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9957優秀小說 天行緣記-第一千九百四十二章 戰事再起 八 細節分享-md6ws

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
在夕山城内遇见了焱磊,好在他只是轻身前来没有带上之前的暗夜主母黯溟。易天与之相见后也没有太多的掩饰,同时将身份间接的道出了。
二人相谈甚欢期间还提及了焰狱魔族皇室现如今的情形,当年易天在魔界辅佐的焱妃此时已经是确立了皇室继承人的身份。从焱磊嘴里获悉似乎焱妃对自己还是念念不忘,可惜造化弄人自己始终是个灵修,与焱妃的关系也只能是点到为止不能再深入下去了。
随后易天则是提及到当年自己前往魔界是另有任务在身,谁知焱磊却是一语道破自己行程的目的,一时间让易天面有尴尬之色。
少倾只听焱磊开口说道:“其实你也不要惊讶,从你执意要进入魔界深渊一行我就心中有了疑问。”
“那皇叔为何还会助我成事呢?”易天不解的道。
“因为你的为人,和你所做的事让我看到有别于其他的那些族中后辈,”焱磊凝重的回道:“其是焰狱魔族延续了万年后整个皇族上下都是不思进取,全然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而你的出现正像是一股清流推动了皇族内部的发展。”
“皇叔客气了,”易天却是尴尬的回道,没想到自己接着由头打入焰狱魔族皇室却是无意间推动了和皇室革新真是无心之失。
焱磊却是对此慎重的道:“说起来那次魔界深渊一行我给你行此方便也算是对你的一种认可吧。说白了皇兄曾经让我在暗中调查过你的底细,你猜我查到些什么呢?”
易天心头一惊,如果自己当年早早的就进入了焰狱魔皇的视野那决计不是什么好事。能够在魔界之中全身而退想来其中也是有焱磊的一番维护才是,既然他把话都说到这了,想必自然是查到了些什么,当下却是面不改色的问道:“不知皇叔对我的行踪查到些什么蛛丝马迹么?”
“你从阴尸界混入焰狱魔族的大军返回魔界,在阴尸界内焰狱太子炎隆身陨想来和你有脱不开的干系吧,”焱磊笑道。
知道瞒不过他易天则是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下来。只听焱磊接着说道:“其实炎隆不过是旁支分族就想染指大宝,皇兄一早就对他看不顺眼了。要不是出于皇室内部的团结考虑早就出手将他灭了,派他去阴尸界也是想借机让佛宗修士出手对付他,毕竟像这般二世祖没有见过真正的大阵仗要是遇到个厉害的佛宗修士那必定是有去无回的。”
易天吸了口冷气脑海之中飞快的运转起来,没想到当年的焰狱魔皇就已经想的那么深远了。自己倒是无意间帮了焰狱魔皇一把,所以他们才会对自己的身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那还有呢?”易天追问道。
“接下来你在魔界之中多次辅佐焱妃夺权,又在两处战场打开了局面让焰狱魔族得了实打实的好处,”焱磊说道:“说起来即便是知道你身份有异,可你的所作所为却是帮了皇族大忙,如果出手对付你得益的绝对不会是皇兄和焱妃了。”
“原来如此,看来皇叔十一早就查探到我的身份底细了,”易天试探性的问道。
“那是自然,焰狱魔族大军之中突然出现了个分神期修士,而且和焱妃走的那么近自然是逃不出皇兄的法眼,”焱磊解释道:“后来发现你几次三番出动调查都是在寻找当年魔圣太子裘煜所留下的线索,我便猜到你大致的身份了。”
“那你们为何不对我下手呢?”易天不解的问道。
“说的好,平心而论有了你的存在使得焰狱皇族呈现出焕然一新的面貌,如此为何还要将你除去?”焱磊笑道:“我们只需要布控监视让你不断的引导焱妃坐稳皇储之位便行,其实整个皇族之中能够真心为焱妃利益着想的也不多了。去除那些年老无力碌碌无为的就只有你最能干了,皇兄既然要派你大用处又为何要戳穿你的身份呢。”
原来如此,好在当年自己为焱妃出谋划策助其一步步登上皇储之位,所以才能换来了平稳过渡的局面,否则有个异族修士在焰狱皇族皇储身边,想必魔皇早就要出手了。
“那皇叔又为何断定我是去寻找魔圣太子裘煜的线索而来的呢?”易天道。
“起初我也只是怀疑罢了,直到你执意要去魔界深渊一行后我才能肯定下来,”焱磊回道:“为此事我和皇兄也是商议过许久,他的意思是想让你继续为皇族效力。”
“如果真是这样只怕很快我就会走到鸟尽弓藏的地步了,”易天一阵唏嘘道。
“当年我倒是执意让你前去,也算是对你在魔界过往的一番褒奖吧,”焱磊解释道:“而且以你的实力进入到合体期是铁板钉钉上的事,与其交好一位同阶修士总比结下不解之仇的好。”
“难道这也是焰狱魔皇的意思么?”易天道。
“这是我的意思,”焱磊笑道:“看来当年我的决定没有错,你果然比我预料的还强。”
听到这里易天心情一松,说起来自己和焱磊也是有过一番交集,虽然其中还是以利益居多可大家也是合作的非常愉快,至少说都是互惠互利吧。想罢才开口道:“其实我在此界也算是有点身份的人,将来在魔灾战场上遇到皇叔自然是不忍兵戎相见了。”
“让我猜猜你的身份吧,”焱磊眨眨眼大有深意道:“你的实力犹在我之上,只怕已经是到了合体后期那般境界。”
点了点头易天示意他接下去,焱磊便道:“太清阁的郑婷云和绯雨剑宗的陆剑灵我都打过照面,论实力和我差不多。不过我看得出之前交手之中你使用的招数都不算是拿手绝活,这么说来你应该不是太清阁和绯雨剑宗的人。”
“能够的易宗主叫一声‘皇叔’,这也是若大的缘分在,”焱磊再次取过酒壶斟满酒举杯相邀道:“来,我们再干一杯。”
易天则是无奈的摇摇头,只得苦笑一声道:“皇叔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