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唐朝貴公子 起點-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讀書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唐朝贵公子
最终,李世民长出了一口气,他沉吟了良久,最终打了主意,先调十万兵马前往波斯。
若是实在不成。
那天竺人威胁到了大食商行,少不得,他李世民又要亲自挂帅,一决雌雄了。
亲自挂帅,御驾亲征,这在李世民看来,世上应该没有自己不能办妥的事。
只是自己的年纪毕竟大了,再不复当年,这天竺之战,可能便是自己人生之中的最后一仗了。
那么以后呢?
从此以后,若是自己骑不动马了,这江山靠谁来守呢?
一念至此,李世民竟有几分唏嘘。
到了次日,门下下了旨,令兵部调拨兵马入波斯。
这消息传来,总算是给交易所一些利好,原本一泻千里的股价,也算是稳住了一些。
可这样的利好,显然是经受不了太久的。
毕竟,人们的信心已经丧失了。
大唐也不过十万兵马,就算再有信心,天竺人那儿,可是十字后头,不知多少个万呢!
听着便让人害怕。
朝廷能做的,大抵也只有这么多了。
虽然陈家一再地放出风声,这天竺并没有这样可怕,天竺人素来好虚夸,切切不要相信天竺人。
可其实陈家也很懊恼,因为连他们也想不通,天竺人可以不知道大唐,可大食商行在波斯等地的扩张势态,所表现出来的强大战力,天竺人理应是有所察觉的!
在如此强大的实力面前,这天竺人非但没有表现出一点恐惧,甚至转过头就跑去将大食商行背后的大唐朝廷一阵痛骂,而后大言不惭地吹嘘自己一番,大有要和大唐问鼎之势,这……怎么看,都看不懂哪……
市场的担忧,也来自于此。
不是说,不会有人认为天竺是在吹嘘,可问题在于,人家如此自信满满,这在崇尚含蓄和谦虚的大唐人眼里,显然对方是有所底气的。
基于这样的心态,大家对于市场的信心丧失,也是情有可原。
………………
而此时,在千里之外,九千士兵风尘飞舞地一路奔袭,王玄策下达的命令是人马不歇,日夜不停。
这令九千人马,怨声载道。
可是这一路的深入敌境,此时就是想要回头也难了。
天竺人显然已经意识到了有一支军马入境,虽然还没有回过神来,可对于王玄策而言,眼下还真是只能一鼓作气向前,绝无后退的可能。
要知道,此时四面都是天竺人,谁若是掉了队,那就是必死无疑。
碰到王玄策这么一个狠人,大家也算是服气了,这简直就是将脑袋别在了裤腰带上,直接和人拼命的架势。
打仗也不是这样打的啊。
可虽是抱怨,这些泥婆罗人和吐蕃人,或多或少,还是有些钦佩王玄策的。
虽然大家觉得这人就晓得瞎比比的催促大家向前,可至少有一样是值得人佩服的,王玄策够狠,他至少自己不要命!
面对这么一个不要命的狠人,你也只能乖乖地跟从。
这时候,吐蕃人和泥婆罗人也察觉到,这数百保安队所表现出来的耐力,远比他们的要强大得多。
这些家伙,说是像牛也不为过,一路跟着王玄策,从没有什么怨言。
偶尔遇到了阻截的天竺军马,王玄策一声令下,他们随即便发起攻击。
他们虽带着短枪和火器,可为了节省弹药,王玄策下达的命令是,如非有必要,不可浪费火药。
因而,他们骑在马上,直接抽出刀剑,呼拉拉的便冲上去,而后一通热血沸腾的乱砍。
气氛是容易感染的,泥婆罗和吐蕃人见状,也是勇气倍增,纷纷在后掩杀。
这些人体力格外的好,即便是拿着冷兵器,战斗力也极为惊人。
这一点,是泥婆罗士兵和吐蕃人远远及不上的。
吐蕃人已经开始在私下里传言,保安队根本不是大唐正式编制的军马,更多的,不过是征召的民兵,可这样的战斗力,还是让他们觉得可怕。
而天竺人的战斗力,则没有出乎吐蕃和泥婆罗人的意料之外。
他们往往军纪松弛,将军们往往是乘坐着步撵,也就是数十个仆从士兵抬着类似于轿子一般的人出现,而左右的士兵,大多衣衫褴褛,手中的武器,可谓五花八门,所谓的派兵列阵,更像是某种杂耍。
于是保安队一冲,往往武官们开始胆寒,命人抬着巨大的轿子,转头便走,衣衫褴褛的士兵,则也纷纷败退。
甚至这天竺人,军中的关系界限十分分明。
最底层的士兵,根本无人过问,中层的武官,与底层的士卒,好似从不接触一般,或者说,接触极为有限,哪怕是厮混在这些士卒之内,都有辱了他们的身份。若是高级的武官,他们表现出来的疏离,就更加明显了。
以至于护卫高级武官的士卒,都尽力与他们离得远远的,生恐有所怠慢。
泥婆罗人对此倒是有一些了解,知道天竺人上下尊卑,已经到了苛刻无比的地步。
他们尝试着向王玄策解释,王玄策则平静地道:“这和大唐也没什么分别,大唐也有世族,士庶有别。”
泥婆罗听了王玄策的话,发现自己的科普,失败了。
你王玄策也是世族出身,可对下头的士兵,却能做到关爱,与他们同吃同睡。
这在天竺人那儿,却是不可想象的。
人家高级的武官,倘若自己的影子被地位低下的士兵踩着了,都要视为不洁,是对自己门楣的侮辱。
影子都不能踩……
那怎么打仗?
王玄策立即察觉到,那些士兵,绝大多数与武官之间区分是极明显的,彼此之间,就像是两个物种。
而且寻常的天竺士兵,体力十分羸弱,他们大多肤色黝黑,双目无神,哪怕是将他们俘虏了,若是将他们和武官关押一起,他们也绝不敢靠近武官五步。
而武官除了穿着花哨的甲胄,表现的极有威严,却几乎也没有什么战斗力,以至于到了后来,王玄策连俘虏都懒得俘虏了。
于是,继续出击。
王玄策却也不是完全无脑奔袭的,他一直都在暗中的观察着天竺军马,通过几次战斗,他对于天竺人的低下战力,有了直观的了解。
可他依旧不敢掉以轻心。
或许……这本不就是天竺人的精锐。
不过是一群扈从军马而已。
一路砍杀,十一日之后,终于曲女城已遥遥在望了。
听闻这曲女城,有着高大的城墙,守备森严,其实这也是王玄策最担心的地方。
青花雨
他这是奔袭,一旦对方坚壁清野,就算是耗也能将自己耗死。
而自己奔袭,是根本不可能带着火炮来的,凭着现有的武器,根本无法撼动城墙。
可当他抵达曲女城下的时候。
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
王玄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运气居然如此之好。
原本以为,经过几次的交战,天竺人势必会对他们生出忌惮和恐惧之心。
至少,闭门坚守总是要的吧。
好歹给一点面子,有一点敬畏之心嘛。
可是,天竺人显然是一点面子都没有打算给。
听闻唐军一到,立即就出战了。
浩浩荡荡的天竺军马,自城中呼啦啦的奔出来。
看着犹如遮天蔽日。
数不清的军马,夹杂着战马和大象,一股脑的杀出。
足足七八万之众。
这样的架势,却让王玄策安了心。
他甚至一扫阴郁的心情,忍不住感慨自己的好运气呀!
原本以为……自己攻城,至多只有三成的胜算。
这就像一场豪赌,可大丈夫得凉王信重,自当以死相报。
莫说三成的胜算,就算是一成,也当舍身相搏。
此时大唐的风气,就是如此。
这时候,骑在马上的王玄策,策马至高地上,正遥遥地观测着敌情。
只这一看,就知道对方的兵马,起码在自己十倍以上。
那巨大的大象在前,足有百头之多,确实看着吓人。
那些骑着战马的骑兵,也个个甲胄鲜明,显得十分雄壮威武。
可显然,这王玄策关注的不是如此。
他更多关注的,却是对方前锋和侧翼的士兵。
经过一番细致观察后,他心里便有了猜测了,这些士兵,和他这些天所遭遇的天竺士兵,并没有任何分别。
这些人,甚至连稍稍锋利的武器都没有备足。
甚至不少人,不过是提着一根木棒而已。
依旧还是衣衫褴褛,大多数人不过是用一块布包裹了自己的下半身,而上身却是赤着,披头散发,行同乞儿。
与那些甲胄鲜明,骑在高头大马上的骑兵相比,截然不同得像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可偏偏……那些甲胄鲜明的骑兵,按理来说,应该是排列在最前的,毕竟……他们显然战斗力更加强大。
实际却并非如此,这些人居然排在了后头,显然不屑于冲锋在前。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将自己最有力的力量,用一群孱弱的士兵来保护,这……简直就是兵家大忌啊!
王玄策觉得很惊奇,今儿也算是长了见识,感觉自己已经无法理解他们的脑回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