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czji精品都市小說 《從荒野開始的萬界遨遊》-第三十一章 最終決戰分享-8q2dr

從荒野開始的萬界遨遊
小說推薦從荒野開始的萬界遨遊
“对宗教,德国普遍是什么态度?”
“……”
“你认为战争的根源在哪里?”
“……”
“那你支持战争吗?”
“……”
戴安娜跟不同的宾客交流着看法,当然,也不只是发问,遇到看法相左的她会反驳,只是往往得不到与之交谈者的认可,甚至有时她那幼稚且自我的想法,还会遭到交谈之人的嘲笑。
不过戴安娜的态度端正,对此虽然略微有些不爽,可还是能够接受的,毕竟这解开了她很多的疑惑,即使同时又带来了更多的疑惑。
这场宴会一直持续到下午,所以毫无意外地衔接上了晚宴,衣着得体或华丽的宾客们相谈甚欢,城堡里的灯光照耀得远处的森林都少了几分幽暗。
桦树高耸笔直,稀疏的枝叶令其看上去如同一柄柄尖锐的长矛,直刺向天空,在迷蒙微弱的月光挥洒下,散发着一股格外的阴森气息。
作绅士打扮的阿瑞斯从桦树林中走出,或许是不知多少年来的习惯,此刻他的脚依然伪装成微坡的样子,只是林间落叶铺地下不知深浅的道路,却无法给他带来任何的阻碍。
“那古怪的家伙竟然在引导戴安娜认识人类的世界,那么就只有将我亲爱的妹妹摧毁了。”外表儒雅的阿瑞斯说出冷酷、残忍的话语,他望着远方灯火通明的古堡,眼神冷厉,紧抿的嘴角略微有些发白,冷冷讥笑道:“杀神武器,呵!”
与此同时,城堡觥筹交错的宴会中,替戴安娜与宾客交流的高峰忽然眉毛微挑,略微侧头,视线仿佛穿透了城堡的墙壁,眺望向远方。
戴安娜正与面前这位博学多识的学者兴奋交流着,所以没有看到高峰的动作,但是随之出现的一股强烈气息却忽然如同黑夜中的明灯般绽放光芒,打断了她正激烈的交谈。
“是阿瑞斯?!”戴安娜眉头紧皱,循着那股战神神力的气息望去,然后满脸凝重地看向身旁的男人。
“看来他已经没有耐心了。”高峰呵呵笑道。
阿瑞斯想要将戴安娜认清人类的丑恶面,然后成为他的帮手,利用戴安娜的力量搅乱人类的世界,并借此嘲讽诸神。
然而现在的情况却与他的计划大相径同,高峰的出现令戴安娜以另外一种相对理智、客观的方式开始对人类的认知,避免了因为坚信的事情竟然是谎言而扭曲黑化。
对这情况阿瑞斯原本并不知晓,直到高峰与戴安娜出现在鲁登道夫的视线中。
后者并不知道自己身后站了一位神,更不明白这位神能够通过他的视角看到一切,并且他没有看懂的事情,这位站在他身后的神已经清清楚楚了。
“去迎接他吧,戴安娜。”高峰对戴安娜伸出手说道,“虽然现在的情况比预计的要提前了些,但与阿瑞斯的最终决战总是要来的,只有打败他,你才算是真正踏入了人类世界的门槛。”
“嗯!”虽然戴安娜有些不解高峰的话,但一贯对高峰充满信任的她,在此刻也不会质疑什么,毕竟她从希伯吕忒口中得知,打败阿瑞斯就是她的宿命。
就在高峰带领着戴安娜从宴会厅中越众而出的时候,鲁登道夫的神情忽然变化起来,他冷漠阴沉的面孔皮肉一阵颤抖,再次稳定下来的时候整个人的气息都发生了变化,一双明亮的眼睛如同拔出鞘来的银白刀子般锐利,在他视线前方的一名身着露背长裙的女宾只觉脊背发凉,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将军?”毒丸博士就站在鲁登道夫的身旁,对他的气息转变感受最大,转过头来惊疑地看向他。
“跟我走。”鲁登道夫二话不说,拉起毒丸博士的手转身就走,魁梧高大的身材如同破浪的舰艇,从宾客之间逆流穿行而过。
看到这一幕,刚才与鲁登道夫交谈过的几名有权有地位的宾客神色稍变,不过随即又摇头失笑,心里暗道鲁登道夫但凡还有点理智都该明白,若是没有他们的支持,那惊人的计划纵然能够发挥效果,可是后续的安排却绝对衔接不上,毕竟那也是需要时间准备的。
“将军,我们去哪儿?”毒丸博士被鲁登道夫拉着小跑了起来,满脸茫然地问道。
“机场。”鲁登道夫嗓音低沉道。
“机场?”毒丸博士闻言一愣,连忙追问道:“现在去机场做什么?我们还没有做好准备呢。”
“没有时间了,该投出去的毒气弹务必在最短的时间里投出去。”鲁登道夫推开前面敬礼的士兵,拉开车门跳到车上,等待毒丸博士上车的时候,从军装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一管气体掰断,他用力一吸,气体尽数钻入他的鼻孔,随即他面容泛起灼热,虽然转瞬就隐去消失,可他整个人的气息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俗称,嗑了药。
“为什么这么着急,将军。”毒丸博士上了车,疑惑地看向鲁登道夫,“而且如果没有那些人的支持,我们的举动很可能引发反面的效果,刺激得敌军更加凶猛地进攻啊。”
“执行命令!博士!”鲁登道夫突然伸手抓住毒丸博士的脖子,瞪着眼睛粗喘着厉色道。
毒丸博士挣扎拍打着鲁登道夫粗壮有力的手臂,好不容易才从对方的手里挣脱,神色瑟缩地看着鲁登道夫,心想强化气体的副作用竟然这么强大。
她只是化学家、病毒学家,对神灵没什么认知,所以联想不到鲁登道夫的状况,其实并不仅是由于她研发毒气的附带产物导致的,战神阿瑞斯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但只是眼前的这情况,就已经令她不敢违逆了。
“咳咳!遵命,将军。”她俯首倾耳,咳嗽了几下,被掐得涨红的脸色这才稍微好转了些。
“哼!”鲁登道夫瓮声瓮气地应了声,启动汽车,毫不顾忌地撞开挡路的汽车,转了个弯驶出了城堡,乘着逐渐暗淡的夜色,朝着军事机场的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