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大明王冠

超棒的玄幻小說 大明王冠 txt-第八百四十章 千慮必有一失分享

小說推薦 – 大明王冠 – 大明王冠 纪纲颔首,“我知道你在拖延时间,实际上我毫不在乎,知道吗,陛下让太子来时,我还诧异了一阵,因为今日是陛下在这里,我们要杀你的话,就只有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需要在陛下没反应过来的瞬间,将你乱刀砍死,可惜,今日来的是太子殿下,所以我们可以不顾太子殿下的意思,直接在他履行了人证这个被动职责后,将他送回皇宫,接下来我们有大把的时间来收拾你。” 黄昏看着站在自己后面的李春,又看了看站在卞玉楼后面的庄敬,沉声道:“我其实很好奇,你们事后怎么摆脱责任?” 纪纲冷笑一声,不语。 守山匠 厌笔川 凭什么告诉你,就是要让你当个糊涂鬼。 有两位王爷在这里,摆脱责任还不简单,只要我们想要的现场,在两位王爷的配合下都能做出来,甚至为了洗清陛下的猜疑,还可以让两位王爷唱一出苦肉计。 这不难。 只要能杀黄昏,汉王和赵王绝对愿意去当黄盖。 就允许你黄昏让薛禄唱苦肉计,不允许我们唱一次么。 黄昏也懂了。 吃了最后一块黄喉,意犹未尽,不要脸的问了句:“反正你们也不赶时间了,能不能让我完整的吃了这顿火锅?” 纪纲摇头,“你看我是这么仁慈的人么?” 摄政王妃 黄昏哈哈一笑,“确实是,换成是我,尽管再不赶时间,也要避免夜长梦多。” 纪纲呵呵一乐,“不存在夜长梦多,如今这一条街道都在北镇抚司控制之下,没有人救得了你,就是楼下那个叫阿如的关外女子,她此刻也自身难保。” 顿了一下,“只是我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见你这颗头颅滚到地上,让我当蹴鞠一样踢来踢去。” 脸一沉,“反正你必死无疑,何不试试运气,万一我拿了你的钱,良心一回,真的就放过你徐妙锦、绯春和你那双儿女呢。” 黄昏若有所思,“好像被你这么一说,我在必死的情况下,为了心里最后的一丁点安宁,只有想办法来赌一下你有没有良心了。” 纪纲面无表情,“你可以选择不赌。” 黄昏拍了拍膝盖,刚要站起来,就觉脖子边一片寒意,李春的绣春刀架在了他脖子上,“别动,我不介意提前砍了你脑袋。” 黄昏点点头,“我知道。” 纪纲缓缓的道:“其实我很有些好奇,你难道就真的没意料到这一点么,所以我很好奇,你究竟有什么后手来破解这个必死之局。” 在纪纲眼中,黄昏已经没有一丝的退路。 黄昏想了想,“我确实猜到了你今日会对我动手,只是没猜到你要用什么办法,有一说一,哪怕是作为对手,我也不得不承认,你今天这一步棋之妙,堪称神之一手。” 纪纲摇头,“神之一手?我没记错的话,是那些棋待诏们说的某种专业术语,其实这根本算不上,所有的行动都在我计划之中,天时地利人和,走出这一步棋,并不难。” 黄昏忽然笑了起来。 众皆愕然。 这个时候他还笑得出来? 黄昏笑罢,“天时地利人和,没错,在你们看来确实如此,不过你们难道没想过,这难道没可能是我故意给你们的天时地利人和么?” 纪纲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你说什么?!” 黄昏笑道:“指挥使你难道从没好奇过,那么巧,我去见陛下的时候,和狗儿说请陛下来参加开张礼,就被你听见了?” 纪纲愣了下,旋即道:“可你就算不让我听见,到时候陛下要出宫,我锦衣卫也不可能不知道。” 黄昏嗯了声,“也有道理,但早知道和晚知道还是有很大差别的,所以这个天时,其实是我故意留给你的天时。” 纪纲心头升起不好的感觉,“人和呢,今天南镇抚司被牵制,别告诉我你也是故意的。” 黄昏笑眯眯的,“不说故意,顺势而为,早就料定了你们会阻拦南镇抚司的人来而已,否则以我的谨慎,就算没有南镇抚司,我身边也该有十一个西域女子死士加上阿如温查斯拱卫,为何没有?” 是我故意给你的人和。 黄昏继续道:“至于地利,指挥使,别忘了,这里是哪里,这是三元楼,是我的地盘,你没有丝毫地利可言!” 话音还没落,黄昏猛然一掀桌子。 干净利落。 可惜嘴上没烟,无法完美展现乌鸦哥掀桌子的那种洒脱霸气。 纪纲脑海里急转,闪开火锅汤,吼道:“砍他!” 李春想都不想,本就架在黄昏脖子上的刀顺势一抽,就要将黄昏的脖子割开,于此同时,庄敬也没去管卞玉楼,也是一刀砍过来。 两把绣春刀,黄昏一个读书人,不可能活下来。 说时迟那时快,但见黄昏脖子一偏,身影倏然下坠,众人眼前一花,就不见了黄昏和卞玉楼的踪影,地上出现一个空洞。 李春刚想跟着跳进去,搭眼看见楼下跌落在一大堆棉絮上的黄昏和卞玉楼,又一排弩箭激射而来。 李春吓了一跳,急忙闪避。 等他回过神来,卡扣声中地板已经恢复如初。 楼下,传来了南镇抚司缇骑的惨嚎声,显然是阿如温查斯暴走了。 纪纲大惊失色,吼道:“追!” […]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大明王冠笔趣-第八百三十四章 假慈悲的明仁宗

小說推薦 – 大明王冠 – 大明王冠 朱高炽当然愁。 作为朱棣的儿子,作为一个以仁慈著称的君王,朱高炽登基之后作为君王,哪怕天子需要铁血无情,可他清算的人也不多,就黄俨等几个人,何况他现在还是个太子。 更何况黄昏还是他入主东宫的恩人。 按照杨荣的意思……太子东宫也要和汉王、赵王一样,开始对黄昏下手。 朱高炽虽然明知杨荣说的是正确的,可内心还是无法接受。 杨荣沉默不语。 他在等。 等太子的表态。 或者说,他在等太子在答卷。 这一个问题,既关系到以后太子登基之后朝堂主要矛盾,也关系着杨荣对太子的一次问心考答。 许久,朱高炽深呼吸一口气,认真的道:“我不需要压制黄昏,哪怕他权倾朝野,只要他能让大明百姓安居乐业,让大明疆域万年安定,就算我是个傀儡天子也无妨,何况我还有你们几个人,我相信你们,相信你们有能力掣肘黄昏,为我大明保驾护航,我也相信你们一定可以遏制黄昏到时候成为祸国殃民之人!” 杨荣面不动声色,内心却在笑。 太子…… 很好! 但还是再问道:“如果黄昏要效王莽?” 朱高炽讶然,“勉仁,你觉得太祖一手打造出来的王朝体制,有这个土壤给他效仿王莽?” 杨荣摇头,“没有。” 逆天魂囧完结版 十月糖水 朱高炽笑道:“不就结了。” 杨荣道:“但是黄昏在经营交趾,也在经营关外鞑靼区域,他以后完全在我大明本疆域之外称王,铸就古往今来任何一个野心家也达不到的辉煌!” 朱高炽又沉默了,然后缓缓的道:“其实当年将安南该交趾布政司纳入版图时,解缙的反对章折我看过,我也很赞同,但是当时父皇笃定了心思,且因为黄昏的存在,所以我没反对,但是勉仁,如果黄昏真能用他一己之力,让交趾、八百大甸、澜沧和漠北永久成为大明疆域,哪怕他在这些区域称王,我觉得也是可以的,我老朱家虽是大明皇室,但绝不会故步自封,我老朱家既然是大明皇室,就不应目光狭隘,只为一家之利,而应天下为先,大明现在的疆域很大,但若是黄昏这一步操作,能达到始皇帝统一六合之后的效果,那么我认为一切都是划算的。” 秦国一统六合后,天下成一家,分分合合,都是家内事。 如果黄昏将来做到了,那么交趾、八百大甸和澜沧、漠北这些地方,就算有分分合合,我中华神州也有人将它们继续拉回疆域之中。 这千秋功劳,朱高炽不想阻拦黄昏。 也不敢阻拦。 因为黄昏一旦做成,那么他朱高炽和父亲永乐大帝一样,会像文景之治那样,共同在青史上留下一个大好名声。 何乐不为。 杨荣懂了,“既然殿下有这个心,那么这一次的开张礼,您可以不去,甚至也要阻止徐皇后去,因为你们一旦去了,以微臣的预见,必然是要出大事的!” 无敌 升级 王 姚广孝肯定也是看清了这一点。 朱高炽讶然,“大事?” 能有多大?! 杨荣咳嗽一声,“所有事情都有迹可循,黄昏在凝风观利用魏仙子布局,搅动薛禄和纪纲之争后,本可以利用这件事大做文章,为何没有动静?” 朱高炽想了想,“也许是黄昏没有必赢的把握。” 杨荣点头,“没错,但是以微臣对黄昏的了解,他绝对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那么这个事情就应该还有后手,而且是杀招,答案很可能就在今天的开张礼上。” 朱高炽不解了,“为何一定在今日的开张礼上。” 杨荣笑道:“殿下,您还不了解纪纲么,您觉得纪纲是一个甘心等死的人?他既然知道黄昏要针对他了,而且是个不死不休的局面,他会束手待毙?所以纪纲很可能也会在今天的开张礼上动手脚,别忘了锦衣卫有皇权特许先斩后奏的权利,所有你和太子妃或者徐皇后去了,一旦开张礼上出点乱子,你觉得纪纲会不会直接将黄昏砍了了事?” 朱高炽深以为然,又道:“那姚少师想得到的事情,父皇想不到?勉仁你也想得到,黄昏自然也能想到,黄昏岂会不做应对,而黄昏有所应对,纪纲难道会不知道这里面的曲折,他又怎么会继续做这无用功?” 杨荣笑道:“纪纲应该知道黄昏会做应对,但纪纲没有时间和机会让他隐忍了,何况纪纲也有自信,毕竟嘴子再能翻,也不如绣春刀锋利。” 黄昏有自信。 纪纲何尝没有自信。 都想在今日置对方于死地,这是个结,意味着黄昏和纪纲之间,必有一个人在今日折戟沉沙在大明仕途之中。 朱高炽懂了,“所以如果我和太子妃以及母后不去参加这个开张礼,那么今天就会平安无事?” 杨荣点头,“所以这其实是陛下给你的一个考验。” 看你到底是真仁厚,还是假慈悲。 朱高炽沉默了许久,才问杨荣,“勉仁,父皇已经登基十年,郑和远航海外已经多次,胡濙奉旨寻找张真人也走遍了名川大山,都没有消息,那么你觉得当下父皇还需要纪纲这条疯狗吗?” 杨荣沉默了一阵,“陛下认为他需要。” […]

优美都市异能 大明王冠 愛下-第八百三十三章 明仁宗很愁熱推

小說推薦 – 大明王冠 – 大明王冠 东宫那边,当朱高炽听完内侍传完父皇的口谕后,心头顿时紧张起来,怎么回事,怎么忽然间父皇改变了主意。 自己去黄昏火锅店的开张礼倒也没什么,本来就答应了二弟三弟,今日三兄弟要陪父皇好好的喝点小酒。 现在父皇忽然不去了。 由太子和太子妃陪同皇后去参加。 朱高炽隐然感觉哪里不对。 今天大朝会后并无大事,也没有番邦事宜,因为贴近年关,各地章折送上来的各项事宜,六部等部门早就加班加点做完,就为了春节大假可以愉快的清闲。 而父皇一向青睐黄昏,没理由临时改变主意。 那么有可能是发生了什么。 朱高炽正在惴惴不安中,大朝会后去内阁处理了事务后来到东宫当值的太子属官杨荣过来求见,朱高炽将杨荣请到书房。 年近不惑的杨荣形容清瘦,在仕途混迹多年后,作风越发老重持成,说话的速度也慢了许多,见礼之后朱高炽赐座。 杨荣坐下后道:“微臣听人说陛下的口谕了。” 朱高炽愁道:“勉仁,你怎么看?” 杨荣,字勉仁。 若是私下无人,朱高炽对支持他的臣子几乎都是以朋友相待,称字,倒也不是朱高炽故意收买人心,他本就是仁厚之人。 杨荣摸着胡须,思忖再三,“大朝会后,陛下和姚少师单独聊了。” 朱高炽点头,“我知道。” 杨荣继续道:“殿下您觉得姚少师是个什么样的人?” 朱高炽沉默了许久,“一个父皇可以绝对信任的人,一个我作为太子,也可以绝对信任的人,他对父皇的忠心,以及他淡薄名利不求富贵的佛家心,也永远可以相信。” 杨荣面色有些尴尬。 朱高炽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笑道:“勉仁不用如此,我这么说,并没有影射你们的意思,只是我们都清楚,姚少师这样的人,真的是世间罕有。” 姚广孝有靖难之功,又得父皇信任,他想要什么不能得到? 除了皇椅,只怕父皇可以给他一切。 战国演绎 但姚广孝什么都不要。 别说金银美女,就是功名姚广孝都不需要,连那个太子少师,姚广孝挂在身上后,也没怎么放在心上,这几年因为黄昏顶起了朝堂,姚广孝甚至连大朝会都不怎么愿意来了。 所以说,你很难用普通人的形象去勾勒姚广孝。 杨荣是个自傲的人。 在政治才华上,他不认为整个大明朝野有多少人能够超过他,但他对姚广孝是真的服气,这位老和尚真的做到了读书人追求的那句“淡泊明志,宁静致远”。 闻言道:“微臣不敢,不过殿下能这么信任姚少师,让微臣很是欣慰,我们不妨来揣摩一下,陛下在和姚少师谈过之后,改变了今日出行的计划,这里面透露出什么意思。” 朱高炽洗耳以闻。 杨荣却没直接分析,而是定定的看着朱高炽,缓缓的道:“在此之前,微臣想问一句殿下,也请殿下真心回答微臣。” 朱高炽点头,“你问,但我内心之语,比真诚以答。” 杨荣起身来到书房门口,看了看外面,对守在外面的宫女和内侍道:“去院门口守住,不要任何人进来,皇孙也不行。” 杨荣在东宫这点威信还是有的。 杨荣关了书房门,重新站在朱高炽面前,躬身道:“但问殿下一句,将来你若登大宝,可有信心如当陛下一般,能将黄昏压制?” 朱高炽震惊莫名,“勉仁,你这是……” 杨荣坚决的道:“殿下,您只需要告诉微臣,你有没有信心压制黄昏即可。” 灼热的心脏 夜已明朗 朱高炽面色凝重起来,沉默了许久,才道:“如果只是我一个人,我没信心,黄昏这些年展露出来的谋略,我不认为自己能赢他。” 当一个臣子作为朝堂肱骨之后,当天子的要杀他,已经不是那么一两句话的事情。 牵扯的很多。 当然,作为天子,你也可以不管不顾的找个莫须有的理由杀他,但你却要付出巨大的代价,也许是青史恶名,也许是朝野动荡,甚至可能是江山动荡。 主要是看这个臣子究竟有多大的势力。 像岳飞之死,留给南宋的后患就是无穷的……这还是岳飞在朝中势力不大,只是军中的影响力,而黄昏这样的人,不仅在朝野之中有了势力,军中影响力也很大。 神机营,火器,军歌《精忠报国》……等等事迹,黄昏在军中形象很不错。 关键是有些东西是藏不住的,比如黄昏以时代商行为主体,在交趾那边招募蚍蜉义从,据说已经达到三千人规模,零零散散分布在交趾各地。 只怕关外也有。 还有一点,黄昏时代商行有个火器研发所…… 如果不是黄昏这些年对大明无保留的贡献,父皇朱棣在内,只怕所有人都认为黄昏想造反,但是现在朱棣和太子相信,黄昏组建蚍蜉义从,真的只是为了时代商行以后在海外的发展。 […]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大明王冠 何時秋風悲畫扇-第八百二十九章 心服口服閲讀

小說推薦 – 大明王冠 – 大明王冠 出了屋子,阿如温查斯从围墙上跳下来,一反常态,竟然伸出手挽着黄昏的胳膊,很是腻歪,难得的给了个笑脸,“要回了吗?” 黄昏受宠若惊。 暗想着这小姑娘是不是思春了? 也没太在意。 我黄昏大官人现在是什么人,早就做到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心了。 对守在门边的阳武侯夫人李氏道:“薛侯爷醒了,要见薛茂,你去着人将薛茂喊来,我有事就先回了,夫人和公子不必相送。” 心里倏然起了个疙瘩。 你妹…… 怎么薛勋这小子看阿如温查斯的眼神不对。 连带着看自己的眼神也不善良了。 莫非……他想当男二? 找死了啊。 作为十五世纪大明王朝的男主角,我黄某人是永远不可能送女人的,薛勋你这小子最好管好自己,要不然你爹也护不住你! 黄昏走后,阳武侯夫人李氏摸了摸儿子脑袋,“傻儿子,想什么,别做梦了,不是为娘的打击你,那个女子就不是你能觊觎的,别好高骛远了,走好眼前路。” 知子莫若母。 可李氏哪能不清楚,就咱家这条件,儿子要和其他任何人抢女人都行,唯独不敢抢黄昏、纪纲和朱棣的女人。 超级地产大亨 所以她果断打断了儿子的念想。 薛勋很不服气。 但又不得不承认,心里忽然一动,“娘,咱们那院子里不还有个魏仙子么,我用魏仙子去和黄昏换那个关外女子?” 啪! 一声清脆的声音。 李氏黑着脸,看着捂脸愕然的儿子,“你给为娘的记清楚了,今后不管任何时候,你要是想着薛家好,就永远不要去打魏仙子和那个关外女子的主意,永远!” 薛勋懵了。 然后他有点恐惧。 这是他母亲第一次打他,也让他明白了黄昏究竟是一团何等的阴影,薛勋低头深呼吸一口气,再抬起头时眼神清明,“娘,我知道了,我一定会跟着爹的计划走,借助黄昏的力量,让薛家成为大明最强世家门阀。” 恐惧,让人臣服。 排球女将 但要人心服口服,还得看黄昏接下来的手段,薛勋拭目以待。 很快,他就见识到了。 薛禄床前,李氏坐在床头帮助薛禄擦拭额头,薛茂和薛勋一前一后,垂首聆听。 薛茂看着床顶帷帐,声音微弱,“茂儿,我知道,这些年因为庶出的缘故,你受了很多委屈,我们大家都心知肚明,我这个侯爷位置迟早也是你二弟世袭,爹在这里说一句对不起,是爹忽略你了。” 薛茂大感意外。 强势的父亲,竟然说出这么温情的话? 薛勋也觉得意外。 薛禄继续道:“但你摸着良心想一下,这么多年来,除了我没有为你在仕途谋划之外,爹对你如何,你想要的,只要不是官场上的东西,爹哪一样没有满足你?你说你要学习黄昏,从商贾之道走入仕途,爹就冒天下之大不韪,出资让你修建了凝风观,你再想想,你大娘这么多娘来,有没有将你视线作庶出?” 薛茂沉默了。 薛禄继续道:“其实事情到了今天这一步,咱们薛府被黄昏当做诱饵,爹真不怪你,实在是黄昏算无遗策,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违背良心,你以为爹和薛亮母亲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你问问你大娘,她最清楚,我和薛亮母亲万般清白,当年我一夜未归,其实也只是在外面喝了一夜的酒,等你老了,想起你曾经喜欢过的姑娘,也会像爹一样。” 薛禄还想说什么,李氏温婉的道:“茂儿,你可能还不知道,你爹愿意这样承受纪纲的毒打,只是为了救你——你虽然在生意场上,但你和北镇抚司牵扯至深,而纪纲骄横跋扈,必然自掘坟墓,到时候陛下清算下来,你也难逃一死,你爹现在这么做,是用命在救你啊!” 薛茂愣住,“爹,您是为了我才和黄昏结盟走出这一步棋的?” 重生小青梅:首长,别上来! 池小糖 薛禄喘息了口气,“真以为你爹老糊涂了?” 回到京畿,薛禄看到那纸婚书,知晓北镇抚司也被牵扯进来,然后黄昏找到薛禄的时候,薛禄他就知道,再不出手,儿子薛茂必死无疑。 薛禄继续道:“哪怕我这么做了,我也不敢主动去请黄昏说服薛亮,你大概还不知道,黄昏和赛哈智要提携薛亮成为锦衣卫高层,估摸着会是南镇抚司镇抚使,到时候他要是报复你,爹也护不住你,好在黄昏这人有大仁,看见爹为了他的计划差点丢命,今天提出只要你愿意去弥补过错,他愿意做薛亮的工作。” 薛茂缓缓的道:“所以如果没有孩儿的胡来,爹您今天就不会躺在这里?” 薛禄孱弱笑道:“傻孩子,爹躺在这里,不是因为你胡来,是因为爹这些年忽略了你,是爹的错,你有什么错呢,你错在不该嫉妒薛亮,当然,说一千道一万,始终是爹的错。” 薛茂眼睛红了。 然后薛禄最后一段话彻底让薛茂破防:“其实爹的打算,是你二弟世袭侯爷,你三弟长大后成为驸马,这样一来,咱们老薛家可保五十年富贵,而你作为薛府长子,就算是庶出,有你二弟和三弟护航左右,你这薛府长子也能坐稳主事的位置,可以成为薛族的领头羊!” 薛茂泪光隐隐,啪的一下跪下,“爹,孩儿错了。” […]

優秀玄幻小說 大明王冠 txt-第八百零四章 我承認都是月亮惹的禍推薦

小說推薦 – 大明王冠 – 大明王冠 赛哈智若有所思,“我记得这事好像是在薛禄回老家时,见过他那初恋情人之后的事情了吧,按说他已经见到初恋情人人老色衰了,为何要愿意贴心贴肺的帮助初恋情人的侄儿?” 黄昏斜乜他一眼,“老赛你知道个屁!” 青春总是要落幕的。 而薛禄五十来岁的人了,给青春一个交代,其实也是给他自己一个交代,只有这样,薛禄在日薄西山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的时候,想起他的青春和过往,心里才会坦然。 人这辈子,最难忘的之一,就是青春初恋的遗憾。 年纪越大,遗憾越重。 就如有的人,明明已经娶妻生子,日子平平淡淡可心满意足,可也许在他平淡的生活里,一年到头,总会有那么几次,梦见他初恋的那个学校、那片蓝天白云、那个在阳光里提着穿着七分裤提着暖水壶走过教学楼前的人儿,总会在安静的时候,有那么几次会想起那个人儿在元宵节火龙灯花里的嫣然一笑,笑起来时唇角淡青色的美人痣轻舞飞扬…… 甚至会在第一次买车后开车上百里路回到那个学校,去看看那个学校里的沧桑的大榕树,废弃的食堂,再到那个人儿的家门外等几个小时,只希望那个人可能就这么巧的在娘家…… 一遍又一遍的唱着《我承认都是月亮惹的祸》,在歌声里怀念那心窦幽幽麦苗青青的岁月。 然后在第二日醒来,揪心的难受。 有些东西能释怀,可有些东西……哪怕看见初恋已经人老珠黄,变成了你不喜欢的模样,你还是会想念曾经的那段岁月。 想念的其实不是青春初恋,而是你回不去的时光。 人呐……盼望长大。 长大之后,又后悔长大。 不论你是成功,还是失败的一生,都是如此。 有遗憾的青春,其实是最美的青春。 因为这些事,黄昏做过。 收回心思,笑道:“这个真相,薛亮知道,薛茂也知道,所以薛茂才会嫉妒薛亮,如果没有我们这一次的布局插手,薛茂会一辈子针对薛亮,因为薛禄会一直帮薛亮铺路,而这个待遇是薛茂永远也无法享受到的。” 薛亮有错? 没有错。 薛亮只是秉持着他母亲的意愿,想要过上好日子而已,而且薛亮淡薄名利,他做的所有事情,都是顺应形势而已——直到他母亲的贞节牌坊出了问题。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薛亮不能忍。 这个时代,永远不要小看一个贞节牌坊对寡妇的认可。 虽然这是个很残忍的事情。 但一个守寡二十年,早无再嫁之心的老寡妇,得到了贞节牌坊,不管是道德上和人性上,她这二十年都过得很凄凉,很孤单,但至少她得到了一点补偿——也许这个补偿不是她想要的。 但她还是会开心。 而薛茂却剥夺了薛亮目前这二十年苦难换来的一点开心。 薛亮能忍? 医道狂兵 有毒干脆面 身为人子,稍有血性者,都不可忍。 薛禄有错? 没错,他只是做了一个男人都会做的事情,至于忽略薛茂,这是封建时代的悲哀所在,庶出和嫡出这种体制下的悲剧。 是时代的悲哀。 相由心生 殇卿猫 薛茂有错? 当然有错,其实薛茂作为一个庶子,他得到的已经够多了,将来薛勋世袭,薛桓很有可能会被薛禄运作成皇亲国戚,那么薛茂就是主张薛族商贾事务的重要人物,他有成为大明上层的机会,但他想要的更多,人心不足蛇吞象。 也便罢了。 你追求便是,可你千不该万不该,要为了的一己私欲伤害魏仙子这些无辜的人,甚至为了你那狭隘心理,去伤害一个守寡二十年的老寡妇,她最大的盼望是儿子出人出头地,也有那块贞节牌坊。 可惜,贞节牌坊没了不说,还被玷污了名声。 伤人者,必伤己。 所以薛茂必须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周胜然咳嗽一声,“说点重点,按照你们这么分析,薛亮其实是可以信任的,尚可也是可以信任的,真这样的话,那可要好好培养这两人了?” 刘明风看向赛哈智。 赛哈智看向黄昏。 黄昏想了想,“可以,尤其是尚可,老周你多带一下他,这个人的眼光还行,不过现在站的位置不够高,看的东西也不够全面,我要是没猜错,他肯定在怂恿薛亮,两个人准备在咱们这个大局里添油加醋,想要一举弄死薛茂。” 周胜然笑了一声,“那可是帮倒忙了。” 薛茂…… […]

4z92g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大明王冠討論-第七百八十六章 拿捏明教聖女看書-0l52i

小說推薦 – 大明王冠 – 大明王冠 昨夜复盘之中,推广红薯一事,随着农业部的成立,随着郑钧的入主副职,基本上就已经落实了,接下来就是敦促东郊实验田改进、优化水稻和小麦的种植。 杂交水稻这个…… 黄昏是真不懂,只能给他们提一个方向,看有没有那么一丢丢丢丢丢的微渺希望。 不过随着工业的发展,倒是可以推动农业工业化。 那样的话,大明只要将鞑靼区域彻底掌控好,再管理好奴儿干都司那边,就能让东北成为大明的粮食基地。 有一说一,杂交水稻是不得已而为之,吃是一点也不好吃。 不过在当下时代,若是弄出杂交水稻,是天翻地覆的好事。 关于应天全程铺设电网的事情,时代电网也会在明日去接洽工部,然后正儿八经的全力推动这个项目,大概也需要两三年才能竣工。 这两件事解决之后,剩下的就只有三件事:继续拆解明教,清缴白莲教,以及杀纪纲。 所以简单吃了晚膳后,黄昏对绯春道:“你去西院一趟,通知乌尔莎、卡西丽、穆罕穆拉准备一番,等下随我出去一趟,另外,叫上阿如。” 绯春:“阿如?” 黄昏笑道:“阿如温查斯,她是鞑靼人,我怕黄府之外的人歧视她,所以简称阿如,以后你们也这般称呼她便是。” 绯春哦了一声,又小声的道:“可以不让乌尔莎去不?” 重生之传奇秦始皇 无名乡 黄昏不解,“她怎么了?” 绯春呵呵乐了,又有点酸的道:“她今天忽然有点呕吐,有点像是在……害喜。” 一旁的徐妙锦闻言,眼睛一亮,“真的?” 鬼魅操控术 鬼讲鬼 绯春点头。 那 小子 真 帥 我竟然认得上古魔文 绝世败狗 黄昏还没说话,徐妙锦就道:“那要好生照顾着。” 黄昏咳嗽一声,“锦姐姐,我从关外回来才几天功夫,怎么着就有喜了,这事可别张扬,得让御医好好检查后再说。” 就算从关外回来了睡了乌尔莎,可孕反不会这么快出现。 妈蛋,难道老子被绿了? 徐妙锦也愣住,弱弱的道:“是啊,时间对不上呢。”侧首对绯春道:“估计不是害喜,可能就是这几日吃坏了肚子,你明日找个郎中来把把脉。” 绯春一想也是,捂嘴偷笑道:“那就不用请郎中了,肯定是吃坏肚子了。” 她一点也不担心姑爷被绿。 九转为龙 四舅姥爷 乌尔莎可是黄府所有女眷中,除了小姐和自己外,对姑爷最死心塌地的女子,永远也不可能把姑爷绿了。 黄昏放下碗筷,“那就让乌尔莎休息罢。” 走向房间,“绯春你去通知其他人,我回房间里换一身衣衫,要去见明教圣女,还是注意点形象,免得让明教的人小觑了。” 徐妙锦若有所思,“那个少妇?” 黄昏心里一哆嗦,回头谄笑道:“锦姐姐你可别乱想啊,我对方娇可没任何想法,今夜去主要是因为应天这边的明教高层现在只有她,我需要她的明教的人帮我做一些事。” 拆分明教,清缴白莲社,都需要方娇出力。 徐妙锦格格的笑。 也觉得自己想多了,方娇已近四十,就算再风韵犹存,夫君也看不上。 换了衣衫,从房间里出来时,穆罕穆拉、卡西丽和阿如已经在主院门外等他,黄昏正准备出发,徐妙锦却喊道:“夫君,别忘了个事,与弼夫妇之前写过家书,大概会在明后日抵达应天,到时候你是不是抽空去城外十里折柳亭迎接他一下,并为之接风洗尘?” 黄昏笑道:“好嘞,我们一起去。” 想了想,再问道:“锦姐姐,你确定国子监那个和于谦齐名的少年叫刘宁然,其母亲是国子监附近坊子里的方娇?” 徐妙锦笑着点头。 在比邻国子监附近的鸡笼山的坊子里,有一座不甚起眼的院子,住着一对孤儿寡母,坊子里的百姓虽然不知道这对孤儿寡母的来历,但知道不是普通人。 那少年可是在国子监的太学读书。 […]

ztqk0引人入胜的小說 大明王冠笔趣-第七百八十五章 人盡其才熱推-ecqoi

小說推薦 – 大明王冠 – 大明王冠 朱棣颔首,“没错,朕亲眼所见还能有假不成,我知道夏尚书你的想法,这也是朕的想法,朕已经决定,要在全国推广红薯的种植,确保朕的千万子民都能吃饱饭。” 一位都察院的御史出列,道:“启禀陛下,微臣起于寒门,少时躬耕于阡陌之间,闲暇读书,虽不若凿壁偷光,但亦是花费了别人数倍的时间,别人十年寒窗苦读有今朝,微臣则需躬耕之余读书,才有今日报效家国的机会,所以其实深谙农事,还请问陛下一件事,这红薯虽然生长习性对环境要求不高,但它产量几何呢?” 这是最重要的事情。 乾坤 如果一种作物,随便哪个旮旯里都能生长,但一亩地只有一百来斤,这就没必要全国推广了,因为根本无法解决粮食危机。 朝堂臣子听这位御史说辞,先还撇嘴,觉得这货有点不识时务啊,这个时候你还来显摆你那大器晚成的出仕史,不过听他说完,倒都没意见了。 确实。 说起农事,这位四十岁才中第,十年间便成了御史的老进士,恐怕还在户部尚书夏原吉之上。 亩产量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朱棣笑眯眯的,“亩产量么,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东郊实验田那边的产量,一亩是三千到四千多斤,若是全国推广,普通老百姓受限于技术和时间,大概产量要低一点,但再怎么低,亩产量也该在两千斤以上,诸位爱卿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罢。” 奉天殿顿时一片哗然之声。 时间恰巧 寒俊 就算是不谙五谷的汉王和赵王等王孙子弟,也知道这个亩产两千多斤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从今以后,大明子民不会再挨饿! 不挨饿。 桂影斑驳 红尘有梦 知 昕 三个字,说起来简单,但哪怕是富得流油的大宋,都没做到这一点,用句超越时空的观点来说,这三个字还是在十九世纪下叶才实现的。 一位侍郎出列,“如果真能达到这个产量,还能作为主食,这个番薯难道可以取代水稻和小麦?” 朱棣摇头,“这当然不可能。” 人怎么可能不吃米和面粉。 所以这个番薯产量再多,也不能完全取代水稻,最多就是作为辅食,或者在灾害年岁作为主食,毕竟朱棣深有感会,昨夜吃了红薯后,其实新鲜感过后,胃上感觉不是很好。 没有大米的那种舒适感。 朱棣又道:“诸位卿家还有意见没有?有意见的话自己去东郊的实验田去参观,朕心意已决,明年开春之后,将在全国推广红薯的种植,为此朕打算成立一个农业部,将农桑事务从户部剥离出来,专门负责农业事务,按照九寺五监的地位设立,第一任农业部左部长,任命为黄昏,至于农业部其他人手……嗯……”朱棣眼睛一亮,看着先前那位大器晚成的御史,“由郑钧御史权兼农业部右部长。” 御史郑钧大喜,这个农业部虽然只是九寺五监的地位,但他隐然有种感觉,这个农业部有会像六部一样成为朝堂中枢部门,自己现在虽然是副手的右部长,但黄昏这人不会一直留在农业部,也就是说自己将来很可能成为一位尚书级别的大佬。 立即行礼,“微臣领旨!” 朱棣颔首,“蹙尚书,关于这个农业部的结构,你们吏部迅速拿出方案来,郑钧,待吏部那边拿出方案后,你自己亲自去六部、都察院、九寺之中挑选合适的人手,凑齐这个部门……” 咳嗽了一下,“蹙尚书,看着办啊。” 这是不放心。 深恐蹙义给弄一个复杂的部门来,到时候人手又要捉襟见拙。 蹙义领旨,“微臣知晓。” 朱棣大笑道:“诸位卿家还有事否,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这是把狗儿的工作抢了过来。 由此可见,今儿个朱棣的情绪是有多高涨。 …… …… 黄昏没去参加大朝会,请了假。 其实黄昏出仕这么多年,参加大小朝会的次数并不多,小朝会他还有兴趣,而作为宣布小朝会议论定下来事情的决定的大朝会,黄昏更不想参加。 反正各种琐碎政事,朱棣都能处理好,自己去了大朝会也就是旁听者。 没甚意思。 至于担任了一堆头衔,因为没参加大朝会,是否会影响吏部那边的考核问题,黄昏也从来不担心——除了漠北总府都督佥事,他就没有一个正儿八经的官职。 吏部那边要降他的级,貌似也很难。 军器院、医疗改革司、货币改革司这三个部门的职务,黄昏都是必须之人,其他人也做不了他的工作,漠北总府的都督佥事,这个吏部又管不到。 所以黄昏懒得去大朝会。 一大早去了一趟时代商行下辖的“电力商行”,着令电力商行改组,重新定名为“时代电网”,并亲自写了牌匾,让人装裱悬挂在公司总部。 其后召集时代电网的各部门负责人,交代下去,可以推动全城铺设电网的项目了,并让时代银行那边和时代电网接洽,以保证资金的运转,确保时代电网的各个项目正常运行。 忙完这件事,已近晌午。 黄昏带着阿如温查斯去临近酒楼喝了点小酒意思意思,然后出城去东郊实验田,就昨晚复盘的内容,把推广红薯的详细步骤和梁大等人商量了许久。 […]

7umk4精品言情小說 大明王冠-第七百八十四章 大朝會-0hop5

小說推薦 – 大明王冠 – 大明王冠 复盘很简单,将已经做了的事情和正在做的事情以及将要做的事情写下来就可以,不过也没有这么简单,需要仔细推演、验证。 验证已经做了的事情有哪些地方出了错,如何查漏补缺,并吸取经验,尽量确保在接下来的事情里不会犯错。 但黄昏明白,犯错不可怕。 就怕不犯错。 没有真正的圣人,只要是人,做事都会犯错。 现在错了来得及改。 在教育改革和土地改革中,真的一点错误都不能犯。 所以在朱棣走后,黄昏坐在书房里复盘,一直到半夜三四点钟,一直在不断的验证、推演,希望找到之前事情的错误之处,已经在接下来将要做的事情中可能出现的错误。 时间滴滴答。 黄昏全神贯注,还不觉得怎么样,可已经入秋了,在旁边侍候他的绯春冷得够呛,又心疼姑爷,半夜时分还跑去喊醒厨娘熬了莲子银耳汤。 当黄昏忙完,徐妙锦已经睡了。 于是去绯春房间。 太累。 只是简单的相拥着睡到第二天日上三竿,也是很幸福的事情。 樱花树下的天使 奉天殿。 今日大朝会。 朱棣在上朝之前还惴惴不安,昨夜在黄昏那边吃了火锅,不知道今天会不会又出现早朝中断的意外,如果真的这样,被史官记录下来,自己这形象传到后世,可就有点尴尬了。 所以朱棣想快点结束大朝会。 开始之后,就让臣工们迅速宣布在小朝会上决定了的国家大事,大朝会过去了大半时间,朱棣没感觉肚子有什么不舒服,于是放下心来。 在没有臣工上奏后,朱棣咳嗽一声,“朕再说个事,诸位臣工看看,此事可行否。” 众皆洗耳以闻。 朱棣缓缓的道:“昨日朕去过黄昏在东郊那块实验田里,嗯,这块实验田黄昏已经送给朕,从今以后便由官府来管理。” 列臣哗然。 那片实验田说大不大,只有几十亩,说小也不小,也是一笔不菲的产业。 没想到黄昏竟然说送了就送了。 只不过众人一想到黄昏如今的身家也便释怀了。 别看这小子还年轻,说身家的话,如今整个应天,不对,是整个大明都找不到几个可以和他掰手腕的人,是还没有得到公认的大明首富。 送几十亩地给朱棣拍个马屁,小事一桩。 朱棣继续道:“这块实验田,诸位大概听闻过了,也大概知道里面种的什么,有番椒、番薯之类的东西,都是从西洋那边带回来的农作物,大家也许会有微议,我大明物华天宝,何必稀罕西洋作物,但有道是有容乃大,我大明神州虽然物华天宝,可也要虚心接受外来的优秀的东西,比如那番椒,它虽然和茱萸子是一样的功效,但它的味道更为纯正,也更适合作为饭菜的佐料。” 众臣有点茫然。 太子咳嗽一声。 提醒父皇,老爹啊,这可是大朝会呢,说国家大事的时候,你怎么说起这些厨房事情来了,这可不是朝堂山该有的内容。 就那一句:君子远庖厨。 不说满堂的那些读书等身的文臣,就是那些沙场出身的武将,也没有一个人进过厨房,老爹你作为大明天子,更没有在此刻说厨事的立场。 朱棣看了一眼朱高炽。 朱高炽吓了一跳,立即跪下请罪,“儿臣偶感父皇,乱了朝堂礼仪,还请陛下赎罪。” 朱棣没好气的道:“有病就治!” 朱高炽心里松了口气,“退朝后儿臣就请御医诊治。” 朱棣点点头,给了大儿子台阶下,“你是太子,是要辅佐朕主掌国家大事的,你的身体不是你一个人的,是全天下老百姓的,你要是糟践自己,天下老百姓也不乐意!” 小跟班的奇葩逆袭 小桥上的猪 朱高炽闻言愣住,有点不敢相信耳朵。 父皇这意思…… 无形之中更加的笃定了自己的太子位置,隐晦表达了今后不会换太子。 其他臣子心中亦暗暗凛然。 只有汉王朱高煦和赵王朱高燧已经纪纲等武将心里暗暗发苦,也不知道陛下是不是猪油蒙了心,以前他可从来不会当中笃定说不会换太子。 这句话之后,朝野之间那些还有想换太子的想法,大概又得消停一段日子了。 看着朝堂交头接耳,听着嗡嗡嗡的声音,朱棣眼睛微微蹙起。 在一旁的狗儿大监一看,哟嚯,你们这是不将咱永乐陛下放在眼里了么,咳嗽一声,尖锐着嗓子喊了一句:“肃静!” […]

95pg9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大明王冠 愛下-第七百七十九章 胸有成竹分享-pwslb

小說推薦 – 大明王冠薛茂躲在凝风观里,看见黄昏和南镇抚司的人走了后,这才缓缓踱步到观门口,望着人影渐渐远去,若有所思。 黄昏怎么来这里了? 媚妃休夫 他意欲何为?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仔细思忖了很久,没发觉薛家和黄昏有什么恩怨。 那么很明显,黄昏带着南镇抚司的人来这里不是针对凝风观,要不然此刻凝风观周围就会有大量南镇抚司缇骑以及应天府衙的人,搞不好连京营的人都会出动。 关于这一点,薛茂毫不怀疑。 黄昏绝对有这个能力! 而且黄昏也绝对敢公器私用。 薛茂看向破落道观的方向,心中倏然明白过来,只怕黄昏的目的就是那个魏仙子! 黄昏是个什么样的人? 薛茂很难找到词语来形容,哪怕说他是天纵奇才,也觉得这个词还不够形容。 但有一定很确定: 黄昏是个老色胚! 徐妙锦就不说了,大明第一美人儿,关键黄昏的家里还有十二个西域妖姬,又有进贡来的朝鲜美女权氏,还有一个鞑靼美女阿如,连小妾绯春都是个美人儿。 那么黄昏听到魏仙子的美名后前来一看究竟,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薛茂是见过魏仙子的。 那座破落道观虽然平日没香火,但也不知道那老道姑哪里来的钱,师徒俩的日子并不窘迫,魏仙子也多有出观去买东西,所以薛茂见过几次。 怎么说呢…… 确实很美,而且仙。 不逊色徐妙锦的风采,这样的女子,黄昏岂会看不上。 问题来了。 薛茂有自知之明,他就没觊觎过这女冠,不过不代表他没有想法:薛茂在薛族的地位不高,所以他一门心思的往上爬。 惊婚失色:邪少请退散 别叫醒我 如今父亲薛禄封侯,薛茂知道他只要在父亲薛禄那边得到信重,今后在薛家就会有他的一席之地,可怎么得到父亲薛禄的信重? 经营好凝风观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另外么…… 献一个美人! 薛茂早就有了打算,等父亲从八百大甸那边回来述职,就把魏仙子弄到薛府去,到时候怎么处置就是父亲的事情。 凝风观的大笔盈利加上魏仙子,薛茂确信,他会因此成为薛族一个极其重要的人,也许有机会取代薛勋那个纨绔。 但是黄昏的出现,让薛茂感到了压力。 他知道自己必须尽快行动。 可是……没人! 就薛府那些个护院,想悄无声息的把魏仙子俘虏走,根本就是妄想——薛茂听凝风观周边居民说过,魏仙子是练过的。 所以得找人。 冷酷總裁失寵妻 找谁? 薛茂左思右想,觉得还是得厚着脸皮去求一个北镇抚司——毕竟父亲和纪纲交好,北镇抚司的人怎么着也会给自己一个面子。 而且这段日子北镇抚司的那些个大佬们来凝风观,吃喝玩耍都不花钱,走了之时还会收到自己给的红包。 这都是人情和人脉。 一念及此,薛茂坐不住了,低声对身边那个负责平日里管理凝风观的老鸨叮嘱了几句,薛茂出了凝风观,坐上轿子直奔应天锦衣卫衙门。 位面轉生 破落道观里,老道姑站在大门口,看着远处,女冠魏仙子站在她身畔。 头顶古朴破旧牌匾上,三个字早被岁月染上了峥嵘。 上清观。 女冠魏仙子不解的问,“师父,这个黄昏来去匆匆,他到底为何而来,虽然他没表现出来,但弟子总感觉他不安好心。” 这种感觉很奇怪。 黄昏看她的眼神明明很澄净,但她依然觉得难以心安。 老道姑也是不解,“他看你时,并无杂念,可他这样的人物,日理万机,又刚从关外回来,今天来咱们上清观来去匆匆,确实让人摸不透,姿虚,为师倒是不担心这黄昏大官人,为师担心的是那凝风观,污秽杂集之所,多腌臜泼皮,为师担心你会被他们看上。” 红颜祸水…… 如果弟子姿虚去了凝风观,那就是整个应天的花魁,一夜万金。 女冠显然也想过,“师父,要不我们去云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