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8cu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獵魔烹飪手冊》-第一百一十七章 被人思念讀書-yn4hv

獵魔烹飪手冊
小說推薦獵魔烹飪手冊
眼前的蝼蚁不一样!
‘大蛇’开始正视杰森。
即使在‘现世’的时候,‘大蛇’已经发现了杰森的不同,但是高傲的‘大蛇’并没有在意,就如同是一只大象看到了一只稍微强壮一点的蚂蚁一样。
依旧是蚂蚁。
有什么好奇怪的?
但是,当远离了‘现世’,进入到了‘虚空’。
杰森的表现却让‘大蛇’感到了惊讶。
‘虚空’是不同与‘现世’的。
不单单是环境。
还有……
力量!
在‘现世’的力量,不一定能够在‘虚空’使用。
所以,在‘现世’时,‘大蛇’对于杰森表现出的不死特性虽然感到了意外,但是并不在意。
可是在‘虚空’中,就不一样了。
这是一份值得在意的力量。
或者说,这是一份值得‘觊觎’的力量!
两颗巨大的蛇头对视一眼后,同时升起了贪婪。
它们看着粉碎的杰森。
下意识的就想要吞食杰森。
血行者 燃烧的山泉
没有什么是比直接吞下去获得这份力量更好的方式了。
只是,才一张嘴,两颗蛇头就马上闭上了嘴。
它们想到了之前杰森的表现。
吞下去对方,它们会不会有事?
会不会被反吃?
想了想,大概率是可能的。
以对方表现出的不死特性,即使是它们的胃酸也无法真正意义上的消融对方,反而会让对方再次进入到它们的身体内,就如同之前那样。
那么……
消耗对方!
让对方虚弱!
等到没有了反抗之力,再吞食!
几乎是瞬间,两颗蛇头就做出了打算。
虽然无法‘看清楚’杰森的不死特性源自哪里,但是它们能够感知到的杰森的不死特性并不是无穷无尽的,而是消耗着某种它们暂时还不知道的能量。
“等到拥有了这样的力量,我们就能够更加的强大!”
“就算是死亡了,也可以从混沌中快速的恢复!”
两颗蛇头略显兴奋的吐着信子。
它们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不死的。
但是,它们的不死和杰森不同。
它们依靠的是那一点本源。
一旦死亡了,就需要长时间的积累。
而且,还会消散一部分意识。
哪怕仅仅是一部分,对于它们来说也是不乐意见到的。
都市绝品天王 二胡小博
毕竟,谁也不想莫名其妙的丢失一部分记忆。
或者……
智商!
八颗蛇头中有那么一两颗,明显就是脑子不够用。
老公勢不可擋
例如,那颗最先冲入‘现世’的。
它们乐意看到别的头颅成为那样的。
而它们自己?
绝对不愿意!
现在,它们则是看到了这个机会。
吃掉杰森!
加深力量!
不是本源!
是它们自己!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看似杰森不停的死亡,两颗蛇头的眼中浮现了喜色。
杰森如同它们预料的那样,虚弱的感觉开始出现了。
很快的,它们就能够更加的强大了。
很快的,它们……咦?!
怎么消失了?!
就在两颗蛇头满是欣喜的时候,突然的,在它们视野中的杰森消失了。
凭空的消失!
没有任何一点的预兆!
嘶!
两颗蛇头嘶吼着,昂起了宛如山岳一般的身躯,四只眼睛开始四处扫射。
被救走了?
不可能!
不可能的!
这片虚空是它们标记的地盘!
任何生物都不会闯入这里!
不会有任何生物救走杰森!
那就是……自己逃离了?
更加的不可能了!
碎成那种程度,简直就是肉沫了,怎么还可能逃走?
如果碎成肉沫都能够行动的话,那也不会这么的任它们宰割了。
虽然只是短短时间,但是身为敌人的杰森,可是给‘大蛇’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
究竟发生了什么?
‘大蛇’思考着。
三国之管辂传 辰谷人
然后,突然察觉了什么,‘大蛇’猛地转身。
咔!
身后的虚空突然一颤。
带着一声脆响。
宛如是被撞击的瓷器般,层层的龟裂纹路就出现在了那里。
两颗蛇头的四只巨眼疯狂跳动着。
山岳一般的身躯,更是急速的后退。
源自灵魂的颤抖,告知着它,有什么恐怖的存在出现了。
咔!
破碎的声音再次响起。
然后,一双手的手指从最为密集的破裂处伸了出来,宛如是掰东西一般,这双手的手指一边用力,一边缓缓的挤了进来。
当大半手掌都都挤进来的时候——
“开!”
一声低喝。
犹如惊雷。
震得‘大蛇’全身乱颤,昂起的身躯都要爬下了。
但是,‘大蛇’根本管不了这么多。
它的四只眼睛只是死死的盯着那里。
虚空被撕裂了!
宛如‘现世’一般,就这么的被撕出了一道口子。
然后,一道身影出现在了一侧。
深黑色的武道服,一头茂密杂乱的红棕色长发,早已被梳起,在头顶扎了一个高高的马尾,一串硕大的念珠挂在脖子上,双手上带着类似麻绳拳套的护手。
是蝼蚁的模样。
但,‘大蛇’却是再次连连后退。
眼前的人虽然和它知道的蝼蚁长得类似,但绝对不是蝼蚁。
不说对方本身,单单是那念珠和拳套,都让它感受到了心悸。
“是谁?”
“这是谁?”
“这里怎么可能有这么强的存在?”
‘大蛇’十分的不解。
这片虚空,它存在超过了千年的时间,根本没有见过这么强的存在。
或者说……
这片虚空根本不可能出现这么强的存在。
像这样的存在,应该是更深的地方。
等等!
更深的地方?
来自更深的地方?
瞬间,‘大蛇’想到了什么。
可是还没有等到它想更多,那道身影就跨步迈入了这片虚空。
“这里有杰森的气味?”
“很浓郁。”
“杰森刚刚来过这里。”
阿拉斯抽动着鼻翼,轻声自语着,脸上有着说不出的欢喜。
两百年了!
她终于又一次找到了杰森的线索!
而且,和之前那种似有似无不同!
这一次!
是真正意义上的!
杰森刚刚就在这里!
然后,阿拉斯抬头就看到了‘大蛇’,眉头微微一皱。
这片虚空的怪物?
好弱。
泼猴门徒闹都市
和她之前遇到的那些怪物相比,完全没有可比性。
没有犹豫。
阿拉斯抬手一挥。
一团紫色的波动,瞬间击打在了‘大蛇’的身躯上。
轰!
‘大蛇’四分五裂。
阿拉斯则是看都没看一眼。
这样的怪物,在两百年里,她打死的没有十万也有八万了,根本不值得一提。
她在乎的只是杰森。
她要带杰森回家的。
下一刻,阿拉斯辨认了一下方向后,就冲天而起。
呼!
整片虚空一暗。
仿佛是进入了混沌般。
阿拉斯消失不见,只剩下了,一个硕大的‘天’字再燃烧。
逐渐的,烈焰熄灭了。
虚空并没有恢复正常,而是更加的漆黑、深邃了。
因为,一道道庞大的身躯充斥在这里,它们的出现,让各种意义上的‘光’都消失了。
一头巨大到无边无际的骨龙,拖拽着一座完全漆黑的、由阴影组成的宫殿出现在了这里。
宫殿悬浮虚空,堪比一座城市。
十万骨龙环绕四周。
龙背上的黑甲骑士,肃然戒备。
在它们的身后,无穷无尽的亡灵悄然无声的出现。
上万巫妖按照各自的位置,悬浮四周,手中的水晶绽放着幽暗的光辉。
然后,一抹耀眼的光辉出现了。
看到这抹光辉,所有的巫妖都兴奋起来。
它们迅速的想着阴影之殿内传播着消息。
莱德尔曼接到消息,大踏步的向着宫殿内走去。
柔软的沙发内,丹妮斯捧着一副画像,默默的看着。
画像是杰森。
栩栩如生。
宛如真的一般。
这是她在无尽岁月中,学会了画技后,画出来的杰森的画像。
“你在哪啊?”
“你知道,我在找你吗?”
丹妮斯轻声的说着,抬起手忍不住的抚摸着杰森的画像,就如同抚摸着杰森的脸颊一样,可惜,纸质的触感,告知着丹妮斯残酷的现实。
但是,丹妮斯没有沮丧。
她大大咧咧的一笑。
“放心,我会找到你的。”
“一定会的!”
说完,丹妮斯为了表示自己的郑重。
还抬起了左手,做了一个发誓的模样。
只是……
没有任何一个神灵敢于窥视这样的誓言。
更没有一个存在,敢听闻这样的誓言。
事实上,在丹妮斯发誓的时候,诸多或显赫或隐秘的存在就飞速一般的逃离了。
他们、它们、祂们可不想面对那无穷无尽的‘亡灵天灾’。
而丹妮斯毫不自知。
一如那时。
丹妮斯没有任何的改变。
站在远处的莱德尔曼,崇敬的看着自己的陛下,这就是它生生世世追随的陛下——自始至终从未改变的陛下,对它们对亲王陛下,都是如此。
也正因为这样,这样的陛下才值得追随。
“陛下。”
“有亲王陛下的消息了。”
莱德尔曼单膝跪地。
“在哪?”
丹妮斯放下画像,惊喜的站了起来。
“之前就在附近。”
“虽然在此消失了,但是我们已经真正意义上的靠近亲王陛下了。”
“只要追踪下去,我们很快就能够见到亲王殿下了。”
莱德尔曼如实的汇报着。
—————
“太好了!”
丹妮斯兴奋的绕着圈子,欢呼雀跃。
然后,马上一挥手。
“前进!”
“我们去找杰森!”
“是,陛下。”
莱德尔曼一点头,躬身离开了宫殿。
做为王朝的丞相,自然是以女王陛下的意志的指令的。
当然了,它还必须要完善。
女王陛下给与了大方针,它要让这样的指令变得完美。
站在虚空中,莱德尔曼抬手一指。
嘶!
‘大蛇’出现了。
庞大的身躯和周围的骨龙类似,但是八颗头颅却是有些异样感,不过,都是骨头。
“实力有点弱。”
“但是,陛下需要一个拉车的。”
“造型不错,就你了。”
莱德尔曼看着‘大蛇’的模样,微微点头。
然后,手一挥。
整个王朝再次移动起来。
感知着‘亡灵天灾’的离去,周围的存在都纷纷松了口气。
他们、它们、祂们最不愿意见到的就是‘天灾女王’了。
那个看起来天真单纯,却恐怖到极致的存在。
尤其是麾下的战士。
更是恐怖。
因为,它们不会死。
而且,只要你死了,你就会加入它们。
然后,对‘天灾女王’无比忠诚。
一开始还有不信邪的存在出手针对这位女王。
然后,这位女王凑齐了右丞相、四方将军和八面护卫军。
以及……
上亿的亡灵战士。
都是曾经各自神国最虔诚的信徒。
现在?
女王陛下最忠诚的战士。
这样的结果,让所有存在对‘天灾女王’唯恐避之不及。
同时,将‘天灾女王’前行的方向,贴上了‘禁地’的标签。
亡灵王朝离去了。
‘大蛇’的身躯跟着走了。
但是‘大蛇’的一抹神念却在混沌中的本源内苏醒着。
这是它的天赋。
幸好!
感知着本源中的力量,逃过一劫的‘大蛇’长长的松了口气。
接着,就是困意。
荒山人鬼情 阿木一男
无与伦比的困意。
不自觉的,它就睡着了。
等到它苏醒时,就看到了一个怯怯不安的女人。
“杰森不会有事吧?”
“不会的。”
“杰森怎么可能有事。”
“不过,这混蛋有事了——我想吃蛇羹了。”
原本怯生生的声音,突然变得豪放起来,然后,这个女人看向了它。
‘大蛇’一惊,就要逃跑。
但是,却被女人一手抓住。
怎么可能?
它的力量呢?
它的本源呢?
“这里可是‘梦’!”
“一切都由我做主!”
“包括你这个混蛋!”
碎金记 洛零柒
伊芙琳借用着女糕点师身躯这样说着。
然后,一把就把‘大蛇’扔进了锅里。
竟然想吃杰森。
她就先把它炖了。
“调整舰队方向,我们要加快速度了。”
“那些妖艳贱货也在加快了。”
伊芙琳告知着女糕点师。
女糕点师马上点头。
立刻,梦境中的舰队加快了。
而丧失了‘大蛇’最后一点神念的本源,却开始飘散了。
不过,一只手却捞住了这样的本源。
这只是,缓缓的后退。
最终……
从一面镜子中抽离。
“你应该温柔一点。”
“这是我上万年来的第一次。”
“先润滑一下,才不会让我疼。”
魔镜絮絮叨叨的。
“你需要去马桶里冷静一下吗?”
艾茉莉问道。
“艾茉莉你太无情了,明明以前还对我很好的,还称呼我为阁下、大人的。”
魔镜高呼着。
“那是我年幼无知。”
一身女巫袍的艾茉莉看着手中的本源,皱眉思考了一下。
“你确定不会错了吧?”
“用它能够找到杰森阁下还能够恢复姐姐大人的记忆?”
艾茉莉问道。
“当然!”
魔镜很肯定。
“希望这次能够成功。”
“不然的话,姐姐大人一定会把你泡在粪池里的。”
艾茉莉指了指远处的大床。
魔女在那里沉睡着,肚子则是又大了一圈。
为了让孩子更好的成长,詹妮弗选择了沉睡。
除非是有重要的事情,不然艾茉莉不会叫醒自己的姐姐大人。
而能够找到杰森阁下还能够恢复姐姐大人记忆的事情自然是大事。
可,艾茉莉看了看魔镜,决定等到看到真正意义上的‘希望’再说。
毕竟,这是魔镜第十二次保证了。
之前的十一次?
毫无疑问的都失败了。
艾茉莉可不希望姐姐大人再失望了。
要知道,姐姐大人可是怀了孩子的。
“我希望这次是准确的。”
“不然……”
“我替姐姐大人把你泡在粪坑里。”
艾茉莉这样说道。
“真是不可爱。”
“以前明明很可爱的。”
魔镜嘟囔着,然后,开始借用这份本源力量窥视着‘命运’。
接着……
一无所获。
怎么回事?
怎么会这样?
难道是谁隐蔽了杰森的命运?
不!
不单单是隐蔽了,完全是遮掩!
除了我之外,竟然还有存在能够做到?
魔镜一时愕然。
“又失败了吗?”
艾茉莉问道。
她太熟悉魔镜了,就算不用询问,只用看的,也能够察觉到不一样的地方。
“怎么可能!”
“我成功了!”
“但我需要一点时间整理一下刚刚的占卜。”
魔镜强撑着说道。
它不想去粪坑。
只能这么说了。
事实上,在之前,它为了避免泡在粪坑里的待遇,就不止一次说谎了。
什么你的命运和杰森密切相关,只有找到了杰森,才能够更好的恢复记忆之类的,不然也会和之前一样与恢复的机会擦身而过巴拉巴拉的。
它真的是没办法。
它虽然已经猜到詹妮弗有着非同一般的过去,但是它完全没有想到这样的非同一般已经超出了想象。
那是超乎‘命运’的范畴了。
它稍微窥视,就有一种自己马上要被砸碎的感觉。
所以,它不得不撒谎了。
而且,在发现詹妮弗真的喜欢自己的孩子后,它瞬间就有了借口。
以杰森为借口。
先拖延一下时间。
它一开始就是这么想的。
可谁知道,杰森的麻烦丝毫不下于詹妮弗。
它竟然也找不到杰森的命运。
真是可怕的‘夫妻’!
杰森赶紧行动起来,做一点大事啊!
让我找到你啊!
不然我真的要进粪坑了!
魔镜默默的祈祷着。
它知道,就算是拖时间,也拖不了太久。
而这个时候——
一堆碎肉在一张高背椅上缓慢的聚合在一起。
两个呼吸后,杰森坐在了椅子中。
接着……
阿嚏!阿嚏!阿嚏!阿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