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me2y妙趣橫生小說 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愛下-第一百六十八章 戰敗國(本卷終)熱推-l13sv

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小說推薦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端着茶杯,滨中泰男似乎很随意的问了一句。
他的语气很平淡,就像是无心之言,不过,语气中的肯定又实实在在体现出了他的想法。
这是一个和之前所谈话题完全不相干的问题。
很显然,滨中泰男看出来,沈建南是华夏人,而非曰本人。
很细致的观察力。
要知道,很多华夏人都分不出曰本人和华夏人在外貌上的差别。
两国曾经的关系放在那里,二战时期,住友又是主战派的四大财阀之一,可以说,是侵略战争最大的支持者,这时候提到这么一个问题,实在是耐人寻味。
沈建南喝着茶的动作一停,眉也毛习惯性扬了下,但转瞬,这厮就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是的。不过这个问题滨中君觉得重要么”
“对不起。沈君。”
意识到沈建南的反应不是太热情,滨中泰男很严肃行了一个道歉礼。
“冈本君提到,您想和我谈一笔大生意,我只是想确认,您是代表第一国际资本还是华夏政府。”
“你觉得呢?”
“……”
低着头,滨中泰男的眸子闪了闪。
滴水不漏的回答根本找不到任何破绽,无论是言辞还是语气,都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片刻后,滨中泰男抬起头,迎上了沈建南的眸子。
“沈君。对于华夏,我仰慕已久。我也非常愿意和华夏合作,但我更担心和北极熊人合作,希望阁下能够理解。”
毫无疑问,这是一句极具针对性和进攻性的回答。
无论沈建南怎么回答,滨中泰男都会得到想要知道的答案。
最关键的是,他言辞诚恳没有半点虚言,相比沈建南背后的卡诺斯基和西多罗夫家族,华夏无疑要更加的信誉和靠谱。
对此,沈建南只是微微抬了抬眼皮。
“滨中君的担忧我非常理解,不过我可以肯定告诉你一点,第一资本只是一家合法的跨国投资公司。”
“多谢沈君解惑。”
“……”
“……”
一个小时后,滨中泰男和小坂正雄站在住友商社大厦楼下,微微弯着腰,看着一辆又一辆豪华汽车远去,等到汽车只剩下背影,两人逐渐挺直了脊背。
“会长大人。我们真要和他们合作么?”
“为什么不?”
“可是他是华夏人。”
“我明白你在顾虑什么。但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无论他代表的是华夏政府还是和北极熊政府合作,这对于我们来说都是一个机会。”
“……”
小坂正雄不由沉默了。
正如滨中泰男说的那样,无论第一资本背后究竟是什么,但从利益上来说,对于住友都是很有利的。
以第一资本在市场上表现出来的强大能力,完全可以借助他们的力量,来打垮那些和住友金属株式会竞争的铜业公司。
金融区到金丝雀码头,只有十五分钟车程,刚回到公司,沈建南就立刻召集各部门开了一个简单的综合会议。没过多久,会议结束了,在会议上不敢反驳的威廉和于正对视了一眼,心有纠结敲开了沈建南的办公室大门。
沈建南这种家伙,人精一样,看着两人脸上犹豫不决的神色,哪里会猜不到他们心里在想什么。
不过,这厮就像什么都没看出来一样,也不招呼两人,拿起电话就让人安排回国的行程。
“明天下午六点。”
“……”
“OK。”
“……”
听着沈建南已经确定行程,于正终于忍不住了,等他一走,决定下的事情可就再也没办法改变。
“老师。我们真要和住友合作么?”
“为什么不呢?”
沈建南头都没抬回道。
于正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才好。
曰本这个国家,从某些方面来说,天皇虽然能够代表国家,但真正能够决定国家命运影响国家运作的,却是个大财阀。
作为曰本最古老的财阀之一,住友集团正是其中之一,在二战中,它们支持君国主义,为军方提供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以及财力支持。
换句话说,侵华战争中死去的每一个华夏人,都跟住友财团有着分不开的关系。
但现在,沈建南却要和住友合作。
一想到自己这点,于正就感觉心里特别的难受和纠结。
“老师,他们是曰本人……”
“于正。你觉得我是汉奸么?”
“学生不敢。”
不敢!
沈建南脸色顿时一黑,于正这家伙看着老师,丫的一点都不老实,都敢拐着弯骂他了。
“于正。你知道人类和猩猩最大的区别是什么么?”
“……”
“人类的历史是一部毁灭和创造结合的矛盾集合,就算是战争,理智也会克制仇恨。而猩猩则不然,它们只会毁灭一切,达到最终目的。”
“……”
“所以这个世界是人类文明,而不是猩猩文明。”
“……”
“非洲是天选之地,拥有全世界最肥沃的土地,最丰富的资源。但为什么,他们在记载中却找不到任何文明痕迹?”
“……”
老板在说什么,你听懂了么?
没有。你听懂没?
我也没有。
沈建南毫无逻辑的话题,令威廉和于正大眼看了一眼小眼,两眼都是懵逼的,他们完全不明白沈建南说这些跟住友合作有什么直接关系。
“我以前去过非洲,那里的人只懂杀戮、掠夺,一旦部落之间发生冲突,从来都是不死不休。”
“……”
“我们可以铭记仇恨,但我们是人,代表着文明,我们不能活在仇恨里,那样只会令我们停步不前。”
“……”
人,不能活在仇恨里。
良久,于正眼里闪过一丝明悟之色,心里堵着的那股幽怨也无声散去。
“老师。我明白了,对不起,是我……”
“你明白个屁。”
“……”
“我们建立空头,看起来是在帮住友打压国际铜价,但你们有没有换个角度考虑?”
嗯?
换个角度?
于正和威廉都是一怔。
刚才在会议上,沈建南可不是这么说的啊。
“笨死了,曰本是战败国,明白么?”
犹如一颗巨石丢入了平静的湖面里,于正和威廉被战败国三个字给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