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說 這反派實在是太穩健了 起點-第262章 我就是道看書

這反派實在是太穩健了
小說推薦這反派實在是太穩健了这反派实在是太稳健了
突如其来的反问,让得现场的气氛一片沉寂。
连玉衡真人都回答不出来,什么是道。
苏御能够回答出来吗?
很多人都很怀疑,因为他们心中也没有答案。
“我当然知道什么是“道”!”
苏御脸色淡然地回答,好像并没有被这个问题所难住。
玉衡真人不服气,双手环胸问道:“那你说说看,若是你能说出来,这次论道,就是你第一”
赢了他这个化神巅峰自然就是论道第1名。
“我就是道!”
苏御认真地回道,声音带着一种魔力,他的周身充满大道之感。
无数道文纷纷环绕,密不透风。
头顶上更是出现日月星辰,宇宙演化的图景。
“放肆,你竟然敢言自己是道?道是宇宙的规律,道就是宇宙运行的根本,你敢说你就是根本?”
极大长老也是纷纷站起身来,面红耳赤,指责苏御。
“道可道,非常道!”
苏御手指并剑,置于胸前,像念着咒语一般,将这句话,重复了一遍。
妈的又是这句话!
几大长老,听到这句话就头疼。
他们修炼了这么多年,原本头脑清晰,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很是亲切,现在一听到,就怀疑自己,就想吐。
他们修的“道”只能是普通的“道”,低级的道。
“你说道是宇宙的规律,是运行的根本,岂不是固定了“道”的定义?也就是说你以为常道也可道”
苏御微微一笑。
晕!
娶个校花做老婆 小浅爱
很多选手听到这里已经晕了。
不过强迫自己去想,确实有道理。
“那你说你是就是“道”岂不是也固定了道的定义?”
玉衡真人反问。
“我是道,道不是恒定的,我也不是恒定的,我是发展的,我是变化的……”
苏御回道。
“你是发展的?你是变化的?你不是常”
玉衡真人细想,觉得有些道理,不过苏御怎么可能是道。
一时之间泛起了迷糊。
“所以我就是道”
看着玉衡真人有些晕,苏御很是得意。
噗!
几大长老纷纷吐血。
一脸的难以置信。
他们脸色惊恐,原来这么多年的修行,他们都只会向外去求道,却不知,道很可能就是他们自己。
人是一直变化的,发展的。
道也是如此。
“可你是能够描述的”
玉衡真人道心已经乱了,苏御这几句话,直接让他懵了,仿佛直击他内心深处的疑惑。
这些问题都是他避开的问题。
虽然是在避开,可是每当心静下来的时候,头脑一片空白的时候,总会出现这些问题。
什么是道?
道是做什么的?
这些问题,时常在脑海中回荡,之前的岁月没有细去研究。
“我是能描述的?我是道怎么可能被描述?既然你说可以描述,那我是谁?”
苏御问道。
玉衡真人愣住了。
这会不会又是个陷阱啊。
他是谁,这个问题再明显不过了。
“你是苏御,你还能是谁?”
玉衡真人道。
“苏御这个名字可代表不了我,在这亿万万疆土里,难道没有第二个叫苏御的?再者现在我换了一个名字,叫泰罗,那苏御还能是我吗?或者我换个名字叫以牧,那以牧就是我吗?”
苏御反问。
玉衡真人陷入沉思。
以牧是老祖的名字。
若以牧是苏御,岂不说明眼前之人就是老祖。
所以名字只是名字,只是一个代号,并不能代表苏御。
“你是你这具身体!”
玉衡真人换了回答。
这次总是对的吧,人没有了身体,还是人吗?
“二十年前我不过一尺长,八斤重的婴儿,现在我身长八尺,我要是我的身体,那一尺长的是我,还是八尺长的是我?”
苏御道。
“现在的身体是你”
玉衡真人道。
“那好!”
苏御直接拔出了清风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斩下,剑意奔腾,如渊似海。
玉衡真人脸色一变,赶忙用道法抵挡。
呲!
手臂被斩断。
没有挡下苏御一剑。
众人见此,倒是没有震惊。
他们陷入了沉思,还没有反应过来。
玉衡真人难以置信,眼神惊恐,他的手臂没了。
疼痛将他惊醒,指着苏御喝道:“你放肆!”
同时心中一阵恐惧。
他可是化神巅峰,怎么连苏御的一剑都挡不住。
“我放肆?我做什么了,我放肆?斩下你手臂的又不是我,我只是现在的我,这是你说的”
苏御道。
玉衡真人恍然大悟。
苏御是发展的,变化的。
正如道一般。
苏御就是道?
只见他周身道文环绕,这么年轻就达到了这种修为,这就是符合大道。
只有把握住道才能修为飞速提升。
若是一个人本身是道?
“这苏御真是道!”
玉衡真人眼瞳颤动。
“何为道?”
苏御居高临下,问道。
玉衡真人连忙伸出手拒绝道:“不要说了,不要问了,我输了!”
一道声音落下。
众人方才中思索中回过神来。
萌宝宝:娘亲有怪兽
玉衡真人竟然认输了。
苏御赢了?
恍若梦境一般。
苏御赢了化神巅峰?
玉衡真人手臂一挥,当下的小世界消失,所有人都回到了现实的世界中。
而他神色茫然了。
何为道?
这个声音在他脑海中不断的重复。
“大胆苏御你竟然敢伤我后人!”
就在这时,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这道声音极具压迫力。
很多人听到的时候,心中悸动。
这是以牧道人来了。
以牧道人身穿黑色道袍,周身道文激荡,宛若是天地大道一般。
苏御见此脸色没有丝毫的畏惧,相反嘴角勾起了一丝玩味的笑容。
他终于出现了,半步羽化境界。
来到中州多次,都没有遇到一个能够让他使出半成法力的人。
这次有了。
不知道这个老头能够坚持到哪一步。
在苏御看来,似乎这个老头也不太行啊。
这段时间没有敌手,几乎就是闭门造车的修炼,对于自己的剑法也没有太多的提升。
也从未施展过最强一击,一直以来,都是选择隐藏。
这一次,他要震动整个下界。
“玉衡真人的手臂是我砍的,要杀我,看你有没有这么实力了!”
苏御缓缓地道。
“你竟然不为自己辩解,当真以为是我的对手吗?”
以牧道人手中拿着出现了一座宝塔,神辉涌荡,镇压万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