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500r精彩小說 五胡之血時代 愛下-第626章相伴-nqxqq

五胡之血時代
小說推薦五胡之血時代五胡之血时代
望着眼前上蹿下跳的张安国和邵进,耿京恨不得立刻把他们大卸八块。
娘希匹,你们这两个夯货,不仅要叛变谋害我,还要算计我的老祖宗啊。
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过,耿京还没有丧失理智。
他现在是天平军节度使耿京,而不是辛弃疾的后裔辛霁云。
蔷薇岛屿 安妮宝贝
耿京收回了目光,并没有作答张安国的话。
而是看向了辛弃疾。
只听耿京大声的说道。
“咱兄弟们举义,可不是为了杀自己人!”
“辛弃疾虽然有过错,但早就立下了军令状,我也是答应了。”
“今日既然提来秃驴脑袋,抢回了大印,也就完成了军令!”
“此事作罢,任何人不要再提了!”
如今屋内的一群人,在历史上留下名声的也就只有辛弃疾了,可谓是文武双全的人才啊。
辛弃疾历史上曾任南宋的一路安抚使,相当于后世的高官。
鸿途
妥妥的高干啊。
哪怕他不是自己的祖宗,这种粗大腿也不能让他跑了。
否则,就算自己躲过张安国、邵进这俩叛徒的暗害,也未必能抵挡而后的女真金兵啊。
皇宋共识: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
听到耿京的话后,辛弃疾也是心头一阵感激。
他立刻拱手谢过。
“弃疾谢节帅!”
耿京心说:你可不能万死,你要死了,那岂不是就没有以后的我了。
也曾混迹国企单位,算是有些见识的耿京,立刻就是凭借记忆中的套路好言安抚了几句。
此时已经是夜深。
众人聚在一起,也就是为了辛弃疾这件事。
现在已经一切处置完毕,不管是有人满意,还是有人心中不服。
也都纷纷退了下去。
在所有人走后,只有耿京自己独自一人留在了偌大的厅堂之内。
周边的蜡烛闪动着橘黄色的亮光。
屋中的家具摆设,被照出影影绰绰黑影。
再加上窗外的风雪呼啸声,显得格外的阴森。
特别是在耿京面前的桌案上,还摆着一个血糊糊的人头!
这就是两天前窃印逃跑,想要去投降女真人的义端。
义端是一个和尚,自然也就是一个关头。
耿京刚才一直都没有来得及打量这个首级。
此时才是有机会认真的端详起来。
这个脑袋是被从咽喉处齐齐斩下的,创口的皮肉和骨茬,都是非常的平滑。
很明显辛弃疾刀法干净利落。
在下刀的时候没有丝毫的犹豫。
迸出的鲜血沾满了整个脑袋,散发出一股腥味。
只有白净的脸庞上,被人仔仔细细的擦拭过,露出了清晰白净的五官面孔。
这是辛弃疾所谓,就是为了方便复命的时候,让耿京辨认模样。
耿京看着眼前的人头,虽然有些许紧张,却没有丝毫的害怕。
甚至,还有一丝隐隐的兴奋。
义端和尚的眼睛半睁半闭,半张的眼珠正对着耿京的双眼。
就仿佛会说话一般,透露出临死之前的恐惧和不敢置信。
“嘶!”
耿京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恐怖如斯啊!
辛弃疾可真真的是个狠人啊!
这干脆利落的下刀,并没有因为义端和尚是旧友,而有丝毫的犹豫。
看着眼前这个血淋淋的人头,耿京心中又是一动,忽然想到了自己在历史上的结局。
“张安国、邵进已杀京降金!”
“张安国,邵进!”
“杀京!”
一想到这句话,耿京的脖子就是忽然的一凉。
他又瞥了一眼义端的首级。
要是自己被张安国、邵进给杀了。
也肯定会这样被斩下首级,然后被放到一个托盘里吧。
好家伙,耿京一阵想不要紧,后颈的脖子不仅是感到一阵凉意,更是仿佛有了一阵刺痛。
耿京立刻就是忍不住伸手捂住了后颈!
望着眼前上蹿下跳的张安国和邵进,耿京恨不得立刻把他们大卸八块。
娘希匹,你们这两个夯货,不仅要叛变谋害我,还要算计我的老祖宗啊。
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过,耿京还没有丧失理智。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他现在是天平军节度使耿京,而不是辛弃疾的后裔辛霁云。
至强高手在都市 陈多疑
耿京收回了目光,并没有作答张安国的话。
而是看向了辛弃疾。
只听耿京大声的说道。
“咱兄弟们举义,可不是为了杀自己人!”
“辛弃疾虽然有过错,但早就立下了军令状,我也是答应了。”
“今日既然提来秃驴脑袋,抢回了大印,也就完成了军令!”
“此事作罢,任何人不要再提了!”
如今屋内的一群人,在历史上留下名声的也就只有辛弃疾了,可谓是文武双全的人才啊。
辛弃疾历史上曾任南宋的一路安抚使,相当于后世的高官。
妥妥的高干啊。
哪怕他不是自己的祖宗,这种粗大腿也不能让他跑了。
否则,就算自己躲过张安国、邵进这俩叛徒的暗害,也未必能抵挡而后的女真金兵啊。
皇宋共识: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
听到耿京的话后,辛弃疾也是心头一阵感激。
他立刻拱手谢过。
“弃疾谢节帅!”
耿京心说:你可不能万死,你要死了,那岂不是就没有以后的我了。
也曾混迹国企单位,算是有些见识的耿京,立刻就是凭借记忆中的套路好言安抚了几句。
此时已经是夜深。
众人聚在一起,也就是为了辛弃疾这件事。
现在已经一切处置完毕,不管是有人满意,还是有人心中不服。
也都纷纷退了下去。
在所有人走后,只有耿京自己独自一人留在了偌大的厅堂之内。
周边的蜡烛闪动着橘黄色的亮光。
屋中的家具摆设,被照出影影绰绰黑影。
再加上窗外的风雪呼啸声,显得格外的阴森。
特别是在耿京面前的桌案上,还摆着一个血糊糊的人头!
这就是两天前窃印逃跑,想要去投降女真人的义端。
义端是一个和尚,自然也就是一个关头。
耿京刚才一直都没有来得及打量这个首级。
此时才是有机会认真的端详起来。
这个脑袋是被从咽喉处齐齐斩下的,创口的皮肉和骨茬,都是非常的平滑。
很明显辛弃疾刀法干净利落。
在下刀的时候没有丝毫的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