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lvd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我是半妖》-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顫抖與害怕分享-8zgcn

我是半妖
小說推薦我是半妖
仿佛方才在她肩膀上轻推一下,已经耗尽了她的全部生命。
火海无情,无法倒映出世间百态,所以阿绾此刻看不清楚自己面容上究竟是何种表情。
花心少爺
凄冷的长风撕扯着她的青裙衣摆,她长掠追了下去,比身体冷血还要寒冷的寒意涌上心间,她无从追证这情绪因何而来。
自半空中接住那苍怜的身体,入怀之时,身体尚未冷却,还有余温。
她的双掌满是鲜血,她神情是茫然的,看着自己发抖的双手,无措得站在半空之中,任由那湿热的鲜血染红她的长裙,直至身体逐渐冷却,她忽然感到了一丝害怕。
害怕?
她竟然也会害怕?
即使葬身于大蛇之腹,头脑意识无比清晰,被冰冷腐蚀的胃液所拥挤腐蚀,看着自己的手脚被腐蚀出白骨的轮廓,那是一个极为漫长的过程。
血肉消融,内脏消融,白骨消融。
她是神灵,生命力凌驾于万物之上,所以能够死亡的过程清醒的感受一遍。
可即便是那个时候,对于死亡,她也只是平静安然的接受。
害怕。
盛世婚寵:總裁大人不好惹 慕寒殿
有生之年不說我愛你 青顏如風
这种情感被遗忘太久,久得仿佛早已不属于她。
如今如梦魇一般袭来,几乎快要挖空她的身子,腐蚀她的心。
“啊哈~真是遗憾,打偏了。”
一轮高悬大日之下,有一人沐浴着金乌般的神圣光辉,俯瞰大地,他身上的光辉盛烈耀目,不可直视,就连身后那一轮万古不灭的太阳真火,似乎也被其光彩逼压几分下去。
黑压压一片的诸神纷纷压低眉目,不敢继续仰望,他们神情虔诚无比,如敬生死:“吾等拜见炼生神尊!”
阿绾抬首,眼瞳一派暗无天日,口中机械喃喃:“炼生。”
那个男人双瞳圣金浩瀚,如盛放两道日轮,他手掌平坦而向阿绾,掌心之中,却是有一道银白光线绘制出来的一只眼。
掌心眼瞳正渗透出银白发光的液体,那是天地至纯元力星辉浓缩万千而成的灵液,光是一滴,便可夺杀十名虚命!
可是方才那一束光,又何止滴水之威!
这人是抱着必杀之心,用以针对她的。
若非苍怜方才将她推开,即便是弑神命格,修罗王之身,也全然无力回天。
炼生神尊掌心瞳纹裂开几许,他唇角含笑,眼神却漠然之际:“你以为你逃得掉吗?”
凄风未绝,大地传来惊吼兽音。
大日金轮,铅云如墨。
天地异景,使得重重雨幕披上了一层烈焰般的金辉之色。
阿绾压沉着眉眼,双瞳无泪无光,千重火浪在她脚下翻舞,如龙如蛇:“你觉得你杀得了我?”
炼生眼神无情讥讽:“怎么?你觉得你能够在一名神尊手中活下来?”
阿绾冷唇轻掀,锐齿尖牙如恶魔吐声:“大动干戈,白费功夫,方才那一击你未能杀死我,接下来,就是你们这群神类,见证自己死亡的时刻了。”
星聖之劍
炼生意外挑眉:“竟是给本座蒙对了吗?”
阿绾冷笑:“蒙?好一个厉害的‘蒙’。”
炼生将掌心覆于眼前,瞳内似乎包含了万法神通之奥,轮印刻入掌心,裂痕顿止,他轻声一笑,眼神却是如看一个死人:
“你是不是在好奇,为何你并未暴露任何痕迹,却能够换意一名神尊出手杀你,分明不过是一个身负神印的妖类,放眼灵界的确是罕见之物,可在我渺渺神域之中,像你这样的异类不过是如同泥沙中蝼蚁那般的存在,却能得我如此认真对待?”
阿绾阴沉沉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炼生在虚空之上伸了个懒腰,天地间都仿佛承受不住他的一举一动的变化,在惊神令所压制的天道法则下,炼生神尊力量不再受到这灵界法则所限。
他淡淡启音,天地四季在一日内变幻莫测:“天真的祸神,弑神命格弑杀七界,盗窃众生之命格,为之大罪,纵然只是怀疑对象,也值得神界以全力击杀。”
他微微一笑,目光落在阿绾身上,视线如两道炎炎圣剑,直催灵魂:“看来我运气不错,居然撞上了真的弑神者。”
阿绾勾起的唇角缓缓沉下,有鲜血溢出:“弑神命格弑杀七界?盗窃众生之命格?可据我所知,你们虚无神界的神帝之子,亦是弑神命格,何以他拥有此命格就可以高高在上,为天下共主。而拥有相同命格的我,就是天诛之大罪。真的是……好公平的神界啊。”
炼生呵笑一声:“一介祸神,也敢自与帝子相提并论!”
“那你准备好了吗?”一滴雨自天穹坠落,点在阿绾眼角间,继而缓缓滑落,好似一道泪痕,曳出眼尾的一道红线凄美妖异:“现在,一介祸神,可是要自不量力,来取神尊大人的命了。”
綜漫之絕對不會背叛你
炼生微愕,没想到在如此状况下,竟然还能够听到这么一番狂妄天真之言。
然而还未等他表露出嘲笑之意,大地间的业火陡然平复安静了下来,就像是一片沸腾的海洋被死神之手轻轻拂过,瞬间死寂。
阿绾眼尾出的红痕勾勒线条越来越多,繁花吐蕊般的长出一朵双生花曳于眼尾,一身染血青裙也覆上一层烈焰鲜红,如烈火王袍。
她说了,方才那一击并未能够将她杀死,这一次,他很难再有机会将她杀死了。
狂风忽起,卷起火海如浪。
再仔细一看,那火海仍然死寂,那浪那风皆因一物而起。
一道漆黑的神柱,柱身盘旋着魔神黑纹,庄严神秘,无人能悟却栩栩如生的族腾之纹盘旋缭绕。
在这一刻,诸神耳中忽然撕裂出难以抵御的魔音灌魂,宛若有无数魔神在他们耳边急弹琵琶,敲击战鼓。
阿绾凌厉于神柱顶端,一手虚抬,轻轻朝着虚空拨弄一下,音色急重,噗噗噗如中连珠箭般,数十名神族的脑袋如爆裂的西瓜般炸开,血浆乱飞,身躯急落,被海中火龙所吞。
美女 我是多余人
阿绾亏空的气息瞬间充盈。
炼生神情凝重之余又带着几分好奇的探究,只是对于那些死去的神族,却是无半分惋惜之意。
“天魔缭乱柱,竟是被你觉醒了如此古老的神柱,倒也不枉这弑神之名了。”
不朽武聖
炼生微微一笑,他覆手落下,天地间的元力仿佛直接在这一掌之下消失覆灭,不论是雨水还是火海都尽数化为无尽的齑粉,一种令人头皮发麻的能量波动在天空之上散开,肉眼可见一圈圈的涟漪那是空间叠毁造成的现象。
掌心的每一道纹路被放大一万倍,继而又被分化成无数玄奥隐晦的纹路,朝着阿绾镇压而来。
掌心那双银白眼瞳,将她气机死死锁定,无处可逃。
阿绾冷冷抬眸,眼尾妖异杀伐,一座巍峨古老的殿宇映着她纤细的身影,狂风将她瘦弱的身躯吹打得愈显悲凉古寂。
不等那一掌彻底落下。
不等殿宇完全显灵。
就在这时,那轮大日旁,残月如钩,月轮神辉如蕴霜杀白夜,大日金轮顷刻直接只余一抹残阳。
一道紫芒寒刃,如钓者垂勾,弯如残月,勾扯掌印。
掌印与巨大寒刃相触那一瞬,掌印去势不停,寒刃寸寸瓦解成光。
可是,掌印一角的尾指,却是悄然断裂。
掌印之中深藏的灵息终是破裂一口,疯狂流逝磅礴的山海气象。
负手而立的炼生视线倾斜,目光有些冷淡。
醉杖門生
几乎是在那紫月寒刃破裂的瞬间,极为默契的,自无星无云的天际,传来凤唳九霄的清越神音。
鳳傾天闌
一只火凤,口衔火印,燃烧的羽翼拖曳着万道大荒劫火,长掠而至,从天边至尽头,浩浩汤汤,转瞬倾覆而来,将那道如昊天道象巍峨壮阔的掌印焚裹。
(ps:今天猜猜北北几更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