朽金仙亦能得敕封,执掌星君之权柄,诸位道友们身为太乙道君之尊,若是身入星空的话,一个主星之星君必然是十拿九稳的。” “除三百六十五个主星之星君以外,星空当中,尚有帝星隐于其间——得帝星者,便可执掌帝君之权柄,如今东皇陛下,便是星空之上唯一的一位帝君,太阳帝君!” 明舒道君的言语当中,充满了无穷无尽的诱惑力。 寥寥数言,星空的概况,以及无限美好的远景,便是在樽坊道君,在三海的诸位太乙道君的面前展现出来。 “最重要的是,星空广袤无垠,四海之众再来千倍万倍,也足以容纳,就算诸位道友们愿意留于星空之上,调和星辰之生机,就算是错过了和巫族的战争,亦是没有关系的。” 论权势,真正受这些太乙道君们所统辖的地域,也不过一两个海域而已,也就与那寻常的主星相当——而在这海域当中,这些太乙道君们还要受到周遭海域太乙道君们的制衡,但在星空之上,独掌一颗星辰的星君,却不会受到其他星君们的制衡,所谓白纸之上好作画,无论这些太乙道君们心头又怎样的韬略,又怎样的蓝图,都能够在那星辰之上实现。 论气运,这洪荒天地之间,大地,四海,气运几分,而这些太乙道君们从自己所统御的那些海域当中所得的气运是多少?星空照彻天地,千古不变,若是登临星君之位,这些太乙道君们所能够获得的气运,又有多少? 缘起根落 ——当然,这其中最为诱人的,最令诸位太一道君们心动的,当然便是明舒道君最后所说的,那星空之界当中,能够避开和巫族的战火。 是以,在明舒道君勾描出星空当中的远景之后,三海上的太乙道君们,便不乏有人的心思开始浮动起来。 沉默之间,诸位太乙道君们都在心头斟酌起了利害。 星空之界已经被东皇太一彻底的纳入了自己的控制当中,如此的话,就算是他们这些太乙道君们千辛万苦的破开了星空之界,也不过是只能在星空之界当中打些秋风,然后便得在东皇太一的压力之下匆匆离去,至于说想要在东皇太一的统治之下抢下一大片的领地,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想要在星空当中扎根,那他们就必须要执掌星辰的权柄,成为星君,可除非是星空之上所有的太乙道君们都瞎了眼,变成了聋子,否则他们这些入侵者,又凭什么能够在那些太乙道君的干扰之下,争夺星君的权柄? “对了,还有一件事忘了告诉诸位樽坊道友。”在那些太乙道君们揣测局势的时候,明舒道君略略有些得意的声音,便是再一次的响了起来、 “在洪荒天地的诸位道友们还不曾察觉到星空之界的时候,天河之主云神君,便已经是先一步谏言东皇陛下,请他以太阳帝君的身份,收拢星空之上所有星辰的权柄——就算是诸位道友们出其不意,斩杀了一两位星君,想要从那些星君们的手中夺取星辰的权柄,也是不可能的。” 明舒道君用自己的笑意压住心头的感慨——虽然云中君提议东皇太一收拢这星空当中的权柄,但因为诸位太乙道君们的反对,再加上东皇太一行事大气,是以如今,他还不曾将这星空当中的权柄归拢于自己的身上,若是这个时候,这些太乙道君们不计代价的登临星空之界的话,还真的有极大的机会占据一些无主的星辰,将之据为己有。 只不过,在言语的时候,明舒道君却是稍稍的用了一些技巧,并不曾提及此事,是以,这些太乙道君们都是顺理成章的认为,东皇太一已经归拢了整个星空的权柄,毕竟,这些太乙道君们对气运的需求,远超凡俗的修行者,而归拢整个星空的权柄所带来的气运之大,可想而知——若非是把持了整个星空的权柄,归拢整个星空的气运于一身,东皇太一又凭什么拥有如此超卓的实力? 这些能够在鸿钧道祖第二次讲道的时候,就登临太乙道君之境的先天神圣们,无论是天资还是心性,可以说都是毋庸置疑,自然,这些人对自己都有着绝对的信心,都认为自己不属于人——是以,东皇太一那超卓于人的实力,在这些太乙道君们看来,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另有际遇,而很显然,归拢于东皇太一之身的星空的权柄和气运,便是东皇太一的际遇。 绝大多数的太乙道君们,都是如此想着。 天才医生 而相较于其他太乙道君们的蠢蠢欲动,北海之王造舒道君的心头,却是越发的沉重起来。 无论是从气运的角度,还是从权势的角度,亦或是从最初的立于第三极,以三才之势稳定天地局势的角度而言,这些太乙道君们,似乎是都没有了聚拢于造舒道君身边的理由。 …… 西海神宫当中,西海之王佴僧道君独自端坐——虽然三海合盟,此刻三海的诸位太乙道君们,都聚于北海,但作为西海之君,佴僧道君却不可能离开西海进入造舒道君的神宫。 不过,虽然佴僧道君没去往北海,但根据三海之间会盟的约定,佴僧道君以同样是能够实时的听到明舒道君与樽坊道君的交谈,也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北海神宫当中,那诸位太乙道君们花费了无数苦工才开辟出来的空间通道被师北海以无与伦比的力量崩毁。 “听闻东海明舒道人出使三海,和西海诸君相谈甚欢,我本以为,此时西海诸君都应该是聚拢于此,以决断西海之前途归属,却不想,这偌大的西海,竟只得佴僧道友你一人枯守此,看来,西海的诸位也都是有着自己的想法啊。”就在佴僧道君斟酌接下来自己,以及西海在变局当中当如何自处的时候,这西海神宫便在陡然之间摇晃了起来,然后一个嚣张无比的声音,在这神宫当中响起,强大无比的力量,横绝当世的气机弥散开来,一瞬之间,便是令神宫当中所有的侍卫宫女们全都晕了过去,不省人事。 “共工!”看着那以蛮横无比的姿态踏破了西海神宫的身影,佴僧道君不由得豁然起身,周身的气机都是激荡了起来,脸上露出了忌惮无比的神色。 在这位水之祖巫出现的刹那,其所执掌的水之权柄,便是肆无忌惮的在这西海当中蔓延开来,要将这西海之水,也都纳入到他的权柄辖制当中。 作为西海之君的佴僧道君,哪里容得这种情况发生,当下便是双手一按,西海之王的权柄,从这西海神宫当中弥漫而出,如同是在珍珠上的链子一般,将西海的诸多海域串联到一起,海面上,有玄妙无比的力量升腾起来,如同穹盖一般将西海罩住,将共工所执掌的水之权柄隔绝于外——借着西海的地利,权柄加身的佴僧道君,在面对着共工这位水之祖巫的时候,却是全然不落下风。 “大地归于巫族,四海还与万家,莫非,共工祖巫想要打破和所有太乙道君们的默契?”佴僧道君看了一眼西海神宫当中的‘惨状’,强压着心头的怒火,将双手拢于衣袖当中,宽大的衣袖垂下,将他手上的指印,彻底的遮掩起来。 佴僧道君所说的默契,正是这天地之间当前局势的由来——巫族兵甲不入四海,从洪荒大地逃亡而来的天地万族,一旦踏入四海当中,就算是彻底的安全,但若是他们离开了四海回返洪荒大地,那生死,便是自安天命。 “默契?你们在想什么?”共工冷笑着看着面前的佴僧道君,他万万没想到,只不过是因为他要炼化洪荒大地上所有的山水,无暇他顾,巫族也因为此事不曾窥视四海,这四海当中的太乙道君们,就已经是狂妄到了想要和巫族平分这天地的节奏——他们,凭什么? 从头到尾,这所谓的巫族兵甲不入四海,都只是统治四海的那些太乙道君们一厢情愿而已。 “佴僧道友岂不闻道随时移?之前的时候,我巫族横绝天地无有敌手,自然不介意分出些许地方令这无数种族苟延残喘。” […]

精彩都市异能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第三百六十六章 巫族攻心,青鳥傳訊推薦

小說推薦 –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 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既然如此,我等不妨兵分两路,分别查探那无间组织的星辰戮巫刀与东海各族。”众位太乙道君们皆是神色振奋。 无间组织藏在洪荒大地上,藏在巫族的阴影当中,想要追查,倒是有些难度,要冒些风险,不过东海各族,嘿,东海的明舒道人等太乙道君正在出使的路上,届时稍稍的虚以委蛇一番,便能够从他的口中探得天上天的些许情况。 …… “血脉?”军寨当中,等到云中君说了前因后果之后,东皇太一也不由得失声,无论是他还是他麾下的一众太乙道君们,都从来没有想过这种可能。 掌握在巫族手中那滴水不漏的九幽之界,几乎是给了这些先天神圣,太乙道君们一个固定的念头——那就是除了勾连内外的门户之外,如那九幽之界一般的天地,便是一个永不陷落的堡垒,只要守住门户不失,那这天地就绝不会有失陷之虞。 但他们却是忽略了,进入星空各个种族的构成,那巫族却是完全不同的。 “看着定止军的人太多,定止军绝对不能动!”东皇太一咬了咬牙,然后取出一枚符诏递给师北海——那符诏当中,充斥着堂皇浩大的气机,漫天星辰的变化,尽在其间。 赫然便是东皇太一归拢星空权柄于一身之后才凝练而出的星空之符诏,持有这符诏的修行者,在星空当中便能得诸般星辰之力加于一身,令其实力大幅度的增长。 “北海,天地之间,以你速度最快!” “你这便持我符诏,巡游于星空之上,以免那些太乙道君们出现在了星空。”东皇太一慎重无比的道。 一旦是云中君所提出的可能真的是被验证,三海的太乙道君们,真的是以东海一众妖族的血脉为引,追本溯源,锚定天上天的存在,那从此以后,这些能够撕裂空间而动的太乙道君们想要进入星空之界,想要在星空之界当中搞些什么破坏,便是轻而易举之事。 “对了,在回返星空之前,北海你在走一遭四海,提醒一下明舒等人,告诉他们,出使归出使,但出使的时候,万万不要暴露了东海诸族当中,有那些种族被引入了星空之界!”东皇太一神色肃然。 “遵令!”师北海也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当下便是直接振翅一动,撕裂了空间而去。 天地万族的血脉,相当之复杂,无数年的传承下来,天地之间绝大多数的血脉,在这天地当中都有无数的传承——想要找出‘遗落’于东海之外的被引入了星空之界的种族的血脉,实在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 天生 神醫 …… “我们真的要放弃那天上天吗?”而在盘古大地上,此刻的十二祖巫同样也是神色凝重,“东皇太一已成心腹之患,若是他真的控制了那星空之界,那在这洪荒天地当中,他就真的是有了和我们并列的资格了!” 后土皱起眉头。 在这之前的时候,就算是东皇太一异军突起,扑杀了吕道阳立于东海,就算是那些先天神圣们一位接着一位的登临太乙道君之境,但十二祖巫也依旧是不曾将东皇太一,将那些太乙道君们放在眼里。 毕竟,有着一个天地作为底蕴的巫族,实在是太强太强——强到巫族能够以一族之力,将洪荒天地的万族都彻底的夷灭。 就算是那些太乙道君们能够在巫族的攻势之下保全自身,但没有了天地万族的存在,那些势单力薄的太乙道君们,也只能是在十二祖巫的面前低下自己的头颅,只能是看着这洪荒天地落入巫族的执掌当中。 但在那天上天出现之后,巫族统御洪荒天地的根基,便已经是彻底的动摇。 有了那天上天作为底蕴,洪荒天地上,那些与巫族为敌之辈,便是进可攻退可守,只要天上天不灭,那这天地万族,就永远不会被彻底的覆灭,那些太乙道君们麾下,便永远不会无人可用,只要他们不死,那巫族的统治,就绝对不会稳定。 “没办法,除非是我们之前在东海之滨的时候,要与东皇太一两败俱伤,不然我们就只能选择退让!”共工面色阴沉,片刻之后,他才是继续出声,“算了,且不提此事,当务之急,是我们要如何面对东海的冲击。” “定约的时候,不该是直接约定我巫族不履天上天,而应该给太一一个期限,在这期限之内,我巫族不入天上天,奈何,局势之变,超乎想象,急切之间,当时也来不及考虑那么多!”共工心头暗自想着,然后,云中君的身影再一次的在他的心头浮现出来。 在东海之滨的时候,他们十二祖巫的合力,已经是不下于巫族所外所有太乙道君们的联手,而带着大军而至的他们,若是再得军气加身,那压下那些太乙道君们的联手,打破东皇太一在东海之滨的防线,可以说是十拿九稳,然而,云中君的出现,却是令共工他们的后手,彻底的化为乌有。 “在天上天占得了先手的东皇太一,已经是有了挑战我们巫族的资格,我们自然是要竭尽全力的将他们的势头给打回去!”共工沉思的时候,强良的声音响了起来。 “不错,我们虽然承诺不去争夺那天上天,但这不代表我们就不能支持其他的太乙道君们争夺天上天了。”帝江和烛阴的话,也是想了起来,“东海之滨的那一战当中,东海之外的太乙道君们和东皇太一之间的分歧,可谓是进展无虞,而这正是我们的机会。” “那就由我走一遭北海好了!”共工起身道。 洪荒大地上,四渎四湖,已经是彻底的落入了他的掌控当中,其权柄也是彻底的被他所炼化,他也是时候该将自己对水流的掌控,从这洪荒大地上蔓延到四海之间了——他有感觉,当他的权柄蔓延到四海的时候,便是他的修为从灭之境进入生之境的时候。 说起来,十二祖巫当中,共工的突破,应该是这十二祖巫当中最为容易的——水之权柄,既是地域性的权柄,同样也是概念性的权柄。 掌握了这权柄的共工,当然是能够如那些地域神祇一般,通过自己所执掌的‘神域’的扩大来反哺自己的修为,令自己的修为突破极限。 准确来说,不仅仅是共工,而是所有的水神们,都能够通过这种方式提升自己的实力——便如云中君,在第二次紫霄宫听到之后,云中君便已经确认,将天河权柄与弱水权柄合而为一之后,使得天河之权柄蔓延至这洪荒大地,使得这洪荒天地与那星空之界相互勾连,那他便必然是能够以此登临太乙道君之境。 “不仅仅只是共工要出使北海,共工出使的时候,我们巫族也要兵入东海!”帝江的声音再次响起,“东海一战之后,东皇太一必然会派出使者勾连三海,试图合四海之力以应对我族。” “而我们攻击东海有三个好处。” “一是直接压制东皇太一攻略天上天的速度,二来,便是告诉那些摇摆不定的太乙道君们,就算是有了天上天的存在,但我巫族也依旧是有着镇压整个洪荒的实力,以此警醒那些太乙道君们,在我们与东皇太一的争端之间,他们到底该站在那一边!” “至于说其三嘛……”帝江的脸上露出了诡异无比的笑容来。 “灭之境中,我等的修为,几至进无可进,闭关对我等而言,已无太大的意义,可我们不闭关,不代表那些太乙道君们不闭关——在我们突破生之境之前,他们和我们的差距会越来越小,既然如此,那我等最好的应对方式,便是不要给这些太乙道君们闭关的时间!” “兵至东海,出使北海。” “我要将这洪荒天地都卷入战火当中,叫那些太乙道君们,都不能安心修行!”帝江恶狠狠的道。 “可在东海面前,还有一个我们避不开的屏障!”玄冥的声音响了起来,然后众位祖巫们,尽皆沉默。 “那就绕开他!”烛阴说道,他丝毫没有要和云中君硬碰硬的想法,“踏进东海的道路,有岂止那小小的东海之滨?” “云中君再强又如何?他麾下的定止军只得千余亿人,就算是全都拉开来,有能守住多长的防线?” 洪荒大地和东海的交接之处,又岂止是一个东海之滨便能够概括的?而且除了这洪荒大地之外,巫族难道还不能从东海接壤的北海以及南海两个地方进入东海? 他们巫族大军若是想要借道南海与北海,南海与北海的太乙道君,又岂敢拒绝巫族?他们麾下,可没有云中君这样的存在。 “既然如此,我等又何必要拘泥于东海?” “直接出兵,兵压四海便是了!”共工的目光落到诸位祖巫的身上,“如今这天地局势,已经是到了非黑即白,非此即彼,非我即敌的地步。若是那些太乙道君们不愿借道于我,那就说明他们心向东海,我等可一力攻之,若是他们愿意借道,那我们也能够省下调兵遣将的时间!” “正该如此!”其他的祖巫们,也都是大笑了起来。 兵压四海,无论有没有战果,都会形成连锁反应,给东皇太一,给所有的太乙道君们以无尽的压力。 […]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第三百六十四章 星空隱患,三清定計看書

小說推薦 –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 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云道友,三海之事,你到底是如何考量的?”军寨当中,师北海看着云中君道。 对于整个势力,对于势力的首领而言,文武之争是一种内耗,需要竭力避免,但对于势力内部的修行者而言,这文武之争,其实相当的有必要。 一个势力当中,每一次的文武之争都意味着这个势力发展方向的调整,而每一次势力发展方向的调整,都意味着势力内部资源调配的侧重有所改变,使得势力内部修行者的人心所向,发生变化——这必然会导致势力内部气运的流转,发生改变,进而使得势力当中每一个坐镇一方的首领们所享受到的来自于整个势力的气运反馈,有所偏向。 在云中君的观察之下,这东海的气运浩浩荡荡,每天所产生的气运当中,有三成伴随着这无穷生灵逸散于这天地之间,消失于无形,然后又有五成散落于整个东海,成为这东海的底蕴,使得东海的根基越发的深厚,使得东海的实力步步增强,再有五分归于东皇太一的身上,伴随着东皇太一的吞吐,成为东皇太一自己的根基底蕴。 此外,还有五分归属于这东海其他的太乙道君们,最后剩下的一成,才是被这东海的无量量生灵所分享。 在东皇太一的战略偏转之前,东海以战事为重,被众位太乙道君们分润的这五分气运当中,有三分都落入到了征伐一系的太乙道君们身上,内政一系的太乙道君们,只得两分。 云中君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随着眼下战略的偏转,落于征伐一系的太乙道君们身上的气运,亦是一点一点的朝着内政一系的太乙道君们身上倾斜。 而师北海等太乙道君们,虽然他们不能如同云中君一样直接观测到这气运的流动,直接的看出来战略的偏转对自己所造成的影响,但在修为臻至了太乙道君之后,在不曾被人以颠倒天机之法蒙蔽的前提下,这些先天神圣们已经是能够隐隐的感觉到加诸于自己身上的气运的多,或者少,他们也能够隐隐的察觉到,自己身上的气运,是在变得丰厚,还是在变得单薄。 …… “云道友你的修为已臻至天人之境,我也能够感觉到,你明悟了太乙道君之玄,成就太乙道君,或许只在咫尺之间。”师北海看着云中君,一脸的急切,“不朽金仙想要登临太乙之境,第一个关口,是明悟太乙之玄。” “而第二个关头,便是庞大无比的气运——若是气运不够,就算是修行者已经是踏上了太乙道君的门槛,也难以真正的成就太乙道君之境,稳固太乙道君的修为,便如同是蓬莱岛上陨落于你手的吕道阳一般。” 师北海苦口婆心的讲述着他们战略方向的偏转对一众太乙道君们,对云中君这位将要登临太乙道君之境的修行者所造成的影响。 绝世舞娘 苏打 “更何况,云道友你以成就天人之境,更该安坐天河积蓄实力气运以准备登临太乙道君才是,可如今,陛下一道诏令,你便不得不镇守于这东海之滨,这又何苦来哉?”师北海说着,言语之间,意有所指。 云中君的眉头跳了跳。 “话虽如此,但如今太一陛下诏令一下,事成定局,为之奈何?”云中君朝着面前的师北海摊了摊手,陡然之间,他竟是有些摸不准师北海的脉搏,完全不知道师北海到底是想要做些什么——听起来,师北海是对东皇太一有了些怨怼,但在云中君的望气术之下,师北海此时的气运,依旧是和白泽的气运一样,都从气运天柱当中延伸出了一条线,和东皇太一的气运勾连在一起,在这气运所反馈出来的信息当中,师北海并不曾与东皇太一离心。 “而且,师道友难道真的以为明舒道友他们出使三海能够全功而返?”云中君不慌不忙的请师北海在自己的面前坐下,然后取出了一壶琼浆——在他们定下了接下来战略的重心之后,白泽便是主持了和三海先天神圣们的宴会,算是庆贺这一次成功的击退了巫族的进攻,顺便,也为明舒等人出使三海之事,探一探这些太乙道君们的口风。 在那宴会当中,无论白泽等人如何的提及那四海合一的想法,东海之外的太乙道君们,都是安坐不动,就当完全听不出来白泽他们言语当中的意思一般。 在那一场宴会当中,云中君便已经是看的清清楚楚,那些太乙道君们,丝毫没有放弃要和东皇太一争一争那星空之界的想法。 “云道友也认为明舒他们会无功而返?”听着云中君的判断,师北海的脸上亦是露出了欣喜的神色来。 ——“不瞒云道友,我此次前来,就是为了此事。”师北海郑重的道。 “这一次,算是我们疏忽大意被明舒道人他们占了便宜,但这一次之后,太一陛下的战略偏向,终究会转向我们的这一方。” “我想和云道友你约定,从此之后,同心戮力,共同保证我们征伐一系的利益,保证陛下的战略偏向始终放在征伐之上。” “如此次明舒道人他们所提议之事,若是你我能够一条心,绝不妥协的话,明舒道人他们,又岂能如愿?”说到这里,师北海的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了埋怨的神色来——虽然只得天人之境,虽然只是一个后天生灵,但在征伐一系当中,云中君却是当之无愧的旗帜,若是非要在征伐之事上拿什么主意的话,云中君言语的分量,甚至是比师北海还要来的重。 就如同这一次,云中君若是坚持要按照他在星空当中所提议的那般,将定止军调往星空之上,那就算是东皇太一的战略重心往内政,往调和内外这一方面偏转,东皇太一也依旧是按照云中君的意思,将定止军调入天河当中,然后从东海各处抽调大军,以及一众太乙道君们,镇守于东海之滨,取代先前定止军的职责。 但这对云中君又有什么好处? 气运?能够直面气运,又有着收敛气运的神通在手,云中君当前的气运,已经是足够他修行所用,在这之外,他争得再多的气运,那些气运也只会平白的流失于天地之间而已。 修行的时间?对云中君而言,在天河当中修行和在这东海之滨修行,又有什么区别? 当然了,念头虽然是这么一个念头,但云中君要表现出来的,却依旧是要和师北海,要和征伐一系的太乙道君们一条心才行,毕竟,没有人喜欢背叛者。 “师道友此言就有失偏颇了。”云中君摇了摇头,朝着师北海摊开手掌,然后将手掌竖起,伸到极致。 “东海与三海的战争,旷日持久,从三海当中所攻占的海域,却是少之又少。” “反观内政一系,那些太乙道君们调和东海各族,引导星空之界当中的生机壮大。” “和他们相比,目前我们征伐一系,便如同是这一支手臂一般,其势已穷,且难表寸功,硬生生拖下去的话,内政一系的人,他们的表现会越来越出彩。”云中君说道这里,便是顿了一顿,等着师北海回想星空当中的局势。 我能看见贬值率 小马哥的火箭 就如同白术所说的那般,伴随着诸位太乙道君们对星空的治理,伴随着那地广人稀的星空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地域’、‘资源’这两项,已经不再是他们这个势力的当务之急,在这个阶段,更多的生灵,更多的修行者,才是他们当前最急需的东西——这样一来,他们征伐一系的分量,本就会逐渐的下降。 “既然如此,我等又何必非要和内政一系的道友们争这一时之长短?”见师北海的脸上也露出了思索的神色来,云中君这才是缓缓的将手臂给收回来,“他们要调整战略重心的偏转,我们何不遂了他们的意,将我们的力量,将我们的爪牙都收敛起来,以静待时机!” 云中君一边说,一边陡然间将手掌再次推出,在这营帐当中掀起恐怖无比的劲风。 “等到明舒道友他们这一次无功而返,又或者是闹出了更大的祸患,那从此之后,他们内政一系的人,就休想在我们面前抬起头来!” “云道友你的意思是,明舒道友他们此行,非但会无功而返,更会闹出一些祸端?”师北海的脸上露出了郑重无比的神色,“不行,我们得去见太一陛下,再与他分说一番。” “云道友,我们和内政一系的道友之间,固然是有着争端,但这不意味着我们要知情不报,故意给他们使些绊子。” “知情不报?师道友就是这么想我的吗?”云中君的目光冷了下来。 “果然,师北海此时该是顾念着太一,顾念着大局,不会将自己的利益凌驾于太一的利益之上,也不会将自己的利益凌驾于大局之上。”看了师北海此时的表现,在和自己所观察到的气运相互印证之后,云中君这才是对师北海放下了心。 ——一个势力的成立,免不了由弱而强,由盛而衰的这个过程,在云中君的认知当中,这个过程的转折点,便在于这势力当中的掌权者如何权衡自身的利益与大局之间的轻重。 若是这势力当中的掌权者们,如同此时的师北海一般,愿意为了大局而对自己的利益做出让步,那就说明这个势力还处于上升期,若是这个势力当中的掌权者们,如同之前云中君在龙族神庭当中所见的那般,将自己的利益凌驾于大局之上,那就说明这势力已经是到了由盛而衰的时候。 “我一开始就已经说过了,需要调定止军去往天河,以守卫星空之安稳,然众人皆是不信,为之奈何?”云中君无奈无比的朝着师北海摊了摊手。 “云道友依旧认为,那些太乙道君们会试图越过这东海,直接入侵星空之界?” “当然。”云中君坦然无比的道,“守卫东海之滨,未必是非要这定止军,征伐一些的道友们,随便选出两人来,率领他们麾下的大军,只守不攻的话,就算是巫族大举来袭,他们也能够支撑到大军来援。” “可如今,定止军不入星空之界,诸位道友们皆是分镇东海各处,以策应明舒道友他们,如此一来,东海和明舒道友他们倒是安稳了,可这无量星空,现在却是处于一个最为空虚的截断——所有的太乙道君们皆镇守于东海,那星空之界的防守,又该交由何人?” […]

v9u8j優秀都市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線上看-第三百五十三章 進退自如,神兵合煉看書-les0u

小說推薦 –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 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太一陛下,诸位道兄,我在紫霄宫中除了自身修行之外,于练法祭宝上,也另有所得。” “自获得那七彩琉璃刀一来,至于今日,我总算是有了如何洗练那七彩琉璃刀中印记的法子。” “若是没有其他要事的话,我这便回返天河,绸缪祭宝炼刀之事了。”太一道人的这话题才起一个头,云中君便立刻出声朝着太一道人告辞道。 太一道人接下来要说的是什么,云中君当然知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那接下来太一道人要做的,便是给诸位先天神圣们,给他麾下的每一个修行者立下规矩法度,以告诉这些人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护花相师 南门小七 但立规矩,立法度都不难。 难的是这规矩法度如何执行,由谁来监督这规矩法度的执行,修行者们触犯法度之后,又由谁来对这些触犯法度的修行者们施以惩戒——毫无疑问,无论是提议建立法度的人,监督执行的人,以及最后对触犯法度之人施以惩戒之人,必然会受到所有人最大的忌惮,承受这些人最大的恶意。 云中君只想要被这些先天神圣们忌惮,只想令这些先天神圣们因为忌惮而不遗余力的将云中君给‘高高供起’,不令其执掌权力,但若是云中君涉及到了这规则法度之事,那云中君要面对的,就不是这些先天神圣们的忌惮,而是一众先天神圣们切切实实的恶意了——在这样的恶意之下,说不得等不到天庭的崩溃,云中君便已经是陨落于这天地之间。 就算是所有的先天神圣们都心胸宽广,不会因为这法度之事对云中君生出任何的恶意来,但这法度之牵扯,从来都是一个势力当中最为繁杂之事,其中关隘可谓是不计其数,云中君相信,若是自己和这法度牵扯到了一起,那他以后绝对不可能再有安心修行的机会。 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蠢事,云中君当然不会干。 是以,太一道人才发起这话题,云中君便立刻是告辞离去。 “术业有专攻,云道友的长处,在于战场调度,而不在于此事。” “太一陛下若是要度量法度规矩,还得另寻他人才是。”见云中君对此事避之不及,师北海也是摇了摇头。 …… “起!”天河的源头处,云中君端坐了足足三百年,这才是令自己的心绪彻底的平静下来,然后,天河底下的星沙往两边分开,露出埋在星沙最底下的梦神君的尸身来。 尸身如同雕像一般端坐,存于虚实真幻之间,其上又有着玄妙无比的道韵流转不定,远远看去,宝相端庄,更有无穷生机在这尸身当中流淌,给人的感觉,便如同是梦神君还活着一般。 过去的暴风雨 石头三 而在这尸身的眉心以及四肢上,各自定了一枚裂魂碎魄钉。 天地当中,万物皆可生灵,便是草木竹石都能够开启灵智化作修行者纵横天地,从修行者的尸身当中,衍化出全新的灵性,使得死去的修行者‘死而复生’这样的事,在这天地之间,也算不得什么罕见之事,以云中君的谨慎和见识,自然不会令这样的事发生在自己的面前。 ——那五位裂魂碎魄钉的作用,便是为了避免此事。 梦神君的尸身当中,一旦是有灵性衍生出来,便会被这五枚裂魂碎魄钉给彻底的震碎,如此,自然便能够令这梦神君的尸身,永远都只是一具尸身! 而在这梦神君的面前,那七彩琉璃刀,便是横放在梦神君的膝盖之上,与梦神君尸身的气机,似乎是勾连为一体,又似乎是泾渭分明。 “落!”云中君深吸了一口气,朝着那五枚裂魂碎魄钉一指,于是那五枚裂魂碎魄钉便立刻是从梦神君的尸身上跌落下来,混入到周遭的星沙当中,在那无数星沙的冲刷之下归于无形。 “火来!”云中君手中的法诀,再度一遍。 于是那天河当中,无数的星光便是飞快的朝着那天河的源头处聚拢,最后在这天河的最底下,化作一朵银白色的火焰。 唿啸山庄·世界文学名着典藏 这火焰的名字,唤做星空真火,又唤做天河神焱——星空之上,每一个星辰都有着自己独特无比的特质,将这些特质凝聚唯一,便能够衍化做星辰神光,亦或者是星辰真火,如同太阳神火,太阴寒焱,北斗注死神光等等等等…… 天河当中,倒映着星空当中所有的星辰,自然也能够模拟出这星空当中所有星辰的特质,云中君以他所参悟出的包罗万象的星辰戮神刀的理念,将所有星辰的特质都融合到这天河当中,将这其中的玄妙以火焰的方式展现出来,这便成了云中君此时所引动的星空真火,天河神焱。 这天河神焱凝聚的时候,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其内的力量由过于的暴烈,无论是用之以对敌,亦或是用之以炼药,都不堪大用。 但若是用之以炼器的话,那就是这天地之间最为绝顶的火焰了。 炽焰豪门:boss老公诱妻成瘾 火焰当中,包含了星空当中所有星辰的特质,一切对立的,完全无法共存的力量,都是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被强行的捏合进这一团火焰当中。 这天地之间,任何一种材料落入了这火焰当中,都会在这火焰当中融化,只留下其中最为精粹的一部分,甚至,质地稍稍差一些的神材落入了这火焰当中,连精粹都不一定会炼出来,便会直接在这火焰当中化作灰烬。 若不是此时已经胸有成竹,云中君是绝对不会动用这天河神焱的。 ——那紫霄宫中,鸿钧道祖衍化太乙之玄,宫中所有的有资格登临太乙之境的修行者,都在鸿钧道祖的引导之下走上了太乙道君的道路,稳定了太乙道君的境界。 但在所有的人当中,云中君是唯一的一个例外! 在进入紫霄宫之前,云中君就已经涉及到了时间和空间的玄妙,拥有着登临太乙道君之境,成为太乙道君的资格,但偏偏,云中君自身的修为却只得四衰,距离渡过最后的天人之衰,使得他的身上能够容纳太乙道君这个层次的力量还有着本质上的差距——于是乎,紫霄宫中所有的听道者当中,便出现了云中君这样一个唯一的意外。 一个有资格登临太乙道君之境,又在鸿钧道祖手把手的引导之下,知晓了自己应该如何成就太乙道君之境,在太乙道君之境的面前没有任何疑惑的,却因为本身的修为所限,不曾登临太乙道君的人。 天價 小 嬌 妻 總裁 的 33 日 索 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