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bhe9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第三十三章 不滅金身!-vmeo5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小說推薦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任以诚骤然收刀,锋刃倒转,反手向后掷出,寒芒如电,目标竟直取皇帝面门。
众人见状大惊!
任以诚却不管不顾,在争锋脱手的瞬间,左掌疾出,扣住了绝无神抵在他胸口的手腕。
同时右臂运起排云掌,‘排山倒海’的霸烈劲道狠狠印在了绝无神的丹田之上。
铛!
任以诚无视不灭金身护体气劲反震,手中攻势不停,不等绝无神反应已欺身逼近,肩膀凝聚全身功力,重重撞在了对方胸膛之上。
紧跟着,他又顺势一肘,如刀如剑般击在了绝无神右侧腋下。
天降狂妃:王爺占為己有
此处,正是极泉穴位置所在!
绝无神只觉一股急速旋转的怪异气劲透体而入,顿时五内如绞,剧痛非常,不由闷哼出声。
然则,这时任以诚的攻势犹自未停。
猛烈的劲风扑面而来!
绝无神忽觉手腕一松,旋即便是眼前一黑,脸已被任以诚的风神腿踢中。
“给爷趴!”
任以诚怒喝一声,‘风中劲草’雄劲沛然爆发,重如山岳的力道压下。
就听“咔嚓”一声砖石碎裂。
绝无神双腿一屈,不堪承受,竟当场被任以诚将头踩入了地面之中。
与此同时。
曉夢漠 雲漠煙
争锋射向皇帝,猝不及防的一招,令其身后两大高手勃然色变。
光头大汉更失声大喊道:“少主,小心!”
话音响起的刹那间,两人身形疾转,挡在了皇帝身前,轰然气流翻涌,四拳齐出,终于在千钧一发之际,将争锋击飞出去。
嗤!
倏尔一道裂帛声响,皇帝的面皮竟然从中撕裂开来,露出了一张清秀,却阴沉的面容。
“哈哈!原来是个假皇帝。”
第三猪皇心思机敏,顷刻间便明白了任以诚的用意,笑声响起的下一瞬,他的刀就已架在了皇帝的脖子上。
轻功身法之快,与他那肥硕的身躯浑然没半点相符。
两大高手见状,不禁犹豫起来,不敢再轻易出手。
而他们带来的大内禁军,眼见皇帝身法竟然有假,当即也停止了对第二梦的围攻。
就在这时。
突然一声震天怒吼自城门处传来。
“混账,给我滚!”
绝无神狂运护体气劲,一举震开了任以诚,身形急蹿而起,掌中劲力吐出,恼羞成怒的一拳,隔空暴轰而出。
呼!
气啸惊尘,浩猛的罡风,势若风雷激荡。
任以诚轻哼一声,气定神闲的双手伸出,凌空一旋,云手翻覆间,已将拳劲纳为己用。
四两拨开千钧势,借彼几分还几分!
轮回劫油然展开,拳劲当即原封不动,反攻而回。
绝无神始料不及,连忙又是一拳补上,“蓬”的一声,两股拳劲在撞击中,消弭于无形。
“臭小子,倒是老夫小看了你。”
绝无神感受着五内犹存的痛楚,脸色黑沉如铁,双拳紧攥,一股比方才强逾十倍不止的气势,凛然散发而出。
其中更透出无边杀气,令在场众人无不为之悚然。
绝无神的杀拳共有三式绝招。
眼下这正是第一式,杀心!
有摧心破腹之威,狠辣异常。
“绝无神,不想他死的话,你最好收起你的拳头,然后乖乖带人退出皇城。”
第三猪皇突然开口,押着假扮皇帝的青年来到了众人面前。
“为了要入主中原,老夫已筹谋二十载,今天我既然踏进了皇城,便绝不会再退出去,任何人也不得阻挡老夫前进,包括我的儿子。”
话声未歇,绝无神的右拳已经轰出,那一式杀心,赫然竟当真攻向了那个假扮皇帝的青年。
常言道,虎毒不食子!
第三猪皇万没料到绝无神居然如此绝情,大惊之下,顾不得手中人质,慌忙纵身闪躲。
几乎同一时间。
伴随惨叫响起,那青年的胸腹已被拳劲洞穿,砰然一声,整个人爆碎成了一团血雨,四散纷飞,惨不忍睹。
任以诚吹了声口哨,对绝无神竖起了大拇指,戏谑道:“天道好轮回,你就不怕有一天会死在你儿子手上?”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死掉一个儿子算什么,小子,废话少说,受死!”
绝无神浑不在意的狂笑一声,足下一点,‘杀心’再起,挥拳掠身疾扑而出。
任以诚不闪不避,纵声长喝,提气凝劲,真气沛流周身,脚下砖石登时为之崩碎。
面对绝无神的滔天拳劲,他悍然运转虚空灭,施展‘霸王殛’挥拳直面迎了上去。
轰隆!
双拳劲力交锋,气爆之声犹如闷雷炸响,令人闻之耳鼓震痛。
绝无神一身功力实非等闲。
他既知任以诚可借力还力,出招之时便将拳劲凝而不发,汇聚拳中,恍若一记重锤砸出。
任以诚则以硬碰硬,以刚对刚,刚中又暗藏了三分柔劲,无形中已将拳劲消卸。
两人争锋相对,一招之下,却是难分高低,谁也不曾后退半步。
“没想到老夫甫踏中原,便遇到你这等高手,痛快!”
绝无神肆意如狂,探知任以诚功力高深,不欲再继续僵持,拳势猛地一收再一放,霎时化作漫天拳影笼罩八方。
然则。
任以诚变招更快,在两人双拳分离的瞬间,脚步一转,人已闪至绝无神右侧,剑指疾刺而出。
‘残雪封桥’以点破面,绵柔剑劲如绣针穿孔,尖锐而细利。
但绝无神中招之下,只身形一滞便即反身还招,雄势一拳直取面门,俨然分毫未损。
任以诚步法再转,双掌一带,‘重云深锁’化出浓厚云气环绕绝无神,阻其拳势。
随即以‘捕风捉影’的速度急掠如风,融入云气当中,再度欺至绝无神右侧。
寒意乍生!
任以诚右拳‘霜雪纷飞’蓄势而发,螺旋真气夹杂彻骨霜寒之劲,从他腋下极泉穴沛然急旋而入。
绝无神自视不灭金身无敌天下,岂料在这短短片刻间竟屡屡受创。
阴冷的气劲似钻头般透入体内,多年来未曾感受到的痛楚,仿佛全都积攒到了这一刻,让他恼怒非常,忿而爆喝出声。
护体气劲轰然而开,将云气逼散。
但任以诚却早有所料,身法速度不减反增,带起一阵猛烈的罡风。
飞沙走石中,赫见无数残影各施绝学,不断向绝无神极泉穴展开连番急攻。
绝无神应接不暇,顿显支拙,连连出手,却又连连失手,一怒之下,索性立身原地,任由任以诚的攻势宣泄在他身上。
指点江山:老身要逆袭 冰月兔兔
转眼,已过百招。
不灭金身没有死门,只有腋下那一处的薄弱。
但这薄弱也只是相对而言。
任以诚手段尽出,却始终攻之不破,反倒在这轮番攻势中,对自身武学有了新的感悟。
“难道非要开锋才能破他金身不成?”
任以诚暗自思忖着,视线中忽然发现第三猪皇那边横生异变。
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十个身穿斗篷,头戴斗笠,衣着打扮一模一样的人,将他和第二梦团团包围了起来。
更施展出一种奇异的武学,散布出一股浓厚的紫气,竟是使得两人行动受制,拳腿滞碍,宛如陷入泥潭之中,身不由己。
大内禁军则和绝无神麾下武士厮杀在了一起。
绝无神同样发现了此事,不由冷笑出声。
“你的同伴已经坚持不住了,你还有多少功力可以继续浪费?”
任以诚闻言,攻势更急,但招式却有所变化。
舍弃其他,只以风神腿、排云掌、天霜拳三绝齐施,从不同方位狂轰猛打。
盜墓天機之霸王鬼璽 男人兩個夢
适才一番激斗,竟让他意外彻底领悟了三元归一。
————
倏尔。
风声戛止,漫天人影消散。
任以诚身形倒立,左脚以一种诡异的姿势锁住绝无神右臂。
右脚则自下而上,凝聚风神腿之绵长,排云掌之刚猛,天霜拳之阴寒于一点,澎湃劲力正中绝无神腋下。
融汇三分归元的一击,终于将他击飞出去,砰的一声,魁梧的身躯撞塌城墙一脚,被埋入了碎石之中。
任以诚趁势掠身冲向第三猪皇所在方位,凌空伸手一招,争锋当即自行飞回掌中,刀锋一扬,‘惊寒一瞥’随即出手。
长逾二十丈的巨大冰刃当空斩下,就听轰然一响,那十人所组成的紫气大阵,瞬间应声崩溃,人亦齐齐被震飞出去。
与此同时。
急劲如战鼓的马蹄声传来,由远及近,众人错愕间,就见幽灵马车疾驰而至。
“上车。”
九天玄道
任以诚招呼一声,率先抱起蚕茧掠入车厢,第三猪皇和第二梦不敢迟疑,紧随而上。
马车毫不停留,旋即调头冲出了城门。
又是轰的一声。
绝无神破石而出,只见其嘴角溢血,咬牙切齿的望着飞快消失的马车,脸色更难看的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