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7hy优美玄幻小說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txt-第三百八十二章 : 枷鎖相伴-vyw0o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小說推薦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
雲殤
两人的境界都差不多,都是以速度擅长的敏攻系魂师,朱竹云的攻击,早有防备的朱竹清自然能够应对。
叮~
夜空下,利爪刺在银白色的刀刃之上,带着一阵刺耳的颤音,碰撞溅起了一连串的火星子,在黑夜中闪瞬即逝。
好快!
宮記·晏然傳 荔簫
朱竹云眼眸一缩,看着轻松挡下自己攻击的妹妹,这拔刀的速度,险些让自己反应不及。
见攻击无果,朱竹云立刻向后退去,柔韧的身躯在空中翻转了几圈,最后稳稳落地。
眸光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妹妹,望着她那眼眸中透露的凌厉之势,朱竹云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朱竹清看着自己姐姐惊讶的样子,手中的刀刃一转,轻松的收入鞘中,随后淡淡说道。
“如果还把我当成当初那个弱小的女孩,可是会吃很大的亏的哦,姐姐。”
“呵呵,还真是不能小瞧你呢~”
朱竹云微微一笑,魂力开始涌动,双手伸展,尖锐的利爪从纤细修长的利爪上弹出,高挑圆润的双腿迈着优雅的猫步,四个魂环悄然显现,围绕着她妙曼窈窕的身躯旋转闪耀。
黑夜中,她那双眼眸一只碧绿,一只湛蓝,闪烁着妖异的瞳芒,整个人低俯着身体,伸出了爪子,圆润的翘臀上摇晃着一条细长的黑色猫尾,仿佛进入了狩猎状态。
无形的压迫感弥漫着周围空间,猎杀者舔了下准备染上鲜血的利爪,期待着猎杀的快感。
朱竹清也感受到了来自姐姐的压力,她很清楚,自己哪怕是在努力修行,哪怕服用过能增加魂力的仙品药草,魂力也比不上与自己天赋差不多,还年长几岁的姐姐。
几年的修行时间,仙草并不能立刻将彼此之间的距离拉回来。
但是,体现在实力上的差距,并不只是体现的魂力等级差上。
这些年来,朱竹清见识过了许多,那些能越级战胜对手的魂师们,魂力等级,并不是增强实力的唯一手段。
比如唐三,再比如曾易。
与曾易修行了近两年的剑术,而如今,自己,也是这其中的一员。
自己的实力,不仅仅是魂力,还有手中的刀刃,想要变强的信念。
看着自己的姐姐,朱竹清眼眸变得决然,伸手紧握着腰间的竹切剑柄,瞬间抽出,顷刻间,风浪掀起,长发随风飘扬。
无形的剑气斩出,眨眼间,就飞到了朱竹云的身前。
异色的眼眸急速收缩,凌厉的危机感让朱竹云立刻炸起了寒毛,眼看着这无形的剑气斩来,心中掀起了万般震撼。
幽冥刺!
围绕身躯的黄色魂环闪烁,第一魂技悄然发动!
刹那间,朱竹云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仿佛化作了紫黑色的幽光,如一把尖锐的锋刺,瞬间刺穿了这道袭来的无形剑气,向着自己的妹妹,朱竹清的身体攻击过去。
动作一气呵成,整个过程,不过眨眼之间。
紫幽色的爪子,向着朱竹清的眉间刺去。
可是,当妹妹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中时,朱竹云的攻击顿了一下,那双异色的眼睛瞪得很大,满眼都是不可思议,不敢置信之色。
那宛若银河般散落而下的长发在皎洁月色下闪耀着璀璨的光华,犹如星辰般的眼眸,深邃而神秘,似乎蕴涵了无尽星空。
她的身体在月色的照耀下,显得无比的神圣,高雅,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就让人升不起攻击的欲望,忍不住去怜爱,呵护。
清雅,高洁,神圣的身姿,宛若清丽的水仙花,在月色下尽情的绽放。
最令朱竹云惊讶的是,那围绕在她身躯的那四个魂环。
海賊之無上劍豪
魂宗!
朱竹云不敢相信,才几年?三年还是四年的时间,她竟然从一个二环的大魂师,修炼到四环的魂宗,和自己一样的境界!
看着这利爪就要刺向自己的眉间,朱竹清的神情依旧平静如水,眼眸中闪起一抹宛若星辰般的光辉。
朱竹云的前冲攻击的动作,朱竹清反击拔刀的姿态,这一刻,时间仿佛冻结。
刹那之间,银色与紫幽色的闪光交错,瞬间即逝。
而这电光火石之间,两人的位置也相互交错而过。
插肩而过的一瞬,朱竹云扭头看了自己妹妹一眼,她脸上,还是那一副冷清的神色,眼眸中没有一丝的动摇。
呼~
一阵凉风在吹拂而过,一缕发丝随风飘动,缓缓的落在坚硬的青石板上。
朱竹云有些机械的转过身体,看着对面持刀站立的少女,眼眸大睁,满是震撼。
这一刻,她忽然觉得,自己这个有几年没见的小妹,是无比的陌生。
“你是魂宗?”
过来良久,朱竹云的声音打破了寂静的气氛,她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妹妹,连声音都在颤抖。
“姐姐,这个世上,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就像现在这样,不是么?”朱竹清看着自己的姐姐,淡淡说声。
看着这个曾经感觉遥不可及的姐姐,现在竟然因为自己而浑身发颤,朱竹清不禁感到一阵恍惚,这种感觉,就像是梦幻一般。
低头望了一眼手中的竹切,朱竹清嘴角勾起一抹难以察觉的微笑。
“谢谢……”
她的声音很微小,让还在为她实力而震撼住心神的朱竹云没有察觉。
“这不可能!”
一声怒吼在夜空下彻响。
紧随而来的,是朱竹云那狂风骤雨般的攻击。
朱竹云眼眸中闪烁着愤怒,也透露着不甘,妖艳的面容都有些扭曲。
她挥舞着利爪,发出了一次又一次的攻击,速度一次比一次快,地面上留下了一连串的残影。
利爪成网,犹如天罗地网一般,向着朱竹清侵蚀,覆盖。
可是,无论如何,朱竹清总能接下姐姐的每一次攻击。
即使她的速度再快,攻击角度再刁钻,诡异,朱竹清总能用着剑刃挡下每一次攻击。
爪子与剑刃的碰撞,空间中响起一连串清脆的碰撞声,黑暗中绽放出了一朵有一朵的美丽火花。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会是魂宗?为什么你竟然比我还强?”
一次次的攻击被朱竹清化解,朱竹云有些想不明白,理解不了,心中无比的不甘,挫败之感不禁升起。
哪怕再快,她也能用更快的速度,接下攻击。
明明只是一只跟在自己后面哭闹的吊车尾,却再不知不觉中,追上了自己,甚至在自己之上。
这种强烈的落差感,让朱竹云难以接受。
她与妹妹的天赋本来就差不多,仗着年长几岁,多了几年的修行时间,在一直遥遥领先妹妹。
可是现在,这种差距已经不复存在,这是什么意思?
那不就代表着,自己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吗?
朱竹云接受不了这个现实,开始变得疯狂起来。
幽冥百爪!
朱竹云退了一段距离,随后魂技悄然释放,澎湃的魂力化作百道凌厉的爪影,如网一般,攻向朱竹清。
朱竹清见状,眼眸一凝,透露着凌厉之色,面对着姐姐这道强大的魂技攻击,利爪包围了自己所有的退路,犹如天罗地网。
身体里血夜在加速流动,面对着这个看似无法躲避的攻击,朱竹清此时大脑无比的清醒,也无比的冷静。
竹切快速的收回腰间,左手握着刀鞘,双腿跨步,做出拔刀之势。
深吸一口气。
瞬间,抽出刀刃,动作一气呵成!
幽冥纷乱舞!
霎时,剑光斩出,一化十,十化百,凌乱的剑气纵横,空间弥漫着寒人的剑意。
剑气斩破了利爪组成的天罗地网,不仅仅如此,还有着余力向着朱竹云那窈窕的身躯飞袭而去。
朱竹云赫然,心神大惊,立刻挥舞着利爪抵御袭来的剑气。
但是,数十道散乱的剑气,她并不能全部抵挡下来,黑色的夜行衣上出现了许多斩痕,露出了雪白娇嫩的肌肤。
朱竹云脚步有些凌乱的倒退了几步,她看着持刀的妹妹,口中喘着粗气,汗水从脸颊上滑落,凌乱的发丝,脸颊上还带这一抹潮红。
她难以置信,自己的妹妹,实力竟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以她四十七级的魂力,竟然奈何不了妹妹,而且,还被压制了!
“这不可能!”
亡靈禁地2:幹坤珠 農夫仙拳
朱竹云不甘的怒喊,脚步踏出,身体宛若炮弹一般向着朱竹清冲射而去。
双手上的利爪闪烁着幽光,她手掌合并,围绕身体的第四个紫色魂环闪烁光芒。
魂技,幽冥斩!
她使出了全部的魂力,紫黑色的幽光闪耀,连她的身躯都被包围起来,整个人化作了一道巨大的月刃,斩击而去。
这个阵势,朱竹清不敢大意,她本身魂力就比自己姐姐低几级,靠着精湛的剑术,才能和姐姐打成这样。
现在,姐姐使用了全部的力量,形成的最强一击,朱竹清可不敢大意。
第三魂技,魔化!
顷刻间,朱竹清身上爆发出了一股更加强大的气势,连那宛若星河般的方法都飞扬起来,身上这股圣洁的气质立刻发生了改变。
变得暴躁,疯狂。
黑色的雾气在朱竹清周围若隐若现的浮现,她那星辰般的眼眸变成了猩红的血色,闪烁着妖异的血光。
必殺式火焰 依然命運
蘭陵亂:鬼面王妃也多情
白皙的脖颈上,也悄然攀岩上了一些黑红色的魔纹。
看着紫黑色的月刃袭来,朱竹清眼眸中似乎闪烁着疯狂。
脚步一踏,她的身影轻盈的飞了出去,双手紧握着长刀,一副决然之色。
恍惚之间,朱竹清那冲刺的身影,似乎摇晃了一下,分裂出了一个与她一模一样的幻身。
两个她,一左一右,交错冲刺而去,让人分不清那一个是真实,那一个是幻影。
星月双舞!
这是朱竹清获得第四魂技,幻灵分身,然后创下了一记剑式。
灵动,妙曼,优雅,宛若若月之精灵在起舞。
交错的星月剑光与那巨大的紫黑月刃碰撞,一瞬之间,如洪水般的气浪向着四周疯狂扩散,强力的冲击真实掀起了地面上的青石地板。
顷刻之间,周围掀起了一场剧烈的风暴,被风暴洗礼的周围,变得一边狼藉,满目苍夷。
随着风暴散去,月色重新照映在哪发生风暴的中心。
月光之下,两道倩影站立在原地。
“你输了,姐姐。”
朱竹清说话的声音很淡,但是握刀的姿势,却很稳。
朱竹云听着背后传来的熟悉声音,愣在了原地,整个人都有些呆滞了。
低头看了一眼着架在自己脖颈上的刀刃,她那不甘的神色也消散了,嘴角微弯,露出了一抹苦笑。
“是啊,姐姐输了……”
朱竹云惨然一笑,当说出这句话时,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
闻言,朱竹清收会了刀,看了一眼姐姐的背影,然后转身离去。
“等等,竹清。”
朱竹云转过身,见她要离去,不禁出身叫道。
闻声,朱竹清脚步不禁停顿,扭头看去。
“竹清,你武魂是怎么回事?”
朱竹清看着自己姐姐,思索了一下,没有正面回答,继续迈起了脚步,留给她一抹背影。
“姐姐,如今的竹清,已经有了斩断枷锁的力量。”
“家族绑在我身上的命运,再也束缚不了我!”
朱竹云站在那里,听着还回荡在耳边的话语,看着妹妹的背影消失在月色下,双眸出神,愣在原地。
我是異界登錄器 喪屍舞
良久,朱竹云抬起头,看着夜空中这轮皎洁的明月,不由感叹。
“竹清,你也长大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