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6ip6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超級交易師-第720章 陸天安閲讀-9dhdu

超級交易師
小說推薦超級交易師
陈伟是个很细心的人。
用周毅的话说,就是老谋深算。
对于这样一位大佬,陈伟要说没什么想法,那是不可能的。
在来之前,陈伟就查过陆天安的资料。
只不过,他能在网上查到的实在是有限。
还是昨天跟沐志文他们几个吃饭的时候,不着痕迹的跟他们打听了一下陆天安,再加上从连莹莹那里听来的,这才对陆天安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但是,这种了解,终究还是有些片面。
陈伟若是想要赢得陆天安的好感,那就必须尽可能多的了解一些陆天安的为人秉性。
只有这样,陈伟心里才能有数,面对陆天安的时候,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所以,从进入陆天安的家开始,陈伟就在仔细留意着任何一个细节,据此推断出陆天安的大概性格来。
从外面小院的布置,能看出陆天安这人喜欢安静,自律,简朴。
从陆小苗的身上,能看出陆天安很严厉。
茶几上没有烟灰缸,说明陆天安不抽烟。
茶几底下放着三盒茶叶,一盒碧螺春,一盒龙井,一盒铁观音。徐长卿给他们泡的是刚刚打开的龙井,其他两盒都已经打开过了。
喝茶用的杯子也是普通的玻璃杯,不是那种高档茶具。
由这可以看出,陆天安对喝茶也不甚讲究,属于有什么喝什么的那种。
沙发旁边的角几底格,放着几份报纸,说明陆天安平时经常看报纸。
客厅墙壁上挂着一幅字,是一首词,《蝶恋花向板仓》.
这一首传诵度不是很高,好多人家里挂的也都是《沁园春》、《长征》这些大气磅礴的诗词,很少有人会挂这首《向板仓》。
陈伟也是当初在学校图书馆里,偶然看到了这首词。
这首词是用隶书写的,最后的落款,正是陆天安。
陈伟不懂书法,但是这隶书写的很规整,能写出这个水平来,就算达不到专业书法家的水平,至少也是下过功夫的。
另外,那角几上还摆放着陆天安跟徐长卿结婚的照片,还有两本书,《资治通鉴》和《鲁迅全集》。
看《资治通鉴》这个还比较正常,但是看鲁迅的书,这就稍稍有点出乎陈伟意料了。
不过现在也不能判断这书是陆天安看的还是徐长卿看的,所以不好下结论。
整个客厅的陈设,很简单,家具也都是那种普通家具。当然,陈伟也不清楚这些家具是陆天安自己的还是组织上给配备的,同样也不好妄下结论。
不管怎样,通过一些细节的观察,陈伟对陆天安又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
陆天安是快十二点的时候才回来的。
一进门,见到连莹莹之后,就怔住了。
仿佛是看到了年轻时的陆如慧。
本来准备了一肚子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了。
连莹莹本来也有些局促不安,可在见到陆天安之后,所有的不安都烟消云散。
她从陆天安的眼神中,感受到了浓浓的亲情,以及挂念。
除此之外,并没有她担心的责备。
“舅……舅舅!”
连莹莹叫了一声,眼圈接着就红了。
“好,好,莹莹都长这么大了,来,让舅舅好好看看!”一向稳重的陆天安,此刻也不禁有些激动,一把拉住连莹莹的手,仔细的端详着。
越看越亲。
“像!太像了!你跟你妈妈,长得太像了。”陆天安端详过后,感慨说道,眼中满是怀念。
他已经二十多年没有见过妹妹的面了,焉能不怀念。
“我刚刚也说莹莹跟如慧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这眉眼,这鼻子脸型,猛一看,真以为是如慧呢。”徐长卿走上前来,对陆天安说道。
陆天安点点头,情绪也平静下来,又问了句:“你妈妈还好吗?你爸有没有再惹她生气?”
“挺好的,我爸现在也算是浪子回头了,对我妈是言听计从,哪还敢再惹我妈生气啊?他要是再做对不起我妈的事,那我就不认他了。”连莹莹回道。
这才一会儿的功夫,连莹莹就随意起来了。
她这个二舅舅,表面看着是挺严厉的,但是她能感受到二舅舅对她的疼爱。
“那就好,你爸爸要是再敢做出对不起你妈妈的事,我定饶不了他!”陆天安说了句,这才转头看向陈伟:“你是莹莹的男朋友?”
陈伟忙回道:“陆叔叔您好,我是陈伟。”
陆天安嗯了一声,又说了句:“以后你要好好对莹莹,知道吗?”
“陆叔叔放心。”陈伟回道,并没有说那些对天发誓之类的废话。
这种事,说再多也没用,关键是看做。
陆天安点点头,又看了陆小果一眼:“听说你跟新雨昨天出了点事故?”
自打陆天安一进门,陆小果就变得规矩起来,站在她表姐陆小苗旁边,老老实实的回了句:“就是被人追尾了,没什么大事。对了,昨天还多亏姐夫帮忙呢。”
陆天安有些诧异的看了看陈伟。
陈伟忙回道:“其实也不算什么,就是举手之劳而已。”
陆天安还是有些不解发生了什么,陆小果便又仔仔细细的给他说了一遍,陆天安这才明白。
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去深思陈伟的动机,而是对陈伟说道:“以后再有这种事,不可擅自处理,一切交给警察来处理,有责的担责,有罪的论罪,你这私下里给她五百块钱,算怎么回事?你这就等于是助长这种不正之风。”
陈伟讪讪一笑,老老实实的回道:“陆叔叔说的是,我下次一定记住。”
一旁的陆小果冲他吐了吐舌头,似是觉得陈伟被训斥是受她连累。
徐长卿略带不满的说道:“行了行了,人家陈伟才第一次上门,你就别摆出一副领导架子了,再这样,以后谁还敢来看你?”
陆小果忙不迭的点头,很是赞同婶婶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