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第0805章司馬懿的後路之計(求月票)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从长阪坡开始
当南郑县城外下起了密密麻麻的箭雨后,曹老板就觉得无趣了。
他自嘲般的笑了笑,张鲁他占据汉中数十年,怎么会是个心慈手软之辈?
什么狗屁的修仙之人,还不是得杀人!
对此,曹操并没有再过多理会,让夏侯尚继续攻打南郑县。
他则是回军前去支援徐晃,好让刘备也猖狂不起来。
曹操知道,刘备终究是忌惮自己的。
别看现在关平他侥幸的占据了长安,但是还想困住自己,绝无可能。
曹老板倒是对于关平的用兵之法颇为赞同,简直与他年轻的时候如出一辙。
那便是奉承兵者诡道也!
尽可能的制造假象,隐蔽自己真正的意图,不使暴露。
以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让敌人不知道他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用什么战法进行打击,陷敌于被动。
白马之战,主张声东击西,佯装度过黄河,分散袁军兵力。
延津之战,主张通过诱敌,让敌人骑兵阵型混乱。
北征乌桓时,主张退兵不打的假象,然后大军秘密从卢龙塞出兵,达到战略奇袭。
潼关之战时,更是主张骄敌示弱,度过渭水后不立营寨,不应战,麻痹关西联军。
曹操摸着胡须,再想想关平从诱杀夏侯渊、从阴平小道直扑成都,再加上袭扰粮道,占据陈仓,奇袭长安城。
如此种种,皆是在自己以往的战例当中可以寻出来,简直是一模一样。
但曹操又摇摇头,关平与自己的差距便是,我能用能人,他不能!
况且刘备手底下都没有多少将才可供他利用,更不用说调拨给关平了。
戏志才、郭嘉等人行为不检点,蒙受常人职责,但都凭借其智谋受到重用。
于禁、乐进出身低微的士卒行伍当中,张辽、徐晃全都是俘虏,这些身份低微的人,全靠着他一手提拔,成为一代名将。
对此,曹老板回想一二,也颇为自得。
但是已经身为魏公的曹老板忘了一点,他如今已然忘记了初心。
如今他不再是唯才是举,而是很计较是否拥护他代汉的大业,如何妨碍了他,就算是荀彧,那也不可以!
最重要的一点,曹老板在战事当中好杀,这一点是他没有拿出来与关平比较的。
围而后降不赦,乃是他一贯的惯例。
就算得不到汉中,那也绝不能完整的留给刘备!
这次打,也先把刘备给打疼了,最不济也要两败俱伤,让他不敢轻易领兵追击。
待到撤退,正好纵兵借粮,缓解士卒的压力。
曹老板大张旗鼓的来到南郑县,悄悄的走了。
他依旧是要给南郑县守军极大的心理压力,万一有人就想要弃暗投明打开城门呢。
司马懿在临走前,交代了夏侯尚一个计策,就是要城外的这些百姓,有无南郑县的亲戚。
让他们喊这些人出城投降,可以免他们一死,以此来动摇城内守军的军心。
谁还不沾亲带故的?
没有几个亲戚同乡!
更何况这些人本就是败军,司马懿不知道张鲁哪里来的底气,阳平关都失守了,他却在南郑县坚决抵抗朝廷天军。
是谁给他的勇气?
司马懿还留下另一条投石问路的计策便走了。
在回军走马谷的路上,曹丕见四下无人,在车中问司马懿,是否有法子破局。
如今汉中的形势已经是逆转为曹弱刘强,尤其是己方是两线作战,后路极其可能被断绝。
不可能长久的留在汉中!
司马懿在军事上的建树,就是从征张鲁,立下功勋的,开始积累经验的。
如今数次被粮草所困,让他深刻意识到,积谷的重要性。
“仲达,你可有策略?”曹丕又焦急的问了一句。
正在自我总结的司马懿从思考当中惊醒,眨了眨眼睛问道:“丕公子,你方才说什么?”
“如今汉中的形势,你可有策略?”曹丕脸上颇为焦急。
这种劣势,是他所没有遇到过的。
父亲每次他们这些儿子出征,那都是占据极大优势的。
如今优势变成劣势,是他所没有想到的。
尤其是有大兄的例子在前,让他不得不多想一些。
此次他若不能顺利回答邺城,那世子之位就便宜给曹植了。
司马懿这才应声道:“丕公子,我有一计,但是我若说给你听,你万不可泄露。”
“这是为何?”
“丞相虽说悔不该杀杨修,但并无悔意,丞相若不言撤兵,我岂能先言撤兵之事?”
曹丕点点头,听到司马懿有应对之策,脸上露出笑容。
他就知道,仲达必有策略。
这是他自己选的班底!
怎么能够没有作用?
“仲达尽管说,我必会为你保守秘密。”
争夺世子之位时的曹丕,那与他选择的这些班底,铁定是推心置腹的,甚至比他与他爹的关系都要好。
“丕公子可是熟悉关平?”司马懿笑着问了一句。
“虽未曾见过面,但自从赤壁之战后,总是听父亲提起过关氏父子的名字。”
曹丕觉得父亲对于关云长太过于重视了,他不明白。
司马懿的另一个军事主张便在此时显露出来了,那便是审敌料计。
简单点就是琢磨敌我双方主帅的性格与作战方针。
“依我观之,丞相曾经的志向是想要当一个征西将军,可他最终没法做到。
只能希望他能够是关羽,是自己心中所想!
关羽却希望他儿子能够像他大哥刘备一样,那般仁义。”
曹老板身材矮小,相貌也是不佳,自然想要代入关羽那样豪气的角色当中去。
司马懿笑了笑又道:“可惜关羽之子关平,最终的用兵之法却像极了丞相,当真是缘妙不可言!”
曹丕面露疑惑,父亲曾言生子当如关定国。
此时司马仲达又说关平的用兵之法,颇像父亲。
难不成关平是我兄弟?
不可能,此事绝不能!
若关平是我兄弟,那世子之位岂不是他的了?
此事是真的,曹丕相信父亲会干得出来这种事情的。
“关平不可能是我的兄弟。”曹丕极力的摇头。
司马懿面露疑色,丕公子他怎么会如此想?
这俩人他本来就不是父子关系啊!
我方才只是说的用兵之法颇为相似!
丕公子他是否,太过于敏感了?
“丕公子想多了,我指的是用兵之道。”司马懿又解释了一句。
用兵之道?
曹丕眯了眯眼睛,等着后文。
“丞相用兵善于诡诈,关平亦是如此!”
“仲达,你到底想要说什么,莫要如此让人猜来猜去,我可不是杨修,猜不出你们的心思。”
曹丕靠在车厢上,再也没有了耐心。
司马懿这才解释道:“丕公子,我的意思是,如果我是关平,我会如何应对我们退出汉中?
如果我是刘备,我会如何应对我军退出汉中?
他们双方之间的联系时间很长,必然不会提前商议好,这便是我们的机会。”
司马懿说的就是换位思考的法子,就是“假如我扮演敌军攻我自己,我会如何应对?”
大抵就是龙文章代入竹内守卫南天门战例。
曹丕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个意思。
“那你若是关平,你觉得他会如何做?”
“从汉中出关中大抵上是六条路,我们进入汉中,那陈仓小道便不用考虑。
其余四条道路,必然会派出大量细作探查,是否有大军路过。
如果我军从其余四条道路出发,铁定会被关平领军堵在谷内。
刘备在率军追赶,那我等只能呆在谷内等死,成为他们的俘虏。”
“我们还有一条道路,那便是出上庸,进入荆州,与征南将军汇合。”
曹丕恍然大悟道。
南乡郡太守傅方为人骄奢,难堪大任。
此人说不准就会暗地里投奔关羽,到时候把此事泄露,对大军无益。
这样的人就不该放置在边境,尤其是前些日子,接到奏报,关羽配合江东攻打南阳郡。
糜芳叔侄占据了险要之地,直接破了曹仁的口袋阵。
然后关羽并没有立即动兵,尽管曹仁又做出了应对之法,但已经处于被动防守当中。
司马懿猜测,关羽下一步便是要攻克南乡郡,剪除周边威胁之后,在肆机攻打宛城。
还有那荆州刺史胡脩粗暴,此人就不该屯驻在边境,极其容易出事。
“没错。”司马懿点点头:“关平也是这般想的。”
“那我们该如何应对?”曹丕觉得仅有的退路,绝不能被关羽给断了。
否则这一次再上演华容道旧事,那可真要交代在这里了。
“依我之见,自然是要分兵突围。”
“分兵突围?”
曹丕没想到处于劣势,还要分兵,那力量岂不是更加薄弱。
司马懿作为老银币的代表,清楚化整为零的妙用,但只是想要分兵两处。
他手下的士卒绝没有红军的思想觉悟高,大规模化整为零后,兴许人都该找不见了。
“对,既然关平觉得我们是要从上庸的山路退回到荆州去,那我们就偏要不这样走。”
司马懿眯着眼睛,他早就把地形牢记于心,沉思道:
“我已经交代过夏侯尚将军,让他放出风声,怂恿汉中百姓逃离汉中,从其余几条道路行走,前去投石问路。
我倒是要看看关平他准备如何应对!”
“仲达的意思是我们也要采取声东击西的策略?”
曹丕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
“没错,有这些百姓走入这些道路,我们的校事便有机会干掉关平在谷中侦查报信的人。
我猜测丞相还继续停留在汉中,胸中必定是有了计划。”
司马懿顿了顿又道:“丞相可不会轻易把长安让给关平的。
否则潼关之战便是白打了,朝廷好不容易击溃了关西诸将,平定了凉州三十余年的叛乱。
长安城一旦丢失,那整个关西蜀中汉中皆会陷落敌手,这是丞相所不希望见到的。”
“可是纵然我们想要走这些道路,褒斜道皆是栈道,敌军于险要之处驻守,我军前进不得,其余道路也极为难行。”
曹丕眉头紧皱:“纵然我们顺利出了谷,那过不得长安,也无济于事。”
司马懿倒是没在隐瞒:“公子莫不是忘了,河东郡太守杜畿是如何把粮草运到汉中前线来的?”
“我们走河东郡绕过潼关,便可顺利抵达雒阳。”曹丕眼睛又亮了起来。
司马懿点点头,他到是希望得知真相的关平,能够出长安城追击,届时有的是法子对付他。
他就是要逼走汉中的百姓,让他们前往长安,反正己方屠戮百姓的名声早就传出去了。
莫不如就好好用这一点,来误导敌军主将的判断。
司马懿明面上说关平与丞相在用兵之道上相似,但是还有一句话,他没有告诉曹丕,而是选择咽回去了。
那就是两人同样多疑!
多疑,有的时候就会对敌人痛下杀手,以绝后患。
但有的时候,多疑就会干扰自己的判断。
这才方便自己从中取利,世上哪有完人啊?
总会有缺点被敌人抓住。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尤其是你越发的出名之后,被你的对手朋友研究你的套路。
我亦留下痕迹 三lYong
再想骗人,那可当真不易。
不是谁都玩的好的。
“今日听仲达一番话,让我醍醐灌顶。”曹丕眉开眼笑,这下子心里有底了。
司马懿则是郑重的嘱咐道:
“丕公子,若是丞相没有问,你可千万不要提前说啊,否则影响军心,臣性命不保。”
“仲达且放心,我是那种害你的人吗?”
曹丕大笑着拍了拍司马懿的肩膀,此番对论,让他十分满意。
司马懿也是脸上带笑,退路之事他心中一直有所打算,只是时机不够,不好提出来。
如今告诉曹丕,也是让他稳住心神,以免在丞相面前留下怯懦的印象。
毕竟曹丕表现不好,丞相就一定会在内心想着,远在邺城的曹植表现更好。
伴君如伴虎,虽然更容易让你得到青睐,但难免犯些小错就会被放大,远不如距离产生美。
曹老板很快就率领大军抵达前线,接到了徐晃的报告。
他对于郭淮的的善后处置非常满意,于是授予徐晃假节。
并且再次任命郭淮为新任督帅的军司马,以此来嘉奖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