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無量劫主》-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網絡信息熱推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无量劫主
漫书城的员工,自然不止是程光和尹小雪两个,而是有着二三十个人,从财务收银,到扫地大妈,他们今天无一例外的都收到了老板黄旭的亲切问候。
纷纷莫名其妙的猜测,这个安静的胖子今天怎么这么高兴。
而在他们各自惊疑不定的时候,陈安却皱着眉头,对着身边别人完全看不见的丝线计数。
“……十五……二十……二十三个,我平时人员这么差么,三十一句问候,就换回了二十三句回答,还是因为我是老板的身份。这完全不够啊,就算是三十一,也实在是太少了。”
目光正自犹疑间,忽然陈安看见门口又走来一人,立马惊喜地道:“咦,老吴又来看书啊。”
“啊?啊!”
被陈安叫做老吴的是个四十出头开始败顶的中年人,上有老下有小,平时被生活压迫的喘不过气来,空闲时就想看看闲书,在书籍的海洋中或能释放一些压力。
但家庭的重负,并不能让他挤出更多的钱来买书,又不想整天捧个手机伤眼,所以闲暇时就会来家附近的这间漫书城看看蹭书。
可这里毕竟卖书的地方,他经常来看蹭书,本身已经十分不好意思了,这被陈安热情的叫了一句,不禁有些胡思乱想:什么意思,这黄老板见我整天来看蹭书不高兴了?我这不也是为他增加人气吗。
一时之间,他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可陈安完全没有心思关心他,而是有些欣喜于又多了一个标记,员工不够,顾客来凑,他这漫书城平日里生意还是挺不错的,花上一两个星期凑个千把人还不成问题。
而有个千把人同时穿越时空,差不多够邹衍找上一阵的了,当然,之前还是得先解决魂穿还是身穿的问题。
正想的美满,陈安的目光不禁又投向门口,却看见那位吴姓顾客离开的身影。
不由有些奇怪,咦,这家伙怎么走了?
……
整整一天时间,陈安做了近百个道标。
除了自己手下的员工外,不用一眼万年的方法,他其实并不能叫出其他顾客的名字,甚或一些常客他也记不太全。
可用一眼万年的方法,八成会将一些人吓着,一如那老吴一般,再也不敢来了。于是他合计着去找一些看书的人聊聊。
当然,这也是十分令人讨厌的事情,陈安厚着脸皮,哪怕只是凑上一句话也不放弃,反正只要能够搭上话,他就能在对方身上留下标记。
所以整整一天时间,老幼不忌,才让他凑了近百人。
可惜近百人还是太少了些,别看漫书城人来人往的很热闹,可真正能搭上话的并不多。
很多时候,他热情的凑上去,收获的都是对方警惕的眼神,根本搭不上话。
兼且今日是周末,人流量比较大,若是平时可没这份资源。
忙了一天,晃晃荡荡回到家时,陈安还在想着这件事。
也怪他,因为怕引起时光长河太多的涟漪,从而被邹衍发现踪迹,他都是尽可能的不与人交流,所以平时显得沉默寡言一些,自然也没什么朋友。
手机好友里都不足百人,过去的同学也都失去了联系。
现在他才有些挠头,原来就只是搭一句话也这么费劲,难道要跑到街上随便找人搭话?
不说会不会被人当做神经病抓起来,就是造成的影响也有点大了。
或者假扮网络直播做街访?好像在某些网络直播平台上看到过类似的节目。
不过这么做的话,团队倒是好组织。
陈安就算是躲藏也不会亏待了自己,这个叫黄旭的身份,名下可不止一个漫书城的产业,损公肥私的拉扯几十个人来帮忙还是不成问题的,但总感觉有些羞耻啊。
正胡思乱想着,忽然手机响了起来。
看了一眼来电显示,陈安皱眉将电话接通,道:“喂,老妈,什么事啊?最近有些忙,过年可能不回去了。”
曾经的陈安心灵有缺,就算是降临某个世界历练,也习惯性的会将载体容器的温暖家庭当做是自己的。
但自从证道乾元后,他唯我唯一,完全补足了一切缺憾。
婚路漫漫:风月不及你情深 夜雪.
大罗天后,更是有一段时间渐近于天,达到太上忘情的层次,性情极度冷漠,连小光、轻语都不再放在心上。
成为清净道主后,虽然性情中正平和,却也没有曾经凡人时对亲情的极度渴望。
剩下的仅有替人身份,担人因果的简单因由。甚至若不是为了不扰乱命运波动,引起邹衍的注意,他就算替了黄旭的身份,也不会去认这些父母亲友。
这句“老妈”喊的纯粹就是扮演,完全没有曾经面对林菀的七分真情。
不过电话那头却没能听出他的虚情假意,微微顿了一下,骂道:“臭小子,你最好死在外面。”
“是真的很忙,没有办法。这样,我再给你打二十万过节费,你和我爸,想吃什么就买点什么,别亏待自己。”
电话那头又顿了顿,道:“不差你那点钱,我和你爸的退休工资够花的了,你自己过的好就行,最近天冷了有没有加衣服?”
“嗯嗯……”
“就知道敷衍你妈,对了,这次找你是有正事。”
“什么正事?”
陈安还在想着自己的心思,随口问了一句。
电话里似乎组织了一下措辞,有些语重心长地道:“你也不小了,过了年就三十了……”
“虚的。”
陈安依然没上心,扮演习惯了,随口抬杠。
果然电话那头语重心长的语气没法维持,带了几分火气地道:“虚三十也是三十啊,你就算再忙也得考虑考虑个人问题啊,我不管,这次你大姑已经和人家说好了,就在下周五晚上,你再忙也得去和人家见一面。看看,你大姑也为这事操心的……”
相亲?
陈安微微一愣,刚才好像还似乎感叹自己人缘不好,社交渠道不丰富的样子。
于是他试探的问道:“大姑给我安排几个人见面啊。”
电话那头又是一阵沉默,过了片刻才有些迟疑道:“本来她说你条件好,一口气给你介绍了五个,但我想你可能忙,见不过来,就帮你筛选掉一些……”
“不用筛选,没见过怎么知道合不合适,万一我喜欢呢,见,都见,去给我大姑说,我最近都挺有时间的,有合适的人选就介绍给我认识啊。”
电话那头再次一阵沉默,好半晌才带有些欣喜地道:“臭小子你终于开始着急了,好好好,我这就去给你大姑说,今年不回来就不回来,明年争取带一个人回来……”
放下电话,陈安面色变得有些古怪,感觉自己似乎有些饥不择食,不过没办法谁叫他社交面不广呢,相亲也是个认识人的途径啊。
没过一会,黄旭大姑又来了电话,显然是得到了黄旭老妈的授意,先是欣喜于他的开窍,然后给了他一个女方的联系方式,让他先聊着,周末见面。
陈安左右无事,于是尝试着先发了个信息,打了个招呼。
女方似乎也没有什么事,立刻就回了。
陈安正准备想个话题和对方闲扯两句,可忽然间惊奇的发现竟然与对方建立了因果联系。
网络信息也可以?
陈安眼睛一亮,暂时将手机放下,把女方丢在了一边,自然而然的将电脑打开。
如果说只要搭上话就能建立联系,那么网络群发的方法也应该可行才对。
于是他尝试着打开网页,在一些人气较多的论坛下面水起了帖。
心念转动间,他在这些帖子下面大量发表一些惊世骇俗的言论,引的一群人或点赞,或回帖辱骂。
经过一轮实验,他发现点赞的不行,或许那些家伙只是习惯性的礼貌,并没有用心关注他。
以他现在的能力,完全捕捉不了对方这种流水线式的关注,更遑论从而建立因果了。
回他帖子的人倒是有一部分可以,只是必须有特定的指向性,不是他说一句话,别人跟着说一句话就能建立联系的。
所以他博人眼球的发表一句惊世之言,能被标记的人到的人可能只有两三个。
不过对此陈安并没有任何的沮丧,反而大感兴奋。
回复的人虽然少,但胜在这个平台广阔啊。
陈安脑子一转,打开一个小说网站,在一部人气爆棚的网络小说章评及论坛里,大量发表评论。
有搞笑的,有爆黑料的……反正怎么博人眼球怎么来,甚或掀起话题度和其他书友展开对骂模式,他也在所不惜。
然后很快……他就被封号禁言了。
“艹!”
陈安有点郁闷,但也不怕,熟悉这些网站尿性的他知道这个时候就轮到自身的钞能力了。
于是先给那本小说一个全订,然后黄金总盟,白银大盟的连续打赏。
很快,他的号就解封了,仅只是收获了一堆警告而已,无足轻重。
果然,有钱的就是大爷。
然后陈安非常开心的继续水起了帖,并且又找了几部同样人气不弱的小说,先是全订,然后黄金总盟白银大盟开道,发表惊世言论水帖。
仅仅只是三天,陈安竟建立了一千多个因果联系,定下了八百七十七个道标。