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第219章:前妻成首富後變海了(40)鑒賞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小說推薦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
那间房子里安放着一个个铁笼子,铁笼只有一米多高,四四方方,好几个笼子上蒙着黑布,但里面都有人,还有一些笼子黑布被揭开,里面的女孩儿麻木地被侵犯,被打骂,有些哭着叫着,但无人理会。
穿越 小說 醫 妃
唐果拽着边东泽往走廊西侧深处走,低声道:“东侧没有逃生通道,西侧应该有个紧急逃生通道,我们要把那里堵住,省得警察过来,那些畜生跑了。”
边说,她拿着边东泽的手机编辑好短信,递给了他:“你来发。”
边东泽和她停在东侧逃生通道口,深深吸了一口气,咬牙将短信发出去。
五分钟后,警方率先包围了酒吧,将酒吧里违法交易的酒保和瘾君子抓获。
有些人顺着酒吧后门逃跑,被在后面堵着的警察围了个正着。
剩下一部分警力直接摸到废弃涂料厂房地下,门口那些试图反抗的打手被持枪的刑警抓获。
地下储物室内企图逃脱的嫖客全部被抓,有些企图溜走,碰上了在逃生通道的边东泽和唐果,被揍得鼻青脸肿,送上了警车。
……
此次行动大获全胜,但所有人心情沉重。
A市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性质如此恶劣的案件,这次行动扯下了A市粉饰太平的遮羞布,多年清明和乐的重点城市实则早已骨肉生蛆,跗骨之毒将这座城市文明的脊梁蛀空。
唐果在警察来之后便悄悄离场,功劳荣誉感谢,她都不需要。
边东泽忙过了头,等想起唐果时,她早已不在现场。
此时天色朦胧,晨雾笼罩着缓缓苏醒的城市,边东泽看着A市出动了大半的警力,面色沉重地叹着气。
“队长。”穿着咖啡色夹克的寸头青年推了一把还在出神的边东泽,“走啊,回局里。”
“这折腾了一宿的,听小白说,局里全满了……”
“要你找的人,找到了吗?”边东泽倦怠地问道。
寸头青年点头:“找到了,那姑娘没事儿,被乙/醚弄晕了,已经送医院了。”
边东泽叼着烟,拉开车门问道:“酒吧所有的监控都拷回来了吗?”
“拷了,不过他们这监控大部分都不顶用,没录到什么有用的。”
边东泽沉眸道:“酒吧内部肯定不会什么监控都没有,他们明面上的监控室肯定查不到,让留在现场的人多检查一下,看看他们隐藏的摄像头,肯定有个隐蔽的监控室。”
这家酒吧的生意太大,不可能什么把柄都不留。
“从市局调几个专业点的人员去搜查,争取摸到更多有用的东西。”
开车的寸头青年立刻应道:“收到,回去马上办。”
……
“酒吧经理控制住了?”边东泽问。
“嗯,不过这个酒吧经理嘴严得很,铐回去审了半宿,到现在一个字没吐。”
边东泽并不意外,要是一审就说,那说的东西他们还真不敢信。
死亡幽谷
“酒吧背后老板是谁?”边东泽右手压在膝盖上轻轻敲了两下。
青年答道:“提了几个酒吧常客,都说酒吧老板是宏锐集团的杜荐,但我们的人去查了酒吧在工商局备案的情况,老板叫丁涛,是宏锐集团海外市场部总经理。”
都市艳行
边东泽低头翻着青年早就准备好,放在车座位上的文件,脸上虽有倦色,但依旧坐姿端正。
“丁涛?”听到这个名字,边东泽迟疑了好几秒。
二 次元 之 門
青年点头,笑得有些狰狞:“边队,你看看我们和丁涛这小子的缘分,绕了半个地球,又遇上了。”
边东泽似笑非笑地谑了青年一眼,挑眉道:“丁涛和杜荐关系怎么样?”
青年:“丁涛以前给杜荐当保镖,准确点来说就是打手,毕竟他高中都没毕业,现在能当上宏锐集团海外市场部门总经理,你说他们关系怎么样?”
边东泽“啪”地一声合上手里的文件,笑得有些意味深长:“本来我还觉得之前那个案子是丁涛主犯,这次的事扯着葫芦带出瓢,看来杜荐也不是真的干净。”
青年讪笑道:“边队你说什么笑话呢?我们A市做大生意,能有几个手脚干净?”
话是这么说,但没一个企业向宏锐集团这样,迫不及待地将矛头直指他们市局。
……
唐果离开酒吧后,开车直接去看房。
长期住酒店不是回事儿,最重要的是,苏澄也住在酒店,她总感觉那货心怀不轨,而且长期住在同一家酒店,难保不会被奇奇怪怪的媒体捕风捉影,乱写一通。
预约的地点在龙湾一号港,那一带都是独栋小别墅,风景不是A市最好的,但到市中心便利,所以房价也不低,唐果看过房之后就决定先订一套,跟着售楼的工作人员去签合同办理过户手续。
刚走进售楼中心,她脚步忽然顿住,正在跟另一个售楼工作人员交谈的人映入眼帘。
她美眸轻敛,不着痕迹地收回注视的目光,心下唏嘘真是孽缘。
……
坐在那边正准备签合同的不是别人,正是几天未见的温大少,温伏南。
唐果本想调头走人,但觉得此刻走未免也太怂,就雄赳赳气昂昂地走了过去。
温伏南转着笔,靠在椅子上侧首看她,深邃的眼睛微微眯起,变得越发危险。
鬼妻西西
“小姐,这边请。”
工作人员拉开了温伏南隔壁桌的凳子,唐果心头拉响警报:“危!”
但她还是落座,只是有点如坐针毡罢了。
因为温伏南的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过她。
温伏南放下正准备签的合同,将轮椅推到她面前,如常地拉起她的手:“我果然猜得很准,你会来这里买房子。”
唐果皮笑肉不笑,将手指抽回来:“猜中了也没奖。”
温伏南对她时不时皮一下,已经习惯,自如地说道:“没奖没关系,能看到你就可以。”
唐果扭头瞪他:“我不想见你。”
温伏南固执地重新牵住她手腕:“你怎么会不想见我,你不是最喜欢我吗?”
唐果:“我只是喜欢你的钱。”
温伏南:“没关系,喜欢我的钱,等于喜欢我。”
唐果觉得自己三观开裂:“你不会脑子坏了吧?”
堂堂A市温大少爷说这样的话,没看站在一旁的售楼部工作人员脸都裂了吗?
“我们回家吧。”温伏南摇了摇她的手,“离婚是不可能离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黄辞欺负你,我让她爸把她送到国外去进修,什么时候学会做个人,再让她回来。”
“至于老宅那边,你不喜欢,我们就不回去。”
唐果想把自己手指头给拔出来,但温伏南抓得格外紧。
他脸上笑意温和,眼神也特别温柔,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有点慌。
总感觉他在憋着坏呢!
枣枣的提示音在她脑海中响起:【警告!警告!攻略人物黑化值为20。】
唐果:“???”搞屁?!
她震惊地看着低声下气的温伏南,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来表示她心底大写的“卧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