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gj0g优美都市小说 魔君你又失憶了笔趣-第一百二十八章救人看書-ujym5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
“谁?”
“莫空大师。”
墨君羽心中微凝,久儿居然认识师傅,而且看样子似乎还很熟悉。
他这个做徒弟的,对他这个师傅都知之甚少。除了每年见一次面,检查一下他的功夫进展,其它时候根本连个人影都见不着,只零零碎碎的有他的传言传出。
而且,到现在他已经有两年沒有见过师傅了。最近的一次消息,也还是一年前自己受伤,听闻是师傅救了自己。
墨君羽不动声色,眼角余梢却时刻注意凰久儿的神色,试探道,“久儿,认识莫空大师?”
凰久儿坦荡的答道,“嗯啦!”
认识就认识,没必要好遮掩的。
墨君羽不死心,继续试探,“久儿跟他很熟?”
姑娘本是仙 游仙
凰久儿托着下巴,垂眸寻思道:“也不算很熟,见过几次而已。”
站在他们身后盯着自己脚尖的墨林,猛然抬起头来。
久儿姑娘不是莫空大师的徒弟吗?怎么说的好像并不是那么回事。
徒弟跟师傅不熟,而且还只见过几次?最重要的是,久儿姑娘为何不提她也是莫空大师徒弟这事?
她跟公子是师兄妹关系,也只字不提,为何啊?还有,公子受伤是她跟莫空大师救的,她也闭口不说,究竟是为什么?
难道她还有其它重要的事瞒着公子?到底是什么?
也许是福至心灵,下一秒…
墨林不甚聪明的脑子突然灵光大圣,想到了其中的关键点。
他激动的浑身都在颤抖,差点就要脱口而出。
可是想想还是先忍一忍,找到机会单独跟公子说。
也不知怎的他这两天不招公子待见,如果他告诉公子这个消息,公子一定会重新知道他的好。
墨林满心满眼的都在如何寻找机会跟公子报告消息这事上,以至于整个人一直心不在焉。
枭雄之路 刀子
墨君羽摆了摆手让他们都退下,因为久儿说她有方法可以暂时压制他们体内的蛊毒,但是得让他们都出去外面等着。
等了半天,见墨林仍怵在那不动,眉眼闪过一丝不耐,冷喝道:“你还呆在这做什么?”
墨林被惊到,回过神,连忙讪讪退下,“沒,沒什么,我这就出去。”
凰久儿看了一眼老神在在站在那的墨君羽,瞧他似乎没有出去的打算,扯动嘴角,提醒他,“你也出去吧。”
墨君羽立马哀怨起来,“不要,我要留在这保护久儿。要是他们突然发狂,你一个人在这,我不放心。”
凰久儿尴尬的扶额,实在是不想提醒他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男子,可是他自己又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偏要嘴硬逞强。这可就怪不得她了。
“你呆在这,会妨碍我的。”
“久儿是嫌弃我了吗?”墨君羽委屈。
凰久儿嘴角一抽,违心的道,“沒有啦,就是我…我肚子有点饿了,要不你去给我弄点吃的过来吧。”
墨君羽知道凰久儿是有意要支开他,也没再停留,淡淡的“嗯”了一声,就出去了。
久儿有事瞒着他,是什么事呢?好好奇!
凰久儿舒了口气,也不耽误时间。自她手中祭出自己紫色灵力,浩瀚的灵力,如紫色繁花,倾洒在几人头顶,片片零落而下,没入几人身体之中。
重返中世紀(時間線)
小兔不乖:宝宝生错了 富士山下
门外,墨君羽又成了一尊望妻石。
墨林迎过来,“公子。”他有话要说。
墨君羽朝他摆摆手,不要过来烦他,他很忙。
墨林动了动唇,冒死继续说:“公子,我发现久儿姑娘有事瞒着我们。”
“嗯!公子知道,无需你提醒。”
墨林一秒呆滞,怀疑人生。
公子知道?公子什么时候知道的?他还以为可以凭此重得公子喜爱,看来又得泡汤了。
墨林黯然伤神,垂着头,颓废的慢慢退下。
黑暗侵袭
“等等。”墨君羽叫住他。
“公子还有何事吩咐?”
“你去叫人准备点吃的,记住要让最好的厨娘来做,最好是多做点新鲜花样出来。”墨君羽慎重的交代。
“好!”无精打采的墨林一秒来了精神,“公子你放心,我一定将此事办好。”
就这样,两人错过了交谈重要线索的时机,以至于后来墨林又被墨君羽嫌弃的怀疑人生。
不多久,门开了,凰久儿携着一身清冷走了出来,眉宇之间似乎还有一丝疲惫。
墨君羽紧张的询问,“久儿,你没事吧。”
凰久儿回了他一个安心的笑,“我没事。”
其实就是一下子消耗的灵力有点多,人有点累罢了。
該死婚姻
“我带你去休息一下。”墨君羽心疼的搂着她。
其实,他更想的是直接将人打包抱起,不让她再累一步路。想想小女人脸皮薄,这里人多,她应该会害羞,还是作罢。
凰久儿惊诧的看了他一眼,“你不去问问他们发生了何时?”
那几个人的蛊毒被暂时压制住,人也恢复了清醒。这个时候,他这个做主子的怎么也应该去好好慰问一番,顺便再调查清楚事情的原委。
怎么还将时间浪费在她身上。
墨君羽好像知道她心中的想法一样,低沉的嗓音异常认真,“这种小事,自然有人去做,在我这你的事才是最重要的,知道吗?”
说实话,不感动,是假的。凰久儿此刻就如同沐浴在和煦的暖阳里,浑身都暖洋洋的,舒坦。
事情差不多尘埃落定,该救的人也救了,该询问的也询问清楚了。此时日头也有一些偏了,墨君羽决定就在光泽庄园小住一晚。
凰久儿自然沒有异议,对于她来说,到哪都差不多,她不挑的。
不像某个有洁癖的人,让人里里外外的将院子打扫一遍,还命人换了崭新的被褥床单,才翩翩然的踏进小院,迈进房间。
勾心娇妻:高冷男神别撩我
凰久儿拖着腮,笑着打趣道,“墨公子,你总算肯进来了,让我等了好久。”
墨君羽走过去,长臂一捞,从背后搂着她,“是我不好,让久儿久等了。”
凰久儿咬着牙,天人交战的犹豫一瞬,难为情的说:“墨公子,其实我忘了告诉你了,我刚从茅厕出恭回来,还没洗手呢。”
墨君羽明显的一愣,随即毫不在意的说:“没关系,我不嫌弃。”
他当然知道久儿是故意戏弄他,即便是真的,他也不嫌弃,久儿怎样他都不会嫌弃。
会长大人的美男属下 花知晓
这下反倒轮到凰久儿愣住了。这家伙到底是真有洁癖,还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