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o2c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芝加哥1990-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用偷我的錢再搶我相伴-05rit

芝加哥1990
小說推薦芝加哥1990
垃圾股之王乔丹贝尔福特去年年底就开始跑法庭了,刚定罪入狱不久,宋亚之前就天启过未来仍由小李子主演,关于他的自传电影‘华尔街之狼’的部分片段,后来昏迷中又补完了全片碎片。
而另一位和他以及卡尔伊坎关系亲密的华尔街风云人物,垃圾债券之王米尔肯入狱更早,因违规交易、不披露重大信息、逃税和非法获利等罪被罚款加赔偿总计十亿刀以上,九二年才被放出来,但终生被禁止进入证券业。
这也是卡尔伊坎那拨人的弱点所在,他们侵略性太强,手腕肮脏,喜游走于法律边缘,开罪了大量华尔街同行和上市公司。
贼吃肉,但也没少挨过打,所以别看传言卡尔伊坎那的资金回报比巴菲特还丰厚,但形象正面温和许多的巴菲特如今已身家上百亿,多年霸占全球富豪榜前列,卡尔伊坎身家应该还不到二十亿。
卡尔伊坎、米尔肯、乔丹贝尔福特,加上曾和卡尔伊坎在漫威激斗的佩雷尔曼,这类金融大亨一般崛起发家的时间点均为八十年代里根大统领执政时期,他们爱死了里根和撒切尔夫人信奉的经济上的新自由主义和政治上的新保守主义。
为回到那个美好时光,他们在媒体上大肆鼓吹小政府、减税、放松金融监管等政治经济政策,并积极投资同理念政客,彻底社达化的资本主义丛林才是这些凶残成性,无法无天的金融狼群的掠夺乐园。
那类政客一般是象党的,和自己支持的现任副统领戈尔的理念背道而驰,他们相互之间视若仇雠,开干没什么心理负担。佩雷尔曼就被戈尔折腾得够呛。
天启的这部华尔街之狼内容有点隔靴搔痒,可能乔丹贝尔福特本人不敢在自传里爆料太多秘辛或者未来的好莱坞不敢拍得太露骨。
乔丹贝尔福特入狱前的往事对自己的未来投资也没什么指导意义。
宋亚本不想在分秒必争的关键时期分心弄那部电影,昏迷五个月,天启了很多东西,但被卡尔伊坎一激,他索性找大骗子阿巴格尔内去鼓动监狱乔丹贝尔福特现身说法,由于猫鼠游戏的成功,阿巴格尔内出书、卖新小说版权加各地演讲现在身家估计也上千万刀了,希望能引诱落魄的乔丹贝尔福特多说一些。
就算乔丹贝尔福特嘴巴很严,那部华尔街之狼起码能爆出卡尔伊坎那帮人用垃圾股、垃圾债券诈骗牟利以及醉生梦死的丑态,到时候自己再让叶列莫夫在电影剧情里加点关于卡尔伊坎的料……
哼哼,还是那句话,恶心人谁不会?杀人诛心,以后你卡尔伊坎你就彻底告别华尔街狼王的头衔吧!
“那么现在……”斯隆翻着3DFX的资料喃喃自语。
“什么?”在做着复健的宋亚问。
鬥戰蒼穹
“收购VideoLogic的事。”
“哦,只能慢慢来了。”
宋亚和VideoLogic当然知道并购案需要经过英国政府机构的许可,但那些都可以在收购过程中慢慢公关拿到。
卖一家市值才八千万镑的半导体公司,双方都没预料到英国监管机构会那么快放话,英国人的行政效率才没那么高呢,这必定是卡尔伊坎从中作梗。
没办法,他和奥格雷迪急于在3DFX复牌前释出大利好继续轧空,那么被对做的卡尔伊坎操纵英国政客来这一下子即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
玩金融,卡尔伊坎确实不负狼王之名,若不是占了突袭的先手优势,奥格雷迪还不是对手,门外汉的自己更不是。
“我给安德伍德妻子克莱尔打过电话,驴党会帮忙施压英国政府的。”
米国企业买英国企业,虽然大家是表兄弟,你不愿卖……那也是不行的,最终应该不难搞定。
可惜卡尔伊坎只需要复牌当天有利空消息帮空单跑掉就行,后面拿不拿得到英国监管机构的许可他其实无所谓。
“然后呢?”斯隆问。
“然后就这样吧,经营企业毕竟不能总盯着股价办事,还是要把内部打理好。”
宋亚回答,其实他之前就对吉姆克拉克所有行为总围绕着网景股价转颇有微词,前车之鉴。
“3DFX董事会短期内无法进行合并改组,你仍然要把罗斯踢出董事会吗?”
斯隆提醒,“目前来看很难百分百获得规定票数。”
“我知道,暂时不动吧。”
超強兵王在都市 江城子
没有并购,那就没有董事会合并改组,更没有来自VideoLogic的新董事会成员帮忙,连锁反应就是对3DFX原董事会的改造要延后了。
踢不掉罗斯和巴拉德就意味着让3DFX和微软媾和的计划也要顺延下去,Glide API是目前3DFX公司的珍宝,想让他们在还算有点优势的情况下突然低头与竞争对手微软的D3D API合作,罗斯和巴拉德两票仍在的话更铁定无法拿到3DFX董事会的相关决议。
遗憾未能全功。
丹警
莊主大人穿越了 風召南
但这么一折腾,出清Infoseek等网景关联概念股,3DFX市值从九块多升到二十五左右,在做空VideoLogic上又狠狠赚了一笔,自己手里还多了大量VideoLogic股票,宋亚也能满意了。
总之,醒来后的第一件大事:3DFX之战告一段落,剩下的等运用政商关系公关英国监管机构许可两家公司的并购案再说。
卡尔伊坎的空单具体亏了多少……也许以后伊坎资本的季报年报之类会做披露,也许。
第二件大事,才是搞清楚自己昏迷五个月的具体损失,并想办法夺回阿美利加音乐网站。
宅女調教棄狗大少 佩香秋蓮
“这是米国银行的结单。”
由于古德曼和哈姆林卷走、毁掉了几乎所有文件,PGE律所几乎在废墟上进行重建,很困难,目前只有些阶段性成果。
是真正的老鼠搬仓,古德曼没有动用A+版权和资产管理公司大笔金额的权限,只能用小金额一次次投资购买垃圾股、垃圾债券的方式把账上四千多万存款以及其他钱弄走。
光从米国银行要来的结单就是厚厚一大摞。
洪荒海皇道 雨言中
大神駕到:一濺傾心
“一点部分花在了当时昏迷的你身上,大概是古德曼还没有下定决心叛乱的时期,比如给老麦克的安保支出,还有其他正常花费……”
PGE律所,永道的萨穆尔和银行的人都在,萨穆尔汇报:“九七年上半年BMI(米国广播音乐协会)自动汇入的版权收入,还有其他广告代言和其他进项都不翼而飞了,加上现金,大约被转走了……四千六百万。”
宋亚深呼吸。
“古德曼还扣下了该在未在后七个月分批拨付给A+风投的七百万,解雇你梦幻律师团除科克伦的其他律所与独立律师、专家证人后剩下的四百多万酬劳,预留的慈善拨款和政治现金两百万左右……加上前面的四千六,那就是五千九百万。”
萨穆尔继续说,“你占百分之八十五股份的A+音频公司经过迪莱故意对阿美利加音乐网站进行一轮大笔设备投资和其他支出,走完破产保护程序后,仍在资不抵债的边缘,名下森尼韦尔的土地、合成音版权库还有百分之五的DTS股份都已被质押,分拆出去的阿美利加音乐网站里,A+音频公司拥有的百分之三十二股份也已被质押给了当地银行……”
PGE律所的人补充:“经过两轮融资,伊坎资本的两个专门基金已经反超A+音频,占到了阿美利加音乐网站股份的近一半,差不多百分之四十九,剩下的约百分之十九由德明信等其他帮忙上市的投资机构拥有。”
“这百分之四十九的专门基金,一个是趁你,也就是A+音频董事长兼大股东无行为能力但公司面临破产需要紧急处置时,由总裁迪莱,母公司A+版权和资产管理公司实际管理人古德曼向伊坎资本的纾困借款,然后再操作债转股。一个是常规上市前融资,里面除了伊坎资本的钱,肯定还有迪莱、古德曼和哈姆林的钱,否则他们没必要合伙。”
萨穆尔分析,“如果阿美利加音乐网站顺利上市……APLUS你的总损失会以亿计。”
“也就是说,他们是用偷我的钱再抢我一遍,对吧?”宋亚咬着牙问。
“嗯,迪莱应该拿了不少,这一系列操作他是中心人物。”萨穆尔回答:“所以他要先炒了艾丽西亚的律所和我们永道,他还有上市后被各机构许诺的期权以及超高薪。”
美女的近身狂兵
“目前的问题是起码明面上看起来这些都没什么问题。有当地律所和安达信会计师事务所、伊坎资本帮忙……他们不会犯错。”
PGE律所的人说:“目前唯一漏洞就如果伊坎资本的两个专门基金里真的有迪莱、古德曼和哈姆林的钱,那我们绝对能告倒他们。但卡尔伊坎是配合做这种事的老手……到时候那些钱的来源肯定是很难往下追查的什么海外离岸账户之类。”
“古德曼愿意做交易吗?他还带走了大量你和索尼哥伦比亚唱片打唱片结算官司,巴恩案以及其他案子的原始证据,结算官司的部分证据是他们还没有暴露的时候从A+唱片总裁琳达手里骗过去的……”
PGE律所的另一位律师说:“没有那些,我们很难接手相关案件,这可又是一大笔钱,光去年A+唱片和你个人的唱片收入……”
“还有A+酒业、A+服饰签的那些莫名其妙的新合同,估计古德曼也从中分了部分佣金。”
斯隆也忍不住抱怨,“你太信任古德曼了。他和哈姆林是你的私人律师,又帮你管理名下几乎所有企业的母公司,A+版权和资产管理公司。”
“以后A+版权和资产管理公司最好有自己的全套总部部门,再雇至少一位私人律师,我们PGE律所一般不插手相关私人业务。”PGE律所的律师说。
“嗯,我会的。”
宋亚突然想挠头,但胳膊又没力气抬那么高……
“你的阿美利加音乐网站账号登不上去了。”斯隆摆弄完电脑键盘后补刀。
“M-FXXK……”
“迪莱先生,听说你已经和APLUS反目了?他的律师说你偷了他很多钱。”
刚成为被告的迪莱还有闲心在法院门口接受记者访问,如今的他穿着休闲,神色自信、举重若轻,在一众西装革履的律师环绕间颇有硅谷科技业新贵的派头,“这几个月发生了很多事,APLUS身边现在小人太多……”他回答。
“能详细点说吗?”
“我也不了解情况,他昏迷期间所有生意都被其他人借机控制了,你知道的,我根本无法见到他,一次机会都没有。”
“可现在他醒了。”
“他不接我电话……总之这件事我俩之间有一些误会,仅此而已。”
“PGE律所说A+音频公司上次的破产保护是你故意为之……”
“做网站没那么简单!OK?”
迪莱不悦的打断记者,“当初是我建议APLUS进入合成音行业的,所以才有了A+音频公司,也是我建议他把阿美利加音乐网站弄出来的,创意是我的,无数个不眠不休的日日夜夜,一砖一瓦都是我在流血流汗。这么说吧,机房里每一台设备,只要报出编号我就能说出来它是什么品牌,什么时候买来的。而APLUS根本没来过公司几次,来也是在公司里走马观花逛逛然后匆匆走人,他聘请的那些律师都是些撒谎成性的混蛋,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搞砸了,我要支付与全音乐网站官司的和解金,A+音频又怎么会差点破产?”
“那阿美利加音乐网站的上市计划会有麻烦吗?”记者问。
“希望不会,总之如果APLUS能看到我刚才说的这些话,他确实应该好好认清楚身边的那些人的真面目了。”
“你们的友谊会因此受影响吗?”
“我直说了吧,和大众眼中的形象不同,他其实是个非常冷血的人,有时候我都不知道他有没有人类的感情,我甚至不知道在他心目中,我到底算不算他的朋友。他对我也好,对他的亲属或者其他什么人也好,总是非常非常刻薄。”
迪莱回答:“记得以前大家在一起谈论谁谁的歌很不错,是什么风格、用了什么新鲜技法的时候,他的关注点却在那个女歌手签在哪家公司,是哪位唱片公司高管‘的人’,爬没爬上过对方的床之类的,他总是这样!”
“你说过他不像位艺术家。”
悍婦當家:寵妻狂魔山裏漢
“总之他以前和我们相处时,除了进录音室,几乎不聊什么艺术,真的,他私下从不关心这些,难以想象的庸俗。”
迪莱晚上在家时又像换了一个人,看过播出的采访片段后,他小心翼翼拨开窗帘,张望屋外有没有出现可疑人物和车辆。
“你的电话,迪莱先生。”保镖将座机拿过来。
“你好?哈喽?有什么事吗?”
话筒那头的人沉默了很久,“APLUS?”他似乎心有所感。
“让我们设想一下你的下半生迪莱……”
果然是,嗓音冰冷得好像在应验自己白天说的话,“别想用你那些街头手段来对付我!你敢那么做我就把你的秘密全曝光!”他马上大喊道。
“你会不停奔波在法庭和家之间,你什么别的事都做不了,你的女人会离开你,你的律师也会在你付不起律师费后抛弃你,渐渐的,你一无所有,你被债权人赶出已抵押的房子去街头流浪,你会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对一同睡桥洞的流浪汉诉说你曾经在舞台和硅谷的辉煌生涯,但就连流浪汉都懒得相信你……迪莱,你以后只有两位朋友,饥饿与寒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