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ptt-第469章 讓她驚喜分享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倪鸿博和肖楚儿皆是吃了一惊,一同朝林子的方向看去,正看见缓步走出来的二人,二人的脸色剧变,圈套……
倪高飞目光薄凉,没吭声,林玉山轻笑着看着二人,那眼神中的怨恨丝毫不加掩饰。
“你们两个狼狈为奸害死了我妹妹!”
他缓缓拔出手中的佩剑,倪鸿博脸色变的精彩,赶紧挡在肖楚儿的身前,对倪高飞所在位置开口:“爹,我知道错了,但,但这件事情是我逼迫楚楚做的!此事与她无关!林,林护军,要杀,要杀就杀我一人吧!”
林玉山捏紧了手中的佩剑,看着他的眼神中带着浓烈的嘲讽:“我林玉山这一生最大的过错就是将吾妹许配给你!今日我就要为我吾妹报仇雪恨!”
见黑夜中那闪着寒光的剑刃,朝着他逼近,倪鸿博有些害怕的看着,之后对倪高飞大声求饶:“爹,爹,我,我知道我有错,可我是你的独苗啊,难道你要,你要看着林玉山杀了我?爹,你快阻止啊!不然你就断后了!”
可即便倪鸿博十分的激动,着急的大喊,倪高飞却是没有半点反应,他看向身旁的林玉山:“他的命,你该拿去,我不阻拦。”
之后迈开步子朝黑夜中行去,没打算管倪鸿博的死活。
倪鸿博着急万分,对倪高飞背影大喊:“爹!这一切都是圈套,是倪月杉的圈套啊!”
但倪高飞哪里管呢?他当初就算存有疑虑,可现在已经亲眼见证,亲耳所闻了,还如何相信倪鸿博,愿意给他机会呢?
倪高飞闭上了眼睛,虽然痛心,却还是坚持着没有去阻止。
后面传来了惨叫声,倪高飞脚步趔趄着离开了。
太子府内,倪月杉正在由景玉宸亲自服务泡脚,清风在外敲门走了进来,看见倪月杉时,将情况禀报了一遍。
他狐疑的问:“太子妃,你为何兜这么大的圈子?当初直接将人拿下,逼供,也会有今日的结果?”
“不成啊,倪鸿博在猎场,得想法子将他给骗回来这是其一,其二若我直接出手杀了倪鸿博,我爹多少会怨恨我的,倒不如让我爹看清楚他的面目,他做决定吧,而且我也不需要为倪鸿博和肖楚儿的死善后。”
“其三林玉山对我,或许没怨恨了吧,对太子也会客气点?”倪月杉看向正在给他洗脚的景玉宸,景玉宸被提到抬起了头:“啊?你们刚刚说我什么?”
倪月杉有些无奈:“洗脚都这么专注?旁人说话你都听不见?”
“确实没听见,说了本太子什么?”
景玉宸一副好奇的表情,倪月杉伸手捏了捏他的脸颊:“夸你长得帅!”
景玉宸立即一副得意的表情:“这个闲常百姓都知晓,不用你说!”
倪月杉白了景玉宸一眼,还真的见杆往上爬?
“还有一个其四,倪鸿博若是死了,田绮南会不会背上克夫的罪名?这样一来,嫁人?只怕更难吧?若说其六,好像还真有……”
倪月杉的神色愈发的严肃起来:“他们两个当着坟墓的面忏悔求饶,甚至被杀,相信品儿可以瞑目了。”
见倪月杉神色不过一瞬就开始不开心了,景玉宸赶紧开口安慰:“别难过,别难过,你将该做的都做了,她指不定下辈子投胎,更好呢?”
倪月杉知道景玉宸是在安慰她,倪月杉深吸了一口气:“嗯,你说的对!”
之后倪月杉看向清风:“你……有为肖楚儿求情么?”
“有!让林护军暂且留了她一命,说她还有用处,还特意嘱咐了,要将人给不小心放走……”
倪月杉满意的点了点头:“嗯,那现在只差这最后一步了!”
清风退下后,房间内只剩下了倪月杉和景玉宸,她垂眸看着他:“水都凉了……”
“我这就给你加热水。”
“不用了,差不多了,脚都泡白了!”
修仙风云传
倪月杉将脚移开,景玉宸赶紧给倪月杉擦干。
之后起身去倒洗脚水,可谓是,无微不至。
第二日时,京城传出,倪鸿博宁死不娶田绮南在林品儿坟前自杀了!
无人不惊讶啊,怎么会呢?倪鸿博当初自主休妾?
“我看啊,是因为林品儿怀孕在身,自己曾经的妾死了,加上孩子也没了,功名也没着落,这一时想不开就自杀了!”
“那你怎么不说是林小姐勾魂将人勾走了?”
“切,我看啊,指不定还是倪少爷不能接受田绮南这个破鞋,羞愤自杀!”
消息一经传开,田绮南气的站了起来,对身旁的下人质问道:“外面把本小姐传的那么难听?破鞋,被采花贼采过的?”
田绮南气的咬牙切齿,她深深呼吸了两口气,差点没晕过去。
刚以为她将要转了风水,这又……
丫鬟站在田绮南的身旁,开口提示:“小姐,昨天奴婢和车夫被威胁,这人哪里是因为你而死啊,明明就是被歹人给杀害了,这人死在林品儿的坟前,或许是林家的人动手的?”
“还有那个肖楚儿,怎么不见了人?她若是被找出来,是不是代表,可以洗脱你克夫的嫌疑?”
田绮南觉得头疼,最后站了起来,说:“你说的对,我应当振作起来,找找肖楚儿的下落,这相府,痛失唯一的男丁,不知道会如何?”
相府内,下人们将还没有布置完善的红绸给取了下来,换了白的上去。
田绮南求见倪高飞,在客厅坐了许久。
田绮南只当倪高飞是丧失一子,所以心里难过,才姗姗来迟吧。
在等待中,倪高飞的身影出现了。
田绮南赶紧站了起来,今日的她,一身素衣,头发上只有一支白色的发簪,看上去很素净,也很搭配相府今日的气氛。
田绮南对倪高飞行礼:“见过相爷。”
倪高飞淡淡的挥了挥衣袖:“起来吧!”
倪高飞的疲惫以及痛心并不是装出来的,毕竟在倪鸿博的身上,他曾给予太多的厚望,可到了最后,却换来了……
倪高飞在旁边坐下,神色疲惫的询问:“不知绮南怎么来?”
“姑父,绮南已经听说了关于表哥的事情,深感痛惜,只是姑父,这事有蹊跷!”
倪高飞转眸朝田绮南看去,好似来了精神:“为什么这么说?”
“实不相瞒,昨天是我请的肖姑娘到田府作客,给我爹看病!可下人准备送人回来,却发现人竟然不见了?还有……表哥他也跟着出事,这,他人死在林家姑娘坟前,这会不会是……林家人所为?”
“姑父,你不如搜一搜林家?这肖姑娘或许就在林家?表哥的死,也许肖姑娘知道什么?”
田绮南满脸的期待,希望倪高飞会相信,但他却是神色疲惫的说:“昨天入夜,肖姑娘回来过,听说犬子出事,才出了相府!”
“至于犬子为何去林家坟墓,大概是因为昨天我说话重了吧!我与他说,若是他不迎娶你,那就去林家的坟墓前,死!这……不过是一句气话!”
倪高飞的回答让田绮南瞬间就傻眼了,她原本满怀期待的来说,这……
而且她还是下了好大的决心才鼓起勇气来说,肖楚儿离开相府,是她请的……
见田绮南不甘心的坐着没动,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怎么说,倪高飞一副疑惑的表情看着她,问道:“还有事吗?”
田绮南尴尬的站了起来:“原来事情是这样啊,看来是绮南多疑了,姑父节哀!”
说完后,田绮南福了福身,转身离开。
无敌兑换 开心小帅
倪高飞看着田绮南的背影,摇了摇头。
后辈无一个简单的!
田绮南郁闷离开相府后,皱着眉,对身旁的丫鬟吩咐:“派人入夜后,夜访林府吧,势要将人给找出来!”
“是!”
狩猎场的苗媛知晓倪鸿博离开一事,猜测此事与倪月杉或许脱不开关系,派去打探的人带回的消息让苗媛讶异不已。
“死了?这就死了?”
倪月杉这次做的足够狠绝啊,而且很迅速,她嘴角微微扬起:“大快人心!”
转而又想到了肖楚儿,神色又沉了下来:“肖楚儿如何了?”
“目前还是活口,不知道太子妃究竟有何安排。”
苗媛低低笑着,心情很是不错:“那就再去多打探打探,一有新消息,记得过来告诉我。”
之后下人离开,苗媛对倪月杉是越来越刮目相看了,那个乖巧内向的女儿,让她惊喜!
京城中的林府内,被关在柴房的肖楚儿在想着如何逃走,而门口的呼噜声更是震天,看守她的人睡着了?
还在想着要不要趁机逃走,屋顶上方一阵脚步声掠过,瓦片跟着响动,有刺客么?
有人救她?
不,倪鸿博在京城没有这样的朋友,会得知他出事,还知晓她在这里,所以入夜前来的人,未必对她有利。
肖楚儿神色变的更加精彩了,决定一定要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