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nxo5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超神機械師 齊佩甲-1340 棘手熱推-b38xc

超神機械師
小說推薦超神機械師
“狠人呐……”
此刻正在鏖战中的众多超A级,忍不住分出一点注意力关心韩萧这边的情况。
数百个毁灭之匙构成的陷阱区域,他们也是知情的,看着剧烈膨胀的光芒,不禁为韩萧捏了一把汗。
黑星的两败俱伤打法是出了名的玩赖,但数百个毁灭之匙的威力可不是机械军团集火能比拟的,更何况被约束在一小块区域,威能高度浓缩,爆发力更加恐怖。
不仅对敌人狠,对自己一样狠,众人只觉得黑星的手段太疯狂,也不怕把自己炸死了?!
各种念头在众人脑海中闪过,但就在爆炸威力还没攀升至顶点之时,圈住这片绝杀地带的防护罩骤然炸开大片裂纹。
嘭嘭嘭!
只见几十条世界树根须冒了出来,一边疯狂消化爆炸威能,一边从内部狂乱拍击护罩,紧接着一道绿色流星猛然撞在防护罩的裂纹密布之处。
咔!
只见护罩轰然震动,炸开一道缺口,浑身焦黑的镇树王翻滚着冲了出来。
下一刻,韩萧的身影也追着镇树王飞了出来,试图上去缠斗,但被发飙的世界树根须打棒球一般抽了出去。
与此同时,由于防护罩被镇树王打碎,毁灭之匙的威能从内部涨破护罩,只见区域内的链式反应能量团失控,飞速膨胀。幸好三大文明舰队早已在陷阱周围预留了一大片空白地带,便是预防这种情况,距离最近的舰队有充裕的时间后撤,顺便不断朝镇树王发起远程炮击。
镇树王顾不上其他,收拢世界树根须,化作护身姿态,接着急忙朝着远处逃去,躲避后方不断膨胀的能量团,生怕再次被吞进去,而韩萧刹住身形,继续追着镇树王缠斗。
两人一边远离能量团,一边翻翻滚滚缠斗,猛然间强光一闪,膨胀的能量团彻底爆炸,冲击波朝着四面八方激射,击中两人的后背,巨大的冲击力将两人抛飞了出去,比正常的飞行速度还要快了许多。
翻滚了不知道多少圈,韩萧才勉强刹住身形,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痛,身上都是焦黑的伤势,显然伤得不轻,反观掉到不远处的镇树王,也是差不多的狼狈模样,像是脱了一层皮一样。
“跑得倒是够快。”韩萧青筋跳动,活动手脚,焦痕一片片掉落,伤势渐渐恢复,暴跌的生命值缓缓回升。
镇树王又不是死人,傻乎乎待在陷阱里吃伤害,在危急时刻,他也全力爆发了,砸碎封锁护罩逃离爆炸区域。韩萧本来留下来拖住镇树王,但对方挣脱他一开始突袭成功的锁技之后,便不再给机会。
韩萧用皇者传送而至,自然解除了机械神明形态,机械神明降临并非瞬发,仓促间时间不够,而光靠本体的属性,控不住镇树王这种层次的武道家,被对方砸到了一边。
共赴黄泉战术的前提是控住敌人,目标哪里会乖乖待在集火区域,镇树王跑得快,还有世界树根须保护,在毁灭之匙彻底爆发前脱困而出,没有吃满伤害,连带着韩萧也只能追出来。
不过这一波威能实在过于恐怖,即便镇树王逃得及时,也依然遭到了重创,身体伤痕累累,几十条世界树根须承受了最多伤害,同样萎缩了下来,其中流淌的世界树之力消耗严重,色泽黯淡,有气无力,像是蔫了一样。
镇树王低头看了一眼沉重的伤势,全然没有情绪,语气平静:
“不错的尝试,没想到你这么冒险,有胆识。”
又抬头看了一眼韩萧的伤势,镇树王眼中闪过一抹后悔。
——草率了,早知对方这么冒险,刚才就不应该逃出来,还不如将计就计,拉着这个外乡人同归于尽,除掉这个危险的对手。
世界树成员的想法不同于常人,镇树王并没有死里逃生的庆幸,反而感到惋惜,觉得错过了一个绝佳的兑子机会,
“可惜没斩杀那个恢复系异能者……”
镇树王暗暗摇头。
这个外乡人明明实力占优,却还兵行险招,意图很明确,就是心知一时半会拿不下他,不愿意缠斗太久,于是试图尽快解决他带来的全军光环,减少战损……镇树王对此心知肚明。
但就算再来一次,他还是会突袭那个恢复系异能者,对方主动用弱点勾引,值得一试,只要能让对手永远失去奶妈,这一批包括他在内的所有高级战力阵亡也值了。
各种念头于刹那间闪过,镇树王的动作也没有停顿,转头便朝着另一个方向逃跑,根本不恋战。
——被对手带到了敌方大部队,位于重重包围之中,在这里战斗岂能讨得了好,当务之急是延长自己的存活时间,只有逃回己方舰队接受保护,得到接应,才能脱离危险,持续提供全军光环。
“又跑!”
见状,韩萧咬了咬牙,立即追了上去,途中快速恢复机械神明形态,刀光凛冽,两人又翻翻滚滚战成了一团,边打边移动。
武道家不可怕,就怕武道家不头铁,但凡镇树王上头一点、莽一点,都不会这么难应付。
轰轰轰!
四周的三大文明战舰也没闲着,提供海量的火力支援,源源不断的光炮从四面八方轰向镇树王延伸出来的几十条世界树根须,炸得焰火漫天。
韩萧不愿意孤身陷入敌方大部队,而镇树王也一样不敢,这种规模的集团军足以给个体伟力造成生命危险,集火不仅打得世界树根须碎片四溅,还将镇树王牵制得寸步难行。
况且镇树王还受了重伤,状态大幅下滑,虽然自身恢复力也不错,但在韩萧与无数舰队的纠缠下,镇树王的伤势没有好转的迹象,处境恶性循环。
其他世界树强者与众多舰队想冲过来接应,但都被各个局部战场的三大文明部队阻拦了下来,双方激战不休,杀红了眼。
……
刷!
炽红色的裂解光线划过,将两条几乎枯萎的世界树根须一切两断。
被根须保护在后的镇树王躲闪不及,被切下了半只脚掌,断口的质感如同断裂的木头,慢慢扭曲生长,像是要重新长出脚掌。
“看来这里就是我的葬身之处。”
镇树王观察着包围圈,眉头暗暗皱起。
他尝试突围了许久,可依然被困在三大文明大部队之中,承受着狂风骤雨的围攻,变身后召出的世界树根须也被斩断了大半,身体状况渐渐走向强弩之末,已经无力正面抗衡韩萧的攻势。
以镇树王解放世界树之力后的战力,其实可以支撑更长时间,但共赴黄泉战术奏效,奠定了胜势,若非这一波让他重伤了,镇树王不会这么快就被打得没有还手之力。
这时,空间嗡鸣震动,机械神明手掌旋转,各种各样的力场笼罩在镇树王身上,试图将其禁锢在半空。
而镇树王脸色一紧,运转衰弱了许多的武道气焰,用力挣脱开来,眼神一眯。
“你想活捉我?”
闻言,韩萧没有回应,继续加大力场的强度。
目前世界树已经打到家门前,大致坐标已然暴露,倒是可以放心使用时空琥珀,尝试封印世界树强者,看看能否遏制世界树的复生能力。
可唯一的问题是,世界树强者不会乖乖接受封印。
察觉到韩萧的意图,镇树王一脸平静,抵挡着力场束缚,缓缓道:
“你们的抵抗都是徒劳,我们迟早侵入你们的文明,这一次失败了,还有无数次,你们不可能永远阻止世界树的铁蹄……我等着和你下次交手。”
话音刚落,不等韩萧做出反应,镇树王的身体骤然迸发强光,毫不犹豫轰然自爆!
嘭!
剧烈的冲击波席卷开来,在机械神明的护盾上激起大片电弧。
场中剩余的几条世界树根须也纷纷坍塌,化作光屑消散,像是不曾存在过一样。
世界树征战宇宙多年,不止一次遇到想要活捉他们高级战力的文明,想法基本都是一样的,认为活捉世界树强者,不将其杀死,那么就能遏制世界树的复生,从而减少对方消耗战的资本,这种情况对世界树强者来说一点也不新鲜。
镇树王虽然不知道这次的敌人拥有什么活捉的手段,但对他而言没必要冒这个险,见处境不对,没法逃离,直接干脆自爆,不给机会——在这方面,世界树成员的经验实在太足了,除非实力差距过大或逼不得已,否则世界树成员很少会让自己进入任人摆布的濒死状态,在虚弱的时候便会考虑自爆,主动回归母树的怀抱。
“真是棘手的敌人,树王果然不好对付……”
韩萧眼皮一抽,啧了一声。
时空琥珀生成需要时间,对方悍然自爆,不让自身被禁锢,对此他也没辙,对付实力相差不多的镇树王,他虽然占据优势,但还没办法将对方随意捏扁搓圆。
以前的对手是正常人,要么彻底失去战斗力无法动弹,要么宁愿被封印也不想战死,没人会轻易舍弃生命自爆,所以时空琥珀屡次得手。
可世界树的想法截然不同,本就喜欢兑子战术,以命换命,自爆对他们而言是家常便饭。
你控我?那我就死给你看!
这就非常棘手了。
在前世,时空琥珀虽然被世界树强者夺走了,但三大文明并没有放弃活捉对方的高级战力,只是大多以失败告终,最大的阻碍就是世界树强者果断自爆的心态。
“不管怎样,树王复生的时间不短,至少全军光环解除了。”
韩萧定了定神,转头望向战局。
镇树王一死,所有世界树成员身上的绿光又暗了下去,失去了光环增幅。三大文明部队的压力瞬间减少,总算恢复了正常对线。
“……我拿镇树王没什么办法,不过普通超A级和我的实力差距过大,或许有机会封印几个。”
韩萧移动目光,望向正在战斗的其他世界树强者,眼神闪烁。
……
与此同时,世界树疆域,树王宫殿。
心树王缓缓睁开眼睛,望向未参与远征的几个执行官,淡淡开口:
“镇树王牺牲,已经化作种子了。”
闻言,在场数个执行官脸色一沉。
虽然在出征之时就预料过这个结果,但真实发生的时候,几人还是一阵惊异,毕竟树王代表着他们的顶级战力,战死的意义不一般。
这时,心树王从宝座上站起身来,召出一条根须,踏了上去,准备传送。
“您不继续观战了吗?”一名执行官开口问道。
“战局已定,这次强攻看来是失败了,兑子效果有限,不过试探出了敌方的大量底牌,以及那个十分关键的恢复系异能者,收获足够了。”
“明白了……那您现在要去哪?”
闻言,心树王扫了几人一眼,摇头一笑。
“我去给镇树王浇点水,让他快高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