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言情小說 大奉打更人 ptt-第四十二章 不當人子的風格閲讀

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大奉打更人
“这是………”
尤尸不受控制的问出这两个字,他内心是抗拒的,不想落入许七安的圈套。
可当他看到这具古尸后,他的眼睛不受控制,他的情绪难以平复,他的渴望犹如翻江倒海,冲垮理智。
太完美了,这具尸身太完美了。
比他见过的任何尸体都要完美,比尸骨部任何一具傀儡都要诱人。
尽管它看起来残破不堪。
许七安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笑道:
“尤尸首领感兴趣的话,不妨近距离观赏一般。”
“哼,我并不感兴趣。。”尤尸嘴硬了一句,双翅自觉的扇,落在棺材边。
一言不发的凝视着古尸许久,两只爪子迈动,绕着棺材看了一圈,它的步伐很慢,全神贯注,像是古董收藏家在鉴赏一件年代久远但价值连城的古物。
突然,尤尸“咦”了一声,用力啄一口古尸的脸。
尖喙快如闪电,显然是用了全力,但这没能破坏古尸,也没有传出金属碰撞的锐响。
尤尸猛的抬起头,看向许七安,欲言又止了片刻,还是没忍住,沉声问道:
“这不像是武夫的尸身,但肉身的韧性和强度,甚至超越了我的那具三品行尸。”
许七安笑道:
“行家啊。
“没错,这不是武夫的尸身,此尸是数千年前,一位道门强者的遗蜕,他是二品巅峰,渡劫失败后,褪去了旧身躯,便是此尸。”
其实二品巅峰是很保守的估算。
尤尸的语气里带上些许粗重:“二品巅峰,你确定是二品巅峰?”
问话的时候,他双翅不自觉的扇动几下,似是加重语气一般。
“三品阳神可没有如此坚固不朽的肉身。”许七安笑道。
尤尸无法反驳,道门的阳神确实不具备这种肉身,而他刚才亲自测试过,这并非武夫肉身。
“他为什么会毁成这样?”
尤尸竭力让语气显得平静,不让许七安听出的痛心疾首,以及对这具尸身的渴望。
你要知道它曾经诞生过灵智,会更加痴狂……….许七安沉吟一下,决定把事情告诉尤尸,这样能增加筹码,让对方更加无法拒绝。
“此事说来话长,此尸诞生过灵智,有自我意识,与正常生灵无异,我将它封印在发现它的大墓中,很久之后,偶然返回大墓,才发现他已经被打破了身躯,魂飞魄散。”
所有人都清晰看到,巨鸟身躯一僵,半天没有动弹一下。
“你骗我!你骗我!你骗我!”
尤尸情绪前所未有的激动,大声呵斥。
作为专业控尸的群体,尸蛊部的最高学术目标是如何让尸体“死而复生”。
这和强者元神侵占尸体不一样,此类行为叫夺舍、附身,而尸蛊师想要的是让尸体活过来。
真正死去的人当然不可能复活,但还有另一种死而复生,便是让尸体诞生灵智。
但这个伟大的目标,几千年来,尸蛊部从未有人实现过。
四夫争宠:夫君个个都倾城
龙图等人面面相觑,表情怪异,尤其是鸾钰和淳嫣,两位美人眼里闪过厌恶之色。
因为她们想到了一件事:
尸蛊部的先辈们曾经推测过,行尸留在体内的残魂,如果培育得当,便能蜕变为真正的元神,尸体就会诞生灵智。
从而复活重生。
没有自我意志的残魂怎么可能蜕变成真正的元神?这就和人族不通过十月怀胎,直接创造身体一样荒诞可笑。
在六部族人看来,这是尸蛊部的人为自己和尸体畸形关系找的借口,强行把行尸拟人。
面对尤尸质问的目光,许七安略作回忆,说道:
“它曾经告诉我,那位道人褪去旧身躯时,有部分残魂留在其中。这部分残魂经过道人特殊的手段修补,成为了一个完整的元神。”
众首领听的一愣,满脸错愕的看向尤尸,发现他早已呆若木鸡。
“果然如此,果然如此,祖先们的猜测没有错,真的有让尸体“死而复生”的办法,真的有先例,这不是虚无缥缈的幻想………”
有一个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以领红包和点币,先到先得!
尤尸越说越激动,到最后,双翅不停的扑打,就像一个人在手舞足蹈。
许七安等了片刻,直到这位尸蛊部首领初步平静,这才说道:
“那么,这具古尸可否换你不与云州结盟?”
龙图等人齐刷刷的盯着巨鸟。
……..尤尸想起自己刚才信誓旦旦的发言,一时有些僵住。
最后还是对古尸的渴望超过了羞耻心和尊严,咳嗽一声,声音嘶哑的说道:
“龙图说的对,魏渊已死,此仇便了结。我不该因为个人执念,让族人白白牺牲。至于这具古尸,你说的话都是一面之词,我不会轻易相信。
“但既然你已经说服其他六部,嗯,那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许七安笑道:“那就好。”
说着,他盖上棺材板,把棺材收回地书碎片。
“哎,你………”尤尸大叫一下,强忍怒火,沉声道:
“我说了不与云州结盟,你没听见?”
“我听见了。”许七安笑容不变:
“这具古尸我说会送给你,就一定会送给你,但不是现在。等中原战事结束,我会履行承诺。”
尤尸怎么可能答应,没见到这具古尸还好,既然已经见到,他就不允许自己失去它。
谁会愿意失去一生所爱呢!
“我凭什么相信你会履行承诺?”他嘶哑的声音冷笑道。
许七安也报以冷笑:
“那我又凭什么相信你,回头你赖账,暗地里与云州结盟,我该如何?”
尤尸性格强势,并不妥协,针锋相对道:
“要么留下古尸,要么一拍两散。”
“告辞!”
许七安转身走人,同时心里默数:3、2、1……..
同样是尸蛊师的许七安,非常确定尤尸无法拒绝自己,就像他无法拒绝小姨。
“等等!”
尤尸低喝一声,急的张开了双翅,等许七安驻足回首,他又立刻收拢翅膀,把鸟头瞥向一边:
“把这具三品行尸还给我。
“另外,你要在众同族的见证下…….立字据。”
许七安当即取出笔墨纸砚,在天蛊婆婆等人的见证下,写了份字据给他,并按了手印。
“收好,中原人皆知本银锣一诺千金重。”
许七安吹干墨迹,折叠纸张,夹在指尖递过去。
巨鸟冷哼一声:“稍后我会来力蛊部取行尸。”
说完,它小心翼翼探过头来,叼走纸条,振翅飞上天空。
巨鸟飞的很慢,很缓,很稳,似乎是怕飞的太快,被风吹破了嘴里的字据。
喂,杀父之仇不报了吗?许七安望着巨鸟高飞的背影,在心里默默的高呼一声。
谈判结束,这才是真正的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啊………他收回目光,扫过鸾钰和淳嫣,笑眯眯道:
“这就给两位姐姐疗伤。”
他祭出浮屠宝塔,让药师法相的虚影浮于塔尖。
鸾钰和淳嫣见识过浮屠宝塔刚才修补行尸残缺的身体,对于传说中的菩萨法宝,又惊又奇。
玉瓶洒下碎金般的光芒,宛如春雨降临,笼罩着她们。
骨折的疼痛缓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透彻心脾的清凉。
鸾钰张开双臂,翩然旋身,薄纱长裙如花般盛放,她又变成了那个妩媚勾人的骚货,笑吟吟道:
“有了这个加持,奴家就不怕许银锣在床上的凶猛啦。”
她心里已经彻底承认双方的实力差距,有这么神奇的法宝,己方根本不可能打赢他,而他刚才也确实手下留情。
淳嫣矜持的颔首,表示感谢。
你准备好肠穿肚烂了么………许七安没什么表情的看一眼骚货,然后朝淳嫣颔首回应。
这时,许七安终于有时间处理别的事:
“婆婆,云州来的那个葛文宣在何处?”
影子淡淡道:
“我等与你交手,他不可能不再,如今怕是早就跑了。”
许七安默然,再次摸出地书碎片,倾倒出一面残缺的铜镜。
“什么事求本大爷呀。”
浑天神镜语气有些不耐,但态度还算可以,刚才太平刀被召唤出去干活,让它心里平衡了许多。
“以我为中心,照彻方圆百里。”
许七安吩咐道。
浑天神镜没有废话,铜镜虚化,宛如清澈的玻璃镜,接着,一幅幅画面走马灯般的高速闪过。许七安强大的目力将这些画面逐一烙印在脑海。
镜子不曾在葛文宣身上种下烙印,所以无法直接定位,只能用这种“朴素”的方式追踪。
会说话的,是法宝……….蛊族首领们吃了一惊,这人身上到底有多少好东西?
淳嫣见状,走到一边,吹了一个清亮的口哨。
十几秒后,密密麻麻的飞鸟从四面八方飞来,鸟群黑压压的在众人头顶盘旋,发出嘈乱的鸟叫。
它们的叫声嘈杂混乱,大部分再说“没看见”。
小部分在说:“走了走了…….”
淳嫣侧耳聆听片刻,道:
“不久前还在南边的林子里,刚走没多久,朝西南方去了。”
许七安也能听懂鸟儿的“语言”,吩咐道:
“往西南方向照,范围不限。”
浑天神镜画面继续闪烁,一幕幕一幅幅,快速飞掠,直到抵达法宝范围的极限。
“没找到。”
他收回浑天神镜,失望的摇头。
“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小角色,何必在意呢。”鸾钰扭着小蛮腰贴上来,腻道:
“你们中原女子如何喊情郎的?嗯,许郎,对吧!”
即使隔的很远,许七安也能看见慕南栀骤然锐利的眸光。
他一本正经的推开鸾钰,并刻意在慕南栀的注视下露出愤怒表情。
“怎么,你要毁约?”鸾钰委屈道。
“不,我想告诉你的是,在我们中原,只有夜里熄灯后男女才能亲热。白日里,请鸾钰姑娘恪守礼节。”
许七安用愤怒的表情说出这句话,反正慕南栀也听不见,她只当自己在呵斥南疆的妖艳jian货。
远处的慕南栀果然露出满意的表情。
“好呀,蛮有意思的!”
鸾钰笑嘻嘻道,给了许七安一个媚眼儿。
许宁宴又和女人不清不楚的勾搭起来了………丽娜心里不忿的想着,同时从怀里摸出地书碎片,背对众人。
从刚才楚元缜说完,地书碎片每隔二十息,便有人传书。
丽娜心思都在战斗上,没有闲暇关注,此时总算可以给天地会成员报个平安。
【五:结束了!】
她发完三个字,手指刚要继续写字,地书碎片的传书却炸锅了一般。
无可救药爱上你
【二:你怎么现在才回复,老娘传书那么多次,你都看不见的吗,是不是许宁宴出了意外,你不敢回复了?】
【一:他怎么样?结果如何?】
【七:许七安这个人,祸害遗千年,应该,嗯,应该没事吧。逃走了吧?】
【四:丽娜施主,许大人情况如何,伤的重不重。】
【六:快说,如何了。】
这些信息传书的时间相隔最长不到五秒,以字数长短来判断的话,他们是同时书写的。
正好,丽娜的第二句话写完了:
【五:许宁宴打赢了。】
地书聊天群瞬间安静了,静到丽娜怀疑自己被金莲道长屏蔽。
就连最暴躁的李妙真也没有回复,更别说其他人。
过了足足二十秒,最先传书回应的是李灵素:
【七:完蛋了,许宁宴死了,五号不敢告诉我们真相,所以撒了谎。】
但了解丽娜性格的其他人,却知道这就是真相——许宁宴打赢了。
【二:他怎么做到的,他不可能这么快晋升二品。】
我当神棍那些年
李妙真几乎是用颤抖的手写出这段话,分不清自己此刻的心情是亢奋激动,还是震撼惊悚。
这次和在剑州时不同,犬戎山战斗中,许七安召唤出高祖皇帝英魂才力挽狂澜。
但事后许七安与他们这群数次出生入死的伙伴说过,此招不可有二,而且镇国剑也交给了孙玄机,由他带回京城。
【六:或许,他在十万大山斗阿苏罗时,便已摸索到二品的瓶颈?】
楚元缜给出一个勉强能接受的解释,但被李灵素果断推翻:
【七:不,他体内还有封魔钉没有拔除。】
一时沉默,楚元缜传书道:
【能详细与我们说说经过吗。】
【五:嗯。】
她写字不快,遇到不会写的字,会想很久,错别字一大堆。但天地会众人却看的异常认真、仔细。
直到丽娜说:【我说完了。】
楚元缜传书感慨:
【六:当初他被封魔钉封住修为,仿佛就在昨日,短短两个月,竟然将七绝蛊修行到此等境界。配合他三品武夫的实力,打赢蛊族的几位首领,难度不大。】
天地会成员除了能感慨,没有任何多余的想法,甚至怀疑再过不久,连感慨的兴致都没了,只剩麻木。
【一:蛊族同意取消与云州的结盟了吗。】
短暂的惊愕感慨后,怀庆第一个想起正事。
天地会成员精神一振,记起了许七安打这一架的初衷。
【五:是的。】
丽娜言简意赅的传书回应。
【二:妙极,蛊族不参战的话,大奉和云州逆党还有的打。大奉的将士都应该感谢许宁宴,又一次挽救了大奉朝廷。】
他虽然不在战场,但为即将席卷中原的这场战争,做了太多太重要的事。
【一:他的功绩不会埋没,大奉的将士和百姓,会知道他做的这一切。】
怀庆传书说道。
【四:许大人始终没有让贫僧失望,贫僧也要努力修行,报答许大人过去的救命之恩,不让他失望。】
恒远大师,你这话听起来怪怪的,就像出征前做出各种承诺的士卒………李妙真心说。
恒远光头的话听起来好奇怪………丽娜刚想传书,忽听父亲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丽娜,回去吧。”
她吓的立刻收好地书碎片,假装若无其事的回应就站在身后的龙图:
“哦,知道啦。”
“你刚才在干什么?”龙图问。
“我,我没干什么呀!”丽娜强撑着说。
龙图满意点头,丽娜打小就聪明,有心眼儿,不像她那个愚蠢的哥哥,瞒不住事。
另一边,正往慕南栀走去的许七安,突然顿住步伐,霍然回头,望着天蛊婆婆等人,沉声道:
“不对!”
……..
PS:先让许白嫖“不对”个十小时吧。
推荐一本书:《无敌反派从月亮炸了开始》,作者薪意,老作者了,感兴趣的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