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xrd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道長去哪了 起點-第八十九章 功勞-z7smn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
灵安客认出了顾佐,豪迈道:“原来是顾道友!何师姐,当日师弟我铲除山魈,这位顾道友还不辞辛苦,为我奔走打探山魈的行踪,也是热心的同道,人不错。”
何荔娘微笑着向顾佐道了个福:“见过道友……能入王师兄法眼者,能错得了?”
顾佐连忙道:“谬赞,谬赞了,佐愧不敢当。”
何荔娘道:“道友如此谦逊,品性可见一斑。今日必要为道友讨还公道。不知道友杀敌多少?”
顾佐道:“我等斩杀鬼帅白起、王龁,鬼将司马错以下数十员,扫平阴兵数万。”
何荔娘赞道:“当真是功勋盖世!又不知贵属死伤几何?”
顾佐道:“稍待,容我清点一二。”飞回丹朱岭,问高仙芝:“死伤如何?”
高仙芝道:“咱们唐军战死十六人、伤八十余,他们两家战死了一百八十余,其余人人带伤。”
侯門嫡嫁
顾佐折返回来:“禀告何仙子,我等三国联军抵抗十万阴兵,苦战一日,折了两千余人。”
何荔娘点了点头,向灵安客道:“灵安,你去跟那两个幽冥司的说,扫荡鬼帅阴兵的大功回头再慢慢算,咱们这边折损两万人,请他们幽冥司速速将抚恤发下来。”
灵安客应了,走过去向许栖岩、白幽求道:“你们两个识得本仙么?我乃普济仙人嫡传弟子灵安客,如今在纯阳祖师座下听用,侍奉孚佑帝君。我身后的两位,王师兄就不说了,药王真君弟子,你们也认得的,我何师姐你们听说过么?我家何师叔侄孙女,如今在昆仑山瑶池司命……”
看着毕应元,忽然笑道:“哟,这不是毕元帅么?灵安这厢有礼了,见过毕元帅。”
毕应元连忙回礼:“见过道友。”
灵安客道:“毕元帅在这里正好,还请替我家主持公道,何师姐说了,我王师兄他们助幽冥府扫荡阴兵,损伤惨重,折了两万余人,还请幽冥司先将抚恤发下来,不拘是灵丹灵果灵酒灵药,还是金银法器材料军甲都可,当然,若能奖赐寿元则更好,以免寒了将士们的心。”
白幽求又是惊怒又是惧怕,道:“灵安仙,你刚下界来,还不了解情况,不要听那几个小小地仙空口白牙。”
灵安客不高兴了:“你是哪位?只听说姓白,且报上名来!好胆,你是说我王师兄平白无故污蔑人么?我且问你,阴兵是不是你们放出来的?”
白幽求道:“是妖猴干的……”
灵安客道:“那也是从你们地府跑出来的!我再问你,这些阴兵是不是我师兄他们扫平的?”
白幽求道:“和你家师兄无干,是那几个……”说到这里,他也说不下去了。
灵安客道:“好啊,你也承认了,是我那几个好友立下的功勋,至于有没有我家师兄,咱们回头再说,我以为,必然是有的!既然立了功勋,是不是该奖掖?是不是该抚恤死伤?”
许栖岩把话接了过去,他比白幽求职分更高,更受酆都大帝重视,底气更足:“灵安客,看在你老师的份上,我们不与你计较,但此事关乎幽冥司,不是你胡闹的地方。”
灵安客顿时跳脚了:“胡闹?许栖岩,怕是你在胡闹!你真以为你那番小心思别人看不懂?杀良冒功,你把别人当傻子呢?毕元帅,姓许的是不是把你当傻子?”
毕应元跟那杵着,很是尴尬,他身后的缚邪将军捂着肚子,脸上忽现豆大的汗珠,蛮雷将军惊道:“缚邪老弟,这是怎么了?元帅,缚邪老弟莫不是中了邪?元帅,快来看看……”
逐仙鑒
毕应元转身回去蹲下察看:“怎么回事?”
缚邪将军在地上写了两个字——李玄,毕应元将字抹去:“我当然知道!好了……我来渡送真元,蛮雷护法!”
極品黃金眼 醉臥秦淮
他们躲到一旁疗伤,摆明了不想再管,许栖岩这边势头顿时弱了三分,他知道今日是没法将人拿到幽冥司交差了,对眼前的灵安客厌恶到了极点,忍不住就放了句狠话:“也好,回头我们自回幽冥司交差,向酆都帝君禀告,希望到时候灵安客你们敢作敢为。”
灵安客道:“你吓唬我?我是从小吓唬大的!来来来,咱们现在就请长辈们出来把话说明白,你请帝君出面,我请我老师和纯阳师叔出面,大家出来讲理!”
緣來是妳,霍少的隱婚甜妻 麥可
又回头道:“王师兄、何师姐,看来咱们得请师尊下界了,幽冥司这二位不吃敬酒。”
王钦、何荔娘都各自冷笑,准备起坛摇人。
遇到灵安客、何荔娘和王钦这种人,许栖岩只能暗叫倒霉,因为他知道,真要开始摇人,自家酆都帝君多半时不会露面的,但纯阳祖师、普济仙人和宏慈妙法元君乃知药王真君这帮人却是多半会下界的,八仙又团结又护短,历来便是令天上众仙们都极为头疼的小团体。
无名天尊
特别是纯阳祖师,最近有传言说,他将履任玉清内相。玉清是谁?那是元始,纯阳祖师很可能要担任元始天尊的管家,这种人物,谁惹得起?
当下硬生生憋着气,不再多言,转身就要回青华宫,却被灵安客拦了下来:“你们两个怎么如此没有礼数?话未说完,事情没定,这就想走?”
棄婦重生之壹賭傾城(瀟湘VIP完結)
只婚不愛,前夫滾遠點
何荔娘和王钦也飘然而至,何荔娘问:“不给个说法就想走?”
白幽求早就不敢说话了,许栖岩道:“顾佐等人勾连妖猴之事,暂无实证,我们回转幽冥司复命。”实际上,这就是认栽服软了。
但这么一句话怎么可能过得了八仙弟子们的关?何荔娘道:“把功劳记下了么?”
许栖岩和白幽求都没吭声,顾佐带着金蟹将军和孔安国、王子芝、范蠡等人也都围了上来。
若不答应,这眼前亏是吃定了的,就算将来想报回来……怕是也难。
幽怨的看了一眼远处还在给部将疗伤的毕应元,许栖岩忍气吞声道:“回头自当向天尊和玉帝报功。”
何荔娘道:“王师兄,有立功将士名册么?”
王钦看向顾佐,顾佐看向顾佑,时间如此仓促,哪里来得及叙功,但这也难不住顾佑,他直接从怀里调出唐军将士名册,将这一千多人报了上去。
范蠡和王子芝都摇头,示意不领这份功劳,他们是害怕被幽冥司打击报复,倒令何荔娘有些鄙视。
顾佐又追上去替毕应元报了功,说他们在关键时刻下界,为战胜阴兵大军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云云,倒令毕应元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只得继续替部将疗伤。
步步倾城:噬心皇后
都这样了,何荔娘还不放许栖岩和白幽求走,非让他们将报功和抚恤的事留下字据,画了押,这才放过。
顾佐拿着这张字据,忍不住心中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