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長夜餘火-第一百零五章 紅石集一霸展示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雷曼略微前倾身体,交握着双手,一字一斟酌地说道:
“我在红石集有一些朋友,他们昨晚有听说你们的壮举。”
他没敢直接说整个红石集都知道你们干掉了一位强力觉醒者,是人都知道的事能叫秘密吗?
蒋白棉没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问道:
“雷曼先生,那你找我们有什么事情?”
雷曼有些局促地说道:
“我想委托你们一个任务,这会有点危险,但请放心,肯定会通过猎人公会颁布,接受他们的审核和监督。”
蒋白棉想了几秒,于面具后露出促狭的笑容:
“这个任务和旧世界毁灭的原因有关系吗?”
巨星 手記
“……”雷曼一阵茫然,好半天才摇了下头,“应该没有。”
商见曜追问道:
“那和‘无心病’爆发原因有关系吗?”
嚯,还挺默契的……蒋白棉在心里赞了一句。
雷曼完全跟不上对面两个遗迹猎人的思路,有点懵地回答道:
“没有。”
他听说越是强大的觉醒者,精神状态越是不稳定,或者有非常奇怪的癖好。
难道这两位就是这样?
所以才能干掉那个强力觉醒者?
蒋白棉忍住笑,一本正经地说道:
“我们不是什么任务都接,很抱歉。”
雷曼一下明白了过来,刚才那两个问题只是拒绝的借口。
他有点恼怒,觉得对方在消遣自己。
当然,作为一个走私商人,衡量敌我实力是一种本能,他略作思考,就放弃了愤怒,惋惜地说道:
“真是可惜啊,报酬会很丰厚的。”
蒋白棉没问会有什么样的报酬,再次拒绝了对方的提议:
“我们队伍需要休整,暂时不接任务。”
“好吧,如果你们想接了,随时可以来找我,我应该还会在红石集再待几天。”雷曼感觉到对面遗迹猎人态度坚定,站起身来,礼貌告辞。
目送这位走私商人远去后,蒋白棉笑着说道:
“如果不是我们已经预订到了一台外骨骼装置,说不定真会考虑他的任务。”
现在嘛,他们是“旧调小组”,又不是真的遗迹猎人小队,不靠接任务养家糊口。
“我们接下来的目标有三个,一是想办法接触‘地下方舟’内的迪马尔科,看他那里有没有旧世界毁灭时的情报,二是去那个湖心岛,见识一下沉睡的‘神灵’,三是搜集‘机械天堂’的资料,为之后打交道做准备。”病归病,蒋白棉的思路还是很清晰的。
商见曜则惋惜地叹了口气:
“再弄一台外骨骼装置就好了。”
“也是。”蒋白棉略作思索,点了下头,“让小白再强一点就更好了。外骨骼装置这种东西,谁会嫌多?我们也可以用的。嗯,这个也不是太急,没必要冒太大的风险。”
她正要摘掉面具,脱下外套,躺回床上,继续当个病人,结果又感应到有人往这个方向来。
“真是的,就不能给病人休息的时间吗?”她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商见曜立刻找到一张纸,于上面写下几个字:
“请勿打扰。”
他刚打开门,准备把纸贴到门上,就看见试图敲门的特蕾莎太太。
这位军火商人赫维格的遗孀依旧戴着那顶垂下黑纱的帽子,身后跟着好几名武装到牙齿,脸盖面具的人。
特蕾莎怔了一下,直截了当地问道:
“听说你们找回了军火?”
“是啊。”商见曜高兴地说道,“你们那一半在教堂。”
说话间,他扫了特蕾莎后面那几个人一眼。
感受到他的注视,那几个人身体瞬间紧绷,甚至有点微微颤抖,似乎一言不合就要找个地方躲藏起来。
昨晚那个次人觉醒者有多么恐怖,他们是亲身体验过的,而现在,他们面前这位,干掉了那个次人觉醒者!
“太过警惕不是好事。”商见曜诚恳地给出建议。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跟随特蕾莎而来的那几个人就有了转身逃跑的冲动。
还好,仅仅只是冲动,没有付诸实践,这说明他们还都是正常人。
特蕾莎见状,忙介绍道:
“他们是忠诚于赫维格的属下,现在负责保护我。”
两人的对话用的都是红河语。
这时,蒋白棉走到了门口,笑着说道:
“现在就带你们去教堂拿剩余的军火,记得拿到后,去公会确认一下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
特蕾莎松了口气,感慨道:
“我没想到你们会这么强。
“呃,也没想到你们是灰语人。
“我当时情绪太激动了,虽然我和赫维格感情不是太好,但他终究是我的丈夫。”
很显然,她从红石集其他人那里知道了这是一个灰语人小队。
“没关系。”蒋白棉都有点忘记当初的对话了。
特蕾莎沉默了一下,又开口问道:
“你们找出杀死赫维格的凶手了吗?”
“还没有。”蒋白棉如实回答,“只是排除了一些嫌疑人。”
呃……这个任务你们都还没完成,怎么就直接拿走了一半军火?特蕾莎本来想这么说,可转念就记起了对面遗迹猎人小队昨晚的“丰功伟绩”,并感受到了身后“保镖”们的紧张和不安,只好强笑道:
“看来很快就会找到真正的凶手了。”
这一刻,她体会到了过去那些年里,部分红石集镇民面对赫维格时的感受:
当地一霸!
敢怒而不敢言!
蒋白棉还在生病状态,没有多说,直接让商见曜、龙悦红开车带着特蕾莎那群人前往警惕教堂。
见到警示者宋何后,他们很快办好了交接,于是,商见曜、龙悦红等在教堂外,立于吉普旁,无所事事地看着特蕾莎那些人忙忙碌碌地点数军火,搬卸物资。
看着看着,商见曜侧头望向了另外一边。
身高只有一米六的维耶尔从教堂侧面绕了过来,走向了他们。
站到龙悦红旁边后,维耶尔望着在教堂大厅内祈祷的特蕾莎,低笑了一声:
“她真实的模样,你们肯定想象不到。”
“是吗?”商见曜兴致勃勃地问道。
维耶尔笑着说道:
“之前那次弥撒中,赫维格忙着去完成军火交易,故意暴露,很快就被找到。
“没过多久,特蕾莎太太也被找到了,但她没有离开教堂。”
说到这里,他略显自豪:
“我在通风管道里看见,她进了雷纳托主教的房间。
“呵呵,这也许就是雷纳托主教遭受神罚,成为‘无心者’的原因吧。”
“啊?”因为维耶尔说的是红河语,龙悦红短暂竟有点没听懂。
隔了几秒,他才恍然大悟:
雷纳托主教和特蕾莎太太居然是情人关系!
维耶尔这家伙借助通风管道,究竟发现了多少秘密?
龙悦红暗自感慨中,商见曜诚恳地评价了一句:
“执岁真忙。”
“你是在嘲讽我吗?”维耶尔瞥了商见曜一眼,转而说道,“每个人都有很多张无形的面具,只有从通风管道从另外一个世界才能看见他们卸下面具后真正的样子。”
说到这里,他又笑了一声:
“想不想知道宋警示者‘面具’下的样子?
“你们绝对想不到。”
龙悦红斟酌了一下,抢在商见曜之前道:
“这和我们没什么关系,只要宋警示者私下没密谋对付我们,那他是什么样子的人,和我们没有关系。”
“是啊是啊。”商见曜表示赞同。
维耶尔撇了下嘴巴道:
“你们这样会失去很多乐趣的。”
商见曜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变得兴致勃勃:
“那你有观察到‘地下方舟’内的情况吗?”
维耶尔呵呵一笑:
“‘地下方舟’每一个通风口都有人守着,根本没办法混进去。”
顿了一下,他自言自语般又补了一句:
“但是,守通风口的那些人也会互相交流日常生活。”
不等商见曜再问,他蹿了出去,消失在了一堆坍塌的建筑后。
直到此时,龙悦红才反应过来:
“他的意思是,他对‘地下方舟’的内部情况还是有一定了解的?”
商见曜则若有所思地说道:
“如果我找到他,赢了他,他是不是就会把听到的事情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