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9n4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巫女的時空旅行-第九百五十九章 虛龍假鳳一展示-ktl1d

巫女的時空旅行
小說推薦巫女的時空旅行
苏青霓清醒的时候发现身边的魂魄跟附身的身体的魂魄不一样,但可以确定身体确实是这个魂魄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苏青霓伸出手指想要点魂魄的脑门,从她的脑海中提取信息。可手才抬起来却发现自己如今是个五寸钉,根本碰不到魂魄的脑门。
苏青霓汗!
“蹲下。”苏青霓对魂魄命令道。
魂魄害怕地蹲下身,眼前的人给她一种非常心悸的感觉,她不敢违背这人一丝一毫的命令。
苏青霓的指头触碰到魂魄的额头,从她的脑袋里面得到了关于这个魂魄的信息。
这个魂魄是重生回来的。
这个魂魄原本的身份是某个大将军府的千金小姐,但是因为出生时候的意外,她跟农家的女婴互换了身份。而那个难产生下女儿和儿子的农妇拼着大出血自己女儿与贵人的女儿做了调换——她本是想用自己儿子调换的,但谁叫贵人的手下都知道贵人生的是个女儿了呢。她只能让自己亲女儿去贵人处享福了——农妇死了,知道换孩子事情的就只剩下农妇的亲娘。
农妇的丈夫苏石头又娶了一个老婆简氏,一年后又给他生了个儿子,苏石头对前妻生的两个孩子就开始忽略了。而简氏又是个容不得人的,对魂魄和另一个孩子傻子十分不好,常常克扣两个人的饭食,还逼着魂魄天天辛苦做事。
苏家其他人原本因为魂魄和傻子是“龙凤胎”而对他们多有照顾,但后来发现傻子反应迟钝对别人的话没有反应后便厌弃了他们。也不给两个人取名字,就直接叫他们贱丫头和傻子。
贱丫头却很喜欢傻子,保护着傻子,两个孩子相依为命,长到了十五岁。
就在十五岁这一年,贱丫头的亲生父母找到了她,将她接回了大将军府。贱丫头不愿意与傻子分开,大将军府觉得多养一个人不过是多给一口饭吃,跟养只小猫小狗没有什么两样,便将傻子也带走了。
贱丫头因此非常感激大将军府的人,即便回了将军府后受到许多人的轻视、连仆人也瞧不起她,贱丫头都不计较,反而怀着感恩的心情对将军府的每一个人。
不过将军府的主子们并不喜欢贱丫头,将她接回来也不过是因为不想将军府的血脉流落在外,他们更加看重从小精心培养的养女邰芷蕊。
不过邰芷蕊在贱丫头回到将军府后便离开了,说是将身份还给贱丫头。
她这一举动赢得了好些人的称赞。但是邰芷蕊却没有回农家,而是被当朝的三皇子接入了府中,成为了三皇子的妾侍,依旧过着富贵的生活。
贱丫头不知道邰芷蕊有没有跟苏石头一家联系过,反正直到她死,她都没有再见过邰芷蕊和苏石头。
不过,贱丫头还是在死前知道了一些真相,知晓了邰芷蕊为什么没有任何留恋地将身份还给她。
原来大将军邰中功高盖主,皇室早就对其起了忌惮之心,而邰中又不是愚忠的人,知道皇室忌惮他在暗中谋算他,便也有了反叛之心,想要取皇室而代之。
邰芷蕊是三皇子的心上人,也是皇室放在邰家的眼线。
邰芷蕊为什么会轻易出卖邰家?那是因为皇室调查出了邰芷蕊不是邰家的亲生女儿。
邰家会被皇室安上谋反的罪名,那绝对是要满门抄斩的。邰芷蕊若是邰家的女儿,那就逃不掉一死。
邰芷蕊不想死,三皇子也舍不得邰芷蕊这么个美妙佳人死掉。于是他们便决定将邰芷蕊身份的事情揭露出来,让邰家找回他们的亲生女儿,而邰芷蕊顺势脱离邰家。
邰家刚知道亲生女儿被调换的事情,还没有想到太多,便顺着邰芷蕊和三皇子的算计将贱丫头接回了家。不过在后来知晓邰芷蕊进入三皇子府后,邰中便升起了警惕,一番暗中调查后知晓皇家要对邰家动手了。
因此邰中暗中安排将邰家人送出了京城,因为瞧不起贱丫头,邰中便将贱丫头留在府中,让手下拉着她偶尔出门一趟,让人以为邰家的人都还在京中。哪里知道贱丫头却是被自己的亲人舍弃了。
贱丫头最后的记忆便是一群御林军冲入邰府杀死了自己,而傻子一直陪在她的身边,跟着她一起被人杀死了。
贱丫头再睁眼的时候却发现自己重生了,回到了六年前。可惜还不等她想好了以后要如何生活,贱丫头上山砍柴的时候却从山上滚落下来,就这么死掉了。
贱丫头对邰芷蕊和邰家没有什么恨意,她只有对傻子的愧疚,如果当初她不是非拉着傻子进入邰家,傻子也不会年纪轻轻就死了。
如果说贱丫头有什么心愿的话,那就是希望傻子能够活得好好的,能够成亲娶媳妇,以后有儿子有孙子,平平安安生活到老。
苏青霓收回手指,对贱丫头道:“你放心,我会帮你照顾好傻子。”
魂魄嘴唇动了动,没有发出声音,但苏青霓知道她是在说谢谢。
苏青霓挥了挥手,将贱丫头送入地府轮回,并送了她一点功德。
苏青霓盘腿坐在地上,开始修炼。
这个世界的武力值不高,修炼养身功就足够了。
修炼了一个时辰,苏青霓修出了内力,打了一只野鸡,在山中烤熟以后,自己先吃了一半,剩下一半用大叶子包起来,藏在背箩的最下面,在返回苏家。
进入苏家院门,一根木柴就砸了过来,伴随着女人尖声的叫骂:“贱丫头,竟然跑出去偷懒!今天的晚饭你别吃。给老娘干活去。”
苏青霓冷冷地盯着女人,这女人便是原身的后母简氏,一个刻薄无比的女人。
简氏被苏青霓眼中的冰冷吓了一跳。这丫头怎么看起来有些不一样了?
“贱丫头,你再瞪老娘,老娘挖出你的眼睛。”
苏青霓开口了,声音阴恻恻的,无端让人胆寒:“你敢动我一根汗毛,我娘会帮我加倍还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