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kldh精华都市小说 舉漢笔趣-第三百八十九章 戰死分享-oybgx

舉漢
小說推薦舉漢
黄祖军大将邓龙立于拍竿之下,望着对面船上,位居士卒先的凌操,眼中露出刻骨的仇恨。
波斯女帝
当年孙策入侵江夏,邓龙作为黄祖先锋,奉命前拒孙策,而江东军的先锋,正是凌操。
凌操乃是江东屈指可数的猛将,勇不可当,邓龙率领的前锋舟舰很快便被杀得溃不成军,其本人更是险些被凌操生擒,幸亏左右拼死相救,才得以逃脱。
对此,邓龙一直引以为耻,今日终于有机会一雪前耻了。
邓龙亲操拍竿,待凌操船只靠近过来,看准时机,果断放开绳索,发动攻击,巨石夹带着历啸之声,轰然拍落。
凌操也早就注意到了邓龙,然而此时他前后左右都是人,面对当头砸来的巨石,根本无从躲闪,只能下意识举楯抵挡,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巨石击碎牛皮楯,重重轰在他的胸口。
拍竿犹如天威一般,一击过后,甲板上立时哀嚎四起,一片狼藉,而被拍竿正面击中的凌操,毫无悬念的毙命当场。
凌操身上的双层铁铠没有起到半点作用,其胸口直接被巨石轰得凹陷,当左右亲卫奋力将他救出时,凌操已经停止了呼吸。
拍竿的优势,在于出其不意,在于临敌第一击,毕竟拍竿威力惊人,但攻速慢,目标大,很容易被对手针对。邓龙没想到一击就成功砸死了凌操,大喜回望,挥刀大吼道:“杀、杀……获凌操首级者,赏钱十万……”
黄祖军士卒闻言,无不踊跃,争相杀上敌船。
原本斗志昂扬,奋勇争先的江东军士卒,则因主将凌操之死而陷入慌乱,面对黄祖军凶猛的进攻,抵挡不住,节节败退,而不愿后退的勇士,全都被砍掉了脑袋,成为敌人的战功。
我在異世界當寫手 油豆角天王
凌操亲卫虽然舍命相护,奈何寡不敌众,转瞬间就被一拥而上的黄祖军士卒屠戮殆尽,凌操的首级,亦送至邓龙的面前。
重生之官商風流 常官落葉
二次元手辦制作師 時崎八雲
邓龙拎起凌操的头颅,见其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忍不住得意洋洋,大笑道:“昔为你所破,今杀你雪耻,何其快哉!”
接着邓龙举头过顶,高呼道:“贼将凌操已授首!”
“贼将凌操已授首……”左右皆扬声大叫,以为呼应,不一会就传遍了整个战场。
凌操并非无名之辈,相反,两军将士,皆闻其威名,得知凌操战死,黄祖军无不欢呼雀跃,江东军则个个如丧考妣。
NBA萬界商城
董袭业已与敌接战,不过他运气不错,躲过了拍竿的第一轮攻击,并且迅速组织敢死,攀上敌舰,亲以刀斧砍断拍竿。
然而董袭的做法,几乎是不可复制的,其他的前锋舟舰,被拍竿直接拍沉者,绝不在少数,即便逃过一劫,也会方寸大乱,根本挡不住黄祖军后面的进攻。
豪門溺寵:冷少的盲妻 yo飯團
董袭听到凌操战死的消息时,正率领敢死进攻敌舰最后的据点——楼室,大惊之下,立刻环顾战场。这时他才猛然发现,己方的前锋舟舰不仅没有冲乱黄祖军,反而正在被黄祖军不断围杀,加上凌操战死,形势已经到了万分危急的时刻。
東方地獄火
董袭虽勇猛冠军,却非莽夫之流,当初孙策死后,孙权统事,吴夫人担忧孙权无法保安江东,曾问策于张昭、董袭,是时董袭慷慨陈词,认为孙氏兼有地利、人和,江东无忧,众人皆壮其言。
洪荒之搏天命
刁蠻小嬌妃:誤惹腹黑邪王
因此董袭见势不妙,立即放弃进攻,果断退回自己的座舰。无奈他的行动还是晚了一步,黄祖军已提前封死了他的后路。
远处观战的徐琨亦大感震惊,黄祖军竟然掌握有如此水战利器,而他们却毫不知情。
《兵法》云:“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而今江东军的情况,便是“知己而不知彼”,徐琨一时间进退失据,左右为难。
首先肯定不能撤退,夏口水道狭窄,其上又有伏兵,撤退必会引发恐慌,黄祖军顺江而下,从后掩杀,后果不堪设想。
对方掌握有水战利器,主动进攻似乎也不可取,无奈徐琨却不得不这么做,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前锋被敌人围歼,这将会对己方士气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徐琨一边派人向后方的孙权禀明情况,一边发起进攻。
“可惜今日无风,否则以火船攻之,倒不失为对策……”徐琨凝望战场,暗暗叹息道。
“杀……”董袭手中长刀左劈右砍,几乎从不落空,看似勇猛无比,然而连战之下,精疲力竭的他,早已是强弩之末,如今只是靠着过人的毅力在支撑。
吾妻萬歲:邪王戲狂後
他的脚边,层层叠叠躺满了敌人的尸体,有他所杀,有亲卫所杀,不过战到现在,他身边的亲卫业已所剩无几。当他的亲卫全部死光,就该轮到他了。
黄祖军士卒根本不给董袭喘息之机,犹如潮水般汹涌袭来,不将董袭彻底吞没,决不罢休。
董袭奋起余勇,再斩二人,代价是左肩中了一矛,深可入骨,这一矛,近乎废了他的左臂。而他身边的最后一名亲卫,亦被敌卒围攻杀死。
至此,董袭两翼再无保护,彻底暴露于敌前。
这时黄祖军士卒反倒不急于进攻,而是围着董袭指指点点,脸上皆带着敬畏之色。
董袭此时的形象极其惨烈,其单膝跪地,衣甲上插满了箭矢,犹如刺猬一般,周身利刃之伤,亦不下二十处,甲胄早已破烂不堪,鲜血不断从伤处溢出,哪怕是敌人,亦不免心生敬意。
不过敬佩归敬佩,这并不妨碍黄祖军士卒想要杀死董袭,他们再度迈开步子,逼近过来。
董袭利用这最后的喘息之机,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在他看来,与其像凌操那样,脑袋成为他人的玩物,他宁愿便宜了江中的鱼虾。
随着敌人临近,董袭突然暴起,一刀捅死一名敌卒,并以其身体为盾,向前撞去。左右敌人的刀矛,如雨点般落在他的肩背,他却不管不顾,埋头前冲,直到双脚踏空,笔直坠入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