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z2um火熱都市小說 小閣老笔趣-第五十一章 必有我師鑒賞-dc1be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
姐姐们终究还是宠着小弟弟的。尤其是巧巧姐,对赵昊那真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何况这天儿也真冷,左右拗不过,只好红着小脸答应了。
反正亲也亲了,泡也泡了,不差一起睡了。
“二位姐姐,快进被子来!”赵公子开心的掀开了被子,请君入瓮。
“还,还是算了吧,我睡着了会抢你被子的……”巧巧感觉自己滚烫的像个虾米,全身紧绷的脚趾头都要抽筋了。
“哧,想得美……”这时马姐姐终于说话了,她刮一下公子似乎变长了的鼻头,重新给他裹好被子,笑道:“自己盖自己的。”
都市異能特種兵
“对对对,盖自己的。”马姐姐一开口,巧巧马上有了主心骨,忙将他另一边的被子也裹好。
然后凶巴巴瞪着赵昊道:“不要得寸进尺,不然没人陪你睡!”
“哦……”赵昊见自己的极限施压不奏效,只好朝马姐姐翻翻白眼,乖乖被两位姐姐裹成了粽子。
然后两位姐姐才抱来被子,在他左右展平,接着又在三床被子上,盖了一条厚厚的羊绒被来压脚。
从外面看去,跟大被同眠还真没什么区别。
做完了这一切,姐姐们才吹熄了灯,悉悉索索脱掉大衣裳,换上厚厚的睡衣钻进了被子里。
卧室里恢复了安静,呼啸的海风完全盖住了三人的呼吸声,赵昊感觉就像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一样。
这哪能行?他刚要开口再个打嘴炮,忽然感觉自己左边的被子动了动,好像有什么钻进来一样。
赵昊忙伸手去摸,结果触到了一只略显冰凉的手。那只手纤瘦细长,握上去柔若无骨,让人仿佛捧着一掬清泉一般,多烦躁的心情都能平复下来。
是马姐姐呢,赵昊顿时就开心了。
他忙转头去看向马湘兰,黑暗中自然什么也看不见。但他知道,马姐姐肯定在那里,用那双勾魂摄魄的桃花眼,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
職場潛伏心理學1
她总是这样自然而然的把握着节奏,让他的心弦起起伏伏,不知不觉就被牵着鼻子走。
腹黑王爺傲嬌妻
赵公子正想凑上去亲马姐姐一口,夺回些主动权,忽然右手也被握住了。
微雨星憐 碧桑
这只手的感觉截然不同,暖暖的肉肉的软软的,就像握着婴儿的手一样,让人倍感喜乐安宁。
没想到巧巧姐也来了呢……
赵昊欢喜之余,却也不得不放弃了去偷袭马姐姐的打算,只能保持着平躺的姿势,仔仔细细的抚摸着姊姊们的两只小手。
冷酷邪王:狡猾醫妃
他这才发现,两个姐姐的手背上,都有些细小的口子。那是每天在船上为他洗衣做饭冻出来的。就算马姐姐有十几种保养双手的法子顶着,就算尽可能的用热水,但在寒风刺骨的海面上,手只要是湿的,就免不了被冻出口子。
在家时,还有十几名内院丫鬟,协助两位姐姐伺候赵公子,厨房有厨娘和妇人,还有专门的洗衣妇。但出门在外,这些事就都是马姐姐和巧巧姐包办了。这次出海作战,赵昊就更要注意影响了。
要是带上四五十个丫鬟婆子,再加上他的护卫,这条旗舰就不用装别人了,让将士们怎么看他?
还整天那么多人找他蹭饭,又赶上了冬天,姐姐的辛苦一摸便知。赵昊不禁心疼的攥紧了两个姊姊的手,轻声道:“湘兰姐,巧巧姐,这段时间苦了你们了。”
马姐姐仿佛睡着了一般,好一会儿才含混着回一声:“嗯,不辛苦。”
“每天都开心,喜欢在海上。”见她开了口,巧巧才跟着回应道。
“姐姐,有你们真好。”赵公子轻声道:“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嗯,一天都不分开……”马姐姐的声音由远而近,在他左边面颊无声的吻了一口。
叭的一声,他的右边也被亲了口。
“呀,有蚊子!”巧巧糗道。没想到晚上声音这么响。
三人便开心的笑了起来,心里暖洋洋的,这长夜似乎也不难熬了。
一室皆春。
~~
祖巫帝江
这一夜,三人都睡得十分香甜。
天刚蒙蒙亮,巧巧便准时醒来,她要为赵昊准备早饭的。捂着嘴打个哈欠,她揉揉眼清醒过
来,忽然一阵脸红。
她才发现,自己早就钻进了赵昊的被子里,一条腿还搭在她身上,睡得恶行恶相……
“丢死人了……”巧巧捂着脸,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还好马姐姐也把一只胳膊搭在公子身上,像是抱着个玩具似的,睡得正香甜。
她赶紧小心翼翼的抽回自己的腿,然后用极大的毅力钻出被窝,给赵昊掖好被角,盖好压脚被。便火速穿戴整齐,出去准备早餐去了。
寝室的门一关上,马姐姐长长的睫毛便颤动几下,也缓缓睁开了眼。看她目光十分清明,显然早就醒了。
但她却不像巧巧那么一惊一乍,而是换了个更舒适的姿势,准备搂着他享受下这份难得的安宁,再起来去给巧巧帮厨。
赵昊忽然翻了个身,面朝向她。
马姐姐吓了一跳,赶紧假装闭眼,却发现他还在酣睡。陪着赵昊睡了这么久,从他的呼吸就能听出他是真睡还是假睡,睡得好不好呢。
马湘兰又瞧瞧睁开眼,打量着微笑看着这个自己心爱的小男人。
不知不觉他长大了许多呢,嘴角绒毛越来越重,喉结也开始发育了呢。
她不禁想到当年,收到赵公子的邀请函,还有那首《鹦鹉》诗的时候,是怎样的心情?
不知不觉,两年多过去了,秦淮河畔的琴声灯影已经模糊,昔日的鹦鹉早已飞出了樊笼,获得了梦寐以求的自由。
虽然跟自己想象才子佳人相伴、琴瑟相和读书的生活不大一样。公子这些年来,也愈发不大作诗了。但马姐姐却深深觉得,现在的生活才真正有了意义。
就像鹦鹉的自由与鸿鹄的自由,完全是两码事。
‘死皮赖脸赖上他,还真是神来之笔呢。’马湘兰心中荡漾着甜蜜,她忽然想看看这个小男人已经有几分熟了,便伸手想要去摸摸赵昊的……喉结。
这时外头忽然响起马应龙的声音:“巧巧姑娘早啊,请问公子起来了吗?”
马姐姐吐吐舌头收回手,赶紧悄悄起身。公子可以睡懒觉,但他全天候的三陪秘书娘不可以啊……
~~
重生商女:妙手空間獵軍少
等马秘书出来见马应龙时,已经恢复了一副冷若冰霜的女警官形象。
因为她要跟着赵昊到处走动,从各种意义讲,穿裙子都肯定不合适。马姐姐便自己动手,将赵昊一身备用的警袍改成了女款,穿着长筒皮靴,戴上金丝眼镜,拎着皮鞭……哦不,捧着文件夹跟在赵公子身后,到哪里都方便多了。
但惹眼是肯定免不了的,谁让她不肯在女性魅力这方面妥协呢?
重生之鋼鐵大亨(官場之風流人生) 更俗
马应龙可不敢多看这位本家一眼,赶紧从文件夹中拿出谈判草案,双手奉给马湘兰。
马姐姐道声辛苦接过来,又将赵昊今天的行程通报给他,便请他先回去了。
她回到卧室中,拉开了厚厚的窗帘,让晨曦照到床上,然后温柔的唤醒了赵公子。一边服侍他洗漱穿戴,一边将条约内容复述给赵昊。
首席禁愛之誘寵小小妻
“……这次我们的条件,基本上都满足了。”马姐姐给赵昊端着漱口水,在一旁柔声细语道:“不过对方提出,手头银根很紧,金矿和银矿的出产也有限,希望能用更多的物资抵债。马委员那边按照公子的吩咐,允许他们用木材和硫磺抵债。”
硫磺自不消说。九州岛山多林密,虽然没有合用的橡木,但柳杉、扁柏、落叶松用来造普通商船、货船是没问题的。而且还可以运回国内盖房子、打家具,造纸……总之以大明的需求量,绝对如黑洞一般,进口多少都能吞噬掉。
“唔,可以。”赵昊吐掉刷牙的青盐,张嘴含口水漱漱口道:“不过得使劲压价,不就是几根烂木头嘛,能值几个钱?”
其实木材在大明还真值钱,尤其是在江南,已经找不到成片的森林了。需要的木头都是从江西四川一带输入的,运输成本一点不比从日本进口的低。
赵昊准备连造筷子都用日本的木材,也算是自己为大明的环保事业做出贡献了。
夢裏醉幹坤 性之命
~~
因为大友宗麟幡然悔悟,表现的十分上道,赵公子便奖赏他与自己共进早餐。
为了达到教育效果,赵昊还叫了平托和两个神父一起。
宗麟这只老狐狸猜到赵公子的用意,席间自然百般逢迎,极尽摇尾乞怜之态。
总之一句话,赵公子让往东绝不往西,赵公子让追狗绝不撵鸡,还请求让儿子认公子为义父,却被赵昊以年龄不合适为由给拒绝了。
赵昊还真没有给小日本当爹的兴趣,至少大友义统不够格,要是德川家康、伊达政宗、立花訚千代嘛,还可以考虑考虑。
宗麟的表现让两位神父心惊胆战,他们毫不怀疑若赵昊下令禁了切支丹教,这位九州最有权势的大明也会照办的。
再看小狗崽子似的立在赵公子身后的纯忠,他们感到深深的忧虑——看来这位切支丹大名也已经被明朝人降服了。
ps.还是两更……明天尽量多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