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szwl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寒門貴子討論-第一百二十五章 揭牌相伴-6mksf

寒門貴子
小說推薦寒門貴子
山宗枯坐良久,酒意去了大半,被窗外的冷风吹拂,浑身打了个颤,如同梦中惊醒,急忙站起冲到门口,大声道:“备马!”
还没回身,突然听到屋内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山将军,欲往何处去?”
山宗悚然一惊,他反应极快,脚踩门槛,欲倒飞而出。
“想逃?”
那人发出嗤笑,影如鬼魅,下一刻已来到门边,拦住了去路,屈指成刀,点向山宗后心。
山宗忽然筋骨齐鸣,全身功力凝聚双足,反手击掌,借力横移三尺,重新回到了屋子正中,手做擒龙,挂在墙壁上的宿铁刀脱鞘而至,横在胸前,神色凌厉的望着门口那人。
假装逃跑,诱敌失算,再虚晃一招,反向而进,意图在危机中掌握主动——这是多年混迹溟海,于生死博弈里练出来的本事,和修为高低无关。
“咦?”
那人颇为意外,山宗区区六品,竟能从他手里躲过去。虽说有些轻敌,仅用了两成力,但也确实让人刮目相看。
不过,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蚍蜉岂能撼大树,再怎么挣扎也于事无补,注定的命运,无法改变!
山宗还没来得及询问来者何人,无边无际的威压如层叠绵延的山峦,自九天之上砸向全身,手腕不受控制的颤抖着,双目溢出不可置信的光,又惊又俱的望着那人轻飘飘的来到跟前,似笑非笑的取走了宿铁刀。
“在下受朱刺史之命,来给山将军送一封信!”
山宗只觉那道恐怖的威压潮水般退去,整个人如同刚从大海里捞出的鱼,张大了口,汗透重衣,贪婪的呼吸着口气,耳中继续听他说道:“请将军看过信后,再决定要不要去见徐佑!”
山宗艰难的点了点头,彻底放弃了抵抗,从那人手里接过了信,拆开只看了一眼,脸色顿时大变,踉跄几步,跌坐在椅子里。
“如何?”
山宗汗落如雨,嘴唇蠕动着,道:“请……请回去转告朱公,我指天立誓,刀山火海,从此唯公命是从!”
“好!”
那人笑了笑,道:“沮渠乌孤三姓家奴的下场,想必将军也很清楚。人无信不立,愿将军口心如一,日后自有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否则,我取你的人头,就如今夜这般容易!”
那人转身正要离开,山宗斗胆问道:“尊驾高姓大名?”
“山野之人,无名之辈,朱家五子——朱信!”
身影消失,余音袅袅,山宗枯坐良久,喃喃道:“朱信……”
翌日,大将军府发出钧令,要求七天之内,秦州大半数郡及凉州距离较近的诸郡太守,全部赶至长安晋见,逾时不至者,军法从事。
朱智心知,这是徐佑出征在即,试图稳定关中局势的最后努力,无非恩威并施,要这些郡太守们只知有朝廷、有大将军,而不知有朱刺史!
无关紧要!
朱智并不在意这点小伎俩,人性之丑陋,当刀斧加颈之时,当名利诱惑之时,都将一览无余,徐佑的努力,只是无能者的徒劳。
所以,他密遣使者前往安定郡,让朱睿尽快来长安,不能给徐佑借题发挥的理由。
随后,在规定的七日之内,各郡太守陆续抵达,徐佑在大将军府的后花园举办宴会招待众人,左手官禄,右手棍棒,谈笑间宣讲大略方针,却显得威严无以复加,参会者深受震慑,私底下提到徐大将军,皆拱手左拜,方敢言语。
第二日,会议开始扩大化,大将军府所辖的司马府、长史府、参军司和十二曹掾属全部出席,再有长安六品以上各级官员、佛儒道三教名士、几大世家门阀的家主、各夷族胡人代表齐聚节堂,徐佑把这次大会开成了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统一思想,坚定信心,太守们深受鼓舞,对即将到来的大战充满了必胜的乐观情绪。
到了第三日,散会之后,已是接近子时,徐佑单独留下朱睿,于后院摆酒,笑道:“金陵别后,数载匆匆,子愚神采更胜往昔。”
朱睿比起之前更加沉稳,也更加的少言寡语,身上散发着淡淡的杀伐气,道:“大将军谬赞!”
徐佑故作不悦,道:“生份了不是?现在没什么大将军,也没有安定郡太守,还像以前唤我微之便是!”
“不敢!”朱睿低着头,目光不和徐佑交互,道:“大将军身份尊贵,节下岂敢僭越?”
徐佑眼神变得颇为玩味,道:“子愚,你怕我……”
朱睿身子变得僵硬,道:“畏威怀德,节下敬重大将军,并不是怕!”
徐佑倒了两杯酒,悠悠道:“想当年你我联手诱杀席元达,驱逐杜静之,子愚意气风发,豪气干云,何曾有过这般的扭捏?”
“此一时彼一时!”
朱睿语气里透着几许落寞,道:“当年我还想着跟大将军比较,看看谁才是年轻一辈的武道第一人,可如今大将军晋位小宗师,修为深不可测,我却还在五品山门外徘徊不进,往日种种豪气,只是年少无知的妄想罢了……”
“既然从军报国,江湖事就该抛之脑后,修为怎样,并不重要。你率白马铁骑,孤军深入,袭扰敌后,为我主力攻克长安立下大功,又在安定郡叛乱时果断出击,不至于因个别人的野心酿成泼天大祸……这些,远比五品山门更让人钦佩……”
“不过,”徐佑话锋一转,道:“你能这么及时出现在萧关前,可有什么要告诉我的吗?”
朱睿默然。
“其实不是为难你,温子攸是朱四叔的暗棋,这件事,他已经给我说过了。”
徐佑这是使诈,惯用的小套路,不值一提,骗朱睿这个直肠子足够用了,只见他明显松了口气,道:“不是我有意瞒着大将军,四叔为国筹谋,殚精竭虑,却不愿博名取利,我做子侄的,自不能逆了他的心。”
“殚精竭虑是真,为国筹谋倒是未必!”徐佑笑道:“我对朱四叔的认知,和子愚颇为不同……”
朱睿眸光凝聚,沉声道:“大将军何出此言?”
“你可知温子攸的下场?”
“温先生功成身退,携良人归隐山林去了……”
“哦,看来子愚是真的不知!朱四叔派了穆珏前往月支镇追杀温子攸,只是未能如愿,穆珏断臂逃回长安,此事你稍后一查便知,我犯不着欺瞒。”
朱睿显然被这个消息震的有点失神,眼底掠过不易察觉的痛苦之色,无奈的道:“四叔做事,应该有他的理由……”
徐佑淡淡的道:“用其为间,潜入凉国,立下不世之功,结果兔死狗烹,未免太歹毒了些!不过,古往今来,谋全局者皆是歹毒心肠,又非他一人,不足为怪。子愚,我只是好奇,若当真是为国为民,温子攸并没有取死之道,那么,朱四叔为何要赶尽杀绝呢?”
朱睿不是四体发达头脑简单的武夫,相反,他外粗内细,精明剔透,听了徐佑的话,立刻察觉到其中的怪异之处,眉头皱成川字,喃喃道:“是啊,为何要赶尽杀绝……”
徐佑突然道:“子愚,你想当皇帝吗?”
“嗯?皇帝?”
朱睿满脸迷茫,再看向徐佑,见他向来和善的目光里杀机浓郁,忽而从脊椎后冒出一股冷气,却也知道当下犹豫不得,离席跪地,伏身道:“大将军,节下生为楚人,死为楚鬼,绝无异志。大将军以此等大逆不道之言试探于我,可是手无实据,却要诛心吗?”
徐佑俯视着他,好一会道:“时势造英雄!先祖武皇帝若不是生到五胡乱华的悲歌之世,怎能有大楚这些年的强大和兴盛?你或许不想当皇帝,可有人给你铺好了路,再以亲情大义之名逼迫,龙袍加身,你从是不从?御极称尊,你动不动心?”
“我不从!”
朱睿昂起头,一字字,掷地有声,道:“事君以忠,人臣大节,谁若逼迫不休,有死而已!”
“好!”
徐佑轻轻击掌,侯莫鸦明从后面密室走了出来,故意显露修为,身影如雾如风,根本看不到运动轨迹,幽灵般来到朱睿身旁,然后鼻孔朝天,轻蔑的眼神足以让铁人发怒,两根手指夹着温子攸送来的那封信,很嫌弃的递到朱睿的面前,得意洋洋的道:
“奉大将军令,请足下好好瞧瞧!”
“这是什么?”
朱睿感觉到侯莫鸦明的三品威压,如泰山压顶,几乎连脖子都抬不起来,并没有计较他的恶劣态度——能够在这个时候出现,定然是徐佑的心腹,有资格摆出任何嘴脸。
这就是权势!
连朱氏的子弟也得服软低头!
侯莫鸦明心里爽的跟三九天抱着七八个女娘睡觉,这样的高高在上,岂是跟着温子攸可以体会到的欢愉吗?
徐佑头上划过黑线,以他和朱睿的交情,故意羞辱太落下乘,纯粹是侯莫鸦明给自己加戏,这家伙沾点阳光就能晒干黄河的水,真是防不胜防,笑道:“看过就知道了……”他顿了顿,叹了口气,道:“望你看完之后,还记得刚才那番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