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仙帝奶爸在都市-第1117章:發現端倪,泓燈現身鑒賞

仙帝奶爸在都市
小說推薦仙帝奶爸在都市仙帝奶爸在都市
面熟?不存在的!
就算是面熟,陈月明也会把这里面的人全部干掉,因为这些人让他受到了屈辱!
推了那弟子一把,陈月明往前一步,喝道:“把你们管事的人叫出来。”
“你老子我在这里。”狂兽也跟着往前一步,大声回应着。
对付敌人,张辰都有一手特别的应对方式。
嚣张的人出现,那就让嚣张的人去应付,整个仙帝军团里面,似乎就狂兽最符合这个气质。
精于算计的人登场,那就是朱雀登场;如果是遇到暴力的人,那随便哪个都可以去。
“喂,对面那个黄毛,我们是人王宗的入世队伍,现在我们要征用你们的地盘,限你们在十个呼吸全部滚出去,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哇,好嚣张啊,狂兽,这跟以前的你很像啊。”白文一调侃,所有的人都跟着笑起来。
因为以前狂兽就这样干过,然后引发了一场大战。在那场大战里面,狂兽挨的打最多,成为仙帝军队茶余饭后的笑谈。
“白老大你就别笑话我了,我早就过了年轻气盛的时候了,我现在乖得很。”
“是么,我怎么不觉得呢?前几天还嚷嚷着找我打架,打不过就赖皮。”
“哎,你这样说就没意思了啊。”
“哈哈,看,他急了,破防了。”
看到对面那群人在开玩笑,陈月明心里很生气。
他现在已经是人王宗的宗门英雄了,这群蝼蚁竟然还敢无视他,真是找死。
“好,十个呼吸时间已到,既然你们不撤退,那就不要怪我无情了。”
陈月明直接将召唤人王雕塑的玉牌捏碎,下一刻风起云涌。
人王宗内,静静矗立的人王雕塑忽然冲天而来,带来了极大的震动。
还在宗门大殿商议的众多长老感觉到这动静,都皱起眉头。
“这么快就动手底牌了,难道他们是遇到了不可抵抗的人?会不会是那群畜生在外面设伏?”
“不知,现在他们在何处我们都不清楚。”代理宗主说道:“现在就等了,等待人王雕塑的回归,到时候就一切真相大白了。”
“通知下去,所有弟子加强防守,随时准备迎接战斗。”
上古宗门的底蕴是非常厚的,就算刚刚经历了大型战斗,现在宗门基本上都已经恢复元气了,随时可以投入下一场战斗。
星海大森林,大量的云雾汇聚,已经快接近地面了。
这时候,一道轰鸣声出现,巨大的人王雕塑降临,所有的云雾都被收敛。
大,巨大,强大!
这是白文等人对于这尊雕塑的第一感觉,因为他们感受到了一股坚不可摧,又能破坏一切的矛盾感觉。
“等死吧你们,所有人王宗弟子后退!”陈月明大喝一声,走向了人王雕塑。
“哎,怎么这么像爸爸呀。”小丫头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孔,马上说道。
这时候,白文他们才看到那尊雕塑的面容,的确是与张辰有几分相似!
“不会吧,难道人王宗的人王就是陛下?”
“说不定是他们太崇拜陛下了,没经过陛下同意就打造了他的雕塑。现在陛下易容了,认不出来,大水冲了龙王庙也很正常。”
“陛下,陛下,你到底认不认识他们啊?要是认识,那我们就不动手了。”
穿越古今寻爱之旅
“不认识。”
“好的,那就看我怎么收拾这样用陛下的名号在外面坑蒙拐骗的人。”
狂兽说着撸起袖子往前走了一步,然后被张辰推回来。
他说道:“你们暂时别动,让我来解决。”
这一次更加近距离的接触,张辰心中又有一股特殊的感觉,他感觉到了一种亲切的感觉,似乎这尊雕塑就是他自己打造一般,与他心意相通,可以知晓一切,也可以指挥做出任何行动。
比如,拒绝那个自大的家伙使用雕塑。
陈月明走到雕塑下方,在掌心割开了一道口子,把手放在雕塑的脚掌上,还不忘回头露出一个笑容。
很快,这尊雕塑开始颤抖起来,陈月明已经准备好进入雕塑,操控这尊大杀器去灭杀一切敌人了。
但下一刻,这尊雕塑给了他结结实实的一脚。
“啊~”
带着巨大的哀嚎声,陈月明迅速消失在天边。
这时候,那尊雕塑竟然弯下腰来,用巨大的手掌抹去了陈月明刚刚涂上的血迹。
“这….这什么情况啊?为什么人王雕塑会拒绝陈月明?难道雕塑叛变了?”
各种问题出现在那些人王宗弟子的脑海里。
鸦桥 晓余
“去吧,把这些人都抓起来,打断手脚先关着。”
帝游天下 护冰的狼
“好勒~”
狂兽应了声,率先冲过去,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剩余的十二个人。
张辰抱着女儿走到雕塑下面,伸手抚摸着巨大的雕塑。
“爸爸,我想到雕塑的头顶去看看。”
“好,那就是看看。”
张辰心念一动,下一刻他出现在了雕塑的内部。
小丫头一下子落到地上,瘪嘴,哭腔,眼泪还没流出来,雕塑就伸出巨大的手掌,把她包裹住,小心翼翼放到了头顶。
这下, 小丫头才破涕为笑。
“蓝蓝,你先在上面玩着,爸爸弄点东西。”
“好~”
危機四伏
得到了会又,张辰开始仔细检查这间石室。
脚下的圆形阵纹轨路是血脉阵法,也是驱动这尊巨大雕塑的关键。
前后左右四侧的石壁上都有密密麻麻的纹路,而且还有一段信息。
“当你看着这段话的时候,就代表人王的荣耀将要回归了。”
“人王的荣耀?”张辰用手抚摸着那一段文字,嘀咕道。
他也在想一个问题,难道他真的是人王吗?如果是的话,那可太有意思了。大能的转世啊!
但他不羡慕这个,他想要弄清楚的是如果他真的是人王,当年又为什么要离开?
“哇,好漂亮啊,爸爸,这个雕塑可以飞的更高一点吗?”小丫头站在头顶大叫。
“待会,你先帮爸爸做一件事情。”
张辰心念一动,小丫头就出现在石室里面。
她睁着大眼睛看着四周,道:“这么多阵纹轨路啊,得有多少的阵法。”
“蓝蓝,你帮爸爸理清一下,到底有多少个阵法。早点弄完,我们就可以早些去找大蚂蚁了。”
“好!”
秦海蓝也对那些大蚂蚁很感兴趣,帮着张辰统计阵法。
而被踢飞的陈月明也终于落地了。
尽管落在一片柔软的草地上,但他还是浑身酸痛。
“别动了,你的心脏已经被踹裂了,再动一下,你就要去死亡界域报到了。”泓灯从阴影中走出来,说道。
躺在地上,陈月明艰难的抬起头看了一眼,问道:“原来你长这样,上一次来找我的不是你吧。”
一直 哭 停 不 下來
“很聪明嘛,这都看出来了。”
泓灯笑了笑,说道:“怎么样,心里是不是很生气?想不通为什么人王雕塑会踹你一脚?”
“因为你打算对真正的人王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