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wpcs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數風流人物 愛下-戊字卷 第一百零四節 你們逼的,不裝了,我攤牌了分享-jyuzo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
范景文不满地瞪了冯紫英一眼,但是也能理解冯紫英半反驳办解释的理由,只是恨恨地瘪了瘪嘴,没有再说话。
人家老爹也是武勋出身,还是蓟辽总督兼辽东镇总兵,自己指着和尚骂秃驴,再说关系密切,立场一致,但是也不能太过线了。
氪金牛魔 牛頭大酋長
这还是范景文不知道冯紫英推荐沈有容给王子腾就被王子腾接受了,否则范景文心里会更不爽。
“好了,梦章,你的观点本来也就太绝对,军中问题的确多,但是这本来就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你却指望一蹴而就解决,可能么?”练国事不动声色地打了圆场,语气中敲打了范景文一句,“再说了,紫英的话更有道理,等到日后我们这批人能说上话的时候,希望大家别忘了我们现在的想法。”
“对,君豫兄所言甚是,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冯紫英慨然道:“只要我们同心协力,不忘本心,未来便是有再大的困难和挑战,咱们也能克服应对,……”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一句话让在座众人都神为之夺,细细咀嚼,却又感悟良多。
还是此中经义水准最强的练国事迟疑了一下,问道:“紫英,你这句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可是从《尚书·咸有一德》中‘惟新厥德,终始惟一,时乃日新’中化来的?”
冯紫英迟疑了一下,还是点点头,这又装逼过甚了,不管是不是,都得要应承着,“差不多吧,没想到君豫兄果然厉害,小弟好不容易发挥一下,就被君豫兄识破了。”
周遭众人的经义水准都比冯紫英高出一筹不止,练国事这么一提,大家都立即明悟过来这句话的出处,就是《尚书·伊训·咸有一德》中句子转化出来的,不过这转化能力委实不俗,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一句八个字,朗朗上口,可谓字字珠玑。
见一干人都面带笑容,显然是对冯紫英的经义水准都心知肚明。
面对这个表现如同妖孽般的同学,好不容易占到点儿他的上风,大家心里居然都生出了一种畅快的感觉。
甚至连冯紫英自己都感觉到了这一点,恐怕也是自己给一干同学太大的压力了,不让他们在经义上表现一下优势,他们心态真的要失衡了。
“好了,雪越来越大了,本来说请诸位兄长来一回踏雪赏梅,可这天气不巧,……”见雪似乎有些大了,冯紫英索性就邀请大家转回去,回暖阁饮酒。
“雪哪里大了?”郑崇俭却不在意,“紫英你好歹也是边地长大的男儿,难道大同边关这等雪还见得少了么?连鹿友和方叔都不在意,你却先言退了?好不容易大家聚在一起,过了今日,明年此时,却还有几个人能聚在一起?”
郑崇俭一番话让大家心里都是一震。
是啊,明年此时,只怕在座众人怕是一半都留不下来了,这里边除了练国事、冯紫英外,可能就只有占了在《内参》中大出风头的方有度这个家伙留京中的可能性大一些,像郑崇俭、王应熊、范景文、贺逢圣、吴甡几人,都是三甲进士,按照惯例留在京中的可能性都不大。
“大章说得对,雪中赏梅,更是别有一番风味,紫英,就莫要推辞了,走吧,你这花园也没多大,大家今日兴致正浓,兴许还能凑出几首诗词来,对了,今儿个紫英你作为主人,可得要给我们露一手,先前你那一句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可都让大家有几分意外惊喜,待会儿看到雪梅,只怕还会诗兴大发,大家说是不是?”
练国事一句话就把冯紫英推上了高台,其他几个同学都笑了起来,纷纷附和,连本来兴致不太高的范景文又都乐了起来,连连称是,簇拥推搡着冯紫英带路前去,断不允许冯紫英半途而废。
冯紫英这才发现自己真的是不适合附庸风雅,本来只是在后花园中暖阁和几个同学小酌一番,谁知道多嘴说花园里还有几株梅花开得颇为动人,这下子引起了大家的兴趣,说要去看看。
自己又大包大揽说踏雪赏梅以作纪念,这下可好,这套子一下子就套在自己头上来了,若是不给这帮人一个说法,只怕把自己冻僵在雪地里他们都不会怜惜。
一干人嬉笑呼唤着沿着池中曲廊走过,直往那院墙边走去。
那里是一处空地,十来株梅树和相隔几丈远的一丛海棠树遥遥相对,一条蜿蜒石径将两处植株带连接起来,别有一番意境。
十来株梅花早已经绽放,却正好赶上了今日下雪,雪花轻落,万籁无声,枝头花朵红白相间,虬曲黝黑的枝干上却也慢慢累积起白雪,苍黑配雪白,更有几分意境。
便是几个人在雪中就这么站立一会儿,头顶肩头也是一片白色。
“都言梅花乃是象征我等士人心性高洁之物,能傲霜映雪,昂扬不屈,你我兄弟八人在此,能观此美景,也属有缘。”练国事站在最前端注视这扑簌落下的雪片和在风中微微颤动的花朵,心生感慨,“如紫英所言,只盼我等十年二十年之后,无论我等身居何位,身处何方,依然能相聚于此,重温旧梦,不忘初心。”
练国事这一番充满深情厚谊的言语让一干人都是忍不住热血沸腾。
本身就处于十多二十岁的这个年龄阶段,同在青檀书院中读书,又同科中进士,这番情谊本身就不比寻常,再加上这几年来大家在一起的相互探讨共议,实际上已经有了许多思想互通观点趋同的基础,如果在凑巧能有一个特定的环境下激发起共鸣,自然就能让一干人的情谊更上一层楼,直奔那志同道合去了。
现在练国事的这一番话无疑就正好促成了这一点。
“君豫说得好!”吴甡也难得地鼓掌赞许,“你我兄弟八人在此,当有此感,齐心协力,为国效命,为君分忧,便是前途有再多艰难险阻,只要你我尽皆齐力,又何惧之有?”
“兄弟同心,其利断金,鹿友所言正是吾之心声。”冯紫英也难得热血沸腾一回,“此情此景,小弟以为大丈夫为国而行,纵有刀山火海,亦无所畏惧,才不负此生,……”
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几个人又忍不住一愣,今儿个紫英有些不一般啊。
方有度目放奇光,抢先插嘴,“紫英,你这一句是从《周易·系此上》那一句‘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同心之言,其臭如兰‘里化来的么?用得真好!平素可不怎么见你在这等经义词赋上表现,今儿个当东道主了,准备好好给我们发挥一回?”
“是啊,紫英,真的看不出啊,真人不露相啊。”范景文也用狐疑的目光打量着冯紫英。
这家伙平素难道真的是不屑于词赋?京师城中据说几位王爷都曾经邀请过他去出席文会诗会都被拒绝了,可谓不同凡响。
鳳謀天下:邪王獨寵大小姐
在座的哪一个没接到过这种邀请,或多或少都参加过那么几回,唯独这家伙是从来不去,特立独行,弄得他的名声越发高涨。
一干同学都大略了解,心里都觉得他可能真的是不愿意献丑,但现在看来,这不像啊。
卧槽,难道这个时代连这句话都没有?
冯紫英大吃一惊,这特么不知不觉又装逼了?
这特么越装越下不了台了啊。
忍不住想搓搓已经有些冻得发僵的脸,看着四周几个同学们都用奇异的目光望着自己,冯紫英内心越发慌得一比。
这特么什么意思?练国事说得那么好,大家都不感动,怎么我随随便便说句话,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出处源于何处,就被你们随意上纲上线推得高不可攀的样子,那自己怎么下来?
契約情人:王子殿下請滾蛋!
“紫英,大家都以为你真的是强于时政策论,对诗词歌赋和经义琢磨不深,但是现在看来,你这真的是不屑于这等小道?可你要知道,咱们作为读书人,又怎能丢得开这个?便是你真的觉得时政策论才是经世济国的大道,那么小道用以教化百姓,抒发情操,振奋人心,那也是必不可少的,你又何必这般自居自傲,吝于一显?”贺逢圣掂量着言辞,上下打量着他。
张口结舌,目瞪口呆,冯紫英一时间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我特么能说我真不想装逼,不对,是真的不小心就装逼了,甚至我自己都没意识到我在装逼么?
这特么全部都是你们不知不觉诱导我装出来的啊,我要有你们那能耐,我难道不想装么?
“行了,紫英心思别在这上边,我们也别强求,不过今日你邀请我们来踏雪赏梅,此情此景,你总得给我们表现一下了,如君豫所言,或许十年二十年后,大家相聚一堂,回想起今日的情形,总得要有一点儿值得铭刻在心的词句,大家说是不是?”

王应熊的补刀可谓敲到好处,恨得冯紫英牙痒痒,差点儿就要上前去捂住对方的嘴了。
不出所料,所有人都异口同声的表示这个提议必须要执行,否则何以显示兄弟同心其利断金,又何以证明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冯紫英心态真的要崩了。
自己无心之言一句赏梅,现在居然弄成这样,前两句也就罢了,反正就是随口而出,装逼也就装了,反正出处都是他们给添上的,无需自己再苦心思索,自己甚至还可以摆出一副捋须微笑不语的架势,嗯,自己还没须。
撒旦哥哥別惹我
武俠重生 大帥匪
但现在摆在面前的却是要自己立马现场表演七步成诗,而且还要切合当下的时景,我特么哪里有曹子建的本事?
冯紫英思绪急转,这可真的要逼出人命了,咋办?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
冯紫英话音刚出,就引来一阵呵斥嗤笑,“紫英,怎么,准备化身半山先生复生了?”
范景文几人更是乐得哈哈大笑。
卧槽,这特么是王安石的咏梅,宋代啊,冯紫英一急之下也没想那么多就出口了。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得了,紫英,卢梅坡虽然不甚出名,但是他这首诗可是闻名遐迩,你这是什么意思啊,难道就只会用别人的,十年后,我们就来回忆半山先生和卢梅坡的这几句?”郑崇俭都忍不住鄙视冯紫英起来。
冯紫英脑瓜子又嗡了,他不知道这这首诗是谁写的,但是他记得应该不甚有名,起码不是唐宋的,那就可能是元明的,可以赌一把,未曾想到人家早就知晓了。
“无意苦争春,……”冯紫英话一出口,直接就闭嘴了,这陆游的词儿再念出来,那又只能被打脸羞辱。
果不其然,几个人又是一脸哂笑,“哟,又要化身放翁公了,紫英,咋就这么能装呢?”
但陆游的这首词让冯紫英陡然想起一首词,卧槽,有了,不装了,我摊牌了,这是你们逼的。
“哎,我这个人真的对这方面不太擅长,诸位兄长又何必逼着我献丑呢?”冯紫英摊摊手,一脸不情愿。
“紫英,今儿个你若是不给我们一个交代,大家就都不走了,那暖阁里的酒反正温着,我们也不急,反正必须得要拿出一首让我们满意的诗词来。”练国事笑眯眯地道:“这也是我们大家的一致意见,你得要服从啊。”
“诸位兄长,你们是知道小弟这方面的短处的,就算是有些感触,那也不过是拾人牙慧,嗯,先前放翁公的那一句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让小弟想起当年在大同边关与家父一道巡视时途径一处山谷时所见大雪下的寒梅怒放,谷中悬崖峭壁有一词,小弟记忆犹新,……”
一干人都笑了起来,每一次这个家伙都要解释一番,这都成了京师城里的一个俗语了,小冯修撰的词句——路边捡的,那么好捡,换个人你来给我捡几首回来试试?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他在丛中笑。”
一词既出,众皆默然细品。
卜算子咏梅,和放翁又异曲同工之妙,但是有别有一番气势格局。
良久,练国事才悠然神往地叹道:“好词,寓情于景,若是谁还敢说紫英不通诗文,便可唾他。”
范景文也脸色复杂地看着冯紫英,默默点头,“紫英,你这可真的是藏得够深啊,书院两年,观政三年,你可真的是把我们瞒得好苦,寿王、福王和礼王他们都曾问过我,我都说你非是不通,只是不精而已,现在看来,你这哪叫不精,而是出类拔萃,鹤立鸡群啊。”
深度婚寵:壞壞萌妻甜如蜜 水果軟糖
其他几人也都点头称是,冯紫英这一遭被逼得发大招,也知道后续隐患不少,日后只怕再遇到这种场面,就难以逃脱了。
“诸位兄长,我真的对诗词歌赋不精,唯有一些急智罢了,此番故事诸位兄长也切莫去宣扬,免得日后遇上诸如诸位王爷那般强行相邀,便是接受也不好,不接受也不好,左右为难。”冯紫英一脸苦涩地道。
“行了,紫英,诗文之道对朝廷大计来说的确是小道,便是有人相邀你拒绝也好,接受也好,都无伤大雅,毕竟也不是谁都能七步成诗的,若无灵感,做出来的不佳,不如不做,莫非你以为这参加诗会文会的个个都能临场发挥一番?那这些上佳诗文未免太不值钱了,不是说每期《每日新闻》都有人愿意花钱将自己的诗词刊载其上么?那都还要经过甄选的确有几分文才才能上,所以啊,你也不必如此过分计较这等事情了。”
贺逢圣也劝慰道。
我才不要當蘿莉呢
这首《卜算子》的确把练国事他们几个都给震住了。
冯紫英有这等诗词功底,真要参加这些诗会文会根本不在话下,而且的确也不是每次参加都需要吟诗作赋,就凭现在冯紫英表现出来的这首词,哪怕去上十回八回闭口不言,也没有人敢说什么,不服你也拿出这等水准的诗词来。
“紫英本来就不喜这等吟诗作赋,这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当然紫英是有这等本事而不屑于去花心思,那底气就更足了而已,实在迫不得已,偶尔炫一下,也能让有些人知难而退,免得老是在那里聒噪不已。”郑崇俭补充道。
兇猛鬼夫太傲嬌
一干人在冯紫英“大发神威”之后,也都失去了吟诗作赋咏梅的心情,好在赏梅已罢,大家就都纷纷返回暖阁。
暖阁中的酒也早就被仆从丫头们温得滚烫,正是饮酒言欢的好时候。
一年之计在于春,而就在这个春天,大家同学一场,从书院读书到朝廷观政,可能就要迎来各奔前程的时候了。
大家心里也都早有预料,但是想到这一日就要到来,大家都希望用这样一场尽兴来把这份深厚的情谊凝固得更为紧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