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我想留下來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想留下來笔趣-四百一十六 那小子真帥相伴

小說推薦 – 我想留下來 – 我想留下来 “我操!你大爷!敢欺负我哥们,你他妈找死是吗?”小宝一个拳头抡起,狠狠的朝丁同学的鼻梁骨砸去。这一拳下去,丁同学的鼻子流了血。他的同伙,就是他的那群小弟们,眼瞅着自己的‘老大’败下阵来,却没一个敢围上前的。 “你们一个个的,都是变成木头了吗?都给我上啊!”丁同学捂着受伤的鼻子,指挥者他的那群虾兵蟹将,“谁要是能打倒萧小宝,我一定将家里的限量版大黄蜂送给他!给我上!” “秋源哥,别怕,有我在呢!”小宝挡在秋源面前,气喘吁吁。“来呀,告诉你们,哥们儿我可不是好惹的,我每年寒暑假都去少林寺练的!”他故弄玄虚大声嚷。 丁同学的那群人,没人赶往上前。双方僵持不下。 “喂!那些同学,干嘛呢?”姜依依和姜云贺带着学校的保安,朝这边跑来。只见丁同学那伙人,除了丁痛学外,其他人都四散跑开了。 “呜呜…保安叔叔,他们打我!”见保安过来,丁同学恶人先告状,他一边哭,一边嚷嚷,“我鼻子好痛!鼻子好痛!” “你们,跟我走!真是吃饱了撑的,一个个的,小小年纪,学点什么不好,非学打架?瞅瞅你们这熊样儿!能的都要上天了!”一个年龄稍微大些的保安,手里拿着电棍,走在前面,他一边走一边嘟囔。 “哼!萧小宝,别太得意了,这次,我非好好讹你一笔!你就等着大放血吧!”丁同学忍者鼻痛,挑衅着小宝和秋源的底线。 “他们,他先动手打我的!”班主任办公室,秋源急红了脸说。“老师,是他先威胁我的,他要我把我的五元零花钱给他,说我不给,就别想走。” “我没有威胁你,是他用拳头打我的鼻子的!” “好了好了!”班主任很不耐烦的呵斥,“你们啊,一个个的,学习学习不灵,打架倒是很在行啊?我整天都要被你们几个气死了!等着吧!你们的家长一会人就到。现在,都给我面壁思过!快点!” “报告老师,我有话说!”小宝有些不服气。 “什么事,你说!” “我不服!” “呦呵!你不服?人家都鼻子流血了,你还不服?怎么,你还想把人家的胳膊腿儿都卸了去?”班主任嘲讽小宝。“萧小宝,我告诉你啊,别以为我跟你爸认识,你就可以胡作非为,你知道你的这个行为有多恶劣吗?就差那么一丁点儿,一丁点儿的距离,他的鼻梁有可能被你打断!你还不服了?你个小王八羔子!你气死我算了!” “他不威胁秋源,我也不会揍他!他先挑衅我,我才动手揍他的!我不服!这是他活该!”小宝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装可怜的丁同学。“他在装无辜!” “你!”班主任气急,“好好好,我说不过你,等你爸过来了,看你爸怎么收拾你!背过去!面壁思过!”说着,班主任又喊丁同学,“你,过来!” “说,是不是又威胁同学了?”班主任拿着戒尺,抿了一口水。 “没…没…哎呦,老师,我鼻子好痛。” “再给我装!装个毛线球啊装!坦白从宽!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嗯,老师,这不能赖我。谁让他课间的时候瞪我,我就要给他一次教训,我要告诉他,我可不是好惹的!” “鼻子不疼了?”班主任见丁同学突然威风起来,坏坏的一笑,“就你爸能,就你爸隔三岔五出国!还不全是因为你爸是机长?你得瑟个屁啊你?”班主任的戒尺落在丁同学的屁股上。“你爸见了我都得礼让三分,你这天天给我净找事!我让你找事!” “哎呦,我知道错了,老师,别打我屁股啊,疼啊!哎呦!哎呦!” “知道错了,是吧?” “嗯。” “鼻子还疼吗?” 宰相高深莫测 上 莫颜 “疼,”丁同学看着一脸怒气的班主任,“不不不,不疼了,好了,不疼了。” “你!”班主任欲再次训话,这时候,萧邦和欧阳,以及丁同学的妈妈先后来到办公室。 “那个,实在是不好意思,孩子给您添麻烦了,真的是对不住,”欧阳再三向班主任表达歉意。 “老师,对不起啊,回家我一定好好训这小子,这个臭毛病我一定给他改掉!”丁同学的妈妈向班主任保证。 “那个,刚孩子之间发生了肢体冲突,鼻子留了点鼻血…” “没事没事,他鼻子经常流鼻血,我等会儿带他去医院做个检查。不打紧的。”丁同学的妈妈赔着笑。 “医药费我出了,实在对不起啊丁同学妈妈,我一定好好教训我儿子,对不住了,”萧邦鞠躬,给丁同学赔礼道歉。他不停的用胳膊肘戳小宝。小宝很不情愿的跟丁同学赔不是,“对不起。” “嗨!都是同学,不用的!那什么,我们先走一步?”丁同学妈妈拉着丁同学先出了办公室。 “你小子啊,下次不许再打架,记住没有?”班主任见丁同学和他的妈妈走远,又回头训起了小宝。“还有你,白长那么大个头,得长点脑子啊!” “哦,”秋源傻傻的应了一声。 “老班,你跟老萧先聊着,我们先走一步?”小宝朝萧邦挤了挤眼睛。 “嘿!你小子!” “孩子又给你添麻烦了,”萧邦递了一根烟。 “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啊,都这样,过两年就好了。回去吧。对了,上次那事,我还没来得及谢谢你呢,什么时候有空,一起吃个饭,到时候带上嫂子一起。” “举手之劳,过两天有空了,我约你。” “好。” “下次见啊。” “回见。” “打得好!这样的熊孩子,要么不收拾,要收拾,就狠狠的揍他一顿!看他嗨猖狂!秋源,你真瞪他了?”车上,萧邦问两个孩子。 “我没有,我只是斜眼看床外,他的位子缸盖在窗户哪儿,其实我真没瞪他。” “小宝,这次给他个教训,以后他可能就不会再招惹你们俩。不过,爸爸还是得告诉你,同学之间,友谊第一,不能总是武力解决问题,很多事情啊,得靠脑子来解决,知道吗?” “哦,我知道了。”小宝蔫儿蔫儿的,“老爸,能别说道我了吗?你这都说一路了。还有啊,这次可不可以不要告诉我妈啊?她要是知道了,一定会非常生气的。我可不想气她。” […]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想留下來-四百零九 老顏的往事閲讀

小說推薦 – 我想留下來 – 我想留下来 “怎么回事?我电话一听到你这么说我就放下所有的事情往这来了。”萧邦急匆匆赶来,不一会儿,薛瑜和欧阳也到了。紧接着,许飞和周涵也跑过来,“什么情况,希姐?颜叔他,没事吧?” “小宝呢?” “奥,你别担心,我去接他的时候,刚好遇见了薛雪去接依依,她说小宝今天去她家。” “你们别担心了,手术应该马上结束,等下医生出来,才能知道老颜的具体情况。” 大家焦急的等待着,都希望奇迹能发生在老颜身上。都希望他能睁着眼睛出来,对我们说,“没事了,我好啦!”许久之后,手术室门外的灯熄了,医生从里面出来,“你是家属?”他问萧邦,因为萧邦站在最前面。 “我不是,我是他朋友。” “我是,我是他外甥女,医生,您有什么话,请跟我说。”希亚很淡定,一定是装的。 “手术很成功。” 我们听到医生这么说,都开心不已。 “但是,”医生顿了顿,“请你们做好从此以后照顾他的心里准备。他年龄比较大,脑溢血发的又突然,命虽然保住了,但是从此将卧床……”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医生,我求求你,再想想别的办法好不好?我们有钱的,用多贵的药都行,我们用得起!” “哎,这是最好的结果了,”医生说完,摇摇头,走了。 “怎么办?我的担心是真的,是真的!”希亚抱头痛哭。“这个老头子,一生那么辛苦,老了老了,还不能生活自理了。他那么要强的一个人,要是醒来知道自己以后都得靠外人才能活下去,他的心里怎么受得了啊!” “希亚,别难过了,我们都在呢,我们一起共度难关。说不定,说不定过不了多久,他会像当年萧邦一样,突然就能站起来了呢?”我试图安慰希亚。 “怎么可能呢?萧邦是意外,他还年轻,他有求生的欲望。他不一样啊,他已经六十多岁了,他要不要活下去,我都不知道,我们怎么照顾他啊,啊!”希亚突然大吼一声。“老天啊,你为什么这么对我啊?为什么这么对我舅舅?他一生吃的苦够多了,你为什么还不放过他?” “我来照顾他,”这时,阿姨突然拎着饭盒走过来。“你们都不用担心,我会照顾好他的。” “阿姨,饭菜这么块就做好了?”我忙上前,接过饭盒。 “你?你真的能?”希亚抹了一把眼泪,“我信你。但是,你休想通过这种方式换得我对你得原谅,这辈子,我是不可能原谅你的。” 雄霸三国 九天楚戈 “我不奢求你能原谅我,照顾他,我什么都不图。” “家属,哪位是病人的家属?请把病人推到病房去吧!他需要静养。”护士推着手术后的老颜,从抢救室里出来。 “我是,我是,我是他,”阿姨正要说,突然看了看我们。“我是他前妻。” “什么?你?你是?”周涵眼珠子瞪得大大的,薛瑜和欧阳也将异样的目光投向阿姨。萧邦看了看阿姨,看了看希亚,有看向我。 “我不知道啊,这,怎么可能呢?”我瞪着大眼,满脸疑问。 病房外,阿姨嘱咐我们,“没事的,你们都赶紧走吧。医生说了他需要静养。有我一个人在,就够了。你们该干嘛都去干嘛吧。” “阿姨,真的不用我留下陪您?” “不用,”阿姨笑了笑。 夜幕,大家都聚在我家。萧邦交了外卖,大家坐在桌前,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先动筷子。“她叫李海玲,原本是我的后妈,那时候,她就是看上我爸爸的铁饭碗,才不顾家人的反对,死活都要到我家来给我做后妈。你知道我爸爸当时有多开心吗?他觉得,以后我有了妈妈,再也不用吃苦受罪了。可是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女人,朝三暮四,爱慕虚荣。” 希亚说着,流着泪,“他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勾搭上我舅舅的,我也不知道。直到有一天,她说什么都要与我爸离婚,净身出户也要抛弃我爸。你们知道这女人当时有多狠吗?哈哈!你们根本不懂那时候我爸心里有多绝望。她就是杀死我爸的凶手!凶手!不是她,我爸爸也不会卧轨自杀!” 一品道门 第九天命 “她说的没错,她是老颜的前妻。她抛弃我爸之后的第二个星期,就去了我舅舅所在的城市,跟他结了婚。你们能想象得到吗,一个你口口声声喊着妈妈的人,突然一下子变成了你的舅妈。哼!我永远都忘不了她当时那副嘴脸,恶心!” “希亚,你之前都没跟我说过,我不知道的,我要是知道的话,我也不会请她到我家来,对不起啊。” “不怪你,我第一见到她,我就觉得她很面熟,再仔细想想,我就肯定她就是李海玲,就是那个害死我爸爸的人!” “既然她那么爱慕虚荣,看样子,当初应该是老颜知道了她的人品,不然俩人怎么会离婚呢?” 三牲 三世 枕上 書 小說 “你们错了,离婚是她提出来的,那时候因为她我们和舅舅的关系特别僵硬。那些年,我舅舅的生意也不好做,亏了不少钱,她是过不了苦日子的人的,她就像抛弃我爸一样,很决绝的丢下了我舅。” “不对啊,上次聚餐在这儿,你跟她有说有笑的呢!” “逢场作戏罢了!” “老颜也是逢场作戏?” “那我就不知道了。总之,前几年她突然出现,令我心里很是不舒服。”希亚喝了一口水,“温贝,你是从哪儿找来的她?” “医院,当时在医院她照顾萧邦很用心,所以我就加钱把她请家里来了。好奇怪啊,难怪她前几天跟我说的话那么的奇怪。现在想想,是这样子了。” “对不起温贝,之前我蒂尼的哦那个了歪心思,请你原谅我。” 我的天网老婆 不笑生 […]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我想留下來 txt-三百八十九 花謝花又開看書

小說推薦 – 我想留下來 – 我想留下来 “萧邦,你还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我一边给萧邦按摩双臂,一边说。“我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喜欢上你了。那时候的你,高高的,瘦瘦的,皮扶白的跟抹了面粉似的!”我笑着说,“我跟你说啊,要是当时你是这个样子的,我肯定不会喜欢你的。哎!你说说你,我这都照顾你快两年了呢,你到底什么时候醒啊?快点醒过来啊,再不醒过来的话,儿子都要上小学了。你是他亲爹呢!难道你想错过他的开学典礼不成?”我一边说着,一边使劲儿给他翻身。 夏天是越来越热了。照顾萧邦的任务也越来越重。光是每天给他翻身擦身,就足以消耗我大半天时间。“你快点醒吧,哪怕以后都坐在轮椅上,只要清醒了,我也就知足了。你这样子,半死不活了的,要到什么时候啊!”终于有一天,我心情糟糕透了,我翻不动他,我将毛巾往地上一扔,竟然坐在床边哭了起来。 “干嘛!别动我!”我将萧邦的手一甩。什么?手! “萧邦,你听到我说话了是吗?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对不对?萧邦,你再动一下,快!萧邦,你要是能听到我说话,你就再动一下你的手,好吗!”我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的手。“萧邦!你真棒!”确实,虽然只是微微一动,但足以令我兴奋半天。 “希亚!希亚!动了,动了,他动了!”我忙拿起手机,给希亚打电话。 “什么呀!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我儿子都被你吵醒了!”希亚不耐烦。 “萧邦!萧邦的手,刚才动了一下!”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希亚忙的从床上坐起来。 “真的,我刚坐在床边,他的手,动了。我亲眼看到的!” “你等着啊,我马上到!对了,你快给医生打电话!” “好。”我激动不已。“张医生,他的手刚才动了一下。” “什么?你确定你没看错?” “真的,不会错的。” “好,我马上过来。” 不一会儿,希亚,许飞和欧阳都来到我家,“你们?怎么也来了?快进来!” “听说他的大吼动了?”欧阳忙进房间,去看萧邦。“真的假的?” 兽妃:狂傲第一夫人 “真的,真的!是真的!我刚才给张医生联系过了,他在来的路上了。” “张医生,快进来,您快给看看,他这是什么情况?”希亚开门,见是张医生,比我还激动。 “恭喜你们,病人很有可能随时清醒过来。不过,日常护理、按摩、语言刺激还是得继续,不能断。” “好好好,一定一定,放心!” “你们听到了吗,他马上就可以醒了,是吗?”我激动不已,瞬间泪如泉涌。 “辛苦你了,辛苦!”希亚抱着我,“这样,以后我天天过来,跟你一起,见证那一刻。” 寂灭龙神 圣耀大人 “我也过来。” “算我一个。” “哎呀,你们就不要凑热闹了,我自己可以的。你们都有工作,该忙什么就去忙什么,等他真的醒了,我一定告诉你们。” “就是啊,欧阳,你不能偷懒的,我这发家致富可全靠你呢!”希亚说着,瞪了一眼欧阳,“上个月,招生有缺口。怎么回事?” “我,”欧阳欲言又止。“我自己的私事耽误了,对不起,你放心,这个月,我一定补上!” “好,我信你。”希亚说着,往客厅走去,“年中了,到时候,给你结算一下你的分红和奖金。” “什么?他还有奖金?”许飞问。“那,那我呢?” “你没有!你才来多久啊?人家来多久了?我这店刚开始他就来了,你是后来的,没有奖金!”希亚笑了笑。“对了,你的那个小女友,处的怎么样了?” “还行,还行,”许飞喝口水。“你很关心我啊?” “作为你们的老板,我心里深深的关心着每个人。差不多该结婚了就结婚吧!到时候,我的大红包一定奉上!” “行,冲你这句话,我晚上就跟她商量结婚的事情。” “对了,你对象叫什么来着的?” 燒 刀子 “周涵,周涵!”许飞大声说,“说了八百遍了,你也太不关心人家了。” “对对对,周涵,这次我一定记着。” “中午留下一起吃饭?”我问。 “不用了,你忙,我们先撤了!”希亚说着,拎起沙发上的包包,“怎么?你俩杵在这干嘛?还真打算留下吃午饭啊?赶紧走!别跟人家添麻烦了!” 他们突然离开,家里一下子又恢复了安静。我走到萧邦床前,将他耷拉在床外的胳膊放到床上,“萧邦,我一直在等你,不要让我等太久,好吗?”我看着他,静静看着他,流着泪。“等下阿姨来给你喂饭,好好吃,我要出去一趟,孩子们马上放暑假了,家里冰箱没酸奶了,我得给他们备好。” “你放心去吧,有我伺候他,”餐桌上,阿姨炒了俩菜,一个西红柿炒蛋,一个麻辣猪血。 “阿姨,你说,他真的会突然就醒了过来吗?” “张医生不是说了吗?我信医生的话,你也要信。咱们呐,得对先生有信心。” “嗯。”我低头吃饭。“对了阿姨,你有什么要买的吗?反正去一趟超市,也要逛一逛的,我顺带着给你捎回来。” “我没有,谢谢你啊,你对我,就像家人一样。” “我应该谢谢你,你对这个家的贡献才大。” […]

都市言情 我想留下來 起點-三百九十四 別離鑒賞

小說推薦 – 我想留下來 – 我想留下来 “姜航!”希亚猛地将花瓶摔碎在地上。“今天,你要是敢出这个门,你就休想再回来!”她怒气冲天,用手指指着姜航。 “哼!”姜航不作任何解释,摔门而出。 小云贺在房间里,一直哭个不停,无论阿姨如何哄逗,都止不住他的哭声。 “哭哭哭哭!孩子一直哭,你们就一点办法都没有吗?月月拿钱可不是白拿的!”希亚呵斥阿姨,而后将儿子云贺抱在自己怀中,“儿子,乖哦,对不起,爸爸妈妈又吵架了,吓到你了是不是?” “妈妈凶!爸爸走!爸爸走!找爸爸!”云贺哭着嚷嚷。 “对不起对不起,妈妈不好,爸爸不好,吓到宝宝了。以后爸爸妈妈再也不吵架了,好吗?乖乖啊,妈妈哄睡,好不好?” “妈妈抱抱!”云贺边哭边抽搐,双手紧紧的搂着希亚的脖子。 “都愣着干嘛?快去,把我房间里的音乐关了,今晚我云贺睡我房间,”希亚一边轻拍着云贺,一边呵斥阿姨。 “好的太太,”两位阿姨一起往楼上去。 “先生最近跟他前妻打得火热,”一位阿姨一边整理着云贺的衣物,一边说。 “可不是嘛!这个脾气,别说姜先生了,就是作为咱们女人,我都有点看不下去了。要是我,我也会往前妻那儿凑的,”另一位阿姨附和。 这话,被门口的希亚听到,她这个急性子,听了后,心里更加恼火。哄睡了儿子云贺,她吩咐阿姨好好照看,而后,她换了衣服,外出。 “小叶,知道这么晚了我还约你出来,是为了什么吗?” “太太,我,”小叶吞吞吐吐。“我真的不知道姜总今晚的去向。” 婚姻二次方 “这些年,你私吞了多少,我心里可是有本账的,今天你要么告诉我姜航去了哪儿,要么现在卷铺盖走人!别说我现在不在集团工作,就是我离你十万八千里远,你也得听我的。你要搞搞清楚,你是拿谁家的钱,在给谁打工。” “我,”小叶脸红红的。“姜总最近是跟薛姐往来频繁了些,但是是有原因的,依依出事了!” “什么?依依怎么了?” “好像是,好像是失踪了。” 独得王爷恩 桃圈圈 “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不报警?”希亚神色慌张。 “不能!”小叶喝了一口水。“她是,她是被那个供应商刘立垚派来的人绑走了。那个,那个,”小叶紧张到说不出话。 “你说,我是不会透露出去的。” “姜总收了刘立垚的一套房子,新项目的建材却没能用刘立垚提供的。其实,本来是可以用他的建材的,只是质量检测时,那天刚好颜总去考察工地,这才,这才…” “除了房子,他还收了刘立垚的什么东西?” “好像还有,还有,”小叶又喝了一杯水,“大量现金。” “现金在哪儿?” “这个我真不知道,太太,真的,我向您保证,我真不知道。我对天发誓!” “好了,你先走吧,对了,今晚约你出来,不要告诉任何人。” “我知道。” 小叶走后很久,希亚还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她一直在想,姜航私藏赃款和赃物的地方,究竟在哪儿。她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她不懂姜航为何要顶着这么大风险去做这些,难道,他在集团,得到的还不够多吗? “赃物和赃款,在哪儿?”希亚关上姜航办公室的门,反锁。 “什么?”姜航装作一脸无辜,“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依依失踪,为何不报警?” “谁说她失踪了?没有!”姜航恶狠狠的小声说。 “有本事现在报警!” 畅游无限世界 “你敢!”姜航一把抢过希亚的手机,狠狠的摔在地上。“我的事情,我女儿的事情,用不着你插手!” “怎么可能?姜航,我劝你,最好马上将赃款和赃物一并交出来,然后到派出所自受,不然我舅舅知道,你可是什么都没有了。” “哼!希亚啊希亚,我姜航好待也是跟你睡了几年的男人,你就这么看低我?” “没有人看低你,我不懂你为什么这样做?” “你不懂?”姜航逼问希亚,“你会不懂?你一个精于算计的女人,你不懂我为何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我告诉你,都是你,和你那个舅舅,都是你俩逼我这么做的!” 有人敲办公室的门,姜航和希亚的脸上立马恢复平静,“进来。” “姜总,请您在这份文件上签字。” 姜航略瞄了一眼文件,迅速签好字,“通知大家,今天下午的例会取消。” “好的。” “姜航,今天我是来帮你解决问题的,我不是过来跟你吵架的,我希望你能懂我的心思,”希亚尽力压抑着自己心里的怒火。“依依,她是你的女儿,你就真的一点不担心她?听我一句劝,要么去自首,要么尽快私下将东西还给那个刘立垚,不要被我舅舅发现,不然,我可不敢保证这间办公室你能坐到什么时候。” “哼!”姜航只不屑的冷笑一声。 希亚无奈,摇头离开办公室。 […]

熱門小說 我想留下來 涼月芳菲-三百六十七 生日快樂推薦

小說推薦 – 我想留下來 – 我想留下来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小宝一边拍手一边唱。一旁的小云贺也跟着小宝的节奏,身子一扭一扭的晃动着。“颜叔叔,祝您生日快乐!请睁开眼睛吹蜡烛吧!” “好好好,小宝,你越来越棒了!”老颜带着‘生日王冠’,满眼欢喜的看着小宝,“咱们大家一起吹,好不好?” “太好啦!”小宝兴奋,“我说一二三吹,咱们就一起吹,怎么样?”说着,小宝开始数数,“一,二,三,吹!”不知道的,还以为今天是小宝过生日呢! “这块给你,这块给小云贺,”老颜先切了两块,分别放在小宝和云贺面前。 “你的,”他又切了一块给我。 “老头儿,你偏心啊!我的呢?”希亚不满。 “别急别急,都有啊!”老颜又切了一块,放在姜航面前,“我刚才嘱咐你的事,记住了。” “我会的,舅舅。”姜航忙起身,在在座的诸位中,他是最拘谨的一个。 “知道为什么最后一块给你吗?”老颜严肃,“我就是要好好杀杀你的性子,都当妈妈的人了,整天还没大没小的!”老颜将最后切下来的一块蛋糕递给希亚。 “那个,温,”姜航支支吾吾。 “温贝,”我微笑。 “不好意思啊,我真没想到你之前是,”他看了一眼老颜,老颜并没有看我,他只专心低头吃着蛋糕,姜航不再说下去。 “口感不错,好吃!”老颜说。 “那当然,也不看看是谁买的!”希亚大声说。“老头儿,以后你过生日,蛋糕就这家了,怎么样?” “好。” 饭后,小宝和云贺坐在地上玩积木,小宝负责搭,云贺负责捣乱。“哎呀,弟弟!”小宝着急,想要训斥,最后又忍住,“小弟弟,这个给你玩,行吗?只要你不捣乱,等哥哥搭好了,送给你。” “小宝被你教育的真好,我以为他会动手揍云贺呢!”老颜坐在沙发上,一边品茶,一边说。 “可不嘛!温贝私下对小宝,那管教的可是真严啊,她家的规矩实在是多。我看了都替小宝感到心累!”希亚插话。 “哦?都有哪些规矩啊,说来我听听。”老颜身子往前了一下。 “没有,”我放下茶杯,“希亚,不要乱讲。” “比如,小宝前段时间喜欢咬手指,抠嘴巴。她就给小宝立下了嘴巴和手指三不原则:不抠、不摸、不咬。否则的话,大刑伺候!”希亚说着,笑着,“这可是小宝亲口告诉我的。有一次我在他家,无聊,抠自己的手指头,小宝看到了,就这么说我。” “哈哈!你蛮会教孩子的。”老颜看着我,笑了笑。 “先生,小姐,榴莲酥,请慢用,”老颜的佣人端上一盘精致的榴莲酥。 日月双幻 傲天十八 我不喜欢榴莲,主要是不喜欢闻到榴莲的味道。“希亚,给你,”我拿了一块,递给希亚。她最喜欢吃榴莲和用榴莲做的一切美食。 “呕!”她忙捂着嘴巴超洗手间跑去。 “怎么了?”洗手间里传来她一阵又一阵的干呕声。我上前,敲了敲门,问她。 “没事没事,可能是晚饭吃得太多了,”说着,她又干呕起来。 “不会吃坏肚子了吧?要不去医院看看?”姜航走过来,有些担心。 “不用,肯定是吃太撑了,”希亚洗了双手,走出来,“老头儿,你家阿姨哪里找的?做饭真好吃,要不让她去我家吧,你再去找一个。” “别想好事,你的臭脾气,谁能一直忍下去?听说这个月,你又辞了俩阿姨?” “你说的?”希亚狠狠瞪了一眼姜航。“这不能全怪我啊,舅,你不知道,她们做事情,不行的。拖拖拉拉不说,眼里还没活儿。我实在是看不下去才让她们走的,再说了,工钱我一分都没扣,全给结了。我觉得我没错,我对她们已经够仁慈了!” “你啊你,以后要好好改改你的性子。你跟温贝差不多大,怎么没人家十分之一的稳重呢?好好跟人家学学。” “我才不学呢,处处为身边的忍考虑,从不关心自己的女人,最傻!”希亚看了我一眼,“我可不愿做傻子!” “行,我是傻子,那你还跟我交朋友?你岂不是也是个傻子?”我笑着说。 “你!”希亚故作生气。“走,回家睡觉!” 姜航、抱着云贺的阿姨,忙收拾,跟在希亚屁股后,朝自己家去。 “还是个不懂事的小丫头,跟你没法比!”老颜笑着说。 “春宵一刻,今晚祝你们好运哦!”希亚发来信息,我看了看,脸突然红起来。 “你怎么了?” “没事,我们也该走了,小宝明天还要上学。”说着,我欲起身,老颜一把抓住我的手,他望着我,他是想让我留下来吗? 我在等,在等他说出来。如果他说出来,我是愿意留下来的。他到底是个不懂浪漫的老头儿,他或许是意识到自己的这个动作很不妥,突然,他放开手。“还有,还有一份点心,我让阿姨包好,带回家,给小宝吃。” “谢谢,”我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小宝,将玩具收拾好,放到箱子里去,我们该走了。” “再等一会儿嘛!我还差一点点,就拼好了。”小宝头都没抬。 “五分钟,好吧?” “谢谢妈妈!” 局促不安,心怦怦跳,我尽量让自己的情绪恢复平静。 “我叫司机送你。” “不用,这边打车很方便的。” […]

精品都市异能 我想留下來 線上看-三百四十八 找姐夫算賬看書

小說推薦 – 我想留下來 – 我想留下来 薛瑜憋着一肚子火气,直奔姜航的公司去。“薛小姐,您真的不能进去,姜总正在与客户沟通,薛小姐!”姜航的秘书百般阻挠,说什么都不让薛瑜往办公室去。 “哼!放什么狗屁!姜航,你给我出来!姜航?!”薛瑜一路走,一路喊,直到她猛地推开姜航的办公室门,眼前一幕,令她愕然:一对狗男女,像是刚完事了一样,正在慌慌张张的收拾战场,沙发上,略有被人睡压过的痕迹。 “你大爷!”薛瑜上去给姜航一个响亮的耳光。“我一直当我姐是胡搅蛮缠、多疑敏感。感情你是真的在玩火啊!”她欲要去撕挠那个女人,奈何,那女人被姜航护得严严实实。“当初娶我姐的时候,你是怎么答应我家的?啊?!”薛瑜气不打一处来。 “快,把她领走!”姜航趁薛发飙时,小声对他的秘书说。 “站住!你别走!”薛瑜见那个女人被秘书领走,她欲上前追。姜航一把抱住她。“你放开我!” “闹够了没有?!”姜航见她已走远,松开薛瑜。“再这样下去,大家都没好果子吃!” “姜航,你!”薛瑜被气得说不出话。 “你姐姐闲再什么样,你最清楚,你家人最清楚!”姜航做到大班台后的真皮椅子上,他喝了一口茶水。“我是被逼无奈!你知道你姐,”他欲言又止。“算了,不跟你说了,反正你是站在你姐那一边的,说说了也没用。” “你放屁!我不站在我姐那边,我站在你这边啊!你在外乱搞,你还有理了?你这是什么狗屁逻辑啊?我姐,自从嫁给你,没过过一天好日子,眼瞅着你们生活变好了,你倒好,开始乱搞了。我说姜航姜总!你就不怕我把你这些丑闻告到你们集团总部去吗?” “去啊!你去告!正好我他妈也不想干了!”姜航将文件一摔。“你别刺激我,我实话告诉你吧。这都是你姐逼的!她啊,她…” “编,继续编啊!怎么?编不出来了?你倒是往外吐啊,我看你这狗嘴里能吐出什么来!” “你姐心理有病!” “你说什么?” “小瑜,你是当妈妈的人了,有些话,我碍于你是女人不方便说。今天,我就跟你摊牌。你姐,心理有病,至少我是这这么认为的。其他不说,我和你姐,至少三年没有那什么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薛瑜不解。 “几年前,我只是陪客户吃了个饭而已,人家客户小姑娘俏皮,随便跟我开了几句玩笑话而已。你姐啊,这些年死死抓住不放,说什么我一定是天天在外瞎搞。你说,我有吗?我敢吗?”姜航说到痛处,“这之后,我们一直分床、分房。说我脏啊,说她有洁癖啊之类的。我们俩这个状态,你觉得像是正常夫妻该有的吗?薛瑜你,在外别的男人随便拿你开了句玩笑,你会当真吗?” “我姐是最近有些变化,但这也不至于让你在外乱搞!” “我没乱搞!”姜航焦躁不安。 “那刚才那女的,跑什么啊?还有,这儿!怎么回事,你给我个合理的解释!” “我,”姜航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完美神府 雪鹤天 薛瑜亲眼见证了姐姐和姐夫这一路走来是多么不容易。当年一毕业,姐姐执意要嫁给眼前这个穷小子,美其名曰嫁给爱情。那时候,她记得很清楚,父母是极力反对,尤其是母亲,更是以死相逼。奈何,姐姐心意已决,任凭家人如何劝说,都没用。 “既然你决意要嫁给他,我们也不再说什么。不过女儿,爸爸还是要提醒你,穷乡僻壤出来的穷小子,他一直平淡无奇还好,一旦他发财有权势了,到时候,遭殃的可是你。” “好了,爸妈,我会幸福的,你们放心,他不是你们说的那样的人。”薛雪一脸幸福模样,那时候,她怎么会听得进去爸妈的劝导呢。她早已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更何况,姜航是她的初恋。 青春,从遇见你开始 薛瑜亲眼见证了婚后姐姐眼里的光慢慢消失。姐姐虽嘴上说生活还不错,事实上,她的生活很无聊。她一直没有工作,因为前几年经济条件不太好,怀孕了就会打胎。再怀孕了,再打胎。直到医生告诉她,如果再打胎,很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在怀孕,他们这才决定将孩子生下来。 在薛瑜看来,姐姐的孕期,也不如别人那样被重视。姜航的事业处于上升期,整日的早出晚归,不是喝得酩酊大醉就是夜不归宿的。都说孕妇更加多疑敏感,那时候起,姐姐开始变了,变得不再似从前般温柔体贴。他们,安康市吵架,大事吵,小事吵,微乎其微的事,也吵。 夫妻间,最忌讳的是两人不能好好的沟通。他们,一直走在雷上。 后来,姐姐生了孩子,重心也慢慢从姜航身上转移到孩子身上,近几年,他们的感情,比前些年,好太多。至少,争吵少了许多呢! “姐夫,”薛瑜慢慢调整好自己的情绪,“看在你和我姐还是夫妻的份儿上,我希望你跟外面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断了往来。我姐那边,我会好好劝她。你放心,从今以后,我绝不会再踏入你们公司半步。” 寡情堡主逃婚妻 凤舞阳光 “薛瑜,你这么说就见外了。薛雪是你姐,但也是我合法的妻子,哦就算不顾及其他,我看在女儿的份儿上,我也不会跟她离婚的。” 女 總裁 的 超級 兵 王 “那些外面的花花草草呢?” “我与她,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你们不要随意猜测,也不要诋毁她。”姜航又开始护着她。“对了,你呀,劝劝你姐,这都什么年代了。别总是那么保守封建,哪个男人不爱玩?我们只是玩玩而已,不会走火入魔的。哦,你还不知道吧,就你那个朋友,叫叫萧邦的,你看人家,人家媳妇就从来不管他的,无论他在外玩到深夜几点钟,就算是夜不归宿,人家老婆都不带管的。那样的女人啊,才叫有格局!回头啊,你介绍给你姐认识认识,好好跟人家学习学习。一个女人,整天憋在家里,不打扮不收拾,又不社交。怎叫人喜欢得上?”姜航点燃一支烟。 “我懂你意思了。”薛瑜笑了笑。“姐夫,你跟萧邦很熟?” “拜你所赐,马上成穿一条裤子的人了。” “那,他离婚了,你知道吗?” “什么?”姜航掐将香烟按在烟灰缸里,“不可能!前几天我还看到他们一家三口在一起呢!” “他们前几天刚离的。”薛瑜冷笑。“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愿意与别的女人分享自己的男人。如果有,那她一定是还没有想好退路。”

超棒的小說 我想留下來-三百三十二看書

小說推薦 – 我想留下來 – 我想留下来 安抚好周珊妈妈的情绪,我回到卧室。萧邦侧着身子,假作睡着。“我知道你没睡着,聊聊?”我轻声问。许久,他都没有理我。“不聊的话,那我可要睡了?”我再次发声问。 “以后往家里领人,能不能事先跟我说一声?”他转过身。 “小心眼儿!” “睡觉!” “睡觉就睡觉!”他憋着气,我也带着气。 怎么就不能回到曾经那种快乐、简单又美好的生活里了呢?像个孩子一样,简单点,少些计较,不好吗? 我睡不着,身子在被窝里扭来扭去,原来周珊,是个心里藏得住事情的人。 我与她,认识大概有两三年了吧!她从未在我面前提起过她的身世,想必,她也不会跟其他人说。 清晨,最先叫醒我的不是闹钟,不是一缕阳光,而是周珊爸爸早起洗漱的声响,他在家大概也是个不拘小节的人。“哎呀,我说你小点声音啊,这又不是在自己家,你这么叮叮咣咣的,人家一家三口还要不要睡觉了?”周珊的妈妈,在絮絮叨叨的说着自己的丈夫。 “我就是个粗人,我已经尽量让自己小点声了,可是,那也不能一点声音都没有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来这家偷东西的贼呢!” “就你?是当贼的料吗?” “我是当过兵的,我就算饿死,也不能干偷鸡摸狗给军人脸上抹黑的行当!” “早啊,叔叔阿姨!” “早上好,丫头啊,是不是我们俩把你吵醒了?” “没有没有,我一般也是这个点醒,那个你们先洗漱,我去给你们简单弄些早餐。” “不用!”周珊妈妈急忙阻止,“奥,我是说不用麻烦了你了,我们等下就去珊珊那儿。她昨晚恐怕就没吃,今早啊,我想着给她做些吃的,我们陪着她一起吃,不然啊,这孩子,哎!” “那也行,等我收拾好,我也过去。” 周珊的父母急匆匆的洗漱完,就出门了。大门刚关上,萧邦就从卧室走出来,他阴着脸,“一大早,吵死了!周末睡个懒觉,都睡不成!”他往洗手间去。“这马桶,用过了也不知道冲一下啊!” “妈妈!妈妈!你在哪里呀?”小宝在卧室喊我。萧邦在洗手间絮叨。我在厨房忙着早餐。不知是心情不好还是手生疏了,煎蛋糊了,“该死!”我骂道。“哎!” “爸爸妈妈?我醒了!”小宝又大喊。 “儿子喊你,你是聋了吗?”萧邦从洗手间出来,到我跟前。 “你不也一样啊!有什么资格说我?”我用锅铲铲着烧焦的煎蛋。厨房里、客厅里弥漫着一股子烧焦味。 “爸爸,妈妈做的什么啊?好难闻!”萧邦给小宝整理衣服,小宝坐在床边,问他。 “嘘!你妈今天抽风,咱们小心点,别惹她。” “什么是抽风?” “就是犯神经病。” “奥,那生病了为什么不去医院?” “医院治不了,得她自己慢慢好。” “那好吧,可是我早上吃什么呀?” “爸爸带你出去吃。” “谢谢爸爸,你是最好的爸爸!”说着,小宝亲了亲萧邦的额头。 我承认,我也不喜欢家里有太多人。要不是一大早肚子里憋着屎和尿去煎蛋,蛋也不会糊掉。清洗好锅具,我去洗漱,等我回到卧室,小宝和萧邦早就没了踪迹。“你们去哪了?”我打电话。 “今天我俩出去嗨玩,你去悠悠家吧,自己解决一日三餐。” “出门都不告诉我一声啊?你们俩真是!” “妈妈,爸爸刚才给我买了小米粥和荷包蛋,还有一个大饼。”小宝大声说。 “那今天跟爸爸好好玩,晚上回来,妈妈再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 绝世天启 “好的妈妈,我先挂电话喽,你不要想我哦,也不要想你的老公哦,我们晚上就回来了。” 我挂了电话,换了衣服,坐在餐桌前,吃起小宝的小饼干,又喝了一杯牛奶。 周珊家,只有她爸妈和她。“你公婆、你老公和悠悠呢?” “哼!他们一家子,当然是出去浪了!”周珊的爸爸生气道。 周珊的妈妈正端着一碗清汤面,一口一口的喂卧床的周珊吃。周珊的眼睛,红肿。昨天流泪太多,今天红肿,正常。她比昨天,看上去,气色有所好转。女人在身体或者心里受了巨大创伤时,最应该服侍她的人,一定是她心里最喜欢的为好。这样,她恢复起来,才快。 “妈妈,我饱了。”周珊看着她的妈妈。“你和爸爸去吃吧,我跟温贝聊会儿天。” “吃这么一点点就饱了?再吃点面,喝点汤,身体暖起来,心情也会变好,来,”说着,周珊的妈妈又夹起一些面往周珊嘴巴边送去。不知怎的,周珊突然又哭起来,她低垂着头,身体一抽一抽的。“不要难过了,女儿,爸妈都在这呢,你放心,我们一定不再让你受委屈。来,乖,不难受了啊!”周珊的妈妈将碗筷放在床头柜上,她凑近周珊,搂抱着她。 “你放心,妞,爸爸就算是砸锅卖铁,也一定找个好律师帮你将悠悠的抚养权争取过来。咱们啊,好好调理身子,不想这些破事儿!”周珊的爸爸开口说。“那什么,咱们去吃饭,让俩姑娘说会儿话。对了丫头,”他转身看向我,“你吃早饭了吗?” “我吃过了,叔叔。” “可别客气,再一起吃点吧?” “不用了,你们去吃饭吧,我来陪着她。”我笑着对周珊的父母说。她的父母先后离开卧室,轻轻将房门关上。我走到周珊跟前。“温贝,你快坐,”周珊指着床边。 “怎么样?睡一觉,有没有感觉好些?” “昨晚,我没睡。” […]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我想留下來》-三百三十一熱推

小說推薦 – 我想留下來 – 我想留下来 萧邦见是他不认识的,忙将洗手间的门关上。过了一会儿,他出来,一脸不好意思,“刚上厕所,那个,你们是?” “奥,我是周珊的妈妈,他是周珊的爸爸,我们这两天借住在你家,给你们添麻烦了啊,实在是不好意思。”周珊的爸妈忙起身。 “没事没事,您坐,您坐!”萧邦招呼着。他又跑到厨房,我正在烧开水,准备给周珊的爸妈煮水饺和汤圆。“什么情况?周珊是谁啊?” “你真不知道?”我愕然。 “不知道。” “悠悠妈妈啊。他们是悠悠的姥姥姥爷。周珊现在不是需要人照顾嘛,他们今天刚急匆匆的从老家赶过来。他们那一家子啊,竟然不让老两口住那儿,说什么不方便。你说,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自私的人家呢?” “所以你就把他们领咱家了?” “嗯。” “他们住那儿?” “小宝那个房间。” “小宝呢?” “跟咱们睡呗!” “你!”萧邦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有些大,他往外看了看周珊的父母,他压低了自己的声音,“你怎么不过你我商量一下啊?这么大的事,你,真是的!”萧邦用手指指了指我。 “这有什么好商量的?我跟周珊关系那么好,他爸妈没地方去,住我这几天,不行吗?” “没说不行。就是家里突然多了俩人,还是陌生人,我有些不习惯。” “你别矫情,行吗?适应适应就习惯了!”我瞪了萧邦一眼,去外面冰下拿食材。 很快水饺和汤圆煮好,“叔叔阿姨,你们趁热吃。” “丫头,你太客气了。”周珊的妈妈,看着热气腾腾的水饺和汤圆,眼泪哗啦啦的又流出来。“我家女儿真是命不好啊,摊上这么个婆家,哎…” 漫威世界的光之巨人 “当初我说不让她嫁那么远,你非说我没事找事,你看,现在,怎么办?要是当时嫁到咱们家附近,闺女有个什么事,咱们指定服侍的好好的。” “你就一点错没有,都是我的错,行了吧!”周珊的妈妈满心委屈。她明明心里已经很难受了,因为女儿受了苦和罪。现在,她老公当着我这个外人的面儿,又指责她。她实在事憋屈得很。 “叔叔、阿姨,咱们先不说那些不开心的事。先吃饭,吃完饭了,你们去洗个澡,早点睡,今晚好好休息,明天咱们还得去照顾周珊呢!” “对对对,丫头说的对。快吃饭。” “妈妈妈妈!”小宝跑来,急得面红耳赤,“我的床不见了!” “没有啊,妈妈把小宝的床品拆了,拿去洗了。这几天,小宝跟爸爸妈妈睡,好不好?” “耶!太好啦!我终于又可以跟我最爱的爸爸妈妈一起睡觉啦!”小宝看着周珊的父母,“叔叔阿姨,我妈妈煮的饺子和汤圆好吃不?” “好吃,好吃。” “你这孩子,不能再叫我们叔叔阿姨了,你该叫我们姥姥姥爷。” “你们才不是我的姥姥姥爷呢!我有自己的姥姥姥爷!” “哈哈!这小家伙,小嘴巴真厉害!长大不得了哦!” 萧邦憋着气睡着了,我知道,我擅作主张,将外人带家里来,令他不开心了。家里突然多了俩陌生人,别说萧邦,就是我自己,也觉得生活不方便了。比如上厕所,比如洗漱、洗澡。我们都要一个个的排队。萧邦平时喜欢赤脚走在地板上,现在也不敢光着脚丫子来回溜达了。还有,萧邦这几天,也不敢‘媳妇儿、媳妇儿’的叫我了。 哄睡了小宝,我轻轻关上房门,去洗手间,洗澡。 我穿着睡衣出来,周珊的妈妈不知什么时候,也出来了,她呆坐在沙发上,低声抽泣。 “阿姨,您怎么醒了?是不是我吵到您了?” “没有,没有,丫头,我睡不着啊。我心里老惦记我女儿,我真的响去瞅她一眼,看看她睡着没。”她抹着眼泪。“我的女儿,从来都没有受过这样的罪,你说,她心里那么脆弱,她能扛过去吗?” “一切都会过去的,阿姨,放心。周珊是个聪明的女孩,她知道以后该怎么为自己打算。” “你不知道,丫头,有些事啊,我们都没跟外人说过。珊珊啊,她,”周珊的妈妈支支吾吾。“她不是我们亲生的。她的亲生父亲与我老公是战友,牺牲了。她妈妈那时候与我关系也好得如姐妹一样。她妈妈受不了打击,后来也吃药随她爸爸去了。”周珊的妈妈说着,泪流满面。我赶紧拿了纸巾,替她擦拭脸上的泪。 牟明 “我们打小都当她是亲生的对待,小时候她在我们家,真的是一点苦头都没吃过的。你知道吗,我们农村种地,人家家里都是尽情的使唤闺女干各种农活、家务活。我家珊珊,我们真是舍不得她做那些的。这孩子,脾气好,人缘也好。”周珊的妈妈边说边哭,边哭边说。 “你说我家珊珊,好端端的干嘛要找个外地孩子结婚啊?老家那么多好人家的孩子,她偏偏选了这个,呜呜呜…” “阿姨,别难过了,她个人感情这个事情,你们是做不了主的。” “说的就是啊,你不知道她结婚那天我心里多难受。她要是过得好,也就不说什么了,她要过不好,你说,我们怎么对得起她的亲爹亲妈啊?就是百年后,我们到地下,见了他爸妈,我们都没脸啊!”周珊的妈妈痛哭。“这些话啊,我都不能跟我老公说,我就怕他急脾气上来,做了出格的事。你别看他这个性子不好,他一直都疼珊珊的,他比我还心疼珊珊…” “你们真打算带周珊和悠悠走吗?” “我老公刚临睡前还跟我说了,无论如何,都得将珊珊和悠悠带走。不能再在这儿受气了。他打算明儿联系联系他们战友,看看有没有熟悉的律师。我们做好了随时打官司的准备。悠悠是我女儿的命,没有悠悠,她一定活不下去。她不能离开悠悠的,你知道的,悠悠是她一手带大的。” “我知道,这些我都知道。阿姨,您别太伤神了,您也要保重身体,不然,您自己熬垮了身体,您还怎么照顾周珊呢?” “丫头啊,我也不想伤神啊,可是你说,珊珊是我的女儿啊,她现在这个样子,我怎么能安心睡着…”周珊的妈妈说着,又开始掉眼泪。

5a3mv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想留下來-二百七十二分享-mmc8o

小說推薦 – 我想留下來 – 我想留下来 “我这可是腿断了,腿断了啊!你们一个个地都不关心我!” “我昨晚问你们了,今早要不要过来,你们说不用,现在又怪我?谁不关心你了?你能不能别把一点小毛病放大吗?一家子都守着你,你的腿就能马上好了?”我生气道。 “不诚心回来干嘛?” “这儿有我的家,我想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啊立,你管得着吗?” 婆婆平时强势惯了,她心里一定希望自己的儿子也回来看她吧,可是萧邦自始至终都没有回来。知道出院那天,她还嘀咕着,“我真是后悔啊,早知道当年就孙超生交罚款,我也得生个女儿。养儿子有什么用!” “你儿子不在跟前,就不要瞎叨叨了,你叨叨他也听不见。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呢?你是怪我和爸没照顾好你?有本事你自己下床蹦跶啊,不要叫我们回来照顾你!” “我不跟你这个人说话,你也别来烦我。我要回村里!把我送村里去。” “婶婶,”堂姐突然呵斥,“他们当晚辈的有当晚辈的难处,你就不要再没事找事了。温贝这还带着个孩子呢,什么照顾的不周到的地方,你别计较,给你一口吃的,就不错了。当初她生孩子,你不也没照顾她吗?” “我哪是没照顾她啊,我不还给她做过几顿饭呢吗?” “呵!”我苦笑,“大姐,你听到了?一个月子里,做了几顿饭。你知道那几顿饭她做的多不情愿吗?我记得不是六顿就是七顿,总之呢,这次,按理说,我不该回来的。想想算了,一家人,没必要计较那么多,你听听,她一路上都在瞎嚷嚷什么。” 总裁,你爬错床了 夏小池 “说什么了,我就是吐槽一下还不行吗?照你这么说,我还没点说话权了?” “你闭嘴吧你!你儿子为什么不回来,你心里没数吗?还有脸在这叫嚣,嚷嚷什么呢?” 男人的脑回路与女人不同,他不觉得腿骨折是多大的问题。他们只觉得,世上除了生死,都不是什么大事。所以,他们在任何事降临的时候,都可以一秒入睡。他们心里到底担不担心,也许只有他们自己清楚。萧邦心里到底担不担心他妈妈,我不知道,总之,他是没回来。 “今天妈妈出院了?”临睡前,萧邦视频,“你去妈妈房间,叫我看看。” “他们睡了,”我走出去,看到婆婆房间的门紧关着。 “那算了吧,辛苦你了,”不知萧邦这句话是真是假。 “我不辛苦,你爸爸才辛苦。要是你妈敢每天这么对我,我早走了!” “怎么了?” “你爸整天那么用心的伺候她,她一不但不感激,反而还整日的挑刺儿,不是说饭菜不合胃口,就是这了那了的,我烦得慌!” “哎呀,她就那脾气,你们多担待就好了。” 话不投机半句多,说的就是现在我和萧邦的状态吧,“别没话找话说了,行吗?你知道我今天多累吗?我先睡了。”我挂了电话,心里莫名其妙的烦躁。可能与生理期有关吧,我暗示自己,要冷静,不要被她带沟里去了,日日打嘴仗,没有任何意义。 我一遍又一遍的暗示自己,要好好伺候她,以后要让她帮着带孩子的,所以她现在是大爷!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要反驳就是了。她爱怎样就怎样,只当她是陌生人就行了。 “小贝,”一大早,公公就煮好了杂粮粥,“我去医院给你妈妈拿药,早饭都在锅里。你跟小宝起床了,自己热一热吃啊。” 萌妻不服叔 堇颜 我看了看时间,才六点半。“好的,爸。这么早啊?医院上班了吗?” “七点上班,我早点去排队。” 八点左右,小宝醒来,我给他穿衣、洗漱、喂食,把他收拾好了,自己才去吃饭。如果当年婆婆在苏市的时候,也能像公公这样勤快,我们也不至于关系处得如此僵。 “一家子,女人都没用,全靠男人!”婆婆不知哪根筋又搭错了,她实在找事吗?我全当没听见,吃完饭,洗碗、收拾卫生。“人家娶媳妇都是娶个勤快的,我家倒好,娶个懒蛋!” “你是在说你自己吗?” “我说你,懒!” “我向你学习。” “我现在是病人,不能动,我要是能动,我比你勤快!” “那你先勤快个试试,别整天耍嘴皮子,有什么用?再说了,我向你学习。你什么样,我就什么样,我一切都向你看齐。”我瞪了婆婆一眼,都是女人,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接下来的三五天里,我基本没怎么跟婆婆讲话。公公在家的时候,他会逗小宝,一家三代,看上去倒也其乐融融。公公不在的时候,我和婆婆各自绷着脸,谁也不会主动先去搭理谁。尽管小宝一趟一趟的往她房间跑,她开心时候会逗两句,她不开心时候,小宝哇哇大哭,她都当没听见似的。本以为,我这次回来能用心照顾她,谁承想,结局又同曾经一样,不美好。 “小贝,明早我就外出了,家里,你妈妈你帮着好好照顾啊,她想吃什么,你给她做些。” “放心吧,爸,我一定好好照顾我妈。”我笑着对公公说。公公在家照顾婆婆差不多两三周的时间,他着急外出务工,一天好几百的工费,他一天都舍不得耽误。他一辈子都是个勤快的人,勤勤恳恳的,从没见过他大手大脚浪费过一分钱。这个家,若不是他在撑着,真不知道会怎样。 婆婆心情不好,说她心慌,公公马上给她冲了一碗糖水,她喝了后,好许多。“我这都要了死了,也没个人伺候!” “不要整天讲话那么难听,有什么话,当面沟通,别整天背地里较劲儿!你是当长辈的,要有个长辈样子!我不在家了,什么事,有点分寸,不然,你把她气走了,你自己在家,谁管你?”公婆房间里,公公正在说着婆婆。公公到底是个明事理的老人,他的话,我即使不服气,也会听。不为别的,只觉得他属实值得人尊重。 人与人只见,一切都是相互的,你敬我,我必爱你。你都看不上我,那我何必还要出现在你面前呢?这个道道,婆婆不懂,她只觉得只要是家里人,就都得听她的。不听她的,就不行,就是与她作对!

xyotn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我想留下來-二百六十九推薦-nq3l5

小說推薦 – 我想留下來 – 我想留下来 我开始担心自己的未来。小灵儿家距离我家,差不多要走上五分钟左右,可今天从她家出来,我竟然走了十几分钟。小宝走在我一侧,他一会儿捡绿化里的小树枝,一会儿又蹲在鹅卵石的小道上抠石子。他停下来的时候,我也会驻足,他在玩的时候,我就会胡思乱想。 怎么办?如果以后我也落得如此下场,那小宝岂不是要被法官判给萧邦一家?他可是我耗了半条命换来的,为了亲自照顾他,我不惜辞去最爱的工作。为了他,我断了所有的后路,假若有一天,我会因为没有经济来源而失去他,那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我想跟你商量件事,”萧邦下班,准时到家,他拖鞋还没穿好,我就走到他面前,着急的说。 “什么事啊,脸都能急红?” “我想去上班。” “又听谁瞎扯什么了?上次不是说好的,等小宝上了幼儿园,你再去上班嘛?一年时间都等不及啊?” “嗯。我就是想快点出去上班。” “你这是怎么了?”我和萧邦坐到沙发上,他有些不解。“是被什么刺激到了?说说,我听听。” “也没什么,”我支支吾吾,终于,我还是如实说了今天的变化,“小灵儿爸妈要离婚了,法官会因为小灵儿妈妈没经济来源将孩子判给她爸爸抚养。我不想以后与小宝分开,小宝是我生的我养大的,我不能想自己以后也会落得如此下场。” “说完了?” “说完了。”我低下头。 “傻!你啊你,真是小心思多的很呀,再说了,咱们家是不会走到那一步的,把心放在肚子里,放踏实了。别人家发生些什么不好的事,你听了都要往自己身上联想,你这不是自寻烦恼吗?” 报告老板:宠妻不可戏 洛雨晴 “那我也要出去上班。” 那个男生他好拽 本轩 “行,你要真是等不到明年小宝上幼儿园,可以去找份工作,就是,小宝这边咱们还得好好安排一下。” “我都想好了,把他送去托班,提前适应集体生活。” 十 年 一品 溫 如 言 一剑刺天 “托班啊?他还小呢,那儿的老师能照顾好吗?” “哎呀,你放心,肯定能,那么多孩子都去托班呢。” “人家孩子去托班是因为爸妈都是双职工,没得人照顾。咱家不一样啊,你可以照顾的,我有点舍不得儿子…”萧邦脸上没了劲头。“他思虑许久,“这样吧,你既然想出去工作,我尊重你的选择。你先找着工作,等工作确定了,咱们再去给小宝物色托班。” “行,暂停先这么定。”我开心的都要飞起来,可是看着萧邦脸色很不悦的样子,我忍住心中的喜悦。“我西安去做晚饭,你去陪孩子玩吧。” “小宝,你在干嘛呢?” “玩啊。” 边切菜边想工作。一年半了,我终于又要重回职场啦!开心,掩盖不住的开心。工作,还要找吗?朱珠那的,还有原东家那儿,一直都在给我不断的暗示,暗示我想要工作了,可以直接联系他们。我决定去朱珠那边,那是家大地产公司,直觉告诉我,想要自身有质的飞跃和变化,必须到大的平台去历练。如果不是要开始烧菜了,我恨不得马上拿起手机就与朱珠联系。 “爸爸,怎么了?”正吃饭,远在他乡的公公的突然给萧邦打电话。 “你妈妈出车祸了,她闯红灯,被车撞了!你赶紧帮我再网上买张票,我马上赶回去。” 宠物小精灵之庭树 轻泉流响 “啊?严重吗?” 大亨传说 “不晓得,据说是腿断了,现在医院里你大娘再守着她。” “好,我马上给你订票。”萧邦电话都没有挂断,直接在手机APP客户端订票。“爸爸,能听到吗?” “能。” “最早的一班车是晚上九点钟的,你能赶得及吗?现在已经七点了。” “能。” “怎么好好路不走,偏要闯红灯呢?”萧邦嘀咕着。 “怎么了?” “妈妈腿被撞断了,在医院呢!” 爱上复仇公主 “严重吗?需要回去照顾她吗?” “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情况,等爸爸到家了,我再打电话问问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