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u7by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將軍的桃花數不清笔趣-第二百一十二章 情深不壽讀書-z8tij

將軍的桃花數不清
小說推薦將軍的桃花數不清将军的桃花数不清
朱氏怎么也没想到,胡胖子还有这个想法?
沉香 灰燼
不过胡胖子把他们同船南下,已经相处月余的事情说了,朱氏倒是觉得,若果真如此,倒也不是不可以。
话说,除了萧轻城的身份低了些,论人品相貌学识,萧轻城都是一时之选。
据说他当年因为妻子去世,心灰意冷之下,便绝了科考之念。不然,现在最起码也是进士老爷,说不定都是翰林了。
“夫君的意思,是要妾身从旁微微透露一二?”朱氏心思细腻,自然知道胡胖子想什么。
“是啊!”胡胖子眯着眼道:“我这个萧兄,怎么看都是个好人?但这事嘛,挑明了说怕别人脸上挂不住。你就说说萧兄的家世,学识,性情。不过他对他前妻的痴情就不要说了,我怕郡主不喜欢。”。
朱氏蓦地笑了起来。“你呀,不懂我们女人。我们女人喜欢的,还正是这样痴情的呢!好了,我知道该怎么说了!”。
胡胖子看她笑得畅快,脸上忽然有了一种异样的光彩,不禁心里一动。
朱氏看他眼神怪怪的,不禁奇怪。“怎么这样看着我,有什么不对吗?”。
“我觉得夫人今天真是好看!”胡胖子说道。
朱氏脸上一热,“都这个年纪了,还说什么好不好看?”。
胡胖子抓住她的手,就往床上引去。“怎么不好看了?夫人一向都好看,是我这么些年,忽略夫人你了。”。
听了胡胖子这话,朱氏心里一酸,差一点就落下泪来。
胡胖子看她半推半就的,哈哈一笑,便揽着她进了闱帐。
不一会儿,屋里便传出让人脸红耳赤的声响来。
下午,卢忆霜暂时落塌的曲水园就收到胡胖子的拜贴。卢忆霜笑着道:“这也算地头蛇了,就见见吧!”。
便让丫头传话,明日上午,在瘦西湖上见面。
朱氏得了回信,喜不自禁。
如何穿衣打扮,这真是为难。她已经三十随了,穿的太嫩,不合适。穿的太端庄,明天是去游园,也不合适。这一晚上愁的,把自己的衣服都挑了五六个来回,才挑出一件勉强满意的。
“可惜来的太突然,不然自己倒可以好好准备一下!”她有些遗憾地道。
她现在知道,为什么那些妯娌总说没衣服穿了。真的,这要出门,就真的找不到合适的呢。
临到瘦西湖的时候,朱氏很有些紧张。问胡胖子,“我看起来怎么样?”。
看着装束素雅的她,胡胖子其实是不满意的。不过读书人的事,还是女人,他也不懂。“还好了!就是妆淡了点。”。
朱氏笑了,“要在太阳下走动,妆浓了要是出汗,那就不能看了。”。
胡胖子点点头,“也是。夫人今天气色真好,看着也精神。好了,你进去多陪陪郡主。我呢,就跟萧兄说话去了。”。
“嗯!”。
瘦西湖原本是扬州城的护城河,所以宽度有限,但曲回蜿蜒,倒是很长。坐船游览是最好的。
在侍女的带领下,朱氏忐忑不安的向着花船走去。
卢忆霜已经在岸边等着了。
朱氏见前方一个宫妆丽人站在众人之中,微笑着向着这边看来。赶忙加快脚步,上前给卢忆霜行礼。
“民妇见过临川郡主!给郡主请安!”她恭敬的说道。
卢忆霜赶忙命木槿扶住,笑着道:“夫人不用多礼。咱们今天是出来玩的,就要轻松自在一些才是。那我们上船吧。”。
船儿轻轻驶离岸边,滑入水中。船头破开一道波纹,向前徐徐驶去。
卢忆霜笑着对朱氏说道:“这里想必你们也是常来的,倒是烦你今天还的陪我多看一次。”。
朱氏赶忙道:“哪里?我平日里也难得出来。今年更是还没来过呢!这烟柳依依,云水苍苍的,我看着心里也喜欢。”。
两人慢慢说话,透过轩窗看着外面的风景。朱氏即使不大出门,但毕竟是扬州人,对于这里的风景还是很熟悉的。不时的指给卢忆霜看,轻言轻语的说些来历典故。
卢忆霜原本以为,盐商家的夫人,多半是一身豪奢之气。可难得这位朱氏淡雅怡人,温柔可亲。
“婶婶婶婶,我们去岸上走好不好?”萧阮薇笑着跑进舱里来。
朱氏愣了一下,她先前没见这个孩子。赶忙摸下腕间的一串珠子,笑着道:“这是郡主家的千金吗?好可爱的女孩子。”。
说着,便把珠串递过去,“就算姨姨给的见面礼,你别嫌弃。”。
萧阮薇手往后背去。摇着头道:“我爹爹说了,我不能随便拿别人的东西。”。
卢忆霜看那珠串颗颗匀称,发着淡淡光晕,显见的名贵不凡。笑着说道:“这位是萧兄家的女儿,我们一路同行,这几日就杜都是陪着我的。”。
朱氏笑着道:“那就更不妨了!我家跟你爹爹,可是老交情了。你爹不曾带你来我家,不然,你也得叫我一声婶婶呢!”说着俯身把珠串给她戴在腕间。
萧阮薇有点为难。卢忆霜笑着说道:“喜欢就收着吧!回头婶婶跟你爹说,不会说你的。”。
萧阮薇这才收下。“谢谢婶婶!”她跟朱氏道谢道。
朱氏含笑看着她。
韩承噌噌噌地跑进来,“薇儿,我们到岸上去玩!船马上就要靠岸了。”。
“好啊好啊!”。
既然船靠近岸边,卢忆霜等人也走了下来。
五月的湖边,其他的花儿大半败了,但石榴花却开的如火如荼。
孩子们一溜烟就跑远了。
卢忆霜笑着道:“孩子们好动,就不喜欢在船上憋着。倒是我们,只是想多坐一会。看来,是有些老了。”。
“郡主说的哪里话?”朱氏笑着道:“您现在也不过才二十余岁,正是最好的时候呢!您要是都觉得老了,那我们这些人,还活什么劲啊!”。
“不过我看,萧家这小姑娘,跟世子玩的倒是挺好的。”。朱氏笑着说道。
卢忆霜点点头,“虽然薇儿没有娘,但这童年倒也无忧无虑的。萧轻城一个人带孩子,倒也把孩子带的很不错呢。”。
朱氏叹了口气,“说起来,这位萧世兄,也是个苦命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