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hnh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七海揚明-章四六四 何爲親情相伴-694xx

七海揚明
小說推薦七海揚明
砰!一声枪响从位于长江边的皇家猎场响起,猎枪里飞出的霰弹击中了两只野鸭子,李君威看了看手里的枪,微微点头:“这火帽枪不错呀,击发成功率还挺高的,也不怕风雨恶劣天气,比之燧发枪还要强一个档次,可惜咯,仗打的差不多了,见不到这新式武器虐敌军的场景了。”
林君弘手里也是提着一杆,却是装填好了递给了李君威,说道:“你家王妃怀孕了,你还杀生,也不积点德?”
“你还信那个?”李君威笑呵呵的把打完的枪交给了林君弘,林君弘说道:“现如今也就你过的惬意,申京、京津、台北、苏州、西安还有广州,上上下下人心惶惶,移民科案牵扯出了太多人,现在都忙着找活路呢,你出来游猎,应该是躲这些人情世故的吧。”
金主盛寵:追捕純情小萌妻 錢舞飛揚
“这只是一个小关节,我脸皮这么厚,耍赖撒泼谁能比得上我,就算我在申京,未必也有人烦我。这段时间游玩出猎,也算是给静安那孩子牵线搭桥,英王府的规矩太严格,轻易不让出门,我带出来还算好的,又把澹台云风从禁卫借调我这侍卫班里,让两个人处一处,对了,澹台云风在你那安全局的手续补办上了没?”李君威问。
“早就办好了,放在密柜里,不会有人来查的,苏日安未必有那个胆子。”林君弘笑呵呵的说。
李君威摇摇头,放下猎枪,从侍卫手里接来一杯果汁,提醒道:“这你就想错了,要换届了,李海大哥元老院那个位置要你来接,可安全局就得放手,我担心皇兄把安全局给苏日安。这些年他做海青天包青天,孤臣一个,虽说不是皇室宗亲,但硬要说起来,他是合适的。”
魔方位面系統
“不会,这种人皇上培养着是要入阁辅政的,安全局虽然监督天下,但到底是皇帝私人,上不得台面,苏日安是皇上摆在全体官僚面前的一面警告牌,不是藏在身后的刀。接任我安全局位置的应该是昭睿那孩子。”林君弘说道。
李昭睿是李海的长子,成王一脉的继承人,也是皇室宗亲之中第三代的长子,年纪比李君威都大,论亲疏是可以的,再者成王李海从元老院退了,这一系总归也是要有继承人的,而李昭睿一直也在安全局挂职,并且主导了当年的日本内战,只不过他一直担着对外情报工作,对内未必熟悉。
但是李昭睿与皇帝的亲疏是血脉上的,而非感情上的,李昭睿与皇帝年纪相仿,又有一个识大体懂权衡的父亲教导,在起成年的那段时间里,正是太子与英王争位的时候,李昭睿在父亲的指引下选择了避开,与皇帝并没有多少私交,这也是李君威有些不敢相信的原因,李君威说道:“昭睿做事是有能力的,但你怎么知道是他?”
“移民科案已经定下来了,督察厅负责抓勋贵和藩臣,而昭睿则负责行政、司法和立法官员的逮捕审讯,交叉起来,昭睿也接手了,如你所说,这就是要当孤臣,与官僚作对了,这还说明不了什么吗?”
李君威一听,这等大案都交给李昭睿了,倒是说明其确实有能力也得到皇帝的认可,李君威说道:“行啊,君弘哥,这种大事都交出去了?”
林君弘摇摇头:“皇上的意思,又岂是我能决定的,我现在做的是提名审查,也是个大难事。”
所谓提名审查与终任审查一样,是安全局对官僚系统监督的重要手段,重要官员离任之前,都要进行终任审查,审核其在任职期间是否有重大违法等行为,当然,每个人都有问题,但类似于失误、私德、内斗等等就不会被提及,两个审查都是公开的秘密,让所有官员知道,皇帝的眼睛永远在盯着他们。
而提名审查则是从内阁换届开始的,前任首相、元老院和议院都有提名权,但凡接受提名的人,都必须经过安全局的审查之后才能正式进入皇帝的遴选名单之中,这一次的提名审查如此被重视,需要林君弘亲自操刀,主要就是移民科案之中,有内阁成员涉案,让帝国蒙羞,虽然在上一次提名审查之中这两个人是过关的,他们的犯罪是入阁之后发生的,但是仍然可以证明上一次的提名审查在道德层面做的不够完善,这一次着重加强。
“其实皇上有意让你接管安全局,只是你连官都不做,又怎么接管安全局呢?”林君弘有些感慨说道。
“二哥对我的信任,我是知道的,原来我们兄弟之间没什么嫌隙,我在边疆统兵十数万他都放心,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只是我做官必须在申京之外,权力也必须是临时性的差遣而非持续的任职。君弘哥,你知道为什么吗?”李君威摇头说道。
六宮無妃,千金凰後 秦嬤嬤
“皇上没有子嗣,你的位置很尴尬。”林君弘一语道破。
甜蜜緋聞:混血王子求愛記 君十夜
李君威点点头:“正是如此,二哥春秋鼎盛的年纪,却没有儿子,又不肯纳妃充实后宫,我这个位置是在尴尬,除非他封我为皇太弟,否则我是绝对不会触碰申京权柄的,可是他就是封我为皇太弟,我也不干呐。你是知道的,我志不在此。”
“皇上子嗣的事,我也很头疼,太后找过我好几次,可这种事就算你这个亲兄弟都未必能说的上话了,更不要说我了,幸亏你回来了,把这件事揽过去,否则我还不知道被收拾多少遍呢。”林君弘对此还是有些小情绪的。
李君威摇摇头:“这事难办的很。”
“是啊,太后催着,皇后盯着,皇上怨着,上上下下多少人指望着,哪个都不能得罪了。”
李君威道:“那些都是小事,关键是二哥的心思猜不透,他只是因为皇后嫂嫂流产的私情还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亦或者有什么其他重大考量在里面呢,我不得而知,所以只能闷头去做。”
说到这里,林君弘的眼睛看了看四周,见侍卫们都躲的远远的,林君弘说道:“老三,听哥哥的一句劝,不要牵扯太深了,这件事解决了还好,若是解决不了,最终还是着落在你身上,这种着落,未必是祸。”
李君威轻轻摇头,没有选择继续这个话题,他知道林君弘的意思,所为的最终着落就是过继,自太上皇起,帝国皇室就三支血脉,虽然诚王、成王和荣王都被划归到了宗藩之中,但要么是结义弟兄,要么是太上皇义子,血脉上是毫无关联的。
腹黑校草的小甜心 冷如焱
现如今英王一系已经在印度开国称帝,自然不能继承帝国皇位了,若帝国皇帝真的没有子嗣,要么立李君威为皇太弟,要么就从李君威的子嗣之中过继一个给皇帝,继承皇位,但不管着落在哪个上,在林君弘看来,李君威都是占便宜的。
朕的棄後很傾城
林君弘见李君威如此,自然也不会强求,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而这个时候,裕王府的管家匆匆来了,在李君威耳边低声嘀咕了几句,李君威闻言脸色一冷,手里的枪直接扔在了地上,见林君弘投来不解的目光,李君威说:“树欲静而风不止呀,有些人想躲都躲不开。”
“什么人,明知你不在府上,还去叨扰你?”林君弘不解问道。
李君威说道:“苏日安跟我说,说是皇室宗亲也涉及到移民科大案之中,我原本以为又是荣王府的几个人不安分,但是没想到会和我有关,咱们那驸马爷也涉及其中咯。”
“原来如此,你准备怎么办?”林君弘问道。
李君威微微摇头:“我哪里知道,幸亏我现在什么职差都没有。”
李君威找来侍卫长,安排了几句,让怀孕的王妃就在此地休养,不要回京掺和那些闲事,然后匆匆回了王府。
太上皇李明勋有三女,长女李筠婼守寡,三女尚未出阁,只有这次女李筠熙也是李妃所出,与李君威一奶同胞,嫁了出去。所以现如今的帝国,驸马爷也就这么一位。
“三弟,你姐夫被人抓了。”等李君威回到王府的时候,李筠熙就是一阵哭喊。
“抓了就抓了,他又不是第一次被抓。”李君威说道,若是长姐因为丧夫而婚姻不幸,那么二姐的婚姻就很是坎坷了,主要是驸马是一位风流倜傥的勋贵子弟,无德无才又不求上进,时常惹事。
李筠熙哭着喊:“那可是你亲姐夫呀。”
“我只有亲姐姐,亲外甥,没有亲姐夫,他身上又没有流我们李家的血,什么亲不亲的,在我这里都没用,平日里和我都不走动,我中秋之前就回来了,除了中秋节下午见了一面,这三个多月,他来过一次吗?出事了,让你来求我,有用吗?”李君威不在乎的说道。
“他是姐夫,你可能不能见死不救呀。”
李君威说道:“我能做什么,我又不负责这件案子,若说现管,你该去督察厅找苏日安,对勋贵的调查归他管,若是县官,你该入宫找二哥,他一句话的事,再不济你去找父皇,找母后,找母妃,你却偏偏来找我,只有一样,那驸马爷不仅涉案了,而且犯的事还不小,对吧?”
李筠熙小声说道:“其实也没多大,旁人做的比他厉害多了。”
李君威摆摆手:“二姐,你别和我说这些,你要是觉得旁人比他犯错还要大,却没他问罪的厉害,你自己去督察厅举报去,跟我说没用。我就问你一句,他害人性命了吗,他贩卖人口了吗,他逼良为娼了吗?”
“是有一些……..。”李筠熙的声音更小了。
李君威打断了她:“二姐,别在这里打哈哈,你是知道还是不知道,他跟你说实话了吗?若是没有,你趁早先去问清楚,若是说了,你也如实跟我说。”
青月.輪回 佾湉
李筠熙只能说道:“你说的那些他都参与了,但那只是一时糊涂,贪图钱财,他不是主谋,就是被人利诱骗进局的,他现在也很后悔。”
李君威点点头:“好了,我明白了,这件事交给我了,你回去吧。”
“三弟,你能救他对不对,我就知道你与那苏日安有交情,他不可能不给你面子。”李筠熙兴奋说道。
蟲慌 糖醋於
李君威正色说道:“我只能帮他,而无法救他。”
“怎么帮?”
李君威道:“自然是力所能及的帮,他认罪招供,我保他不会被人陷害顶罪,不会遭遇刑罚,他坐大牢,我给他安排最干净的一间,不会让其他犯人欺负他,他若是流放,我安排人路上照顾,他流放去边疆,我那边有不少故旧,不会让他被戕害。他要是被杀头,我请鸿宾楼的厨子给他做最好的送行饭,如此而已,你还想让我做什么?”
李筠熙说:“你这还是要见死不救呀,他身体那么虚弱怎么可能经得起那样的折腾,你就不能把他捞出来吗?”
飛升誅仙
英雄學院之三色霸氣 青梅酥
“我凭什么把这个罪犯给捞出来?”李君威直视姐姐的眼睛问道。
“他是你姐夫,我是你姐姐呀!”
“你是我姐姐,我就要为你违法犯罪吗?天下哪里有这样的道理,他作恶多端,就该付出代价!”李君威直言不讳。
李筠熙怒道:“老三,你变了,你变的无情无义,你小时候多好,有人欺负我,你还帮我打架,现在呢?”
“你错了,二姐,是你变了,我没有变!从小到大,你教我读书,教我学习,教给我的是为人处世的机巧和用的着的知识,但是现在呢,你在教我犯罪呀,是谁变了?是你变了!”李君威平淡的说道。
“你还是我的弟弟吗,宁愿看着我家破人亡,也不愿意出手相助?”
李君威则是反问:“你是我姐姐?教唆我去犯罪,去保护一个作奸犯科的罪犯?你要是我姐姐,就该为我想一想。”
“我是你姐姐,同样是他的妻子,将来你犯错,我也会为你不顾一切的。”李筠熙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是你的弟弟,但同样也是这个国家的裕王,将来你犯罪,我不会姑息,但作为你的弟弟,我绝对不会让你走到不顾一切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