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 踏星 愛下-第兩千六百五十二章 自在殿閲讀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宸乐的弟子道,“师父只是出去采摘点东西,先前不方便说,如今回来,倒是可以告诉代府主,但师父吩咐任何人不得打扰,如果代府主愿意,有什么事我可以通传,若不方便,等候几日便可”。
律师保姆 陌上行
陆隐笑道,“没什么事,只是想拜访一下,还是等宸乐院主有空再来吧”,说完,陆隐离去。
在陆隐离开后,宸乐的弟子仿佛听到了什么,恭敬回道,“此人便是虚神时空天鉴府代府主玄七,受邀来我三君主时空调查当初提供情报给罗君大人的人,来此是为了拜访师父”。
顿了一下,又道,“弟子明白了”,说完,离去。
陆隐返回院子内,苍碧问道,“代府主抓捕暗子的本事让人大开眼界,就是不知何时调查将情报卖给罗君大人的那个人?”。
“我自有分寸”,陆隐回了一句,关闭院门。
他自然没有真留在院子里,而是以空间天赋离去,盯上了那个宸乐的弟子。
伍通当初接收到消息并非传错,仅仅是他也听到了,那么如果现场还有第三人,那个人的修为绝不会超过伍通多少,否则早就发现伍通了,那就绝非宸乐,宸乐的弟子最有可能。
陆隐特意看过,宸乐的弟子在修为上与伍通差不了太多,伍通要与暗子传递消息,会尽量隐藏自己,宸乐的弟子无法发现很正常。
跟踪宸乐的弟子,陆隐发现他来到了伍通接收到消息的地方,果然如此,那个消息就是传给宸乐的。
看着宸乐的弟子留下记号,陆隐留在原地,如果宸乐得到想要的东西,必然会来这里将东西交给互传消息之人,他只要等在这里就行。
随着天色黑暗,周围杳无人烟。
陆隐隐藏,没多久,有人到来,修为并不高,也就星使层次。
此人到来后同样隐藏,就在做记号的方位。
等了没多久,虚空扭曲,又一道人影出现。
看到来人,陆隐目光陡睁,果然是宸乐。
“如果不催你,你是不是还不会动手?”,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人质问,此人明明只是星使修为,居然敢质问身为半祖的宸乐,宸乐可是只差一步就可突破到极强者境界,是绝对的强者,在三君主时空仅次于三君主。
宸乐平静,“百老鬼的弟子一直以百氏一族后人吸引我,他那个弟子实力不差,超过百老鬼,那里又靠近红域,稍不注意就可能暴露,不仅东西拿不到,我也会倒霉”。
“可你做到了,只身杀入红域,带走百氏族人,如果早这么做,我带来的消息也不会那么难听”,那个星使道。
宸乐语气渐冷,“百老鬼的弟子被新客栈带走,我才有机会出手,即便如此,也只有十秒的机会,若非莲宝,我已经被虚无极抓住了,太危险”。
“值得,东西给我吧”。
宸乐手放在凝空戒上,突然地,他脑中警兆炸裂,危机感降临,如同当初在无边战场被永恒族极强者盯上,那种感觉他一辈子忘不了,不好,有人。
虚空,一枚骨刺突兀出现,眨眼洞穿宸乐右手,以无可匹敌的威力将宸乐手臂粉碎,戴着凝空戒的手掌甩到远处,血洒四周。
宸乐眼前,那个星使已经懵了,鲜血飞溅到他脸上,让他反应不过来。
宸乐陡然回头,他没想到对方出手如此凌厉,竟令他连防御都做不到,不可能,明明不是极强者,若是极强者偷袭,粉碎的绝不止一条手臂。
宸乐体表就要浮现三色君王气。
陆隐拨动空间线条,直接出现在宸乐身前,脚踩逆步,逆乱时间。
原本应该浮现的君王气突然消泯,宸乐骇然,尚未反应过来,一种难以形容的力量笼罩四方,如同无形的大手抓住他,将他的力量生生削弱,无力感浮现,宸乐知道这次麻烦了,遇到了无法应对的强敌,对方居然还是偷袭。
砰的一声,宸乐栽倒。
背后,陆隐手持拖鞋站立,松口气,还不错,很顺畅。
面对宸乐这种半祖层次的绝顶高手,他没有丝毫大意,尽管不能动用祖境力量,但凭自身所有力量出手,还是有把握的。
骨刺粉碎宸乐右臂,令他无外物可借,逆转时间,同时以宙衍真经削弱宸乐整体实力,让他在一刹那连普通半祖层次都达不到,最多有星使巅峰战力,让宸乐无法抵御和逃避,最后就是拖鞋收尾。
一整套攻击行云流水,让宸乐这种绝顶高手都被拍晕了。
至于那个星使,已经呆了,他看着晕倒的宸乐,再看看陆隐手里的拖鞋,有种荒诞之感。
陆隐随手一巴掌将他抽晕,都带走,这件事有些诡异。
抓走了宸乐和那个星使,陆隐返回院落,将两人放进至尊山,然后开始搜查战利品。
宸乐凝空戒内有不少好东西,其中光荟晶就有数亿,相当不少了,还有一枚莲宝,陆隐欣喜,莲宝这种东西很有用,如果不是莲宝,他也不可能从红域逃回来。
不过最让陆隐在意的,是一枚石头,山水画–石头。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在宸乐的凝空戒得到一枚山水画石头。
这是他得到的第三块石头。
第一块来自韩家,第二块来自虚妄之间,而这第三块,他看了看晕倒的宸乐,目光看向那个忐忑不安的星使,“你要的,是不是这个?”。
星使目光落在山水画石头上,咽了咽口水,“我知道你,玄七”。
“我在问你问题”,陆隐皱眉。
这个星使道,“玄七,你拿了不该拿的东西,最好给我,我可以当”,啪的一生,星使半边脸被拍碎,鲜血顺着脸颊流淌,染红了地面,他瞳孔闪烁,不可置信,这个人打了他,自从有了新身份,他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还没人打过他,这个玄七居然打了他。
他缓缓望向陆隐,眼底深处是刻骨的恨意。
陆隐冷漠,“看来是不会说了,那就去死了”,说着,抬手,对准星使。
星使瞳孔一缩,“不,我说,我什么都说”,他不想死,这个身份也是机缘巧合才得到,决不能死。
“说”,陆隐淡淡道。
星使目光闪烁,看了看陆隐,又看了看晕倒在地的宸乐,暗骂此人没用,低声道,“我是自在殿的人”。
陆隐挑眉,“自在殿?”。
“你不知道自在殿?”,星使惊讶。
陆隐还真不知道,他融入过不少人体内,巧了,都没看到关于自在殿的信息,或许并非那些人不知道,只是对这个名词认知太少,记忆不深,他不可能知道融入过的人全部记忆,所以关于自在殿,他也是茫然。
星使呼出口气,“怪不得对我出手,玄七,自在殿是一个你惹不起的势力,不要自误,把石头给我,这东西对你没用,却是自在殿需要的,只要你把它交给我,我可以当今天的事没发生过,甚至引荐你加入自在殿”。
“先跟我说说这个自在殿”,陆隐冷漠。
星使半边脸淌血,对陆隐怨恨至极,但现在命在陆隐手中,他不敢表现出来,只能道,“自在殿创建于木时空大恒先生,本意是无我无他,自在逍遥 ,非正非邪 ,一念永恒”。
“自在殿吸收所有向往自由的人,无论是正,是邪,不受束缚,便可加入自在殿,而自在殿中,除了大恒先生,还有两位极强者,这便是自在殿的强大,玄七,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替你引荐加入自在殿,从此受自在殿庇护,谁都不敢动你”。
陆隐好笑,“那我已经打了你,自在殿会怎么对我?”。
星使目光一闪,“只要你也加入自在殿就没事”。
“如果我不呢?”,陆隐反问。
星使诧异,“为什么不?多少人希望加入自在殿而没有门路,你可知大恒先生是什么人?他是木时空仅次于主宰的极强者,公认无与伦比的强大,每逢大天尊茶会,必有席位,可以与大天尊畅谈,是六方会真正站在绝顶的人物,有大恒先生庇护,你什么都不用在乎,无拘无束,这样不好吗?”。
陆隐点头,“听起来不错,那么,在对付永恒族这件事上,自在殿是什么态度?”。
星使肃穆,“当然是毫无保留的杀,永恒族是人类共同的敌人”。
陆隐把玩石头,“自在殿要这块破石头干嘛?”。
星使皱眉,“这你不用多问,只要你把石头交给我,功劳算你一份,有可能让你直接加入自在殿”。
“这自在殿门槛并不高啊,你都可以加入,我想加入,应该很简单,需要你引荐?”,陆隐不屑。
“他不是自在殿的人”,宸乐醒了,坐起来。
星使不满,“你胡说什么,我当然是自在殿的人”。
宸乐看了看四周,“自成空间?”,他目光看向陆隐,“你就是玄七,所有人都看错你了,你竟然连我都能抓,拥有与极强者一战的实力,隐藏的好深”。
陆隐与宸乐对视,“初次见面,宸乐院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