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9q3a好看的言情小說 這個刺客有毛病 ptt-第一百七十八章 車輪推薦-8vj8b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
方别看着汪直,叹了口气:“最好的时机,本身就是最高级的引诱。”
“老实说,您现在给我们添了很多麻烦,以至于到了您非死不可的地步。”
汪直不以为意,拿起笔在面前书桌书桌上蘸魔挥毫,写了几字,然后道:“请问我们是谁?”
“我们是很多人。”方别慢慢说道:“是朝廷,是蜂巢,是天下百姓,当然也包括我。”
“凡事不破不立,倘若没有我汪直踏出这一步,照样还有李直,张直,既然我汪直距离成功最近,为什么不能尝试一下?”汪直平静说道。
“但是如果失败,代价就是死路一条。”方别说道。
“你说错了。”汪直摇头道:“如果我死了,才会失败,如果我还活着,那么至少胜负在五五之间。”
“所以我是来杀你的。”方别看着汪直,摇头说道。
“你很自信的样子。”汪直笑道。
“如果不自信也不会来到这里。”方别看着对方,但是并未拔剑。
玲瓏局:嫁給一個陌生的男人(大結局)
其实少年手上什么都没有拿。
只穿着一件月白色的长衫。
但他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汪直的面前,并且到现在都没有第三个人进入,这本身就说明很多的问题。
“看来你很想聊一聊。”汪直看着方别说道。
“我确实很想聊一聊,但是这和我将会杀死你并不矛盾。”方别笑道。
“坐吗?”汪直问道。
“站着就行。”方别说道。
汪直叹了口气:“我并没有在拖延时间。”
“我知道。”方别点头说道:“因为时间目前在我的计算之内。”
“首先我问第一个问题。”方别看着汪直:“你的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是如何拿到的?”
“这也要说吗?”汪直问道。
“是的。”方别点头:“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是秦给你的。”
“秦是谁?”汪直缓缓问道。
方别微微挑起眉毛:“秦是谁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有这个人。”
“他是蜂巢的?”汪直问道。
“对。”方别点头。
“他在蜂巢的地位很高?”汪直继续问道。
“地位非常高。”方别说道:“三年前,他应该是第三号人物。”
“三年后的今天,他是第二号。”
控獸高手在校園
“那是真的很厉害了。”汪直点头:“为什么你会认为是他给我的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
“因为相比与您独自找到这门武功,我更倾向于是他交给你的,目的就是为了造就一个更加强大的汪直。”方别缓缓说道:“虽然说一个强大的汪直几乎不符合任何一个人的利益,但是唯独对他很有帮助。”
“为什么会有帮助?”汪直问道。
“因为您是重要的筹码。”方别说。
“什么筹码?”汪直问道。
方别笑了笑:“谈判的筹码。”
“和谁谈判的筹码?”汪直再问。
“和那个人谈判的筹码。”方别说。
汪直看着方别:“那个人是谁?”
“那个人是不能说出名字的人。”方别微笑:“所以叫他那个人就够了。”
“我其实推演了很多事情,唯独有一件没有推演明白的,就是秦为什么那么有恃无恐。”
“就算他修炼了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并且因为霸秦神功和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的契合程度,在三年的时间里将这门武功推演到极高的境地,甚至有机会问鼎武林第一。”
“但是他是蜂巢的玉蜂,他应该知道,就算成为武林第一也没有意义。”
“因为武林第一的头上还有一片天。”
“他没有办法捅破那片天。”
“除非。”方别笑了笑,看着汪直:“他想成为那片天,取而代之。”
汪直摇头:“我并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
“汪老板您是个聪明人。”方别看着汪直:“我再问您几个问题。”
“请说。”汪直看着方别说道。
八千裏路雲和月
“如果您没有现在的这身武功,您会不会选择在那天起事?”方别问道。
青春成灰 柳如煙
汪直想了想,最终摇头。
“如果您没有在这三年的时间内扩大了自己的生意,招募了自己的手下,甚至说连武器军备都有人帮您联系好了给您生产,让您攒下了这偌大的家底,您会不会对那燕京城的帝位起觊觎之心?”
汪直这次没有想,直接摇头。
“如果您海上的生意不是到达了瓶颈,和朝廷的冲突慢慢到了不可弥合的地步,您要么说服朝廷放开海禁,要么就是自己自立为王,占据东南另起炉灶,否则一切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您会选择攻占应天府城,正式揭竿而起吗?”
日娛假偶像 小飛鳥大和田
紅樓修仙指南
汪直有些沉重地摇了摇头。
“但是这一切不是一个人能够做到的。”汪直说道。
方别点了点头:“确实,这些并不是一个人做到的,以及想要将您这个庞然大物养肥,所要付出的资源也是极为庞大的,如果说用这笔资源作为诱饵,就算是那位万寿帝君也没有这么大的手笔。”
汪直看着方别:“所以你说的那些假设并没有意义。”
“如果我汪直现在还只是一个在海上苦苦挣扎的小商人,我肯定不会有这样大的野心。”
“正是因为我到了如今这个地步,到了不得不反,只看是什么时候反才最合我的利益的这个当口。”
“有人愿意给我这个机会,就算是一个圈套,我汪直也愿意将脑袋伸进去。”
“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
“其实这一切是有意义的。”方别叹息说道。
“历史就像是滚滚向前的车轮,一切敢于阻挡在其面前的都会被毫不留情地碾碎。”方别看着汪直:“其实我知道,您代表着历史的方向。”
汪直看着方别,没有听懂:“所以你是要归降于我吗?”
異世醫女 浮香粉末
从方别的话语来看,似乎是这样的。
方别叹了口气,摇头:“但是您又要知道,历史总是反复无常的,就算有新的力量出现想要取代旧的力量,这个过程也注定是漫长而反复的过程,就好像当初暴秦无道,人人揭竿而起,陈胜吴广竖子耳,其名却扬于天下。”
“可是最后呢?”方别看着汪直。
“他们都死了。”
“并没有当上皇帝。”
“因为,历史的车轮总有一些颠簸,最先尝试推动车轮的人。”
“也会最先被碾死在车轮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