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wdz优美言情小說 重回二零零五討論-第八百四十七章 這個二代有點軸熱推-tc8ca

重回二零零五
小說推薦重回二零零五
“喂,小子,不给我面子是吧。有种的话,跟我打个赌?”
正当周安安和两位港岛女明星愉快地闲聊着时,之前那位被无视的元家三少脸带红晕地推开包厢门走了进来,说出的话里满是酒气。
眼看自己拿不下的女人,被一个内地佬抢先,他心里咽不下这口气,更怕传出去被圈子里的其他人笑话。
这一回,他倒是没有拿出风云俱乐部的名头。
先前对方的行为,说明了这个内地佬根本不知道风云俱乐部,说多了也是对牛弹琴。
“不好意思,我不和陌生人打赌。”
放下手中的酒杯,周安安婉拒了对方的提议,心里却是对这家所谓米其林品质餐厅多了几分恶感。
在吃饭的时候,包厢们莫名其妙地被陌生人推开,门口的服务员却是没有丝毫动静,这样的服务都能评上米其林?
另外,若不是餐厅方面透露,对方会知道自己的包厢所在?
以后,这家餐厅将会是他来港城就餐的黑名单。
“怎么,不敢吗?”
视线从王琪凤身上收回,元思慎轻蔑地问了一句。
说的那么漂亮,还不是怕了,内地佬果然口是心非,死要面子。
他要把对方的尊严踩在脚底,让这个成熟的女星知道,谁才是真男人。
“服务员,叫你们经理过来。”
没有回应对方的挑衅,周安安先把门口探头探脑的男服务员喊了进来,平淡地吩咐道。
富二代这种语气,直接回答对方太给面子了,先晾对方一阵再说。
“……先生,我们餐厅有什么让您不满意的地方,可以跟我提。”
一听内地佬这话,原本还看着好戏的男服务员心里一惊,连忙恭敬地弯腰问道。
他是认识经常来这里的元家三少,才没有阻拦就放对方进来,可那也是领班告知对方这个包厢号在先。
若是被对方投诉到经理那边,他和领班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叫你们经理过来,没听懂吗?”
冷酷總裁薄情妻 流蘭
了解这位新老板的意思,柳慈很贴心地用粤语重复一句,声音中带着些许俯视。
元思慎能来这个包厢的原因,她自然也能猜到。
藍紫相依 雲幻星藍
虽说她的人气有点低了,却也不是一个小小的服务员可以欺辱的。
更何况,对方打的是她新老板的脸,这位可是连云家都能翻手覆灭的主,岂能受这种闲气。
若是让新老板再重复一句,显得格调有点低,她自然要代其劳。
“好的,您请稍等。”
被连续质问了两次,男服务员有些紧张地看了看那位元少,没有得到回应的他硬着头皮走了出去。
这个元家三少太坑了,管挖坑不管埋。
“你想赌什么?事先说好,我不做违背法律的事。”
等服务员离开,周安安继而笑着问了问这位元家三少。
是个人都会有脾气,被这么一个小富二代连续挑衅,身为正常男人的周安安自然不会置之不理。
一次两次是不屑,三番四次凑上来,周安安总不好不打对方几下脸。
“比赛车。”
见对方应下,元思慎直接说了个常规的比赛模式。
男人嘛,赛车是最为爷们的对决方式。
美人之棋步天下
都市全能特種兵
“我不开车。”
身为一个内地老司机,周安安很直接地拒绝了这个比赛方式。
何况,这句话某种意义上是真实的,他内地的驾照可不好在港城这边使用。
“比游艇?”
“我还没在这边买游艇。”
邪王寵妻:異界煉丹師 怡香
关于这点,周安安说得很随意。
以他现在的身家,买辆千万级的游艇轻轻松松,买辆亿级的私人飞机也未尝不可。
“这个不比,那个不比,你想比什么?”
听到对方拒绝了自己擅长的两个比赛项目,元思慎有些不耐烦地问了一句。
内地佬就是内地佬,啥也不会,就会拿钱装比。
问题是,王琪凤竟然会看上对方,难道他的港元不香吗。
“我说了,你敢应吗?”
“有什么是我元思慎不敢的,你只要敢说,我就敢应。”
“那好,现在是八点半,我们就比九点半开市的美股。”
看了看手表,周安安随即说出了一个赌约。
其实,若是有汪大小姐那位天命牌神在,周安安觉得来个比大小是最合适的,玩任何形式的牌都可以。
现在嘛,港城这些会玩富二代的技能,他都不太会,反倒是比猜美股有点看头。
若是在早上,周安安还觉得再以‘华港报业’的股价来个对赌更好,毕竟他的团队有经验不是。
“美股?!怎么比。”
没想到对方提出这么一个新颖的对赌方式,元思慎脑子稍微清醒了一些,问了一下对赌的内容。
拒绝,是不可能拒绝的,他先前夸下的口,再麻烦也不能怂。
武俠之父
“就赌纳斯达克指数的涨跌。”
敲了敲桌子,周安安云淡风轻地说出了对赌的具体内容。
白日里,他听到天才金融少女说起的一个消息。
北美的早上将会有一场关于次贷危机的各大银行高层会议,决定是否追加投资挽救两房。
此消息一出,纳斯达克指数肯定上涨。
而这种情况下,一般不知情的人都会觉得疲软了小半年的纳斯达克指数会缓慢下降。
“好,我先打个电话。”
毫不犹豫地应下赌约,元思慎却是没有直接说出自己选的结果,而是先拿出手机打了一个号码:“阿晋,今天纳斯达克指数涨还是跌?”
开玩笑,真当他是个傻子富二代吗,内地佬果然还是见识太浅薄了。
他们风云俱乐部里,汇聚了港城一半的年轻富豪精英,其中专门研究股市赚钱的不在少数。
人脉,也是成功的一个关键。
“……”
看着对方的操作,周安安忍不住愣了一下。
他原本还以为,对方会直接说出‘涨’或是‘跌’,没想到对方临到头竟然冷静下来找外援。
对方,也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肤浅,港城的二代教育果然有可取之处。
“北美那边?今天美利坚财政部牵头,召集各大银行高层开第五次联席会议,应该会定下来注资挽救两房的最终方案,纳斯达克指数肯定会涨。”
不知道是不是按错了键,手机的扩音器将这段话清晰地传到了在场其他三人的耳中。
“好,谢了,下次请你喝酒。”
挂断电话,元思慎嘴角带着一丝得意,说出了自己的选择:“我选涨。”
“那我选跌。”
听了对方的选择,周安安有些无奈又不得不干脆地选了另一个。
现在的富二代,都不好忽悠。
“如果你输了……”
“几位贵宾,不好意思,打扰了。”
正当元思慎准备要说起赌注的时候,一个身穿女式西装、颜值身材都还算不错的青年女经理走了进来,满脸抱歉地对着周安安几人说道:“我是本餐厅的经理,非常抱歉,是我们的失误影响了您的用餐体验,我在此向您表示十分的歉意。”
龍魂兵王
刚听到手底下服务员的汇报,女经理便火急火燎地赶了过来。
进门第一时间,她没空和餐厅常客元家三少打招呼,而是直接对新来的客人弯腰道歉,动作很是真诚。
“你可以出去了。”
挥了挥手,周安安突然不太想和对方计较,大不了以后不来这种地方就餐。
要说吃的,这里也就算是一般,对于他来说和中午吃的百来块套餐饭没有太大的区别。
“先生,为了表示对您造成不愉快的歉意,我们免去您此次的餐费。并且,我们额外送您两次优先就餐的免餐券,希望您能接受我们真诚的道歉,原谅我们此次的失误。”
一听对方这种毫无感情的话,女经理就知道要遭,连忙再次低头道歉,更加真诚地说出了己方备用的补救措施。
手底下的服务员不知道,接到神剑护卫的特约电话,亲自安排包厢的她哪里会不知道这位是内地来的年轻富豪。
以她们餐厅的定位和定价,注定了服务的用户圈子并不宽泛,近两年内地来的富豪更是她们的主要顾客。
像对方这种要面子的年纪,一旦让他留下了不好的印象,那么对方的朋友圈将不会出现在她们餐厅里面。
更重要的是,神剑护卫以后接待的大主顾,也不会选择她们餐厅。
可谓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至于这位像是来找茬的元家三少,女经理了解对方的性格,之后单独陪个不是就好。
道歉,要分轻重缓急。
“嗯,你可以先出去了。”
看了一眼无动于衷的始作俑者,没准备为难这位诚意十足的女经理,周安安点头肯定,让对方先离开。
“好的,我就不打扰您了。”
得到对方的口头原谅,知道不能太过纠缠的女经理说了一句,安静地退了下去。
黑色放縱
走出包厢,原本诚惶诚恐的女经理看到等候在那里的大堂领班和服务员,脸色变得肃然起来:“你们去财务那里领两个月工资,我当你们主动离职。”
“经理……”
官道權途 心平和
等女经理离开,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行为引发后果的元思慎继续接上先前的话题:“好了,闲杂人等已经离开,我们说说赌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