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txt-第四百九十章你是兇手推薦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南意棠,你怎么了?”秦北穆扶着南意棠的胳膊,看到她难受的咬着牙,抱着自己的脑袋,脸色转而成了青白。
“啊。”南意棠抓着自己的头,往后缩着,一把打开了秦北穆的手臂,“疼,你别碰我,疼。”
“南意棠,我们去医院,我们马上去医院。”秦北穆看着南意棠,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抚她,想去把她拉起来,可是南意棠那么难受的样子,似乎只要他一碰,南意棠就跟被烙铁碰到了一样尖叫着。
“啊,不是的,你不是我,你不是我,你出去。”
南意棠觉得自己的脑袋快要炸开了,有一个声音在她的身体里不停的说着,和她撕扯着,她觉得她的身体就要被扯成两半了,很难受,比死还难受。
天启预报
“来吧,这才是你原来的样子,何必要强迫自己,让自己这么难受呢?把你的身体交给我吧,来啊。睡吧,你也累了,不是么?”她在笑着,一步步的诱惑着。
“不,不可以,你不是我,你不是,你走开,从我的身体里出去,滚出去。你别碰我。”
南意棠的头一阵阵的嗡嗡作响,她不得不握着拳头狠狠的砸着自己的脑袋。
“南意棠,南意棠,你冷静一点,你别这样伤害自己。”秦北穆从未见过南意棠如此失控的样子,连忙抓住了她的手,不许她继续伤害自己。
“你别碰我,放开我。”
“是我,南意棠,是我。”秦北穆大声的唤着她的名字,想要唤回她的一点意识。
南意棠看着秦北穆,目光是迷离的,可是又隐约能够分辨出他的声音,“秦北穆,打晕我,把我捆起来,带我去医院,我快撑不住了。”
“好,我们马上去医院,你别怕。”秦北穆一把将南意棠给抱了起来,匆匆的往外跑去。
南意棠的身上都是汗水,咬着牙在忍受着,她紧紧的抓着自己的手,几乎刺破自己的肌肤,渗出血迹来。
“怎么了?”医生在外面等着,半天没见人出来,担心的回来看了一眼。
“她好像又开始发病了。”秦北穆抱着南意棠上了车,抓住了她的手,将她的手心给摊开了,才看到被她抓破的手心满是血迹。
“她很痛苦?怎么办?有没有什么办法能缓解她的痛苦?她这样忍着,嘴唇也咬破了,手也抓破了。”
“别让她再咬自己,把她的嘴堵住,捆住双手,或者直接把人给打晕了。”医生能够感觉到后座上南意棠的动静,这些天都是他在照顾着南意棠,自然之道她病发时候是怎么样的情景。
最后一个流氓 辣椒江
“啊。”南意棠发狠了就要捶打自己,在秦北穆的怀里疯狂的挣扎着。
秦北穆握紧了手,咬牙扯了布条将南意棠的手给捆住了。
“呜呜呜。”南意棠没法动弹,也说不出话来,难受的很,眼泪汪汪的扭动着身子,秦北穆的心里很难受,就像是被一块大石头给堵住了一样。
“南意棠,你忍一会,我们就要到医院了。”
秦北穆一直在跟南意棠说着话,想要转移她的注意力,唤醒她的意识,但是南意棠沉浸在痛苦中,压根已经自动屏蔽了所有来自于外界的声音,她在痛苦的和身体里的另一个人在挣扎着,想要从那无边无际的黑暗中爬出来,但是,那双手却还是不会放过她,就这么抓着她的双腿,不断的将她往下扯。
那湖水很冷,彻骨的冷,南意棠无法动弹。
重生劫:倾城丑妃
“我……”南意棠咬着唇,揉了揉自己的额角。
“你又难受了是不是?我们马上到医院了,棠棠,你看看我。”秦北穆看到南意棠的脸色微变,立马就警惕了起来。
“你,你先把我绑上。”南意棠颤抖着伸出了手,抓着秦北穆的衣角。
“南意棠。”
寻仙游
“你把我绑上吧,求你了,我真的很难受,我不知道自己会做什么。”
南意棠的身子颤抖的很厉害,连带着自己的声音都是颤抖着的,秦北穆抓住了南意棠的手,只好用绷带将南意棠的手给捆住了,又赶紧催促医生赶紧加快速度。
南意棠的意识昏沉,沉浸在巨大的痛苦中,她看着自己一步步的走在陌生的街道上,看着那些陌生的人,就像是完全处在不同的世界里一般。
漢 鄉
她被扔进了水里,有人按着她的头,不停的将她按进水中,她看到自己在不停的挣扎着,艰难的想要一点呼吸的空间,但是没人会怜悯她。
终于,她坚持不住的,身子不停的往下沉着,咕咚咕咚的喝着水。
南意棠触碰到了这条河的底部,手撑着站起来,那些水都消失了,变成了鲜艳的红,扑面而来的是浓重的血腥味,她摊开手掌,手心沾染的都是黏腻的血液。
她一低头,才发现自己脚下的是一片血泊,她的面前躺着一具尸体,尸体的腹部插着一把刀,一动不动的。
“凶手,你是凶手。”
身后忽然有人这么大声的说道,南意棠转过头去,看到一个女人指着她。
“我不是,我没有杀人。”
“就是你杀的,他死了,他死了,你这个凶手。”女人颤抖着。
“不是我。”南意棠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指认成为杀人凶手,她试图和这个女人解释,但是对方显然已经认定了,根本就不愿意听她的解释,尖叫着就跑了出去。
“你等等。”南意棠想要追上去,可是脚下却被什么东西给绊住了,她一抬头,就看到那个血糊糊的脸,尸体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这么紧紧的抱着南意棠的腿,“你杀了我,你杀了我,你这个凶手。”
“不是我,我没有杀人,你放开。”南意棠想要把那个人给推开,可是那个人却是越抱越紧,几乎要将她的腿给勒断了一般。
看着南意棠意识昏沉,一直在说一些他们根本就听不懂的话,秦北穆一头汗,担心不已。
“医生,她现在这种情况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