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69m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秦朝當神棍討論-第七百九十二章 剷除鄉賢相伴-pi9ha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人杨恢,拜见谪仙。”杨恢对李水恭恭敬敬的行礼。
李水对杨恢微微一笑,说道:“你很有点歪才嘛。我是很欣赏你的。”
杨恢连声说道:“不敢,不敢,小人驭下不严,冒犯了谪仙,心中惭愧,惭愧的很啊。”
李水呵呵笑了一声,对杨恢说道:“罢了,本仙也不跟你争论这些。我只问你。对于本仙要求长生一事,你怎么看?”
杨恢说道:“假以时日,长生一定可以实现的。”
李水说道:“那你可愿意帮我?”
杨恢愣了一下,说道:“小人……小人如何有这等本事?”
李水笑眯眯的说道:“本仙看你就有这样的本事。你能从只言片语,把飞艇的概念描述出来,这就很了不起了。”
杨恢干咳了一声,说道:“小人这个,也是歪打正着。谪仙谬赞,小人愧不敢当。”
李水叹了口气,说道:“之前陛下本来是要杀掉你的。本仙却觉得你是个可造之材,于是出言求情,你可知道了?”
杨恢连连点头:“知道,小人知道。”
李水嗯了一声:“既然知道,那就好办了。”
“本仙让你活着,可是不是为了让你白白吃我的饭,浪费我的粮食,是要你做事的。”
杨恢连连点头:“是是是。”
李水说道:“我要你每一个月,写一篇类似的文章,畅想一下我大秦的新技术。或者如何利用这新技术,或者这新技术出现之后,会有什么成果。”
“写的好了,有赏赐。写的不好了,没有惩罚。”
杨恢顿时大喜,心想:想不到谪仙如此宽厚啊,写的不好了居然没有惩罚。
斗云纪
没想到李水又说道:“若你某一个月什么也写不出来。那就没办法了,本仙要杀了你。”
杨恢脸都吓白了。
李水挥了挥手,说道:“去吧。”
杨恢哦了一声,胆战心惊的向外面走。
李水叫住他,说道:“对了,你可以在商君别院随意参观,也可以在咸阳城中,关中,甚至于关外随意走动。”
“只是不要逃走。你要相信本仙的能力,只要你逃跑,无论天涯海角,都能将你抓回来。”
“冯甲和冯小甲跑的远不远?不是照样被本仙抓住了吗?”
杨恢忐忑不安的点了点头。
神級契約者 偷吃起司
面对李水,他真的是连逃跑的心思都没有了。
李水摆了摆手,说道:“去吧。”
杨恢应了一声,小心翼翼的走了。
起初几天,他一直在商君别院转圈。根本不敢离开。
后来他发现,根本没有人理会他。
这样,他的胆子才一点点的大了起来,敢向远处走了。
后来杨恢到了咸阳城,到了自己家中。
其实陛下的判决挺重的,永生做苦役,但是除了这一句话之外,就没有别的内容了。
谪仙将他带回商君别院之后,别的人也不知道李水打的什么主意,所以杨恢的财产居然没有动。
也就是说,这些财产依然姓杨,但是是不是依然是杨恢的,那就难说了。
当杨恢战战兢兢地走进自己家门口的时候。顿时惊呆了。
他看见自己的夫人,正在抱着自己的女人,坐在院子里面垂泪。
而自己的几个堂兄弟,正在收拾家中的财物。
杨恢看着那些堂兄弟,忍不住说道:“杨登,杨火,杨布,杨壬。你们几个在干什么?”
这些人听到杨恢的声音之后,都是微微一愣。
他们纳闷的看着杨恢,忍不住说道:“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杨恢说:“很显然,没有啊。”
杨登说:“对了。我听说你被罚做苦役,永生不得开释。”
杨恢说道:“有这事啊。”
杨登几个人一听这话,顿时松了口气。
杨火说道:“那就是了。你被罚做苦役,那是戴罪之身了。这些东西,自然不能为你所有,因此族中开了个会,决定救济贫弱,让我们带走。”
杨恢有些生气:“族中开了个会,就要分走我的家产?这是什么道理?”
杨登说道:“怎么?你不同意?”
杨恢说道:“我当然不同意。”
杨火走过来,直接一个耳光打在杨恢脸上:“你这无耻败类,已经被定罪了,还敢这么嚣张?我们杨氏跟着你丢人,出门都被人戳脊梁骨,难道你这些东西,不该是我们的吗?”
杨恢捂着脸,想要反抗,但是犹豫了一下,还是放弃了。
杨火说的没错,现在的杨恢是罪人,能勉强活下来,已经算是法外开恩了。如果再与人打架斗殴,那就是找死了。
算了,死里逃生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这辈子还奢求什么呢?
这些家产,就不要了吧。
杨恢在心里默默的想。
我的蛋糕新娘
这时候,女儿忽然呜呜的哭起来了。
杨恢一抬头,看见杨火手中拿着一个已经陈旧的娃娃。
邪魅上神蠢萌妻
杨恢的思绪,立刻回到了几年前。
那时候,他刚刚来到咸阳城,还是一个穷小子。
那时候,谪仙的商君别院,新推出了一些玩具,这玩具当中,就包括这个娃娃。
女儿看见娃娃之后,立刻就走不动路了,吵着要买。
杨恢却不肯,对女儿说道:“我们家境贫寒。哪有余钱买这些东西?”
再見我那將逝去的青春 墨曉涵
女儿说道:“若是给我买了,我每天少吃一半的饭,把钱节省下来。”
杨恢说道:“若是你当真能少吃一半的饭,我便给你买。”
女儿从此以后,当真只吃一半的饭。一脸坚持了三个月。
杨恢心中不忍,把娃娃给买回来了。
女儿倍加珍惜,日夜抱着。可以说,这娃娃是她的第一件玩具,或者说是她的挚友。
杨恢想起往事,不由得一阵心酸。
他对杨火说道:“这娃娃留下吧。”
杨火瞟了杨恢一眼,淡淡的说道:“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随后,杨火将娃娃装进了一个麻袋当中,打算带走。
杨恢拦住杨火,苦着脸说道:“只是一个娃娃而已,破旧不堪。你何必一定要带走它呢?”
杨火说道:“既然是一个破旧不堪的娃娃,你何必要留下呢?”
————
杨恢说道:“这是小女挚爱之物,实在是……”
屌絲逆襲皇後 許願豬
杨火冷笑了一声:“你的女儿?早晚要嫁做他人妇,养在我养家,白白浪费米饭。你放心,择日我就要将她嫁出去。这娃娃,呵呵,也没必要留着了。”
杨恢看了看自己的女儿,这女孩还不足十岁。
现在嫁给别人,便是做童养媳了。
童养媳,说是媳妇,其实和丫鬟没有任何区别,端茶倒水,任打任骂。除非穷的活不下去了,谁希望自己的女儿给人做童养媳?
杨恢心中越来越愤怒,越来越绝望。
而杨火却拖着麻袋,缓缓地向大门口走去。
杨恢忽然尖叫了一声:“我让你将娃娃留下。”
随后,他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一拳砸在杨火的头上。
杨火惨叫了一声,倒在地上。
而杨恢一脚一脚的踩在杨火身上,他已经处于癫狂状态了,一边狠狠的踩踏杨火,一边大声叫喊着:“把娃娃还给我,把娃娃还给我。”
很快,杨火倒在地上,已经爬不起来了。
而杨恢发泄完了之后,整个人也冷静下来了。
他看着鼻青脸肿,奄奄一息的杨火,忽然间有点怕了。
他想要逃跑。
但是这时候,杨登、杨布、杨壬冲过来,把杨恢给拦下来了。
從開始到現在
刚才杨恢打人的时候,陷入到了癫狂当中,他们不敢过来阻拦。
现在杨恢恢复了理智,他们也有了胆量,立刻把杨恢扑倒了,用绳子绑了起来。
他们大声叫嚷着:“好家伙,现在犯人也可以这么嚣张了吗?把他抓起来,送到官府去。他的家产,一定要由族中决定。”
“这样的坏人,他的家产绝对不能留给他的子孙。他的种已经烂了。”
至于被打倒在地的杨火,竟然没有人理会。
或许……他们是忘了吧。
杨恢被带到了赵腾面前。
赵腾盯着杨恢,淡淡的说道:“本官对你,可是如雷贯耳啊。”
杨恢看了赵腾一眼,想死的心都有了。
之前编写灰色小报的时候,杨恢可没少编排赵腾。
赵腾这种正经人,他有什么八卦新闻,百姓们最喜欢看了。
所以,赵腾在杨恢这里,算是一个大红人了。
杨恢干笑了一声,对赵腾说道:“大人,小人只是……小人只是一时技痒,请大人宽宏大量啊。”
赵腾淡淡的说道:“本官一向秉公执法,不需要什么宽宏大量,你有罪,本官就要罚你,你无罪,本关就会放了你,就这么简单。你明白吗?”
杨恢连连点头:“明白,明白。”
随后,他一脸讨好的对赵腾说道:“小人明白,小人最近在商君别院当差,请大人看在谪仙的面子上,网开一面。”
赵腾听了这话,差点被杨恢气死。
不过,自己刚刚说了要秉公办理,现在就打击报复,似乎也不太合适。于是深吸了一口气,转身走了。
星娱幻 懒惰de
杨恢心中暗暗的想:我一提到谪仙,赵大人就满面红光,连呼吸都急促起来了。看来他们两个确实像是外界传说的那样,是至交好友啊。我一定得好好恭维赵大人,或许能得到宽恕也说不定。
按道理说,杨恢打人这种小事,是没有必要由赵腾亲自审理的。
但是考虑到杨恢这个人影响比较大,所以赵腾选择亲自审理,并且是公开审理。
在那一天,几乎所有和杨恢有过节的朝臣都到了。
李水和李信吃着麦花,坐在雅座上说道:“这简直是一场朝议啊。今日真是热闹。”
“是啊。是啊。”李信感慨的说道。
他指了指旁边的一个记者,说道:“这是我们将军小报的记者,这一次一定能大卖。”
李水感慨的说道:“李兄,你是越来越会做生意了。”
李信微微一笑,说道:“槐兄真是过奖了。我这不算什么,小巫见大巫而已。”
赵腾对杨恢说道:“你可是打了杨火?”
杨恢点了点头:“打了。”
赵腾又问道:“为何打人?”
杨恢说道:“因为他要把我女儿卖做童养媳。”
赵腾皱了皱眉头,又看向杨火。
杨火说道:“大家不都是这么做的吗?约定俗成的规矩。族中没有父亲的女孩,都是被送给人做童养媳的。后半生有了保障,不是挺好的吗?”
赵腾说道:“杨恢不是还活着吗?”
杨火说道:“杨恢活着和死了有什么区别。他是罪人,已经被罚了。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呆在宗族当中?他的家产,理所当然的应当属于我们的宗族。”
李水忍不住呵呵笑了一声:“真是混账,杨恢的家产,怎么就属于你们宗族了?你们几个人商量一下,就要卖了人家的女儿。”
“你把大秦律法置于何地?你们把朝廷置于何地?你们是朝廷命官吗?你们凭什么决定一个人的命运?”
“我看你们有谋反之心。赵大人,我要状告杨氏家族,他们有谋反之举。”
赵腾无奈的说道:“谪仙,这里已经够乱了,你就别添乱了,今天这么多围观的人,已经足够你出十几天报纸了。”
李水摇了摇头,十分认真地说道:“赵大人,我不是在和你开玩笑,我是要状告杨氏家族。”
赵腾叹了口气:“罢了,来人啊,去调查一下,看看杨氏家族,究竟有没有谋反之举。”
李水向赵腾抱了抱拳:“多谢大人,他们私设公堂,侵夺他人财产,就算不是谋反,也是罪大恶极了。”
杨火颤抖的看着李水,有些害怕,又有些悲愤的说道:“谪仙,我是受害者啊,你看看我被打的……”
李水没搭理杨火。
而杨恢双目流泪,仰天说道:“多谢谪仙,多谢赵大人。”
而围观的人纷纷说道:“果然,赵大人和谪仙是至交好友,你看看,两个人通力合作,配合的多么默契?”
这时候,那些记者正在挥毫泼墨,在纸上笔走龙蛇的写下来:皇帝的权威,不能影响到宗族内部吗?秦律已经能不能帮助这些无助的孤儿寡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