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吹個大氣球9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重生就要對自己狠一點 吹個大氣球9-第五百二十一章 是個悖論展示

重生就要對自己狠一點
小說推薦重生就要對自己狠一點重生就要对自己狠一点
“刷!”、“刷!”、“刷!”
篮球入网的声音无比丝滑,过完周末,江森的训练状态又明显回升。冯援朝看在眼里,不住点头。老苗抱着双臂,嘴上不说,心里也同样是愉快的,同时暗道果然都是女人惹的祸,安安一星期不来,森哥立马又变回原来那个拔刀自然神的少年。
“擦擦汗。”
投入早上的第一百个中投,江森接过队医闻静递过来的毛巾,今天晚到了几分钟的叶培,赶紧上前汇报:“江总,方律师昨晚上说,谈得有点艰难。
四季药业咬得很死,现在最多只认赔一半了,五千万按他们的估值算,连四季药业百分之二的股份都拿不来,季世雄只肯给一点五。”
“那他算术水平不行啊。”江森道,“就算是五千万,那不也该是一点六六六六吗?剩下那零点一一一的钱就不是钱了?号称几十亿估值呢,开玩笑……”
“季世雄的意思是,那零点一一一一,还是想拿他们生产线的使用权来支付。”
“神经病!搞半天,我又是找耐阔的人,又是找沪旦的领导,难道就是为了借他们家的生产线用一下啊?我疯了还是他们疯了?我要使用权找他们干嘛?申医下面自己就有校办的药厂,我花点钱租学校自己药厂的多好,干嘛脱裤子放屁要他们的?”
江森把毛巾随手往边上一递,陶润吉就立马拿走,一群人看着江森耍横道,“跟方堂静说,适当地妥协一下没什么,但特么好歹要拿到咱们想要的东西啊?四季药业那边到底想要什么,这都谈不出来吗?咱们要销售渠道,要生产线,四季药业想要少给股份,然后呢?到底我们要付出什么东西,才能把销售渠道和生产线搞回来,直接点问清楚啊。
就算暂时我们拿不出可以交换的东西,至少先确定一个意向,先口头上哄一哄、骗一骗也是可以的嘛,反正我不签字就不算数,就算季世雄再怎么蹬鼻子上脸,我们又有什么损失?好歹抓紧一次性搞明白,抓紧把这件事给了结了。现在什么最重要?时间呐!时间不等人呐!”
“好,我马上跟他转达。”叶培忙点着头退下。
老苗却不由眉头一皱,又凑上来问:“江森,你又有什么事那么着急?”
“嗯……暂时不能说。”江森摇摇头。
“你最近训练的时间,越来越少了。”老苗沉着脸提醒道,“你看看,咱们现在这么多人,可都是在为你服务……”他指了指篮球馆里,十几名早起过来轮班的森之队成员。
清晨的球馆灯光下,江森和陶润吉、闻静、袁杰他们对视,淡淡道:“我要做的事情很重要,希望大家能理解。等事情办完,奥运会我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的。”
陶润吉他们,却也不敢在老苗面前瞎说话。
几个月下来,老苗慢慢俨然已经有了些领导的官威。
“我昨天跟卢主任和肖主任,汇报过你训练的情况。肖主任和卢主任对你现在的训练状态和态度,还是有点不放心。我们打算给你报个名,参加五月底的中国田径公开赛,就在BJ,来回也不远,比完就能回来,也算检查一下你的阶段性训练成果。小刘前几天刚在西班牙又拿了个室内赛的世锦赛冠军,体委总局打算奥运扛旗手的位置就交给他了。”
老苗严肃地敲打着江森。
这是拿翔飞人来压我了?
江森不由笑了笑,“知道了,不会出篓子的。不过我建议刘师兄注意下身体,他现在练得这么猛,比赛这么密集,得注意赛后恢复啊。”
“你就不用管别人了,管好你自己就行了,人家好歹已经拿过奥运冠军了。”
“那才更要命啊,你是不知道现在国内有多少坏人……”
“行了,行了,你当都是你啊?搞什么都能让人追着骂?知道总局为什么不让你扛旗吗?你想想你就这个社会舆论形象,我都不想说!”老苗叨叨着,仿佛江森有多十恶不赦似的,“反正从这星期开始,至少晚上不许再偷懒了,晚上的训练强度,一定得给我弄上去。”
江森立马道:“今晚不行。”
老苗顿时爆发,“你又怎么了?!”
江森看着他,很平静道:“今晚有选修课,恋爱心理学。”
老苗:“……”
陶润吉抬头看灯。
六点后的天色很快转亮,江森训练完回到寝室,继续按部就班洗澡、码字,然后七点半带着宋大江、陶润吉以及俩兵哥哥出去吃早饭,其他人则早就解散了。
森之队的成员们,每天早上的工作时间,是四点半到六点,补觉的时间比干活的时间还长。真正受累的,就只有必须得长时间跟在江森身边的小猫三两只。
只有中午和晚上的吃饭时间,或者周末两天,才会全员集合。
早饭过后照例上课,来到新学期的第三周,江森他们的课程已经完全进入满负荷状态,除了晚上的选修课,每周两次的体育课也开课了。不过这回不需要江森自己申请,学校直接给了满分免修待遇,每周能空出几个小时的时间——拿来码字。
老苗当然对这个时间安排是很不快乐的,可依然拿江森没办法。
他觉得江森变了,变得不识大局、不懂事、不爱国了……
每天晚上想着想着,就很想哭。
“老苗好像得抑郁症了。”早上下课后,陶润吉小声跟江森嘀咕着,“你不好好训练,他压力太大了。你那个什么事情,到底什么时候能弄完啊?不是说谈判谈得差不多了吗?”
“不是同一件事。”江森道,“五月底吧……”
“那刚好,BJ那边公开赛结束了,学校这边马上也要期末。奥运会前两个来月,训练时间应该能保障了。”
“嗯,到时候小说也差不多完本了。”
“唉,说起你这本小说,赵九州真是越看越像个鸭……”
“没错啊!”武晓松突然凑上来,“天天等着被女主翻牌,是男人吗?”
“你们两个懂个瘠薄,女主是女帝,什么叫上下级关系你们懂不懂?我先脱裤子,你再脱裤子,那特么才符合礼法和程序,我还没脱裤子,你上来就扒,那特么是造反!”江森和这俩追更的解释着,头疼得很。随着《我的老婆是女帝》的字数越来越多,热度越来越高,大量对作品指指点点,要教作者写书的沙雕开始冒出来。
如果只是线上也就罢了,反正江森从来不看评论,书里有错别字,位面之子也会帮忙修改,但线下被读者逼问,那就根本躲不过。
武晓松果然不服,“我日!这是小说啊!看小说不就是图个爽!我命由我不由天,宗门规矩算个屁!就是要打破它!我就想看主角哪天雄起一次,跟女帝吵一架,吵到一半上去就把女帝给嘿嘿了。读者要看的是主角骑女主,不是女主骑主角!”
武晓松越说越激动。
江森不禁怀疑地问道:“你其实就是想看小黄文,对吧?”
“嗯……是啊!”武晓松迟疑了一下,竟承认了,还理直气壮地反问,“试问谁不想?”
然而可惜的是,他选错了人。
陶润吉满脸正气,“我不想。”
“我也不想。”袁杰道。
二兵哥哥:“我也不想。”
江森几个人,齐刷刷用“来自正人君子的鄙视”看着武晓松,眼神中带着源自道德层面上的鄙夷和质问——只要我们自己死不承认,那我们当中,就只有你一个人是下流的。
武晓松当场就顶不住了,“我草!你们虚伪!好虚伪!”
江森几个人依然面不改色,继续用眼神输出。
宋大江无语地摇了摇头。
渣 王作妃
妈的,一群白痴……
午饭时分,武晓松一路嗷嗷乱叫,惹来不少同学的目光,在快到食堂的时候,才跟江森说了点正事,“交大有群研究生也在做外卖项目,说想跟我们合并,你是大股东,你说合不合啊?”
“我们吃他们,还是他们吃我们?”
“不知道啊,大概互相吃吧。”
“互相吃?妈的这世界怎么了?你们离开下三路的内容,就会失去表达和交流的能力吗?”江森无情地批判着武晓松,武晓松一脸无辜地瞪着江森,江森表示很忙地摆摆手,“你们先谈吧,谈清楚了再来跟我说,反正一个宗旨,既不能我们吃亏,也不能让别人吃亏,更不能让谈判破裂,就这样吧……”
江森领着宋大江,上了二楼。
武晓松站在楼梯下,眉头紧锁。
POP子和PIPI美的日常
既不能,也不能,更不能,这特么……是个悖论吧?

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就要對自己狠一點 吹個大氣球9-第四百八十八章 你媽叫你回去加班分享

重生就要對自己狠一點
小說推薦重生就要對自己狠一點重生就要对自己狠一点
“以你现在的状况,应该找更加专业的法务团队,不然以后这样的麻烦只会没完没了。特别是如果你今年奥运会出成绩的话,找你碰瓷的人不会少的。
医药行业,还有竞技体育的兴奋剂问题,甚至是出版方面,我们自己人当然知道你的写作能力,但是老百姓是很盲目的,很多人自己每天写两百字都困难,当然会质疑你每小时三千字、每天三万字这么恐怖的效率。不然这样,让我爱人给你介绍个更靠得住的法务……”
陈老板在全球知名的陆家嘴区域附近,找了家中餐厅餐馆。
大年三十的晚上,与更知名的外滩一江之隔的地方,居然还挺热闹。
饭就是普通的家常便饭,简简单单的四菜一汤,但食材和做菜的师傅都是一流,加上闹中取静的清幽环境,所以价格上也并不真的那么普通。
江森和陈老板夫妻俩,像老朋友那样聊着,席间基本是江森在说话,陈总的爱人插上几句,陈总则多数时候扮演一个合格的倾听者的角色,偶尔说话,都是说在点子上。
说话的目的性,总是强得非常明显。
就像此时,饭吃得差不多了,三个人喝着刮油的普洱茶,陈老板突然就提起了让江森更换法律,理由自然是为江森好。但江森心里清楚,这不过是某种意义上的,陈老板想拉他上船,并且一定程度上操控他的手段。至于到底是奔着培养、拉拢还是利用的心思,那就很难说。
江森捧着杯子,小口轻啜着。
餐馆的包厢里,忽然变得过分的安静……
“新年快乐。”
“新年顺利。”
约莫二十分钟后,江森和陈老板夫妻俩在餐馆门口道别。申城的外滩,此时已然烟火漫天,爆竹声声中,两个人握了握手,陈老板便和他老婆很干脆地转身离去。
江森也重新戴上口罩,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坐进车里,他闭上眼,整个人放松下来。
倒不是被陈老板中国首富的名头给了他什么压力,只是这几天确实事情太多,而且刚才和陈老板谈话得知的一些内容,他也需要再消化一下。
今天来之前,他一直都以为是陈总面子大,一声招呼就把《南江都市报》、《南都环球报》这些媒体的声势给遏制住,直到刚才,他才晓得原来事情并不那么简单。
陈老板搞定这些媒体,并不是靠卖脸,而是靠“卖凶”。
凶到什么程度呢?据陈老板的贤内助所说,陈老板几乎是在江森被各路南方媒体攻击的第二天,就紧急联系了沪旦的法学院系,找了国内最牛逼的商业保护方面的专家,向几家媒体发出了律师函。而这些南方媒体,第一确实对大陆首富抱有敬畏心,并且向来贯彻为人民币服务的办报宗旨,二则国内法律界的人,本就和这些南方媒体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在这双重因素下,他们才终于选择了偃旗息鼓。
至于张凯的招呼,反倒不见得有那么管用……
因而按陈老板他老婆所说,这回是南方系媒体先借坡下了驴,随后才有了江森放出那段视频和相关证据后,网络舆论当日反转,且国内纸媒集体停火的奇怪反应。
“这回是你学长救你了一命。”陈老板的贤内助,如是说道。
不过江森当然是听了就算,就算是真的,他也不能当真。
不然怎么报答呢?
从今往后给陈老板卖命?开玩笑……怎么可能!?
所以江森不但没有当真,还直接婉拒了陈老总的建议。共用法务的话,就相当于把自己的所有动作,都暴露在陈老板面前。这种近乎于认钱作父的事情,重生者肯定干不出来。哪怕陈老板说的某句话,并没有错——他身边的人,确实太不专业。
不论是郑悦还是方堂静,这回全都表现得相当拉胯。
郑悦是直接装死,方堂静则完全跟申城公安、田管中心以及沪旦高层是一个调调,即只要江森拿不出确凿证据来自证清白,那么他们就不坚决不妄动。
面对这样的反应,江森内心深处简直都特么要被气笑。
妈的老子被扣屎盆子了你们不吭声,非要等我自己洗干净了,你们再出来提供自来水?甚至到时候,这些人可能都不见得会再多追究和谴责一下扣屎盆子的人的责任。
那朕特么要你们何用啊?!
还不如陈老板为钱挺身而出显得仗义!
就连瓯城雄文公司那么利益相关的单位,这回好歹也丝毫不顾后果地在《东瓯日报》上表了个态,声称“绝对相信江森的个人品行和职业道德”——当然了,《东瓯日报》几乎不具备半点全国影响力,不容易拉到仇恨,而钱秘书长个人的仕途也基本到顶,内心无欲则刚,也是他们敢这么无条件支持江森的两个很大的原因……
恶少,只做不爱 小说
但不论如何,钱秘书长的反应,还是很让江森感到暖心的。
对比之下,郑悦和方堂静,就是俩渣渣。
出了事儿不见人,分钱最积极。
幸好,没跟方堂静建立起什么项目关系啊……
坐在车里眯了片刻的江森,心里叹着,睁开了眼,然后看着窗外,犹豫片刻,对司机说道:“师傅,去申医吧,申医那边的叉叉酒店。”
大过年还在拉客的司机,瞥了眼后视镜,笑着问:“去见女朋友啊?”
“嗯?”江森愣了下,反问,“我不能去吃年夜饭吗?”
“你别装了,你是江森是吧,我都认出来了!”司机突然开怀大笑,“我们这边的小报都说了,你现在就是不好好训练,天天跟女朋友在叉叉酒店开房!”
“……”
江森不禁摸了下口罩,蛋疼得要死,妈的申城本地小报,居然这么编排他……
下流!
半小时后,江森在申医大门口下来,学校正门的岗亭里,却已经空无一人。学校终于封了校门,看样子他明天又得去那家私人球馆训练,今天白跑一趟。他只好转过头,又往酒店的方向走去,一边走,思路又再次回到陈老板的建议上。
他身边确实缺少一个既可以为他提供思路,又能帮他料理具体事务,而且还足够忠诚的人。方堂静和郑悦两个人,在能力和忠心这两点上都是不合格的。而叶培这个助理,又只是个临时工,顶多帮忙跑跑腿。只有安安,江森当然愿意相信她是百分百把心放在他的身上,或许早晚也能帮他分担一些事务,再不济,如果将来结婚了,开个夫妻店应该总不成问题?
但是,顶多也就如此了。
那个能为他提供解决问题的思路的人,终归是不存在,而重生和穿越又并不等同于万能。很多钱,不是能看到就能一定能赚到,中间一旦有一个环节出错,结果可能就会天差地别。
现在他的社会影响力极大,引发的蝴蝶效应很难说会把世界的时间线搅成什么样,尤其他现在基本还没真的发力,身边的阻力就已经大得跟非牛流体一样了,今后如果没有靠谱的战略执行者,许多事情,真的不见得能做成。
就像夹克老师,当年如果没遇上崇信同学,他的事业还能做这么大吗?
恐怕压根儿不用等到十几年后,夹克老师突然被觉醒过来的全国人民口诛笔伐、名声扫地,在08年国内网络泡沫第一次被戳破之前,四十大盗杂货市场平台就早黄了吧?
而由人及己,江森这么想着,突然就不由觉得,自己正好像从一种形式的孤独,走向另一种形式孤独。甚至于,他还觉得自己太过于苛责方堂静了。敌人的力量肉眼可见的强大,而方堂静呢,他不过就是位面之子随便用度娘查出来的一个本地小律师。
连韦绵子都能介绍过来的人,能是什么牛逼角色?
早知道当时还不如直接找灰哥……也不对!当时如果直接找灰哥,搞不好介绍过来的人,就直接是陈老板今天要推荐给他的法务了。那岂不是提前跳进陈老板的碗里去?
妈的,真是太难了……
江森思绪翻飞,想法很多,办法没有,低着头,一路走到酒店门口。
“森森。”一声呼唤,安安俏生生站在酒店门口。
飛天 魚
江森冷不丁看见她,整个人不由得呆呆愣住。
惡心丸的故事+蕾咪與靈夢
“我……还没给你打电话吧?”江森问道。
安安走上前,抱住江森,嬉笑道:“我猜你今天回来,晚上肯定会回来训练,就在这里等你了。”
我靠,这女人……
“学校门关了。”江森搂住她,走进酒店,“你爸妈今晚还让你跑出来?”
“我妈说反正都让你得手了,也不在乎多一天、少一天了。再说看你孤苦伶仃、没爹没妈、可怜兮兮的,过年一定很难受啊,让我来给你点温暖……”
顧笙 小說
“温暖?摩擦起热啊?”
“你好下流啊~!”安安红着脸,给了江森一拳。
两个人小声咬着耳朵,旁若无人地上了楼。
与此同时,在八点整的鞭炮声中,当全国数亿台电视机里传出春晚主持人激昂的声音,网络上舆论声势,也达到了一个高峰。
国家体委总局下的运动员纪律管理司,在大年三十的晚上,发出了一封要求国际反兴奋剂中心尽快提交江森B瓶尿液检测结果的公函,分分钟就被转发得漫山遍野。
国内各大论坛、平台上,到处都是通缉令。
压力全部转移到了国际反兴奋剂组织那头——
“贾忠孝,你妈叫你回申城加班!”
平平无奇一句话,裹挟着江森的话题热度,两小时内,就冲上了度娘的当月热搜榜。
晚上十点多,江森正抱着安安在被窝里第二轮取暖的时候,远在某西北县城的贾忠孝家门,突然被人敲开。除夕夜,两名民警,出现在了他家门口。
“你好,东瓯市瓯顺县刑侦大队……”
去年此时,勇救江阿豹但没救成功的瓯顺县年度优秀警察周警官,面对已经手机关机整整一周的贾主任,露出了友善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