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喬匕霖

gfuke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穿成年代文裏的極品悍婦笔趣-第二百六十八章 回家看看展示-fbwsi

小說推薦 – 穿成年代文裏的極品悍婦 – 穿成年代文里的极品悍妇 都是一家子的,就算生分了,也抹不掉过去一起生活的事实。 而且当娘的辛辛苦苦把老大顾知来拉扯到这么大,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当娘的都快要死了,哪儿有当儿子的不管不顾的? 可是当初顾知来一家子分家的时候,王玉梅一再而再的找事儿,本来瞧不起徐莹,更对顾知来也不咋好,到最后闹得两方不是很愉快,关系也不比从前好。 现在就怕找了,他们百般推脱不干啊。 “老二媳妇,你是不是傻啊,就算从前我们关系不好,可是起码养育之恩我们还是记着的,你在那边等着,我和知来商量一下。” 徐莹叹了气,也知道王玉梅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 异海2 蛇从革 挂掉电话,徐莹看了过去:“知来,这她说什么你也听见了,你看看要不要回去?” 首长早安【完】 征文作者 这个事情很快让顾知来的亲生父母都给知道了,大致上的意见就是养母也是娘,有病了就该回去看看,不管有多少不快,这养育之恩还是要报答一下,也算是仁至义尽,外人也不能说什么。 “那就回去一趟吧。” 顾知来和徐莹本来是不想回到村里的,但是再怎么不愿意,也是自己自小生长的地方。 王玉梅要是真的中风瘫痪了,顾知来和徐莹不会去都说不过去。 “行,安排好工作,收拾一下就走,我们就开车过去。” 小老公,别使坏! 林家娇女 春温一笑 这一走来回就要折腾好几天,他们也是在今天上午的会议直接说了一下未来一周都有事情不在这里,工作照常继续就行了。 希望不会有什么事情。 这个时候不像二十一世纪那样有手机有网络,出了什么事情都能第一时间就知道了。 徐莹也就到了这个时候才无比怀念二十一世纪。 回到家里收拾好衣服拿着钱,徐莹和顾知来就开着车回了三民村。 其实这些年下来,王玉梅也不是没有钱,她是手里有钱的,只是以前出了事情,一部分养老金被骗过去了一些,要是给自己看病,也不是不可能。 就是怕整不好,白瞎钱,或者这么简单的病,感冒发烧挺过去一下子就好了。 其实老二媳妇和老三媳妇两家也没啥本事,就算是有钱把,就是王玉梅找的男人不让啊,所以还是得找最厉害的徐莹一家。 徐莹夫妻两人都会开车,基本上一路上累了就会换个人开车,奔波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就到了三民村。 他们到了哪儿哪儿都没去,就直接去了王玉梅家。 上错花轿嫁对郎 娜小在 一进去感觉一下子好像是哪里变了,又看不出来哪里变了。 王玉梅的家也不算大,以前徐莹还没分家的时候,就是被老二媳妇崔巧秀给收拾得很干净,后来分家的时候,徐莹还给她掏钱重新修整了一下房子。 那个时候王玉梅对新房子可是爱护不得了,巴不得天天擦得锃亮,让全村人看看她的房子多好。 可是现在看看,柴火都放在一边儿,看着也是规矩,可剩下的可不不是那回事儿了。 傾 盡 天下 关着鸡鸭的笼子破了一个大缺口,满地都是鸡鸭的屎尿,杂草也从边边缝缝生了出来,一看就像是很久没人住一样。 才走进去就听见一个粗声粗气的声音在里头道:“怎么的,老子好不容易伺候你一回,饭也不吃,水也不喝,想饿死啊?” “你要是不想活了,就赶紧说了别耽误老子找别的女人搭伙过日子,我当初就是看你身子结实,家里也有钱,还有人伺候呢,我才找你,结果你看看,没人伺候你啊,还不得让我这个老子跑前跑后照顾你,没扔下你自生自灭就不错了!” 徐莹和顾知来对视了一眼,都 忍不住皱眉。 两人直接打开里屋们进去 一看,就看见一个老男人转载床边上指着床上的王玉梅骂呢。 王玉梅哭得眼角都是泪水,沾湿了底下的枕头,也没有什么办法。 虽然卫生站说她只是得了中风,可瞧着王玉梅看着没事,也没有嘴歪眼斜的,就是手脚都能动,其他的也动不了多少。 徐莹看着她觉得不至于那么严重,只要还能动,那肯定能治好的。 顾知来也是这么想的,他进来也没和那个汉子说话,径直走过去屋里那一张桌子看了过去,发现就是一些渣子粥,里面还有一些没煮开有些发硬的米块儿,看起来就像是放了很久,有一股馊味了。 还有锅里的,都是一些菜,有些菜都能看出来上面长毛了。 […]

xhz3q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穿成年代文裏的極品悍婦 愛下-第二百六十五章 親自打人展示-g5vyw

小說推薦 – 穿成年代文裏的極品悍婦管? 原靈魂大陸 管什么? 夫妻俩对视了一眼,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听那个工友接着往下说:“我家孩子上次来了你们这里,就给吓坏了,上学都不去了,还整天哭闹着不出门,肯定就是你们把他给吓到了,赔钱!” 上学都不去了?不出门了? 而且态度好像比上次见派出所同志还要嚣张呢,而且还是一直怂得不停弯腰道歉。 上次徐莹和顾知来见他们什么招儿都使出来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求,而且想着这也算是个小事,也就算了。 谁知道他们还真当自己是软弱可欺的软柿子了? 徐莹都快被他给笑死了:“上学都不上了,别忘了你们家孩子可是黑户,你这女人更是不清不白的小三,名不正言不顺的!” “知来,去,把大门锁上。” 徐莹自认为自己脾气不好,只是没有人会惹到那份上,现在这两个人是真的在她雷区上来回蹦跶。 顾知来不知道徐莹要干什么,还是乖乖照做了。 大门一关,院子里发生什么事情,可就没人管了,毕竟现在也不像以前邻里和睦,有什么话有什么事都是你知我知的,更多的是都不愿意加入到别人家的麻烦里面去。 徐莹捋起袖子,拿上一旁准备要拉晒衣服的绳子和一个擦地的抹布,走了过去。 流年共度相思远 那个工友还挺嘚瑟的,看见一个女人走过来也不怕:“要干嘛?我告诉你,要打我我也是要去派出所报案的!” 徐莹没有搭理他,招呼了一声:“知来,把他撂倒了!别弄出来个好歹” 她男人不明所以,还是乖乖照做了。 龙腾异界 男人负责压着男人,女人则是负责堵嘴绑人。 徐莹绑的时候可别精明,就不往容易看出来地地方上绑,万一给自己留下证据就不好了。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李美言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啊,都给吓得半死了,却被夫妻俩那凶狠的眼神给吓得一句话不敢说也不敢靠近了。 此时,徐莹已经对着那个男人的下半身踢了一下,只是轻轻地一下也就后退了。 看着奇怪,但是说不出来哪里奇怪。 那个工友好像是受到了什么要死要活的攻击,居然疼得在地上宛如一条刚被打上来的鱼一样蹦跶,嘴巴被抹布给堵着,呼呼地闷叫。 看着就疼,作为男人,顾知来本来是要跟着一起疼的。 但是他没有,反而在一旁看戏,看自家媳妇收拾人感觉挺开心的。 叫你惹女人,徐莹手段就挺狠,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了不得,别看她在自家丈夫面前一副柔柔弱弱的表情,可是真的狠起来,是有那种天使的面孔,魔鬼的心的感觉。 然而徐莹还没结束。 就在那个工友疼得一个劲蹦的时候,徐莹又伸手用巧劲轻轻的给了男人背后大腿都来了一下,疼得那个人又是呼呼地嗷着,想让李美言帮助自己。 可是李美言早就被夫妻俩的凶恶被吓得都瑟瑟发抖了,只担心自己怎么着,可不管地上男人死活了。 极限跨越 哥们怕樵夫 反正只要自己是好好的,不被牵连就行了。 说起来,李美言心里也气。 自己当初被这个男人强上的时候,才不过十一十二岁,那个时候年纪小,不懂事,收了委屈也不敢往外说。 绝世天启 星归野 后来知道自己肚子大了,被自己家里人感觉丢脸了给赶出家门了。 那个时候她非常茫然,什么是贞洁,什么是羞耻,什么是怀孕,都不知道,稀里糊涂生下了这么个孩子。 那个男人看见她生的是个带把地,更是高兴不得了,居然把她绑在自己身边,一喊就是九年多的媳妇,还外带强行发生关系。 后来张大了,李美言这才知道自己那些年经历有多么不堪入目。 工友有老婆孩子,她一个外面的人,当然不清不白。 全能医妃:废物嫡小姐 李美言一直想要离开,可是也架不住男人花言巧语,再加上自己生产过,不干净了,怎么跟着别的男人过日子啊? 想要敲上顾知来要钱,可是钱没要到,却没了一百块钱,可把她给气死了。 穿越之帝國傳奇 旺家家 现在看看,上门要赔偿,结果被一个女人打成这样,就是一个什么都没用的废物一个。 这个徐莹别看她漂亮,心狠着呢,就没见过这么又漂亮有心狠的女人。 李美言站在那个角落里,暗暗下定了决定,她一定要把孩子扔给这个男人,自己就去外地,去远远的地方,一切重新开始。 必须离这个混蛋离远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