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v3cn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我是演技派 起點-第七百二十章 做個遵紀守法的好公民展示-d2pyo

我是演技派
小說推薦我是演技派我是演技派
公司,办公室。
贺新坐在宽大的老板椅上看着一份预算,一脸憨态的刘姜则略显局促的坐在他对面。
不得不说,刘姜是个快枪手。《黎明之前》从开机到后期完成,仅仅用了半年的时间。这会儿又马上拿出了第二个要上马的项目,尽管预算偏高了一点,三十六集,小三千万,几乎是《黎明之前》成本的一倍,但是没办法这两年演员的片酬一直在往上涨,连带着幕后的人工也在涨。就象上面列着的女一号,饰演毛豆豆的蒋琴琴的片酬就高达五十万一集,光她一个人的片酬就差不多占到总成本的三分之一。这还是打折后的价格,据说对外报价已经超过了六十万一集。
相比之下,男一号张奕的片酬就要低的多,还不到蒋琴琴的三分之一。这货虽然凭借《士兵突击》和《团长》火了,可能也是受到《团长》收视率高开低走的影响,华艺兄弟那边的报价不高。
说到《团长》绝对是一部良心之作,演员靠谱,制作上也有精益求精。一度被称之为《亮剑》之后最好的抗日剧。而且首播版权创记录的一百万一集,四星联播,广受外界关注。但是播出时的收视率并没有预想的跟当年的《亮剑》一样节节高,相反每况愈下,播到后期收视率还不到前期的三分之一。
观众普遍的反响是看不懂或者过于沉重。说穿了就是《亮剑》是神剧,类似网络小说中的爽文。而《团长》更注重写实,过于真实和沉重,好是好,但看起来累得慌。
“贺老师,没问题吧?”刘姜见贺新坐在那里拿着预算一动不动,一副思索的样子,不禁有些忐忑的问了一声。
“啊?哦,没问题。”
贺新反应过来,一不留神居然走神了,后面的内容他索性不看了,直接翻到最后签上自己的名字,递过去道:“刘哥,这么时候开机?”
“我这边基本上都已经准备妥了,回头还有几个配角再看一看,快的话月底就能开机。贺老师,您还有什么吩咐么?”
“没事了,就是过两天《黎明之前》有个看片会你参加一下。”贺新扔了根烟过去,笑笑道。
天才 神醫 混 都市
“哦,这个胡总已经跟我打过招呼了,到时候我一准参加。”刘姜说话的同时,忙起身掏出打火机帮着点火。
新皓传媒不签演员,只签导演,目前宁皓和刘姜是公司唯二的两位签约导演。公司这边的资源自然而然向他这边倾斜,而不是之前已经合作过多次的程强。
说到程强,之前也拿过几个本子过来,都是一些家庭情感题材,跟刘姜的《媳妇的美好时代》类型相似,贺新看过之后就直接拍板定下了《媳妇的美好时代》,至于程强拿过来的几个本子都否了。
原因很简单,《媳妇的美好时代》多火呀,而程强的那几个本子他记忆中一点印象都没有。为此,程强很有情绪,毕竟人家现在已经是执导了《双面胶》和《王贵与安娜》两部热播剧的名导了。以至于对签约的事,拖拖拉拉,一直没有一个明确的答复。
说穿了就是人家现在多少有点膨胀,不象刘姜这么听话、懂事。
《媳妇的美好时代》其实比原时空中开机晚了半年,这部剧毕竟是王丽萍编剧的作品,很容易就能找到投资,不象刘姜和黄科自己攒的《黎明之前》,一开始还无人问津,直到他拍完了《媳妇》之后,投资方华录百纳看着小刘水平不错,这才有了《黎明之前》的诞生。
现在不同了,贺新当时一眼就看中了《黎明之前》,《媳妇》才往后推。当然了如今既然是新皓传媒是投资方,原版中的海青和黄海博自然就不存在了,换成了蒋琴琴和张奕。包括原版中看起来很尬的那个毛豆豆的弟弟毛峰的角色,也不可能是塞进来的关系户——荣欣达的少东家,而是换成了如今红姐正在着力培养的黄宣。
还有就是余味的妹妹找了佟亚丽来客串,就是那个新婚第二天丈夫就死了,才当了新娘又成寡妇,性格有点变态,泼辣,不讲理,对嫂子毛豆豆百般挑剔,斤斤计较的那位。
这个角色对于佟亚丽说来,毫无难度,本色出演就好。
抽了一根烟后,刘姜知趣的告辞。
贺新在继续埋头审批文件。这段时间忙着客串、探班,又积攒下了不少的工作。
《无人区》在大西北已经拍了将近两个月了,估摸着还需要一个月的拍摄周期。没办法,那就是一个处女作的剧组,除了挑剔的导演宁皓之外,黄博、余男,包括剧组的美术师都是处女座。
贺新去探班的时候,看着他们几个处女座在现场各种吹毛求疵,待了两天就撤了,同时为每天处于崩溃边缘的徐光头默默表达了深切的同情。
批了几份文件之后,他不得不站起身来活动活动筋骨,坐了大半天了,尤其这两天家里的那位太闹腾了,腰部难免有些不适,经不起久坐。
他绕着办公桌走了两圈,站到落地窗前,双手扶着腰慢慢活动着。不知不觉,已然是春末夏初了,窗外的那块小绿地重新又生机焕发,满眼的绿色看着很是心旷神怡。
活动的几分钟,他拉了拉裤腿,双腿岔开,扭身,呈马步状,双手张开平衡,然后一点一点的下腰,眼瞅着裆部离地还有一掌的距离时,他的脸色明显变的难看起来,但依旧坚持着一点一点往下压。
这段时间他确实有点疏忽,锻炼的不够,韧带变的有些紧了。这个劈叉的功夫,当年他刚上中戏进修班那会儿,足足压了两个月的腿才练就的。平时还需要勤加苦练,演员嘛,保持身材的柔韧性这同样也是基本功之一,不然很多动作你就无法靠自己完成。
抗日之无敌战神 王存业
相比之下,程好在这方面一直做的很好。自从跟佟亚丽一起练了瑜伽之后,身段越发柔韧灵活了,就象这两天之所以闹腾的厉害,就是因为她又解锁了几个新的高难度的芝士。
正当他龇牙咧嘴死命往下压的时候,门口“咚咚”两下敲门声,紧接着就见小豆丁推门进来,看到眼前这副情景,她顿时瞪大眼睛,一脸夸张道:“老板,你哪里想不开了?”
明明刚才憋着一口气,眼瞅着就要到底,被小豆丁这么一打岔,憋着的那口气一泄,自然就不行,他双手撑着地慢慢站起来,活动活动有点拉胯的肌肉,瞥了她一眼,没好声气道:“什么想得开想不开的,我这活动活动呢。”
说着他还叹了一口气道:“果然这岁月不饶人,这岁数一大,人难免生锈,以前劈个叉跟玩似的,现在都快下不去了。”
“切,你都喊岁数大了,那我算什么?”小豆丁哼了一声。
差点忘了,新皓传媒的CEO,人送绰号“古月万”,昵称“小豆丁”的胡林语女士比他大了足足六岁。
“什么事?”
贺新又扶着桌子做了几个深蹲动作,感觉好一点了才回到老板椅上坐下来问道。
“你确定请陈可欣来执导《杜拉拉》?”小豆丁手里拿着一叠文件郑重其事的问道。
“当然,不是早就说过了嘛!”
陈可欣和于东之间产生矛盾,已经在小范围内传开了。除了理念冲突,陈可欣手下的那帮子香港人如此瞎搞,说实话挺坍牌子的,谁都不是傻瓜,谁都不愿意做冤大头。一开始小豆丁是反对的,用她的话来说,就是不能惯着这帮子口碑烂大街的香港人。
随身空间:捡个王爷养宝宝
但是无奈自家老板就是看好陈可欣。
“再说,到时候有你这个制片人盯着,我怕什么!”贺新又笑笑道。
小豆丁就知道是这个答复,她只是例行公事再确认一下,撇了撇嘴,把手里文件一份一份摆到他面前道:“文化中国提出要50%的投资比例,同比例收益分成,我没答应,目前谈到三成投资份额,25%收益分成。另外博纳那边也要求三成投资份额,这个我还没跟他们谈,最后还是你自己找一下于总。至于陈可欣那边的我们制作,提出将片酬折抵投资之外,还要求10%的票房分成……”
贺新一听顿时摇头道:“10%太高了,他又不是国师,顶多就5%。”
这个票房指的是票房利润的分成,类似这种所谓票房分成也是从好莱坞传过来的,确切的来说叫风险片酬。但除了能扛得起票房的朝一流明星或者大导演,极少有人能获得这种待遇。
在好莱坞只有象斯皮尔伯格、卢卡斯这种级别的导演才能享受10%的票房分成。
小豆丁面有难色道:“5%的话可能有点难,《十月围城》他的分成比例就有5%。不过我尽力往下压。”
《十月围城》是大片,体量不一样,分成比例自然不一样。
“嗯,你尽量往下压。”
说穿了现在陈可欣可不是十年后的陈可欣,想要10%的票房分成还不够资格。
“还有,芷溪跟我说了好几次了,这次能不能也让她参与进来?要求不高,只要一成投资份额就够了。”
小豆丁说着,不能贺新回答,又道:“我是这么想的,你让我盯着那帮子香港人,那公司这一摊怎么办?我的想法是让芷溪参与进来,让她当制片人,让她去盯着,以她的精明,不怕香港人搞什么小动作。而且这么一来,我们和陈可欣之间也好有个缓冲,万一有什么事,还不至于直接撕破脸皮。到时候我们这边只要派几个能干的财务过去就行了。”
小豆丁说的理由还是挺有道理的,公司这边要运转,离不开小豆丁的运筹帷幄。另外陈芷溪确实很能干,而且都认识这么多年了,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再不给人家机会确实有点说不过去。
《十月围城》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如果不是那帮子香港人做的实在太过分,博纳那边应该也不会有那么大的不满。新皓传媒这几年跟博纳合作下来,在制片方面也没少揩油,但他们这种揩油是在一个合理的,对方能够接受的范畴中。
现在不比以前了,以前拍一部电影几百万投资,现在动辄要千万甚至上亿,哪怕一个点,那也得几十万上百万。《杜拉拉》这个时尚题材片子,参考一下去年徐老怪拍的那部《女人不坏》,少说也要三四千的投资。
所以确实需要象陈芷溪这么一位精明能干的制片人在现场镇着。
“可以,就这么办吧。至于博纳那边……回头我跟东哥约一下,跟他聊聊。”贺新沉吟着点头道。
很显然陈可欣这次跟他们合作用的是原来的“我们制作”的名头,而不是“人人影视”,就足以说明他跟博纳这边已经没了继续合作的空间。当然《杜拉拉》是两回事,因为这个项目的主控方是新皓传媒。
于东心里不爽是肯定的,但朋友归朋友,生意归生意,贺新没必要为了朋友义气去站什么队。但解释一下还是少不了的,至少要给我们于总一个台阶下。
“还有,过两天《黎明之前》的看片会你能不能参加一下?”小豆丁正事谈完,又道。
“呃,我就算了,有你跟刘哥足够了。”
贺新摇摇头,类似这种看片会,他以前参加过几次,相比电影,全靠电影票说话,电视剧主要是跟电视台打交道。而电视台买片的那帮子人,很多都是外行,而且都是体制内的,满口官腔,他很不擅长跟这种人打交道。
“哦,还有,卖片管卖片,什么回扣啥的,这种破事我们坚决不参与啊!”
说着,他又一脸严肃的关照道。
以前就曾经发生过这种事情,某电视台在买片的时候曾经提出过这类要求,当时他就一口回绝。而且这种事情在圈内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已经隐隐形成了一种潜规则。
“老板,这有啥呢,羊毛出在羊身上,再说现在外面别人都这么干,我们如果……”
小豆丁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贺新挥手打断道:“别人怎么做我管不着,但是我们就是不能这么干。我们靠作品说话,绝对不搞这种歪门邪道。”
想想后世的范小胖、于妈、郭小四,那可都是前车之鉴啊!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现在的市场越来越好,我们能够做的就是照章纳税,不行贿,遵纪守法。这种事情别看现在大家都在做,可难保今后没有秋后算账的那一天。专政的铁拳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看他说的如此严肃,小豆丁这才渐渐收敛了脸上不屑的神情,郑重的点点头道:“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