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1rt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我娘子天下第一-第六百七十一章朕,何懼之有熱推-0c1dt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东方见白。
旭日东升,城外的战鼓声将女皇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
三国交兵多次,可是女皇亲临战场的次数却寥寥无几,对于战鼓突如其来的声音自然惊慌至极。
慧儿听到房中的动静,端着洗漱的水盆走了进来。
“陛下,想开是大龙的兵马又开始攻城了,他们还真是一点松懈的机会都不给咱们啊。”
“陛下万岁!大金万岁!”
“万岁!”
“万岁!”
“万岁!”
“呵!死战不退!”
“呵!死战不退!”
“呵!死战不退!”
玫瑰刺
城墙上突然传来金国话语的呐喊声让女皇一怔,随即反应了过来。
看来王叔把自己御驾亲临的事情已经告知了城中的将士。
城墙之上金国守兵士气大涨,不但女皇怔了一下,大龙军营之中云阳等一干将领也为之一愣,不知道为何今天涧州守兵的士气如此凌厉。
“慧儿,快为朕更衣着甲,朕要亲自与将士们一起守城御敌。”
“陛下不可,王爷在半个时辰前再三交代,万万不可让陛下登上城墙,万一陛下龙体有失,非但不会助涨我军士气,反而会使我大军气势锐减。
等到敌军退兵,陛下登城慰问将士们即可。
陛下,希望您能体会王爷的难处跟苦心。
未知的时代 孤曰
大龙的火炮不是闹着玩的,
纵然陛下有内力罡气护体,可是一旦被炮弹轰实了,一样是非死即伤。
据王爷所说,半步先天的高手纵然内力深厚,耗尽内力也顶多用内力震开炮弹数次而已,然后若是被击实了,一样死路一条。”
“可是朕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将士们…….”
“陛下,你登城的话,将士们为了护你周全,反而会束手束脚,应该躲过的攻击反而会躲不过去。
请陛下三思!”
將嫁
“这….”
“朕在城墙下等候,帮助随军大夫救治受伤的将士这总可以吧!”
“只要陛下不登上城墙,慧儿自然不会阻止陛下!”
“好,马上为朕更衣着甲。”
“慧儿遵旨。”
女皇刚刚换上一袭甲胄走出房门,城外便响起了轰隆隆的炮声,随即不过眨眼之间,城墙之上便传书炮弹炸裂的动静。
女皇下意识的朝着城墙之上望去,看着城墙之上浓烟翻滚的模样,芳心不由得颤动起来。
战况远比她想象的要激烈的多。
昨日在山林中看到的不过是此战的冰山一角而已。
城墙之上惨烈的叫声让女皇回过神来。
“慧儿,快,陪朕帮助随军大夫就是受伤的将士!”
“是!”
腹黑師兄很妖孽
女皇领着慧儿以及一帮护卫帮忙救治伤员,城墙之上的金国守兵也开始了对大龙兵马的还击。
从旭日东升,一直到日上中天喊杀声都没有停息。
城外瞭望台上,云阳等一干将领望着攻城将士方阵中爆炸之后硝烟翻滚的模样,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
金国守兵什么时候也有开花弹了?为何一点风声都没有收到?
而且为何要到今日才开始使用?
“鸣金收兵,救治受伤将士!”
“得令!”
金箔声令攻城的大龙兵马开始井然有序的撤退了下来。
城墙之上爆发出呼天震地的呐喊声。
“陛下万岁万万岁!死战!”
“陛下万岁万万岁!死战!”
云阳等一干将领在懂金国话亲卫的翻译,知道了城墙上金军呐喊的意思。
熱辣新妻:總裁大人給點力! 爺俊美無雙
聚到一起探讨今日金兵为何士气大振反击如此激烈,为何喊出那些话的云阳等人,经过一番探讨,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
金女帝御驾亲临涧州了。
御驾亲征,御驾亲临,对于将士们来说永远都是最高的威望。
他们看到了当今天子对他们的重视,自然会士气大涨。
得出这个结论的云阳等人深感头痛。
金国守兵的士气好不容易被打消的差不多了,破城之日也有了可期之时,金女皇御驾亲临,令金国的士气竟然重振了起来。
对于大龙将领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无可奈何之下,再次经过一番商议,龙武卫大将军张狂,背负令旗,带着绵薄纵马奔赴涧州城下。
“本将大龙龙武卫大将军张狂,敬请金女皇陛下登城一见。”
几盏茶的功夫,女皇带着诧异的神色登上了城墙,探着身子朝着城下看去。
“朕完颜婉言见过大龙护国公,久仰大名。”
张狂朝着声音来源处看去,只见女皇正探着娇躯,神色诧异的看着自己。
“邦臣张狂,见过大金女帝,此次邦臣前来,有一言相劝,不知女帝陛下愿意听否?”
“护国公请说。”
张狂犹豫了一下,从怀里取出了绵薄,弯弓搭箭朝着女皇站立的城垛射去。
“女帝陛下,邦臣跟明志这孩子乃是舅甥,碍于你们之间的关系,邦臣斗胆占您一个便宜,称陛下一声甥媳如何!”
女皇取下了箭头上的绵薄,犹豫了一下微微颔首。
“张将军继续说吧!”
“唉…..孩子,投降吧,大龙一统天下,乃是大势所趋,我大龙百万雄师,兵强马壮,粮草充足,你们死守又能如何呢?
不过是白白牺牲大金将士与臣民的性命。
邦臣以性命担保,你们投降之后,金国百姓划入大龙之后,我大龙将一视同仁,只要金国旧民遵守律法规矩,朝廷不会有任何的亏待之举。
您跟志儿这孩子的关系天下皆知,我想他也不希望看到你死守城池。
刀剑无眼,万一你受到了一丁点的伤害,你让舅舅如何去面对他啊。
说句不中听的,若非你们金突两国屡次南下,犯我疆土,弄得我北疆百姓民不聊生,流离失所,又何至于会有今日光景。
说到底,报应循环啊。
如今这种你来我往的攻杀之事即将告一段落。
孩子你又何必令大战徒增伤亡。
我大龙北疆百姓深受战乱之苦,您难道也想看到金国的百姓重蹈覆辙吗?
战事一起,便是尸山血海。
明知不可力敌我大龙锋芒,你又何必殊死抵抗呢?
希望您能好好好的思索一下舅舅的话,以最小的代价结束这场战乱。
三国打的太久了。”
女皇听着张狂的话语,目光逐渐变得有些清冷。
“护国公,既然大龙不想见到战乱四起,民不聊生,为何不对我大金称臣纳贡,助我大金一统天下呢?
再不济,尔等将领亦可以班师回朝,结束这场战乱嘛。
既然护国公打出了那个没良心的名头,于公于私朕就给他一个薄面,称您一声舅舅。
舅舅,回去告诉你们云阳大帅。
你们有你们的使命,我完颜婉言亦有自己的使命。
想要朕开城投降,对你们大龙皇帝投降,不过是痴人说梦而已。”
看着张狂凝结的神色,女皇取过弓箭将手里的绵薄射还给了张狂,不用看她就已经知道内容大致如何了。
女皇莲足微微用力,站到了城墙之上,俯瞰着张狂淡笑着伸开了自己的藕臂。
神色潇洒,一副看惯了生死的模样。
“舅舅,回去告诉云阳,告诉大龙皇帝。
朕!金国皇帝完颜婉言。
宁愿江山崩塌,山河破碎,也绝不投降。
你们百万雄师又如何,我大金亦有精兵强将数十万,岂会惧怕尔等百万雄师。
朕,不畏任何一战。
最终大不了不过就是一个破城亡国,鱼死网破的结局而已。
朕何惧之有!
此战,朕求死告终。
诸君,请战!”
“战!万岁!”
“战!万岁!”
“战!万岁!”
女皇听着耳畔呼大金守兵天震地的喊声,矗立在城墙之上,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的俯视着张狂。
“护国公,朕等大龙雄师破城!
请回吧!
告诉你们的统帅跟皇帝。
朕,宁失一国,绝不投降苟且。”
张狂怔怔的凝望着女皇决然的神色,脑海中穆然回想起几十年前睿宗的一番话语。
“金国新帝完颜婉言这个小丫头今日朝拜朕的时候那种眼神,你们都见到了吗?
朕观其虽是女儿之身,双眸却桀骜不驯之色尽显,不弱男儿豪杰之气。
假以时日,定为一代巾帼英雄,在世明君!
希望朕有生之年能阻止其能崛起吧。
否则,朕驾崩以后,此女定为我大龙一统天下之大患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