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玄幻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689章 不義之財鑒賞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贾平安当然知晓罗马的事儿,罗马帝国分为东西两个部分,随后西罗马覆灭,东罗马就变成了罗马的代表。
至于大食,目前和罗马人打的头破血流,双方……怎么说呢,大食的野心无穷无尽,所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于是就一直打啊打,直至和大唐触碰。
他故意露个破绽,只是让阿姐和皇帝以为自己想躲避李义府。
他随后去了铁头酒肆。
许多多依旧在练字。
这个女人有些……怎么说呢,贾平安觉得她更像是想麻醉自己,逃避一些事儿。
“你该成亲了。”
画个圈圈圈住你 ugi
这是个对女人相对不公平的时代,男人若是没有律法的约束,不生不结婚都没问题。可女人若是不成亲生子,就会被舆论淹没。
什么不成亲是脑子有问题,没生孩子是身子有问题。
什么问题都堆积在了女子这一边,男子反而屁事没有。
“为何要成亲?”
许多多放下毛笔,看了一眼自己写的字,很是惬意。
“不成亲我就可以自由自在,成亲之后我就得做饭洗衣洒扫……还得照看孩子,苦不堪言。”
贾平安坐下,门外几个恶少探头谄媚一笑,然后缩了回去。
“我有个事交代给你……”
晚些,几个恶少出去了。
“多多!”
贾平安刚准备回去,就听到了死卧底的声音。
“老郑你这个……”
郑远东杵拐进来了。
“武阳侯?”
郑远东看样子不是第一次杵拐来了,许多多的平静证明了这一点。
贾平安打个哈哈就走了。
武媚叫了邵鹏来传话。
“要么去南诏,要么去海外。”
贾平安恼火的道:“凭什么去海外?”
邵鹏冷笑道:“不敢去?”
贾平安淡淡的道:“就算是去海外,只需十年,我依旧能让大唐的旗帜在海外飘扬!”
邵鹏捧着肚子笑了起来。
“棒槌!”
海外贸易目前只是刚开始,并未有以后的繁华景象。
但贾平安深信这是个大金矿。
贾平安问道:“若是把茶叶和酒丢出去,你说能挣多少钱?”
邵鹏的笑声戛然而止。
关键是还有别的。
最近皇后在嘀咕朝中差钱,邵鹏也想为她分忧。可怎么挣钱?找贾师傅啊!
酒水贾家的份额不多,但架不住茶叶厉害啊!
邵鹏去东市看过涤烦茶屋的排队盛况,堪称是人头攒动。
“武阳侯,可有挣钱的法子?要挣大钱的!”
邵鹏一心就想为皇后挣个脸。
“这事儿吧,看。”
贾平安一脸踌躇满志。
“武阳侯,可是有手段?”
邵鹏心痒难耐,“若是有,回头咱请你饮酒。”
呵呵!
“老邵你当我是瓜皮吗?”贾平安笑道:“若是有了挣钱的主意,我还担心没人请客?”
擦!
贱人!
邵鹏大怒而去。
一个恶少接着进来。
“武阳侯,那人在永和坊有个外宅,隔一阵子就有大车过去,随后空车出来。”
马丹!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贾平安笑吟吟的道:“辛苦了,杜贺,给这位兄弟些酒钱。”
杜贺过来拿了一串钱,贾平安皱眉,他马上就笑道:“铜钱太重了些。”,说着他叫了陈冬去拿了绸缎来。
恶少哪里想到还能有绸缎,连声道谢。
“多谢武阳侯。”
“辛苦兄弟们了,回去自己寻个地方喝酒。”
贾平安的微笑维系到了恶少出门,然后回身道:“怀英,你说这一招下去,李义府会不会吐血。”
“你这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一边说畏惧李义府,害的皇后还得为你辩解。一边查出了李义府藏钱的地方……我说平安,你这手段是跟谁学的?”
狄仁杰真的摸不清贾平安,“你说新学,新学不能教你这等手段吧?真真假假,虚虚实实。”
“我是天才!”
贾平安笑了笑,眸色渐渐冷了下去。
李义府要动他,但阿姐却拦在了中间,李义府自然不服气,阴沉沉的等着报复的机会。
“此事要谨慎,一旦动手就要快!”
狄仁杰有些忧心忡忡,却没看到贾平安在边上笑。
随即贾平安说要去外面转转。
“阿耶,带我去!”
兜兜伸手,大眼睛里全是期盼。
“我去寻鬼。”
贾平安抱起她,冷着脸。
“阿耶,鬼是什么?”
兜兜好奇的问道。
贾昱也雀跃的问道:“阿耶,是不是黑不溜秋的?”
两个小屁孩!
贾平安做个狰狞的模样,“鬼就是很凶的东西,专门吓唬人。”
“啊!”
贾平安带着陈冬、段出粮等人出发了。
出去后,他们绕到了无人处,改头换面,连马车都伪装了一番。
永和坊,坊正正在和坊卒们聊天打屁。
贾平安在坊外等着消息。
“郎君,北门没人。”
徐小鱼一脸兴奋,贾平安拍了他一巴掌,“淡定。”
他坐在马车里悄然进去。
与此同时,夏活在北门的另一侧,选了个废弃的宅子作为应急点。
贾平安带着人去了那个宅子。
宅子不大,看着也不打眼。
偶像活动之天使之光
果然,李义府狡诈。
“再狡诈的猎物也逃不过猎人的枪!”
贾平安点头,有人上去敲门。
“谁?”
声音很谨慎。
“收水费的!”
错!
贾平安说道:“收……
呯!
房门被撞开,里面一个看守的男子被一拳打晕。
“看看!”
贾平安站在院子里,想着这些以后将会成为废墟,不禁唏嘘不已。
“郎君!”
段出粮的声音中带着惊讶。
“不要咋呼!”
贾平安进了房间,就见里面有几个箱子,其中一个已经打开了。
“金子!”
金锭一锭一锭的躺在里面。
卧槽!
贾平安呼吸急促了一下,然后鄙视了自己一番,“李义府竟然这般有钱……”
“郎君,弹劾吧。”
徐小鱼建言道。
“弹劾无用!”
李治还在养狗,飞鸟还在,狡兔也还在,所以猎犬要留着。
“搬走!”
众人齐心合力,把几个箱子搬了出去,
“郎君,有人来了。”
贾平安看了一眼,“发信号。”
徐小鱼抬头,“嗷嗷嗷……”
贾平安脸颊抽搐,觉得这个狗叫声太特娘的过分了。
“嗷嗷嗷……”
夏活已经听到了,准备纵火。
可那狗叫声太恶心人了,你说是小奶狗吧也不像,说是大狗也不同,听着格外的让人心烦。
打火数次,这才点燃了干草,再把干草丢在院子里堆积的木材上,浇上油。
轰!
火苗起来了。
跑!
夏活撒腿就跑。
“汪汪汪……”
永和坊里的狗被徐小鱼的狗叫给引发了性子,此起彼伏的狂吠。
“这狗是疯了?”
“我看不是疯,弄不好是来了邪祟,娘子退后,且待为夫作法。”
男子和自家娘子耍花腔,娘子突然呆呆的看着外面。
“娘子且看……”
“娘子!”
男子抬头,就见前方窜起了火头。
“起火了,起火了!”
乱了,大部分人往现场跑,按照坊里的规矩参与灭火。
也有人往家里跑,准备收拾家中的财物,势头不对就撤退。
到了火场,有人一脚踹开房门。
呯!
院子里,一堆火烧的旺盛,可周围屁事没有。
这是调戏俺们?
坊正急匆匆的赶来,问道:“怎么回事?”
“坊正,怕是有人在这里点火玩耍。”
坊正骂道:“闲极无聊!把火灭了,各回各家,各寻各妈。”
这边灭火,北门空无一人,一辆马车悄然出去。
“啊朋友再见,啊朋友再见,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马车随即在城中转了一圈,秋香不时露个头,仿佛里面就是二位夫人。
回到家中,贾平安把金子给清点了一遍。
“夫君!”
贾平安回身,就见两个婆娘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些金子。
“咋呼什么?”
贾平安没好气的道:“只是一些钱财罢了。”
苏荷眼睛都亮了,“夫君,是咱们家的?”
贾平安点头。
李义府的不义之财,他拿了就拿了,回头捐等值的钱去养济院完事。
“我的!”
苏荷捧着金子,就像是个财迷般的傻笑。
女人很难拒绝这等金灿灿的东西,苏荷回头,欢喜的道:“夫君,可能打金手镯吗?”
“随便你,别说是金手镯,就算是金腰带也成。”
贾平安丢了一锭金子给卫无双,然后懒洋洋的道:“我去沐浴。”
“无双,快来看。”
“好些金子。”
晚些贾平安沐浴出来,躺在榻上,两个孩子坐在他的身边玩游戏。
甩沙包,这个游戏在以后都是女娃玩的,但贾平安也没办法……前阵子他教了两个孩子玩分田地的游戏,就是用尖锐的东西当飞镖,甩到画好的田地里,随后划分,直至无法再分……
结果地面被弄的乱七八糟的,两个孩子的身上也是脏兮兮的,卫无双大怒,旋即没收‘飞镖’,又呵斥了一通。
女人啊!
哪里知晓男人的乐趣。
“大兄你输了。”
兜兜抬头,一脸得意。
贾昱苦大仇深的道:“你作弊!”
“我哪有?”
“就有!”
要开战了。
贾平安干咳一声,“别闹腾啊!否则什么都没得玩了。”
果然,还是这一招管用。
“夫君!”
两个婆娘来了,容光焕发啊!
屁股一挤,两个孩子就被挤到了边上,然后想抗议,可想到阿娘的凶,罢了。
“大兄,我们换地方。”
“好!”
两个孩子下床,麻溜的走了。
鸦片的蝴蝶 陈毓华
外面传来了喊声,“阿福,来玩。”
可怜的阿福!
“夫君,这金子妾身以为要存起来。”
卫无双一脸谨慎。
“对,留给孩子们以后用。”
苏荷看着正常,可却有些害怕。
“担心这笔钱来路不明?”
贾平安笑道:“安心。”
晚上,苏荷翻来覆去,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有完没完?”
贾平安怒了。
“夫君。”苏荷趴在他的身上,贾平安顿时就发生了可耻的变化。
“兴奋了?”
“嗯!”
兴奋就兴奋,我又不是橙子。
橙子再度炸了。
……
第二日,李义府正在中书省办事。
“阿郎!”
家中的管事来了,一脸惶急。
李义府指指房门外,管事出去看了一眼,“没人。”
“说。”
李义府一边处置政事,一边听。
这是宰相的必修功课,否则你永远都处置不完那些事儿。
“阿郎,永和坊那边被人上门抢了。”
李义府缓缓抬头,“抢了多少?”
管事痛苦的低头,“那些全被拿走了。”
呯!
李义府一砚台飞过来。
管事倒地。
有小吏在外面看到了这一幕,喊道:“杀人了!”
“滚!”
李义府深吸一口气。
谁拿了那笔钱?
贼人,还是对头。
若是贼人,那么他必须要断尾求生。
若是对头……
他两巴掌打醒了管事,喝问道:“那个看门的何在?”
管事捂着额头,晕乎乎的看着周围。
“贱狗奴!”
李义府拿了茶水猛地泼在他的脸上,再度喝问:“那个看门的何在?”
管事清醒了些,“已经赶到了乡下去,随行有人跟着,到地方再讯问。”
干得漂亮!
李义府松了一口气,“此事不可张扬。”
但那笔钱啊!
他一家人都在贪,都在收好处,积蓄了一大笔钱。可做贼心虚,他担心会被查,就想办法把那些钱财换成了金子,体积小,好藏匿。
这一下……堪称是一朝回到解放前。
李义府痛苦的闭上眼睛。
……
“郎君,永和坊那边竟然没人报案。”
杜贺觉得不可思议。
狄仁杰溜达出来,淡淡的道:“来路不明,如何报案?平安选了这里动手,就是拿准了李义府的心思,让他只能吃哑巴亏。”
大清早两个婆娘又在数钱,贾平安回到后院怒道:“整日都钻进了钱眼子里,这日子还过不过了?”
两个婆娘没反应。
昨晚被苏荷榨了两次的贾平安眼不见心不烦,干脆去上班。
路上竟然遇到了李义府,看着眼圈都黑了。
贾平安心中暗笑,李义府看了他一眼,目光狐疑。
“小贾!”
李大爷策马上来,看了李义府一眼,皱眉道:“有晦气,避开些。”
李大爷这一眼看的李义府有些心中发虚,随即打个哈哈就走了。
“小贾,你那弟子在算学那边被挑衅……”
到了兵部,贾平安告假进宫。
“上课了。”
大外甥看着精神不大好,贾平安一堂课下来,就寻了他问话。
“为何没精打采的?”
李弘苦着脸道:“昨夜阿耶和阿娘吵架……没睡好。”
那两口子吵什么?
贾平安没法管,随即去了算学。
……
数十老儒此刻正在和赵岩辩驳。
“何为真空?你口口声声说的厉害,如何证明?”
“还说什么咱们的眼前虚空都有绝大的压力,在哪?哈哈哈哈!”
赵岩据理力争,“空气有大气压,大气压……”
一群老儒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
你说啊!
你说的再多也是无用。
这便是鸡同鸭讲。
赵岩面红耳赤,“这是格物……”
老儒们大笑了起来。
算学的师生就在赵岩的身后,此刻神色沮丧。
韩玮说道:“武阳侯说过,新学不是口炮,必须要用试验来证明。可空气中的大气压看不见,摸不着,如何验证?”
那些大儒渐渐不屑,而国子监其它地方的师生也来热闹,见到赵岩空口白牙的咋呼,都笑了起来。
“骗子!”
有人冷笑道:“贾平安弄的新学就是哄人的。”
“可有的学问却是验证过了。”
“这便是骗术!”
众人一阵哄笑。
“谁说是骗术?”
贾平安一来就看到了算学被围攻的场景。
那些老儒大笑,“什么大气压,贾平安,可能验证?不能验证便不可作为学问传授,否则便是误人子弟。”
“你不但误人子弟,还误了太子殿下!”
一个老儒的眼中多了厉色,“今日你有何话说?”
贾平安淡淡的道:“我为何要与你等说?”
道不同,不相为谋!
那人大笑,“你这是兴心虚罢!哈哈哈哈!”
贾平安回身,见算学的那些师生神色迷茫,不禁就笑了,“被人质疑一下就没了头绪?小事罢了。我本不想弄这个,不过既然有人要自取其辱,那我就勉为其难做个实验。”
“三日后,在校场。”
“一言为定!”老儒们目光炯炯,不容他回避。
“一言为定!”
贾平安神色轻松。
老儒谨慎的伸手。
“君子一言!”
贾平安伸手,“快马一鞭!”
啪!
众目睽睽之下击掌为誓,比后世的合同都好使。谁若是敢违誓,长安将无他的容身之地!
“我等将拭目以待!”
“什么大气压强,在何处?”
最强王牌 焱焱焱
有人伸手在虚空搅动。
“哈哈哈哈!”
算学的师生们默然。
“三日后,大校场见。”
有人在盯着贾平安,见他去了东市,买了些树胶,又去寻了工匠回去。
“他这是想作甚?”
贾平安回到家中,让匠人住在前院,先弄模子。
前世有翻砂,但手艺不好很容易出错,或是密布沙眼。
第一个匠人连续试验两次,出来的东西都不合。
“换人!”
贾平安叫了第二人来。
“武阳侯要弄什么?”
第二个匠人的肌肤呈现古铜色,神色沉稳。
胖妞妞的艰难爱情:不嫁,可以么 桃灼灼
擦!
我竟然忘记了老师傅的模样。
贾平安微笑道:“我想弄两个铜球……就是两个铜碗……”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