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s4y精品都市言情 諸天萬界是這麼來的-第五百四十三章 虞山之血讀書-s0qd8

諸天萬界是這麼來的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是這麼來的
在一次次幻象的杀戮中,虞平安已经逐渐迷失了本性,分不清真实与虚假。
哪怕虞山和玲珑如何呼唤,他都以为对方是幻象的蛊惑,无动于衷。
“叶眉,玲珑单纯,当初你欺骗她,让她消失,害的她父亲为救她而亡,挑起两族战端,居心不良,今日,你必死无疑!”
相对于玲珑和虞山,虞平安更想杀的反倒是叶眉。
叶眉拉着虞山和玲珑狂奔,心中苦涩。
身后明明是一个凡人,她一代天尊,居然感到了畏惧。
实际上,若她停下来和对方打一架,并不一定会输。
对方炼制的法宝虽多,最多和她打个平手而已。
但只要一联想起对方的身份,她就顿时丧失了所有战意。
“他已经迷失了本性,把我们当作了人心劫中的幻象,我们只能逃!逃晚了被他所杀,他将渡劫失败,承受无尽心魔!”
叶眉对充满误会的虞山和玲珑一边逃,一边说道。
“有什么办法让他苏醒吗?”
玲珑紧咬着下唇,刚才虞平安的话,让她神情十分复杂。
她如今才知道,原来她所谓的闺蜜,是为了挑起两族战端才接近她的。
叶眉摇头叹息道:“没有办法,人心劫下,外人无能为力,人心叵测这一关,除非他自己清醒过来。”
三人狂奔逃命,一个凡人在后面紧追不舍。
这离奇的一幕震惊了一路上的生灵们。
然而……他们并没有震惊太久,在陷入了虚假无法自拔的虞平安面前,他们根本没有活过太长时间。
“到处是幻境,这人心劫到底还有多少才能够渡过?”
虞平安一路追杀而来,手上沾满了鲜血,发出了感慨。
哪怕被杀之人的鲜血再热切滚烫,也唤不醒他此刻被迷失的心。
杨寿在世界之外,看着如此凶险的劫难,也陷入了沉默。
这个人心劫,几乎到处都是杀机。
首先幻象能杀你,其次你若杀幻象上瘾,便难保不迷失本性,失去虚假和真实的界限,从而……放纵自己,为所欲为。
更关键的是,当你清醒过后,意识到自己所做的一切,不仅道心破碎,滋生心魔,更容易走上魔道,一去不返。
“还好白衣的经历并不复杂,她幻想里最大的boss应该就是我,但……人心劫绝对无法复制出我!”
杨寿想起了白衣的幻象,两者比较起来,虞平安的人心劫简直要命。
很快,因为周围生灵的吸引,虞平安的速度慢了下来,被叶眉三人摆脱。
而回过头来,虞山看到自己儿子居然在身后不断杀戮,神情十分难过。
虽然明知他是在渡劫,已经迷失了虚假与真实的界限……
“我要救他,这样下去,他迟早要杀完天下人!”
虞山从前憨厚,但现在反倒是看的比叶眉和玲珑还要透彻。
他们想要等平安渡劫结束,清醒意识,而虞山却觉得等不到那个时候。
人心劫诡异莫测,时间难以估量,尤其是平安杀了那么多人,心魔反噬,若是人心劫结束,反应过来,即便是七级,也极有可能承受不住,当场暴毙。
“可他是当时第一人,除非是七级存在出手,否则根本……”
叶眉秀眉紧蹙,忍不住说道。
虞山摇着头:“天地间,有一种血,比人心更滚烫!”
玲珑意识到了虞山想做什么,连忙摇头组织着他。
“不要……平安若是清醒过来,余生都会陷入自责之中的……”
虞山咧嘴,露出了他那标志性的憨厚笑容:“没事的,只要我反应快,在他杀我之前自杀,他就杀不了我。”
“反倒是你,我若一走,平安在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你一人了,好好待他。”
他轻拍着玲珑的肩膀,似乎在做着某种交付。
“父亲……”
玲珑看着虞山准备离去的背影,忍不住呼唤道,眼角噙着泪水。
虞山宽厚的躯体一颤,缓缓回过头,声音略微有些颤抖:“我做了一辈子小人物,教出平安这样的天下第一人,已是人生第一快事,今日有你叫我一声父亲,更是此生无憾了……”
说完,他头也不回,向着平安的方向而去。
他要……以杀止杀!
在前方,他的儿子,正迷失了本性,大肆杀戮世人。
到时候即便他渡过了人心劫,也将被世人称之为魔道,整个世界,将再无他立身之地!
……
在父亲热烈滚烫的鲜血溅到脸庞的那一刻,虞平安清醒了。
他脑海中仿佛某种东西崩溃了一般。
“你切记,好好待玲珑,不可辜负她!”
这是虞山最后说的话。
一直回荡在他的耳畔。
这个幻象……居然当着他的面自杀了。
这一幕触目惊心,尤其是当鲜血喷洒到他身上,那热烈的触感,那浓郁的血腥味,一遍遍冲击着他的心灵,让他那在虚假和真实之间不断摇摆的意识回到了现实。
“父亲……”
他狂吼,痛不欲生。
瞳孔欲裂,几欲癫狂。
“不……”
甚至于,为了让他不背负弑父之名,虞山先他一步自杀。
甚至于,为了唤醒他,他在死之前,也在连连呼唤着他的名字。
甚至于,为了给他做个榜样,虞山死的时候,坚持着站立而死。
如山,如岳!
父爱如山,这句话,并非说说而已。
虞平安脑海中回荡着这些年来的一幕幕,虞山抚育他成人,带着他从乡野走向天璇城,只为了给他更好的教育和修炼机会。
无微不至的关怀,眼下全部化作了乌有。
“父亲——”
他不停地仰天咆哮着,直到一介凡人的他声音沙哑,眼泪全无。
然后……眼角开始流出血泪。
这一幕触目惊心,同时引来了更多的幻境。
人心劫,尚未结束!
一个又一个幻象紧接着而来,阻挡在他面前。
拦住了虞山。
“滚!”
现在的他,满脸流淌着血泪,血迹斑斑,低声怒吼着。
随后,这些幻境,一个接一个露出了自己的恶意,朝着他攻击而来。
虞平安狂笑,拿出法宝,狠狠砸落。
“父亲教会了我真实和虚假,你们休想再蛊惑我心!”
对于虚假的幻象,他必须杀,因为不杀的话,就将被他们所杀,人心劫也将宣告失败。
最重要的就是要分清幻象和真实。
就这样,虞平安在一片幻象的包围中,走向父亲,怀抱着他的尸体,一步步上前。
人心劫感应着他心神的悲恸,演化的越来越多。
因为心神越悲恸,越容易心神失守,陷入真实和虚假之中无法自拔。
一群人,两群人,三群人……
圣堡,天璇城,玄阳族……
一个接着一个地围绕而来,都被他以法宝开路,炸出一条血路。
在一片虚假中,他把握着父亲的真实,朝着天璇城一步步走去。
炼心炼道,他已经不再逃避。
哪怕是人心劫,他一样有信心在人群中渡!
怀抱着真实的他,这一刻心中涌现出无限自信。
这股自信,是父亲用生命赋予他的。
“我从虚假中走来,拥抱真实。”
“世界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
他一步一个脚印,走入了天璇城。
一路上,他看到了无数真实生灵,却没有对他们动手。
因为父亲,他一眼便能看穿谁是真实,谁是虚假。
回到了天璇城后,他见到了玲珑和叶眉。
“平安……”
玲珑望着他怀抱着的虞山,抿着嘴唇,神情悲怆。
虽然预料到了这一幕,但真当看到这一幕时,她依然承受不住打击,晕厥了过去。
虞平安又多了一个要守护的人。
在天璇城内,安排了父亲的葬礼后,他便守护着玲珑不离半步。
“玲珑,我将为父亲守孝三年,三年后,我给你补办一场婚礼好不好。”
当玲珑苏醒后,这是他说的第一句话。
玲珑在他怀里喜极而泣,连连点头。
她不知道的是,拥抱着她的同时,虞平安还在持续遭遇着幻象。
无数个“她”正对着虞平安痛下杀手。
想要拥抱她,虞平安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人心劫便是如此,你越是渴望的东西,人心劫越想摧毁它。
她以为虞山的死亡让虞平安顺利渡过了人心劫,但……
人心叵测这一关,极为漫长。
虞平安如今在红尘中渡劫,唯一能做的,就是紧守本性,不迷失在虚假和真实之中。
而且,人心叵测这一劫渡过了,人心劫还有最后一关,更加艰难……
对于这一切,叶眉是知道的,因为造源法,正是通过了她的手交给虞平安的。
正因如此,她更加佩服虞平安,能够在渡劫期间,谈笑自若。
八级的风采逐渐展显了出来。
好在虞平安并没有对她有所追究,相反,因为她在幻境里救过虞山和玲珑,虞平安对她道了声感谢。
虽然仅仅是感谢而已。
但不被这样的大人物记恨,叶眉就表示很知足了。
三年后。
守孝期结束,而虞平安的人心劫,正巧到了关键时刻。
但答应了玲珑的事,虞平安这一次并不打算毁约。
哪怕劫数缠身,他也要坚持完成这一场盛世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