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超維術士 愛下-第2614節 三目展示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那只木灵我能说的已经说了,它的性格很怂,一般在悬狱之梯里装作牢狱围栏……哦,提醒一下,如果你们不能发现它,你们也最好别一个个的去撬牢狱围栏,这种行为除了会暴露你们的目的,也会让它更怕你们,绝无可能被你们说服。”
“最为重要的是,你们撬围栏的行为,也有可能遭遇到无法预知的危险。”
安格尔:“什么危险?”
昼耸耸肩:“我不能说。而且,我也很久很久没有进入过悬狱之梯,里面什么状况我也只是耳闻。”
多克斯听完昼的话,沉思片刻后道:“他不能说,是碍于契约。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契约,但是一般的契约,当所守卫的地方都已经彻底消失,那么契约也会失效。既然昼的契约还在,是否意味着悬狱之梯还在发挥着过往的功效?”
多克斯眯着眼:“所谓无法预知的危险,说不定是牢狱里,还关着一些活了万年的老怪物?”
难得多克斯认真分析,众人仔细一听,还真有几分可能。
安格尔犹豫了一下,问道:“灵感来了?”
多克斯没好气的道:“我没灵感,就不能做分析判断了?你也太小看我了。”
顿了顿,多克斯突然换了副神情,用玩笑的语气道:“要不,你猜猜我是不是灵感来了?”
安格尔深深看了眼多克斯,没有和他玩猜谜游戏,而是转头看向昼:“他说的有可能吗?”
昼:“我不知道,不过,他那段契约论说错了。”
安格尔:“你的意思是,你所签订的契约,不仅仅是守卫悬狱之梯,还涉及到其他地方?”
昼这回直接闭口不言,抗拒的表情很明显。
安格尔想了想,觉得昼其实说的也很多了,很多答案都明显是在打契约的擦边球,否则昼不可能总是回答前先去模拟与契约的相性。
昼如今不答,就意味着这个问题连擦边球都不是,直接触及到契约本身了。
继续问下去,估计也得不到其他的情报。
于是,安格尔直接抚胸做了一个挽礼:“感谢你的回答,我想,我们的问题已经问的差不多了,也是时候前进了。”
昼看了安格尔一眼,冷哼一声:“不用感谢,只是交易罢了。”
昼话是这么说,但安格尔却感觉到他的情绪并不平静,微微有些别扭。这番话,大概昼也是思来想去要不要说,最后还是说了。
说了又觉得有些后悔,想收回又不想丢面子,于是情绪开始起别扭了。
安格尔透过情绪的变化猜出了昼的心思,但其他人却是不知道,瓦伊还在心灵系带里道:“真是冷淡的家伙。”
“没错,挺冷淡的。不过,难得能够遇到一个可交流的对象,这也是我们的幸运。”安格尔也在心灵系带里回复瓦伊道。
瓦伊完全没经脑子,直接改了立场:“大人说的对!”
在瓦伊无脑赞美的时候,安格尔对昼道:“虽然是交易,但我依旧很满意。如果我未来遇到你的那位族裔后辈,我会告诉他,关于你的事的。”
昼怔楞了好半晌,嗤了一声,偏过头去,用几不可闻的声音道:“多管闲事。”
这回,不用安格尔读情绪,众人都能看出昼的别扭了。
“还挺傲娇的,真以为还是青春年少啊?”多克斯在心中默默吐槽。
安格尔:“你有时候也差不多。”
多克斯一点不在意安格尔的话,反倒是顺着话,继续说着浑话:“比起昼的岁数,我不仅正年少,还是可以提无理要求的小朋友。”
看着多克斯那闪烁的眼神,安格尔就知道,这家伙就等着自己回话,然后就可以“提无理要求”了。
安格尔都能感觉到多克斯那跃跃欲试的情绪了,所以,他直接转过头,背着身,对众人道:“该走了,如果木灵这条路走不通,我们可能就要从长计议了。”
安格尔说完,率先迈开步伐向前走去。
而多克斯有些急了,怎么就不接他话呢?不过也没关系,你不接话,我就直接说。
多克斯转头看向昼:“对了,刚才安格尔在心灵系带里说了一件事,但他不好意思告诉你。所以我来代传。”
安格尔直接停下脚步,转过身,眯着眼看着多克斯。
多克斯浑然不怕,依旧对昼道:“我们后面好像还来了人,是什么游商组织的人。他们如果来了,你可别透露我们的行踪。最好,让那只小猪猪出来亮亮相,让他们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
多克斯:“对了,你恐怕还不知道游商组织,我给你科普一下,他们是非常邪恶的组织……”
多克斯话还没说完,昼就打断了他:“我知道这个组织,他们的人在深挖这片废墟,目的也是为了利益。不过,他们也在维护这片失落之城的秩序,如果没有他们的维护,地下的魔物,下水道的腐蚀毒气,早就飘出去了。所以,我们对游商组织虽然没有好感,但也没有恶感。”
“对了,那位也是一样。只要不去招惹那位,那位也不会对游商组织动手。”
多克斯一听昼的话,表情立刻一变:“其实我们和游商组织也保持着友好和谐的关系……如果我们打扮成游商组织的样子,那位会不会也直接放过我们?”
多克斯这画风的转变,把昼都给整愣了。
其他人更是无语的扶着额,多克斯这墙头草也太真实了。尤其是瓦伊最为无语,作为多克斯的好友,他生怕安格尔误会,自己其实也和多克斯这样不要脸不要皮。
在多克斯问出这番话后,安格尔直接走上前,化出一只魔力之手,拎着多克斯的衣襟,往后一甩。
然后对昼露出歉意道:“别听这家伙胡说八道,他在我们队伍里,就是个吉祥物。当摆设的。”
安格尔说完后,又一次鞠礼:“我们就先走了,后面如果有人来,你们该怎么应对怎么应对,不用管多克斯的意见。”
多克斯却很不满,在后面叫嚣。也得亏他们还在幻境范围里,安格尔直接屏蔽了多克斯所在区域的声音,然后对着昼点点头,就准备离开。
昼这时却是突然道:“其实,我觉得他,其实活的挺真实。”
安格尔笑了笑:“所以我说他是我们队伍里的吉祥物啊,不是贬义,是褒义词。”
昼听后,难得笑了起来:“看在吉祥物的份上,也看在你告诉我哪些事情的份上,我可以最后提醒你们一件事。”
所有的喧嚣立刻停止,众人全都将目光看向了昼。
“那位,百年前从悬狱之梯出来后,曾经告诉我们。悬狱之梯越是往上,越是危险,因为……”
昼说到这里,脸已经瘪红,显然触及到了契约。
安格尔连忙道:“我们知道了,你不用说了。”
昼却是顶着赤红的眼睛:“没事,我就说最后一句。”
昼转过头看向了……卡艾尔。
“如果他要是再强大一些,或许你们就能在悬狱之梯上走的更远……”
昼说完这句意味深长的话后,直接化为了一团火焰。
“你没事吧?”安格尔有些担心道。
“放心,我只是打了契约的擦边球,不会出事。而且,我说的也不多,希望你们能听懂我的意思。”
话毕,昼慢慢的化为青色的拟态火焰,慢慢回归到了墙壁上的烛台中。
安格尔微微感知了一下,确定周围没有太强的契约之力反馈,这才放下心了。夜馆主对他很好,难得遇到一个旦丁族,安格尔也不希望昼莫名其妙就魂消魄散了。
贵妇养成史
最后看了眼烛火,安格尔对众人道:“走吧。”
这一次,穿过狭口,没有任何的阻碍。
众人表面沉默无声,但心灵系带里却是各种喧嚣。
多克斯在反驳着“吉祥物”一说;瓦伊在用各种婉转语气对众人说,他与多克斯其实不算深交;卡艾尔则是不断的问着:“刚才昼向我说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大家各说各的,这种在心灵中的喧嚣,比起耳朵里的喧嚣更加让人烦躁。
“都给我闭嘴,先说卡艾尔的事。”黑伯爵的声音,直接传入众人心中,同时,他们的心灵系带变成了单向,也就是只能听,不能说。
多克斯见状,嘴巴就准备张开。黑伯爵直接转过石板对准他:“不要让我听到你的声音。”
多克斯不满的撇撇嘴,最后还是没有吭声。
心灵系带里,重新响起黑伯爵的声音:“虽然昼没有明说,但特意点到卡艾尔,其实已经喻意的差不多了。”
安格尔:“悬狱之梯断裂,恐怕,造成了一定的空间问题。”
黑伯爵:“或许是空间裂缝、又或者是空间塌陷。所以,他特意点出卡艾尔,因为只有他是空间系的。”
“也即是说,悬狱之梯里我们现在已知的危险,便是空间问题。按照昼的说法,是越往上,危险越大,如果我们能绕过,或者解决空间问题,应该可以上到更高层。”
话毕,黑伯爵解开了卡艾尔的心灵系带束缚。
“我知道你不能解决空间裂缝或者空间塌陷,但是,你能不能提前发现哪里空间有问题,尤其是一些隐匿的扭曲缝隙?”
卡艾尔沉思了片刻:“可以。”
卡艾尔的回答很笃定,并没有给自己留出点余地。这让黑伯爵不禁高看了卡艾尔一眼:“倒是有几分伊索士的风范。”
顿了顿,黑伯爵又道:“看来,伊索士已经将巴泽尔的扭曲秘术教给你了?”
卡艾尔点点头:“学的差不多了。”
黑伯爵:“那就好,只要能提前发现问题,绕开或者解决,反倒是小问题了。”
“这么说,昼看走眼了?”说话的是瓦伊,不是在心灵系带里说的,而是在自己心中和黑伯爵的对话。
黑伯爵淡淡的回了一句:“只能说,昼对于后世的空间学不太了解,谁能料到,万年后出了一个巴泽尔呢?”
扭曲大巫师,巴泽尔。
千年前的空间学大巫师,是个真正的空间天才。几乎以一己之力,将南域的空间学概论提高到了新的层次。
《扭曲论》、《缠绕论》、《空间开拓史》……这些著名的著作,全是巴泽尔出的。
也因为巴泽尔的出现,其概论影响了不少后世的空间学大巫师。譬如,那位酷爱写游记的斐文达。
斐文达的《奇异世界》、《空间逆旅》、《论夹层的无限性》,都能看到很多巴泽尔的影子。
不过,巴泽尔后期就很少出空间概论学了,大概是见多了不同世界,他更多的是对“位面征荒”的利弊反思。
再然后,巴泽尔就离开了南域,迄今没有返回。
而卡艾尔的师傅,“虚界行者”伊索士,意外得到了巴泽尔的传承。如今,这份传承已然到了卡艾尔手上。
也正因为有巴泽尔传承的底蕴,卡艾尔才敢在黑伯爵的询问下,笃定的说出:“可以。”
他的回答既是一种自信,也侧面说明了巴泽尔的荣光,在千年前有多么的璀璨。
卡艾尔:“虽然我无法应对一些强烈的空间灾难,但是,有超维大人在,我相信一切都没问题的。”
卡艾尔突然的出声,让众人将目光看向了安格尔。
在卡艾尔期待的眼神中,安格尔心中满是苦笑。虽然知道卡艾尔提及自己并没有恶意,但这就是把他架在火上烤啊。他虽然知道很多空间学的秘闻,但这些都是斑点狗的馈赠,目前更多是概念,还没有化为实际啊!
黑伯爵:“你跨系修行了空间学?”
安格尔这下可不敢装逼了,直言道:“理论知识很丰富,基本没有实践。”
黑伯爵对此倒也没有诧异,安格尔年纪不大,能了解枯燥乏味的空间系理论知识已经不错,实践的话,这也要看天赋的。
“如果你发现了异常,可以告诉我,我来解决。”黑伯爵道。
安格尔点点头,虽然知道是客套话,但黑伯爵能有回答,就已经很给他面子了。
安格尔也不想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结,赶紧转移话题:“关于昼的最后一句话,大概我们已经厘清了。具体情况,只有等我们进了悬狱之梯再看。”
“现在,我来说说那位存在吧。”
众人立刻被吸引了注意力,之前昼说过“你既然知道,为何还要问”,显然,安格尔是了解那位存在的。
这也是众人疑惑的地方,安格尔是见过那位存在,还是说另有秘密?
“首先我要说的是,不是我故意隐瞒,而是在我得到的情报里,这位只是顺道一提,我以为和巫目鬼一样,是低级魔物,不值一提。”
安格尔见众人一脸不信,心中暗叹一声,继续道:“如果我说了那位的种族,你们就会明白我为何这么想了。”
“那位,并不是你们之前猜测的,卡拉比特人都在寻找的古代种族,而是一种非人的魔物。”
“魔物?魔物也能当上奈落城的主宰?”卡艾尔惊讶道。
重新被解开心灵系带权限的多克斯,立刻回了一句:“你这句话,是完全不把召唤系巫师看在眼里啊。召唤巫师所召唤出来的魔物,也有很多智慧过人,且很亲人的存在。所以,魔物当上一城主宰,有什么稀奇的?再说,也只是主宰,又不是城主。”
多克斯说完这句话,又补充了一句:“当然,也有一些魔物虽然聪明异常,但也非常的可恶,譬如某只王冠鹦鹉。”
多克斯说到王冠鹦鹉时,安格尔能感觉到明显的杀气……看来,多克斯与阿布蕾的那只王冠鹦鹉是怎么也过不去了。
“你们如果还想被禁音,就别岔开话题,说些有的没的,让安格尔继续。”黑伯爵的声音适时传来,多克斯和卡艾尔立刻闭上嘴。
安格尔倒是觉得他们对话挺有趣的,一直走在这条漫长的路上,听听这些有趣的聊天,也是一种消遣。
不过,该说的话,他还是没忘记要说。
“那只魔物,我之前说了它的前半个名字。”安格尔:“你们应该没有忘记吧?”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三目!”瓦伊立刻举手,一脸“快夸我快夸我”的表情。
安格尔咳嗽了一声:“不错,瓦伊说的是对的。”
其实不仅瓦伊,其他人也都记得“三目”,只是有三只目的魔物相当之多。譬如,琦莉的那只黑猫露娜,就是“冗夜狞猫”,长有三目。
还有,虚空中很多魔物因为名字过于繁长,所以巫师干脆以一些简单的外貌特征来做为它们的名字,三目开头的也不少。
所以,光听“三目”,根本猜不出是什么魔物。
此时,众人都在等待安格尔揭晓最终的答案,因为他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三目”的魔物名,包括黑伯爵。
只是,当安格尔说出答案时,所有人都愣住了。因为他们的猜测,全部错误。
安格尔:“三目蓝魔。”
他们也曾想过很多或强大,或平庸的三目魔物,但没想到最终的答案,居然会是三目蓝魔?!
三目蓝魔,低级魔物……呃,比巫目鬼还要低级。
外形巨大,皮肤蓝幽幽的,肌肉看上去一大块一大块的。但实际上,战斗力非常的弱,只要你会远程攻击能力,哪怕是人类,找个敏捷的弓箭手都能一箭一箭磨死它。
因为,它块头虽大,但速度极慢,同时智商和食尸鬼有的一批。
不对,食尸鬼或许都比三目蓝魔更有智慧。至少,食尸鬼发现敌不过,还会逃跑。而三目蓝魔,完全以自我为中心,觉得自己就是天下无敌,谁都能打,谁都能战,然后它就死了。
一个众人印象中又笨拙、又巨大、又低级的魔物,居然成了昼口中的智者与主宰?!
“你,你确定那位智慧超群,又懂炼金,还会各种技能的存在,是一只……三目蓝魔?”多克斯说话都有些结巴了,可见心中有多么的惊讶。
安格尔点点头:“如果没有意外,我确定。”
空气中陷入了一阵沉默。
此时此刻,不用安格尔解释,他们都有点明白之前安格尔所说的意思了。为什么安格尔在之前分享情报的时候没有提到它,因为它……真的连巫目鬼都比不上,提它做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